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28章 桔儿(6)

章节字数:2877  更新时间:12-07-02 1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人,发生什么了?”

    唐义什么时候也从房间里出来了,悄无声息地,已站在了我身后——我这才发觉,这人的轻功比杜玖还好么?

    “没什么。”杜林的脸变得极快,眨眼间已完全变回了往常温和地微笑着的神情。

    再看向站定在杜玖身边的郭锦——也早已变回了坚硬石头样的表情。

    杜玖依旧是神情冰冷,什么话也没说,大步径直走到我面前。

    “若想下船歇息,可。”

    杜玖俯身凑近耳边,丢下一句话,字字清晰,透着一股不容多言的严厉,转身回了书房。

    疑惑地望向杜林,杜林点头微笑道,“前边河道出了些问题,故而在此停留半日。如夫人若在船上待得闷了,可趁此机会下去走走。”

    道了声谢,回了房间,桔儿笑着迎了上来,当听我告诉她船将在此处停留半日的消息,虽只一瞬,目光内却闪过一丝惊讶。

    发觉我对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的惊讶有所觉察,桔儿摇头道,“如夫人是第一次走这条水路罢?前边应该就快到‘杏花渡’了。‘杏花渡’那里河道宽阔,水流平缓,是这整条水路中船走得最稳之处。可现下却出了问题,所以桔儿才觉着有些奇怪。”

    “……嗯,或许,并不是出了什么自然状况?这一路,最近太平么?”

    桔儿点点头,“这是官道,‘杏花渡’那里还有一处驿站,应是很太平的。”

    “那,又能是什么事?”要不,还是出去问一下杜林好了。

    桔儿拉住我,道,“桔儿才听林爷说,这一次老爷是奉万岁爷之命到辰城督查皇陵的木材供给。”

    这和我从楚老爹以及杜林那里听说的一样。

    话虽如此,可仅仅是查木材供给,用得着在这些地方乱跑,还几次差点让我丧命么?

    桔儿说着,降低了音调,水灵灵的小圆眼忽闪忽闪的,似突然有了谈兴,“不过,在辰城办完事之后,这次南下具体是什么事,林爷说他也不太清楚。”

    才不过几日,这小丫头,倒是很敢问。

    “我记得,桔儿说自己原先家是在茶阳,后来才迁到南方的吧?”

    我问道。

    “嗯。七岁的时候才全家迁到简庄的。因为在茶阳那里哥哥不小心得罪了知县的儿子,没办法,只好躲到尽可能远一点的地方咯。”桔儿说道,“茶阳可是离西茶只要半天的路程。西茶那里有好多好多很好玩的东西,还有不少西信的商人也在那里定居呢。”

    “那,桔儿去过西茶么?”

    “去过的去过的。”

    桔儿说着咧嘴而笑,很开心的样子。是很美好的回忆吧。

    “不过也都是很小的时候了。后来在简庄,也经常听哥哥提起那里。哥哥后来随人走货去了好几次西茶呢。”

    我微笑着点点头,示意她接着说下去,问她西茶那边的风土人情,知道了西茶正挨着尚国与西信的交界,西信人不少,商贸繁荣,但驻兵也是很多,每日入夜之后的宵禁甚严。

    说了有一会儿,觉得室内空气实在太闷,一咬牙,拉过桔儿下了船。杜林请问了一句,也跟在身后上了岸。

    杜玖刚才的语气实在是琢磨不透,究竟真正的意思是威胁我说不可以下船,还是真的只是告诉我可以下船走走?

    上了岸之后,才发觉那丛开得灿烂的花树大约有齐肩的高度,花姿妖娆,清淡香气扑鼻。

    在花树丛中逗留了片刻,听桔儿说,这该是小木槿,不过小木槿多开白、红、紫这三色,此处的蓝花以前倒是从未见过。

    沿了杂树林间小道向上,走到了马车道旁,正有些气喘,见前边有个挂了“茶”字红布招牌的小茶寮,拉过桔儿快步就往那里而去。

    小茶寮不过是一间茅草屋外加一个茅草棚而已,不过走近了,细看下,铺在屋顶的茅草部分还有些发青——是才盖好不是太久的么?

    棚内摆了三张未着漆的四方木桌,每桌四面皆摆了一张长条凳,桌上各摆了倒扣着垒起的数只茶碗。一个头扎灰白布巾的男子正弯腰在屋外炉上煮茶,因是背对着我们的,还看不出年纪。

    才刚坐下,杜林开口要了三碗茶,茶侍转过身来,正笑盈盈地想打招呼,西边却传来了马蹄声急响——至少有十数人,正骑着马疾奔而来。

    正好奇地转过头去望,就见一枝箭擦过面前,“嗖”的一声,正插进屋柱,将足有十五厘米厚的屋柱一下穿透,在另一侧露出的锋利箭头仍闪着寒光,棱角根本未见丝毫磨损——神啊,这到底是什么人有这样厉害的功夫?这箭怎会质量这么好?

    瞬间,无数念头爆炸一般在头脑闪过,反应过来时,桔儿已硬是将我按下,蹲在屋角躲避。

    马蹄声,刀剑声,在耳边急响,刺得生疼——究竟怎么回事?打起来了?

    “就这样躲着,不要出来。”

    杜玖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下一瞬,抬眼就见杜玖手中握了那青剑,也加入了莫名其妙就开始了的打斗。

    “刺啦”一声,伴着血液喷溅,一只砍断了的马腿就这样飞到了眼前——断骨面平整,未沾半点多余皮肉。

    可见了血,眼前竟一阵眩晕。

    我并非晕血之人,可刚才的那一幕,却——为什么,到底是什么,被我忘记了?

    两手紧抱住脑袋,想让视界重归平稳,鼓起勇气抬眼去看,被骑马而来之人围在中央的,竟是那个茶侍。奇怪的是,他却左跑右跳,模样看上去很是着急,面上焦急却是七分虚假——应也是会武功之人罢,否则他这样跳闪着躲避,又怎会没有一次被伤到?

    杜林已退到了一侧,抬脚一跳,三两下竟爬到了一棵大树之上,从袖中掏出了像小石子一般的黑圆之物,瞄准了那些骑在马上的人,一击一准,正好打到那些人的眼睛——不敢再看,那些血肉模糊了的眼眶,正向外喷溅鲜血。

    杜玖与唐义仍在阵中。这也还是第一次见杜玖挥动那把青色长剑,闪展间,每一招皆是轻奇,根本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甚至一剑过去,连过三人,绝无浪费。

    或许连一分钟也还未到,骑马而来突然袭击的十数人皆已被解决——血腥味刺鼻——杜玖他们停留在此处,就是为了截杀这一群人么?

    可这群人又究竟为何要将那茶侍紧紧围住?似乎,他们的目标只是这个茶侍而已?

    再一细看,东倒西歪躺在地上的,其间,还有一面黄边红旗子,其上,绣了“明月镖局”四字——杜玖他们,和这镖局有什么过节么?

    “……如夫人?”桔儿在身边轻唤道。

    猛地一摇头,提醒自己已无事了,回过神来,转头对她微笑道,“应该已没事了,我们起来说话。”

    怎料蹲的时间虽不长,可腿脚已麻得厉害,才一起身,就直向一侧歪倒。正叹倒霉,不想竟摔在了一人身上——抬眼,正对上杜玖那冰冷的丹凤漆瞳。

    忙扶住屋柱,自站稳了身。

    杜林小心踏过尸体,走上前去,对那茶侍做了个请的手势,那茶侍先是一愣,继而了然一笑,跟在杜林身后向这里走来。

    “桔儿,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那茶侍走到身边时,竟对桔儿这样说了一句,奇怪地转过去望向桔儿,却见桔儿躬身行了一礼,道,“老爷,桔儿来迟,请老爷责罚。”

    好奇怪,她称这茶侍为“老爷”?

    “无事。”那茶侍淡然一笑,转身面向杜玖,直视着杜玖那冰冷异常的视线,双手抱拳,行了一礼,“此次还要多谢杜侍郎相救。”

    ——杜侍郎?这人,知道杜玖是侍郎?

    “你,还要将面具戴到何时?”杜玖冷冷地问了一句,微眯了眼。

    “啊,失礼失礼。戴了这许多日,都已经习惯了。”那茶侍仰头大笑一声,一抬手,眨眼间就换了另一个相貌——原本黑而皱的脸,已变了一张颇为清秀的年轻男子之脸。

    “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杜大人是如何得知,在下就藏于此处?桔儿还未通知我,想来她还未和你们说这些事。”

    桔儿才开口说了“老爷”二字,瞧了那清秀男子面上的严肃神色,立即止住不说了——她,怕他?

    ==================================================================

    更新竟又来迟,式子蹲墙角反省ing,望大大们见谅TT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