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29章 水截(1)

章节字数:2765  更新时间:12-07-03 11: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杜玖并不答话,只冷冷地望着面前之人,漆瞳内觅不见半点温度,而那“变脸”茶侍似也并不在意,虽严肃神情依旧,直视着杜玖的目光内却未有一丝紧张。

    气氛一时僵滞,最后还是杜林上前,面上带了笑意温和,揖手行礼,轻声道,“广沂钱庄的林掌柜做事向来谨慎,更何况十数年前埋在此处河畔地下之物并非寻常,南方之土性最酸蚀,为小心起见,必定会外加一个涂了防蚀漆料的箱子做保护。小木槿难得会开蓝花,此处却只除了一角为红,其余皆为蓝,想是因涂料与土壤相作用的缘故,使得花开为蓝。至于那红色的一角,想是有人将埋在地下的箱子挖了出来——至于究竟是为何而挖,为何需要埋在地下的这些东西,或许和三个月前东岩城发生的那起案件有关。”

    听杜林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了,以前化学课做过的实验,花青素在不同酸碱性下呈现的颜色是不一样的。杜林所说,应该就是指这个——涂了防蚀漆料的箱子被埋在此处,防蚀漆料与呈酸性的南方土壤相对,原本小木槿花该是呈白、红或紫色才比较正常,可此处却是大片为蓝,想是地下埋了不少箱子。而那处红色的角落,正是这茶侍之前将箱子挖出之处。

    林掌柜收了适才那严肃表情,变脸的速度与杜玖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笑了几声,哼问道,“我,不是在那时候就已经死了吗?尸体也都找到了,不知杜大人又是如何得知?是在下何处露了破绽?”

    杜林仍是温和地微笑着,不急不缓地回道,“林掌柜能做的,已都做得完美。而当时的情状,确实也让刺史大人以为那就是林掌柜——不过,说到底,那时只找到了林掌柜的一截手指——至于为何断定这截断指就是林掌柜,是因这截手指上戴有钱庄掌柜的专有戒指,这戒指天下独一无二,而林掌柜对广沂钱庄的忠诚,世人皆知,要说是宁愿死也不会将戒指抛下也不奇怪。这截断指因其表面已为酸液所蚀,似是尸体未被酸液处理得干净而留下的残余——但尸体,却从始至终都无人见过。”

    林掌柜轻点了头,也不说话,只若有所思地斜睨了杜玖一眼,又望向杜林。

    “林掌柜是奇怪为何杜大人会和在下会找到此处么?”杜林继续道,“确实,单凭这河岸边花色怪异的小木槿就断定林掌柜在此,实在是不可能之事。但这些天来,我们也一直都在追踪‘金犬’的行动,所以知道林掌柜大概会在何处,至于河岸边的那些蓝木槿花,并非十分重要。”

    林掌柜抬手拍掌,“啪啪”三声,转向杜玖笑道,“杜侍郎果然厉害。我寻了许久,还特意让桔儿观察了几日,看来,此次官家所派之人,就是你了?在京城之时,还真是看不出。”

    他话里所说的官家,就是说的皇帝吧?皇帝不是派杜玖来监督皇陵建造的木材采办么,听他这么说,还有其他事?

    ——前后连起来一想,是和那些假银票有关么?

    “官家所派,究竟有几人,我也不知。”杜玖冷冷地答了一句,连看都不看林掌柜一眼,转身就走。

    “杜侍郎也不知?”林掌柜奇怪道,但目光却未变分毫,话听着竟有些讽刺。

    杜玖根本不理会,几个大步,已走进了杂树林。唐义紧跟其后,也很快就走出了视线。

    专负责圆场的杜林走至林掌柜身前,又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道,“林掌柜,之后可能很快就又有人追来,还是赶快先随我们上船,其间缘故,请待之后细说。”

    “好。”林掌柜沉吟半秒,点头道,又转向桔儿,“你,还能走么?”

    “是,老爷。”桔儿恭敬地答了一句,拉过我跟在走在了他和杜林身后。

    原来桔儿平时给人的那种像是以前就做过侍婢的感觉,并非毫无缘由——她,是这林掌柜的侍婢吧?因林掌柜想找皇帝所派之人,所以设法让桔儿留在杜玖身边观察,不想杜玖却先探得了林掌柜的所在。

    至于他为何要乔装躲避在此,为何要秘密寻找皇帝所派之人,又为何会被刚才的那队人马围杀,我所能想到的,只有一路上或多或少和杜玖都有些关联的假银票了。

    待回到了船上,杜玖并未说我不可以旁听,也就在角落找了个位置自己坐下,听那林掌柜究竟还会说些什么。

    船身轻微摇晃,已驶离岸边,杜林先返身出去,和桔儿一起端了茶进来,之后杜林侍立于杜玖身侧,而桔儿则站到了林掌柜身后。

    林掌柜低头抿了口茶,先开了口,道,“在下欲寻官家之人,只因想将市面上出现了假银票之事禀告与官家——容老爷他在三个月前就已去世了,但就连广沂钱庄内之人,知道这件事的,除了在下和桔儿之外,恐怕也不过两个人。容老爷生前,本想凭自己之力查清这假银票的来路,也因不想引起银价动荡,并未对外告知。那时候,市面上所出现的假银票,也远不像今日这么多。不过,已过去了三个月,其间,想来官家也早已注意到这件事了。但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在下,只好继续寻找,望能寻得荫庇。”

    “他们为何寻你,你真不知?”沉默半晌,杜玖冷声问道。

    林掌柜将手中茶盏端放桌上,继续道,“除了想将在下的尸体带回,以做了替罪羊处理,再想不出其他理由。”

    “是么?”杜玖冷望了他一眼。

    林掌柜并不以为意,轻点了下头,揖手道,“今日还要多谢杜大人救命之恩,来日定当报答。不知杜大人之后如何打算?”

    “送你到石商城,那里有人护送你上京。”

    杜玖说着,站起身。林掌柜见状,竟也起了身,瞥了我一眼,浅鞠一躬,道,“杜大人请留步,还有些事,待在下与杜大人说知。”

    我会意,忙起身行礼道,“不敢打扰两位大人,我这就出去。”

    桔儿和杜林并未离开,无关之人,不过我一人罢?

    出了书房,一时待在甲板上也是无事,再加上日头渐高,就算河道两旁树木繁盛,但河道已是越来越宽,根本再无树荫遮挡,也并不想回卧房,回身去了船尾马儿们所待的舱内。

    内里味道并不太重,一来通风得好,二来杜林他们也打扫得勤。

    走至最里,小七已转过头,凝眸望着我,乌瞳炯炯有神。搂住小七的脖颈,轻拍了拍它的脸颊,忍不住微笑,轻声道,“小七,不晕船么?”

    小七低嘶一声,在我手心舔了几下,张口衔过我带进来的干草。

    “诶,小七,如果你会说人言就好了。你若为人,该是比我聪明许多。自我醒来之后,所有事情,根本就是一团乱麻,理不清。”莫名的,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根本抑制不住,只好说些话,强忍住不让自己想起还有哭这一宣泄办法。

    若真是为了假银票一事,我几次与死擦肩而过,究竟只是因为巧合,还是因杜玖将我做了引敌人注意的挡箭牌?其中,究竟还有什么缘故?

    ——根本,无解。

    小七所待之处,草堆亦才刚换过,还带着一股说不清的淡淡清香。禁不住身上一阵困倦袭来,倚栏而坐,合眼静歇,不知不觉间已坠入了更深的睡眠。

    意识浮沉之间,隐约觉得有人将我的身体轻轻托起,又轻轻放下。

    忽然一震,凝固了的黑暗,瞬间裂成无数碎片,扎得眼底生疼,条件反射地睁了眼,急跳下床——看来刚才真是有人将我从小七那里搬回了床上,室内光线昏暗得厉害,还未燃蜡烛手脚慌乱,好不容易冲到门边,将门推开,浓稠得诡异的晦暗水雾扑面而来。斜里,刹那间穿过一只手,猛地一把将我扯了过去。

    ++++++++++++++++++++++++++++++++本章未完待续+++++++++++++++++++++++++++

    式子明天要是再更文迟到,就自觉关小黑屋去TT。。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