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31章 水截(3)

章节字数:2717  更新时间:12-07-05 1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杜玖并不理会,只是脚步略顿了一下,算是听到了的表示。

    杜林很快换了温和微笑着的表情,对林掌柜道,“聪明如林掌柜,秋毫明察,想必林掌柜已是猜到了一二,心下疑惑,才会有此一问。”

    “杜大人谬赞。在下明白,非在下所该管之事,在下绝不会管,大人可放心。”林掌柜眯了眼向桔儿一瞥,眉仍蹙着,“不过,如此看来,这假银票案,还真只是个引子。”

    引子?

    为何说是引子?而且,听林掌柜这么一说,像是今日在船上,杜玖并未告诉他更多的东西?比如说,这次面对的敌人,究竟都有谁?

    不过仔细一想,林掌柜说有好几方人都参与了适才的偷袭,也并非难猜——听他们说话,林掌柜在广沂钱庄内的地位该是很高,甚至可能是仅次于他们所说的那个什么“容老爷”。而此次假银票案,林掌柜被追杀,想来所牵涉的,并非一般犯罪之人。若牵涉到的这几方势力之间并不互相信任,各自派人追杀,也是可能的。

    正说话间,已走至了近山顶一处突出崖壁的小石台上。石台正中,立着一块棱角已被风雨打磨得圆滑的巨大山石,燃至一半的焦黑火把,凌乱地摊在地上,走近了,甚至还能感觉到残余在上面的一丝余温。

    刚才,这里也是对下面漂行在浓雾之中的商船进行袭击之处。

    角度虽好,可刚才浓雾,连对面之人也难以看清,在这里射出暗器之人,必定是听声而动——至少,应是擅长此道的习武之人。

    杜玖走至石台边沿,转身抱起双臂,冷冷地望了林掌柜一眼,“是不是引子,你,怎会不知?”

    林掌柜笑了一声,听来很是无奈,摊手道,“我家容老爷的脾气,杜大人也不是不知道。这些事,或许容老爷多少知道一些,可我们这些后辈,全非血亲,容老爷又怎可能告知?”

    桔儿弯下腰去,仔细检查地上所遗留之物。

    “桔儿,发现什么了?”林掌柜问道。

    “回老爷,此处除了火把,别的,什么都没留下。”

    “还真是谨慎。”

    “不过,老爷,桔儿在火把上还有发现。”桔儿说着,直起身,望向林掌柜。

    “说。”

    “是。”桔儿垂下眸去,拾了一小撮碎木屑,双手呈给了林掌柜,“桔儿在这其中闻到,有冰聪粉的香味。”

    “冰聪粉?”林掌柜将那撮粉末凑近鼻端,一手扇嗅,低声重复道,却听不出他这样重复,究竟是因为惊奇还是别的什么,“……确实。难道说,仁草堂的人也牵涉其中了?”

    “仁草堂?”

    忍不住疑问说声,原以为不会被人搭理,没想到杜林却接过话头,温和地微笑着回道,“仁草堂,仁心惠药、仁心医人,可是大尚国内鼎鼎有名的第一大药堂。不过,据在下所知,仁草堂主要分布在北方诸城,在南方,还只在东岩城开了一家分店。如夫人没听说过,也不奇怪。”

    “那为何……冰聪粉又是何物?”

    “禁物。”林掌柜微笑着答道,不过他面上的微笑,却和杜林的完全不同,莫名地透着一股狡黠,许是生意人的缘故罢,“习武之人,高境界的,讲究五感敏慧通达。但要练到如斯地步,除了需要一定的根骨天资,还须练习得法,并勤奋不辍。但这世上,凡事皆有近途。这开五感,也可通过药物为之。而冰聪粉,就是开‘耳听’这一感的。用了冰聪粉后,耳听敏锐倍增。不过后作用也是很大的,若是使用太多次,终将耳溃发烂,故而是禁药。”

    “那,冰聪粉和仁草堂,又是……什么关系?”

    “冰聪粉是仁草堂初代堂主所创,其药方,从未外传。这些禁药或其药方,究竟藏在何处,外间更是无人得知。”

    所以,这里留有冰聪粉,也就是说,仁草堂多少定是牵涉其中。就算是有人偷了仁草堂的东西,但此人必定对仁草堂很是熟悉。

    正低头沉吟间,却听林掌柜走近了几步,轻声问道,“请问,这位如夫人,是何来历?”

    惊讶抬头,竟见杜玖已转头冷冷地望向我,喉间一紧,“是辰州府人,家父在州府中做衙役。”

    林掌柜听了,微微一笑,淡然沉笃的眼神间,若有所思,“辰州府?大尚国中,唯独辰州府,未有一家广沂钱庄。”

    没有?这是为何?

    被杜玖这样冷眼瞪着,疑问到了嘴边,根本不敢问出。

    “咦?”林掌柜似注意到了我的窘迫,笑着转身看了杜玖一眼,道,“在下曾听朝中流传,杜侍郎最不喜女色。不过,如夫人也确实是花容月貌,难怪杜大人舍不得,此次南下还带了如夫人一道。至于路上遇到的这些险事,也实在是难为如夫人。”

    哈?他说杜玖不喜女色?在我之前都有三位夫人了,不是么?

    杜玖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杜林赶忙跟在他身后,而林掌柜对杜玖的态度也毫不在意,与桔儿一道,也随在之后走下了石台。

    临走之前,鼓起勇气向下望了一眼——脑中,晃过一阵眩晕。

    忽然一阵气流,吹得极古怪,卷裹了沙石落叶,急扑过来。眼睛条件反射地闭上,屏住呼吸——风劲儿太大,强耐住瞬间陡增百倍的刺骨寒意,脚下加力,身子死命顶住,却熬不过,还是后退了几步,但尽量避开了悬崖的方向,两手尽量扶着大山石——脚底,却突然传来钻心的疼痛,条件反射地一缩脚,另一只脚抵不住风,直向左侧倾倒,慌乱间,两手更是抓不住山石,甚至在喊出声前,就被怪风彻底撂倒,在地上一个翻滚,腾空,然后,疾速下落。

    身体迅速划破空气的声音,在脑中炸开。

    喉间迫出一声短促尖叫。

    但此时,就算杜玖他们听到了,也已赶不及。

    这样的高度落下,摔到水面,是会很疼的吧?听说,耳膜也会因为巨大的压力而破裂。

    瞬间,脑中无数念头疾闪而过。衣角,却突然被什么勾住了,带得身子在空中打了几转,左右前后上下地摇晃摆动着,抬头,总算看清了是长在峭壁上的一棵姿形奇异、扭曲粗壮的矮松勾住了我的衣服。

    可从这里向上望去,峭壁从上到下是向内凹的,被突出的石头遮挡,根本望不见才跌下来的地方。就算我喊,杜玖他们,要下到这种峭壁半中间来救我,也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吧?不知道,我的衣服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嗤啦”,虽短,但借着穿过淡雾的朦胧月光,衣袖上,已出现了一道极清晰的裂痕,心下一惊,赶忙抬手紧紧抱住了斜伸出的树干。

    ——衣服,恐怕再支撑不了多久了。

    就算我两手挂着树干,但,凭我的力气,又还能坚持多久?

    也不知这一落,掉了多少米,此时再坠入水中,还会有压破鼓膜那么大的压力么?可细听风声中夹带着的流水声,应是,离此处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

    二十米以上,就很危险了不是么?

    自我落下,已过了至少几分钟,却还未听到杜玖他们有一点动静。这时,我才猛然惊觉,附近可能还有敌人,所以杜玖他们就是知道了我从此处跌下,也不敢大声喊我,以确定我是死是活,以及我所处的位置。

    原本,就算我不停地暗示自己不可以慌张,神经已是脆弱得很,一想到杜玖他们可能会先去水面上找我,甚至可能就此将我抛下,瞬间,几乎崩溃——就在这一瞬间,不经意的一转眼,竟让我寻见了一丝生机。

    正好这时,适才半遮住月亮的乌云已尽数飘过,怪松的斜左下方晃过一道光亮——那里,竟有个一米多高,近一米宽的椭圆洞口。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