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33章 水截(5)

章节字数:2453  更新时间:12-07-07 09: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无事?

    如何能无事?

    我,不过是一个州府衙役的女儿,出身鄙贱,若非托你之福,一路上,我又何来这些无妄灾祸?你是堂堂工部侍郎,你有你的任务,又为何要半路抓了我过来,害得我无端受了这些罪?

    为何,我就要因你而多次摔入鬼门关外,只差半步,就将与生作别?

    可话才刚在脑中浮现,刹那,天旋地转,黏稠的黑暗,毫无征兆地,紧紧缠绕过视界。

    身子,霎时轻若空雾。

    没有时间流动的声音,世界就像一幅静止的画,凄凉沉闷。

    透明阳光,依旧是苍白的颜色。

    苍白得,疼痛钻心。

    不思议,我,竟又站在了熟悉的粉红瓷砖铺就的楼梯之上,凝望着,对面那高大透亮的玻璃框格窗。

    风,微微凉。

    玻璃窗后,是一片被太阳刺穿成了墨色的竹林。

    黑底红斑的蝴蝶,静止在玻璃窗的窗台上,一动不动,如死了一般。

    可怜的东西,已经,停止挣扎了么?

    刺过玻璃的苍白阳光,一点一点,如同缓慢的绞杀般,渗进蝴蝶的双翅。

    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划过脸颊……

    我哭了么?

    手中,倏然落下的,是谁的照片?为何,照片上的少年,凤目清秀,那样,轻笑着,望着我?

    身子,如溺了水一般,沉重不堪。忍不住,跌坐在地,头,轻倚靠在了不锈钢栏杆之上,所触,凉得彻骨。

    再睁眼时,视界中央,一座朱顶湖心亭,在雾霭中若隐若现。

    却能清晰地看见一只红底黑斑的蝴蝶,静止在亭的一角。

    混乱的记忆瞬间冷却了,凝固了——像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控制着。

    活着么?还是死了?

    “对困蝶而言,生,或死,还有意义么?”

    身后,有人轻声说道。

    静立良久,才转回身去。

    面前之人,轮廓漂亮得近乎妖异的褐瞳内,微光轻泛。

    你,是谁?

    为何,要这样悲伤地望着我?

    轻摇了摇头,意识却刹那散去。

    视界重又明亮时,面前,青石板的山间小道蜿蜒,耳边,不过几声单调的鸟鸣。

    似在在黑暗中行走了太久,这突然袭来的阳光,扎疼了眼底。

    杂树林间,转弯处,山茶花开得正酣。视界为昏,却惟独那一角的阳光,非常清晰。

    青石小道,在前面又多了一条岔路,木条架框,碎石铺就,沿着缓缓的山坡向上。路边,清澄小溪潺潺而下。走至半山,左手边,凸出了一小块平地。

    一个女孩,坐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

    那女孩看上去十二、三岁,并没到及笄的年龄,正凝视着山坡上的桔梗花,一脸澄净安谧的表情。

    阳光,忽的闪了一下。

    下一瞬,她已转过头,对我微笑着。

    微笑,感觉起来好熟,可我不记得了,她,究竟是谁?

    我忍不住放慢脚步,注视着她。

    她依旧对我笑着,笑意,浅浅的,柔和而又亲切。

    微微的暖风,轻柔,吹拂过她齐肩的黑发。

    到底,她是谁?

    她眨了眨眼睛,那是很美的水灵大眼,向我挥了挥手,接着跳下石头。我这时才发现石头边有一张木桌和一把木椅。

    她很优雅地坐下,垂下头开始在纸上写着什么。她用笔的姿势很奇怪。渐渐,几棵青竹遮住了她的身影。

    青石路,太过绵长。

    再眨眼间,却又是站在了雕栏前,雨雾升腾缭绕。朦胧灰暗的白色弥漫在屋子内外。

    很安静,耳边,只剩了淅沥的雨声生硬地敲打屋顶的声音。

    安静的,等待着。可,我这样固执的等待着,究竟,是什么?

    我不懂,又或是,我已忘了。

    那些,我不愿,也再无必要知道的事。

    只,空剩下了等待的躯壳。

    雨,继续静静下着。雨珠,断断,续续,从屋檐划落。迅疾,无声,在清流上跌碎成一朵水花,数阙,发白的涟漪。

    远处,不过是雨雾,一片白茫。

    等……要等多久呢?一直这么,这么安静地等下去么?

    “就像春夏交际的雨,彷徨,轻柔,不安。”一个轻细如烟的声音在我右边响起。

    她看上去有点疲惫不堪,但神情却十分清淡。只有眼睛,像是蒙了一层雨雾,浅薄但坚不可摧,纵然如此,看上去依旧清明如镜。

    她没有看我。

    她只是凝视着雨雾,专注,又漫不经心。

    “你也在等人吗?”我问。

    “等人?”她的嘴角微微有了一丝浅笑,“你在等人吗?”

    “等人?”我也不知道,只是在等待罢了,可,为什么,我会说在等人?“也许。”

    “你好像一直这样站着,”她说着将手伸出屋檐,凝视着雨珠在手心汇成一片模糊,看起来依旧既专注,又漫不经心,“很久了。”

    我这时才发现她的装束很奇怪,只穿了一件白裙,裙仅及膝,没有束腰,赤着双脚,长长的黑发只用了一根茶色的丝带系着,未戴任何簪钗,未施任何粉黛。

    “你一直在这里吗?”我记不起我到底这样站着有多久了,她呢?也一直在这里吗?还是,早就在这里了呢?

    “不。”她答道,声音轻得几乎和雨声融在了一起,“但我确实在屋里听雨很长时间了。”

    “听雨?”我问道。她说,听雨吗?

    “是。”她脸上浅浅的笑容慢慢消散开去,眼神变得越来越凝重,又仿佛因哀伤而显得轻细透明,“一个人,面对空白的墙壁,听雨。”

    “那,”我问,“听出什么来了吗?”

    很长时间,她只是凝视着雨雾。

    “万物皆为无情,生,亦不过如此。”她将右手伸到了自己面前,漫不经心地沉吟道,“施主,何必执着?”

    “万物……皆为无情?”

    好熟悉的句子,似是,有人曾对我说过。

    但,说过,又如何?

    “这雨,不知何时会停。”我说道,也许这雨并无停了之日。

    沉默在雨里变得安寂。

    “你,”她说着将脸转向我,已然恢复了清淡的神情,“希望它停吗?”

    希望它停吗?

    我,不懂。

    就这么一直下,亦无所谓。

    反正,我也不过是空剩了等待的躯壳而已。

    “片刻,”她又说道,语调轻如细羽,又仿佛一种空洞般的窒息,“施主,是否想过,你所执着的念想,不过只是空白,就如,此间的存在一般。”

    “此间,空白?”我重复道。

    面前的一片白茫,隐约匀染着雨雾缭绕的竹林。

    这一片缥缈的雨雾,虚无,刻画的,是否就是她所提的空白?

    而,我,她,亦不过是元寂永恒中的几丝如烟澄宁罢了。

    “也许,我,从来都只是一个太过空白的女人。”我突然叹道,语气不知为何融进了或多或少洗不去的哀伤。

    霎那的沉寂,似突如其来的哀伤一样绵长。

    “不,”她俯下身,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是一株雕栏下的小草,“万物本源,即为空无,施主,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中,残余下的,几点空白的生灵罢了。”

    空白的生灵。

    何解。

    “施主,其实是我的引导者吧?”她突然出声,却不显得突兀,就像已和周围融在了一起。

    “引导者?”她说我,是她的引导者?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