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35章 西行(1)

章节字数:2735  更新时间:12-07-11 0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徽章没入苍青河面的瞬间,寒光一晃,莫名地,心下泛开一阵恶寒——大步走在身前的杜玖却突然停了下来,一时急刹不住,脚下被河滩上的碎石一绊,直往一侧摔倒。

    杜玖迅疾伸手,一手紧抓住我的胳膊。待我站稳了,他手上的力道却反增不减,霎时疼得几乎忍不住眼泪,心下一股小火窜起,抬眸怒瞪向杜玖,而杜玖却依旧是那万年不变的冰冷表情,薄唇微动,冷声问道,“那是你捡到的?”

    “……妾身不明,大人指什么?”

    杜玖漆色凤眸微眯,冷哼道,“那东西,你为何要捡?”

    “我……”

    张口无言。我只不过是觉着那徽章很奇怪而已,又隐约觉着似在何处见过,心下不免在意。杜玖这样,是想训斥我不该乱捡东西?尤其是有可能是来自死人身上的脏东西?

    ——不对,他在意的,是我为何要捡那样的东西。

    他,想听到什么样的理由?我,有什么一定会对这东西在意的理由么?

    四目相对,心头适才窜起的那股小火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了面上仍在强撑着,决不可败下阵来。

    杜玖却又是毫无预兆地放了手,力道一空,身子不稳,直向面前的杜玖身上倒去,脚下使力,勉强顿住,杜玖只身姿潇洒地向后轻迈一步,唇角隐约半分笑意嘲讽,望了我一眼,转身便走。

    郭锦与唐义都不在,负责断后的杜林正在身后数步之外等候,背身站着,而林掌柜和桔儿走在最前,亦是背身站着,听得动静,才各自又迈步开走。只小七很乖地站在我的身后,在杜玖转身之后,甚至还对着杜玖的背影吐了舌头——虽然不知是不是人类的那个意思,但仅是这样,就已让我觉得开心了不少。

    闷声随在杜玖身后,走了不多时,四人一马之中,仅我一人气喘而已。

    刚转过山脚,忽然之间,心下闪过一阵不安,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河湾对岸原本漆黑一片的驿站小楼,二层正中,竟有了灯光。

    昏黄光线轻晃,应是烛光罢?

    不过半秒,紧随着杜玖的脚步,下一秒再回头,驿站方向,刚好就被山脚巨石挡住了。

    “杜大人算得真准,才刚好走过,驿站中的人就醒过来了,在下敬服。”

    借着山阴之下黯淡的天光走了一段,林掌柜突然轻声说了一句,语间却并无半分敬服之意,反而听着有几分讽刺。

    杜玖根本不加理会,脚步依旧轻稳,呼吸之间,更是无半分气喘之意。

    如此看来,该是武功高强之人罢?

    他,真的只是工部侍郎么?

    ==================================================================

    在遇袭的河段又往前走了约莫两个小时,郭锦等人已备好了车马等在官道旁了。

    除了吃饭时候会停下片刻外,一路狂奔,终于在第二天上午赶到了石商城。因已过了早晨饭点,又还未到中午,在客栈安顿好之后,跟着杜玖,客栈边的一家茶楼。

    古代世界的人,古代世界的一切,不管什么时候来看,都总让我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是现代人的感觉,已经在心里变得越来越模糊。这,大概也是我总隐隐不安的原因之一。

    一个身着青锦衣、身形瘦高的年轻男子从身边走过——并非这人的样貌引起了我的注意,而是他在哼的歌——他在哼周杰伦的《菊花台》!

    我注视着那个人走到角落的一个位置。这人,不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古代人。虽然,我现在可能看起来也是一个标准的古代人吧。

    他一个人坐着,不像是在等什么人,只静静地喝着茶。

    “老爷?”我回过头问杜玖,“妾身想到窗边看看风景。”

    “好。”杜玖冷应了一声,并不抬头。

    我朝着那个人的方向走去,走到他身边时装作无心的样子自言自语道:“这里,多像老舍的《茶馆》。”

    没错了。这人一听这话,立即抬头望向我,面上,写着惊讶。

    可是杜玖在身后不远处,我没法与他说更多的话。

    但,至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个倒霉地穿越到这个时代的人了。还算不错了吧?

    吃过饭后,杜玖难得地随着我的性子在城中逛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条小巷的入口,巷子里边有一口看上去很有些历史的水井。

    我正准备走过去,但杜玖紧抓住我的手腕的手却放开了。

    “老爷?”

    “我要过去和李老爷说几句话,你自己过去。别走远。”

    回头看,确实有个中年男子在笑着望着杜玖。

    井很深。这个时代应该没有什么地下水开采过度之类的问题,但井确实深得有些过头了。那一片泛光的幽深一时让人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而井边的几只桔梗花,却淡淡地给人一种白雪般的圣洁的感觉。

    “这井叫做绝念井,不过没有人敢把这个名字刻下来放在井边上。”

    陌生的声音。

    回头一看,是那个唱《菊花台》的人!

    “为什么?”我开始变得有些激动。不过问出来却只是对井名字由来的好奇。

    “有个被恋人背叛的姑娘在这里自杀。不过她没有跳到井里,而是在井边服下了毒药。后来有人想把井填上,但是有这个想法的人最后都离奇的死去了。再后来,一个道姑打扮的人在井边用水写下了‘绝念’二字,随后便化作风而去。而人们所刻的‘绝念井’的石头总是会被大风吹到井里,所以就成了你现在看到的样子。不过人们还是在这里打水,只是常常会在井边放上几朵桔梗花,因为当初那位姑娘一直最喜欢桔梗花。而自从姑娘死后,这里治安变得出奇的好,人们也就把她当成了守护神了。”

    守护神么?

    以及,花语是永恒之爱和绝望之爱的桔梗花。

    “你,是现代人吧?”我问。

    “怎么说呢,算是又不是。”他笑着说。

    我看看身后,杜玖应是在拐角过去一点的地方,所以我现在看不到他。

    “你嫁人了?”他问,随后不好意思地笑了,“对不起,好像是这样。”

    “没什么。为什么你说你既是现代人又不是?”

    “因为我穿过来的时候,我在这里才八岁。”

    “……那你还记得现代的事吧?”

    该不是要穿越就得洗脑吧?

    “记得。但不多。好像我在现代是个孤儿。我有关于福利院的记忆。好像后来还当了医生。不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穿过来。好像最后的画面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可能是我生病了。也许是病死了然后过来的吧。”他望着井水,说道,眉微皱了的表情,有点难懂。

    “我的话,只有一点零星的记忆,而且好像重要的记忆都忘了。”我说。

    沉默。

    不是因为没有话说,而是想说的太多。

    “你知道怎么回去吗?”

    居然是异口同声!

    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回去。

    “你,真的想回去?”他问。

    “想。因为,那里才有电脑啊。”

    我一脸严肃地答道。

    随后我们都笑了。

    “你现在做什么?”

    男生穿越应该会更好吧?似乎,女生穿过来大部分就是嫁人的命。

    “你可以叫我吴翰林。”

    “翰林?”

    翰林!这位仁兄穿过来做官了!

    “是。不过,你还是叫我吴明吧。吴明是我的名字,现代的和现在的。”

    “嗯,好。”我点点头,“我叫……玥。”

    我的本姓并非楚,这是我能确定的为数不多的事之一。

    “玥?你姓这个?”

    “我,记不起自己的姓了。”

    “……抱歉。”

    “没事。”

    “不过,总有一天,能想起来的。”

    “……嗯。”

    “你现在呢,在做些什么?商人?”

    “不是。是给人做如夫人去了。”

    淡淡一笑。

    这,只是一个状态吧?一个让人讨厌的状态。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