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38章 劫持(1)

章节字数:2864  更新时间:12-07-17 1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摇晃颠簸许久,耳边“吱嘎”一声巨响,马车猛地刹住,身子被加速度带着向前一滚,猛地一下撞到了木柱上,磕得生疼——被这一疼带得,连脸上也疼了起来。那个绿豆眼大汉在我脸上刮下的伤口,看来并不浅——也不知会否留疤?真是可笑,到了这个时候,我竟然还惦记着破相之事。

    “他娘的酒虫又犯了,该喝个几十斤的才过瘾!”是那个络腮胡子大汉的声音,粗哑含糊,似喉间正堵着一口浓痰。

    “欸,大哥,老大不是交代过了?这往西的一路上怕有伏兵啊,要少喝些酒。”绿豆眼大汉小声劝道。

    伏兵?是要抢什么的么?……比如说,我么?

    自木板缝隙间透进的冰冷空气,隐约的一股酒味——想来马车应是停在了某处酒肆附近。

    “胆小鬼!死脑筋!大哥的酒量你还不清楚?!”络腮胡大汉厉声喝道,甚至,连双手抱拳扭动关节的“咔哒咔哒”声也能清楚听见。

    或许,这对“兄弟”之间的感情并不那么好罢?

    “是是是,大哥说的是。大哥的酒量天下第一,千杯不醉、万杯不倒!小弟这就去让人拿酒过来孝敬大哥。”绿豆眼大汉唯唯诺诺地应声道,说罢,一声双脚落地的闷响,紧接着,钝重脚步声大步渐远,返回时,听脚步声又变得更重了,推想应是驮了一大缸酒的缘故。

    可路才走至一半,被从路的另一边而来的一行人截住了——一声巨大的“啪啦”声,瓷缸不知为何竟被碰碎在地。

    扭动着脖子,好不容易在木板的间隙间找到了一处稍大些的眼洞,刚好可以望见酒缸摔碎的方向。

    向外望去,见天色微昏,赤红暮云正悬于天际,想是近傍晚的时候了——寒风直透过木板空隙吹入,每一阵过来,都激得全身鸡皮疙瘩。路边野草约有近一人高,再往后就是光线昏暗的杂树林。大约是个建在城郊或是村庄集镇之间的一处酒肆罢。

    “你奶奶的,哪来的野人,竟敢挡老子的道!”一个粗壮的声音吼道,是一个身披灰褐色皮衣、打扮十分鲜亮的中年男子,说罢,一手将折扇狠力往另一手一拍,鼻孔朝天出气,往地下吐了一口唾沫,怒目瞪向绿豆眼大汉。

    这穿着入时的中年男子身后,还跟了有五个小厮,一个个皆嬉皮笑脸的,似正迫不及待地等着好戏发生。

    绿豆眼大汉装着哆嗦了一下,嘿嘿一笑,问道,“不知道这位爷是什么来路?”

    话才说完,正站在中年男子身边、与他挨得最近的一个小厮立即上前一步、斜眼道,“你这野人,还不快给金爷让路。咱们金爷可是金犬帮内大名鼎鼎、一等一的高手,江湖上无人不闻之丧胆,吓得屁滚尿流、哭爹喊娘!得罪了咱金爷,你这野人可别想活着回去!咱金爷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还不快给金爷磕头认罪!”

    另一个小厮也不认输,上前几步,一脸鄙夷至极的神情,直指着绿豆眼大汉的鼻子骂道,“磕头认罪?!还太便宜了这粗鄙野人!依小的看啊,这种野人连给金爷舔鞋都不配!最多给金爷挑粪都算给他天大的面子了!”

    接着,这一群五个小厮更是叫开了,说的话也越来越过分,越来越离谱——那个中年男子拍着手中折扇,得意洋洋地望向绿豆眼大汉。

    不远处,闲坐在那个酒肆中的两个顾客见状,亦是瞧热闹一般望向此处,一面还不忘悠闲地嗑着瓜子。酒肆中的店侍也停了手中活儿,站在那里直往这里瞧热闹。

    因绿豆眼大汉正好站在背对着我的方向,根本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见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半晌,才仰头大笑道,“哈哈哈哈!你这什么金爷银爷铜爷鸟爷?我看是狗爷才对!一群小狗围着汪汪叫的狗爷!哈哈哈哈哈!”

    他这一大笑,正得意地站在那里的六个人皆变了脸色——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紫,不过瞬息之间,若不是因我现正被人不知用了什么药弄得浑身动弹不得,前路生死未卜,或许我也会如酒肆中的那些人一般捧腹大笑。

    “你,你,你!我可警告你!得罪了金爷!哼!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金犬帮的人可不是好惹的!!”最先站出来的那个小厮终于让忍不住指着绿豆眼大汉跳脚骂道。

    “哈哈哈哈!金犬帮?!假冒的吧?!”绿豆眼大汉根本不理会那小厮的叫骂,继续大笑,好不容易停下喘息,尖声回问道。

    他这么一说,那位中年大叔忍无可忍了,一个大步上前,同时左手出拳——更正,我原以为他是左手出拳,没想到他竟是将左手伸开了、往绿豆眼大汉面前伸出去,嘴角一扬,面上又恢复了得意的神色,哼笑道,“你这没见识的山野贱人!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绿豆眼大汉又笑了一阵,似才意识到了那中年大叔的举动,低下头去看。

    渐昏红的光线间,隐约间那中年大叔伸过去的左手手背虎口位置似纹了什么图案——一颗金黄的豆豆?

    好奇怪的标志。

    绿豆眼大汉只低头瞧了一眼,又捧腹大笑,笑了许久,却根本不带喘气——如此看来,就算轻功并不好,但底气还是很足的。

    “你!你,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这金色犬牙可是金犬帮的标志,你这贱人怎还不吓得跪下求我?!”中年大汉怒问道。

    绿豆眼大汉又笑了一阵才自止住,摇头道,“这位爷哟,想冒充金犬帮之人,也不再打听得细致些?今天算我做善事,就大方地告诉你这无知小儿好了!确实,入了金犬帮之人,其左手虎口位置,皆纹有拇指盖大小的金黄色犬牙标志。不过这标志乃是用特殊染料所绘,平时并不显出。不过嘛,你猜一猜,要怎么才能显出来?哈哈哈,除非见血。”

    中年大叔和那五个聒噪的小厮被这一番话说得当场呆住,表情扭曲,根本想不出反驳之语。

    绿豆眼大汉根本不加理会,仍在滔滔不绝,“而且呢,这犬牙不过是金犬帮右堂玉牙堂的标记,门人来路多不甚正经,其武功放之于江湖之上,虽算得一流,其中并无真正的绝世高手。真正厉害的,可都在左堂。金犬帮左堂,没听过吧?这不为人知的左堂,堂内多用毒使暗器之人,功夫最是阴毒,本帮帮主即兼为左堂堂主。”

    “……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嘿嘿嘿,可惜大爷我不才,资质不够,暂时还入不了左堂。不过这金犬帮的标记,难道你不想看看?欸!大爷我大发慈悲,难得好心做大善事,就让你看一看、开开眼界好了。”

    未待那面色突然变得土黄的中年男子答话,一道寒光一闪,绿豆眼大汉动作迅疾地取了腰间大刀、一刀横过去,只听“噗嗤”一声,那人脖子一歪,三分之二已断,瞬息之间,赤红鲜血狂喷四溅,断脖与脑袋相连的、剩下的不过是些皮肉相连,血丝模糊。

    “哈哈,一刀下去哪里好玩,一刀未尽,还连着皮肉,看我再慢慢切下去!哈哈!还是这样最有意思了!”绿豆眼大叔一手挥舞着染了血的银白大刀,另一手紧紧捧腹,跳脚大笑道,“‘噗嗤’一声血光光,刀起刀落人头断!哈哈哈!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杀人之后的绿豆眼大叔,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简直,就像一个疯子一样,手舞足蹈,浑身狂颤不已。

    那五个小厮见状,一时惊呆,待反应过来之后,转身就逃,相互拉扯——跌倒的死拉住还在跑的,还在跑的狠力踹着跌倒的,只顾自己逃命。

    我原以为那绿豆眼大汉在杀了一个人之后自在那里大笑不止,应是不会再对其他人下手了,没想到待到那几个小厮跑了大约又七、八步远的时候,绿豆眼大汉几个大步追上,举刀狂砍——鲜血四溅,昏红如血的夕阳光线间,高举大刀的左手虎口位置,一颗犬牙狞笑着,折射过金黄刺眼的光。

    ++++++++++++++++++++++++++++++++本章未完待续+++++++++++++++++++++++++++

    不知道为什么,昨天竟然没有传成功,式子今天才发现,十分抱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