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39章 劫持(2)

章节字数:2843  更新时间:12-07-17 11: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金色犬牙,这就是适才他所说的金犬帮标记吧?

    也就是说,劫持我的两个人是金犬帮之人了?他们口中的老大,又是指谁?

    鲜血四溅的画面,太过血腥,明明想要闭眼,却根本移不开视线,脑海中无数念头厮打纠缠,钻心剜骨的疼痛碎裂开来——腥红的视界间,只见那把晃着血色寒光的大刀一下一下的击砍,骨肉被生生切开的声音清晰得刺痛耳膜,直到连那酒肆的院内也已是血流成河——天旋地转,一股温烫迅疾涌上喉间,“哇”的一声,腥甜难耐,将急冲而至的温血尽数呕了出来。

    杀人如麻——这绿豆眼大汉,已经疯了!

    “喂!你这次过分了点啊!”

    车身一晃,是那络腮胡大汉跳下了车,从袖中掏出了一个褐色小瓷瓶往绿豆眼大汉的方向抬手一扔。

    绿豆眼大汉正站立在酒肆之前的小院子正中,背对着马车的方向,待那褐色小瓷瓶飞到耳边的时候,迅速伸出左手,二指一捏,稳稳接住了那只小瓷瓶。

    “你下次再这样闹,老大可再不会给你化骨水了。”络腮胡大汉大步走上前去,若无其事地将挡道的尸体残块往路边狠力一踢,根本不以为意,甚至面上还挂着颇觉好玩、又觉得有点无聊的古怪笑意。

    “嘿嘿,大哥不是说见着血,就着人肉,才最好下酒了吗?这可是小弟的一点孝心,还请大哥笑纳。”绿豆眼大汉转身嘿笑着说道,一手将染红了的大刀用力甩了几下,再拿过桌上那店侍刚才放下的抹布一擦,将那只褐色小瓷瓶在手中颠了几下,“再说了,这小路偏僻,也难得被人发现。大哥尽管放心好了。”

    “我放心?要是怕被你拖累,老子老早就把你给解决了!”络腮胡大汉阴沉着声道。

    “嘿嘿,嘿嘿,这个小弟知道,小弟知道。”绿豆眼唯唯诺诺地点点头,挠头嬉笑着,“大哥留着小弟,就是因为小弟能帮大哥杀人嘛。大哥的刀贵,这些小喽啰,还是小弟来替大哥杀。”

    络腮胡粗声粗气地哼了一声,大步走至一张四方桌前,一手抓过酒壶对着嘴大灌一口,猛地将酒壶往桌上一拍,怒瞪着眼道,“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点给老子处理了?!”

    “是是是。”绿豆眼毕恭毕敬地答道,虽然一手将大刀别回了腰间,拔了那褐色小瓷瓶的瓶塞,却仍是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发什么呆?!”络腮胡厉声训斥道,抬手就将那酒壶向绿豆眼砸去。

    绿豆眼闪身一躲,竟然面露惧色,结结巴巴道,“大,大哥……这,这还是……大哥,这些人不……不会起……起尸吧?”

    哈?……起尸?

    我没听错吧?

    “自己杀的,还来问老子干甚?!快点处理了!老子我看得心烦!”络腮胡大喝一声道,抬手猛地向桌子一拍,一下将桌子拍裂,碎成了好几半。

    “是是,小弟这就做,这就做。”绿豆眼哆嗦着手一抹额,咬着牙忍不住“呼哧呼哧”地直喘气,似是害怕至极,将那褐色小瓷瓶倾倒,一股冒着白烟的液体流出,滴在尸体残块上,只听“嗤嗤”急响,血肉模糊的尸体残块很快就化为了一滩浓黑黄色的黏稠液体——这,竟真是化骨水!

    如法炮制,很快,原本遍地的尸体残块,很快就化为了一滩滩的恶心液体,“噗嗤嗤”声响,渐次挥发在了空气之中。

    这药水竟真的是完全不留痕迹——听那络腮胡大汉刚才所说,这药水是“老大”给的。这“老大”,究竟是什么人?又是“金犬帮”的什么人?他就是绑架我的幕后之人么?我哪里得罪他了?

    难道,是楚老爹知道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这个“金犬帮”才要从杜玖手中将我买下,然后把我处理掉?可真要处理掉我的话,早就可以动手了,何必一路带着我?是要将我带到哪里,然后将会杀我么?

    那之前跟着杜玖时,经历的那一切,又算是什么?和我有关么?还是无关?

    杜玖,又为什么在昨天才将我丢掉?

    ——意识混乱间,只觉眼前一黑。

    太乱了,不敢再想。

    “大哥,这走了快一天了,也让那个婆娘下车吃点东西好了,再这样下去,还没到地方就该饿死了,老大可要怪罪的。”绿豆眼小心将瓶塞重又塞好了,在酒肆墙边寻了一缸酒,恭敬地呈给了络腮胡。

    “一天,饿不死的!”络腮胡说着,猛灌了一口酒,“不过奔波了一天,咱兄弟二人也该歇歇脚,你去让那婆娘下来,伺候你我二人吃酒。”

    “哎,小弟这就去。”绿豆眼嬉笑答道,转身小跑着过来了。

    眨眼间,绿豆眼已跑到了马车前,一蹲身,正好将一只眼对住了我往外窥看的那个圆洞,嘻嘻笑道,“哎呀,原来都被你看见啦。”

    一下被吓得浑身汗毛直竖,心脏狂跳,张大了嘴,可口中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好像,我之前接受过什么训练,已养成了这种即使再受惊吓也不会喊出声的习惯。

    “哈哈,大哥,我看她不是冷血,是哑巴!哈哈哈!”绿豆眼大笑着,跳脚道,一眨眼又是跑到了车前,猛地一掀车帘,将一个瓶子塞到了我的鼻前,只觉一股臭鸡蛋般的味道直扑过来,过了几秒,只觉全身一麻,试着挣扎了一下,竟能动了。

    “老大的药真厉害。喂,快起来,慢了我大哥可是要生气的。”绿豆眼嘿嘿笑了一声,将那小瓷瓶重又放回了怀中,伸脚踢了我一下,力道正好撞在腰上。

    疼痛一下子沿着背脊炸开,眼前一黑,几乎晕厥过去。

    强忍了剧烈的疼痛,一咬牙,侧身双手一撑,总算站了起来。可毕竟是许久滴水未进,全身又被定住了有一天,浑身软榻,根本走不动,从马车到酒肆,也不过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我却走得极慢,左歪右倒,每走一步都几乎摔倒。

    “嘿嘿,贵人你怎么喝醉了?明明一点酒都没沾嘛!”绿豆眼在身后大笑道。

    看了他刚才发狂杀人,根本不敢有一点反抗之意,生怕何处又惹得他变成刚才那副模样。

    “哈哈哈哈哈!你,去后屋给老子炒几个菜来!”走到络腮胡面前时,络腮胡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声比了绿豆眼还恐怖——林间“哗啦”声响,“嘎嘎”乌鸦乱叫,都是被他这一阵大笑给惊到的。

    “……是。”勉强挤出了这一个字,脚下总算走得更稳一些了——或许并不是糖分不够的缘故,一天,也确实还不至于饿成这个样子——应该是药的残留所致。

    一步一步,眼睛只敢盯着脚下,总算走到了酒肆内,天色已昏,室内却只点了一盏油灯——想是适才还没来得及——突然一阵冷风吹过,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就算是适才所死之人的阴魂未散,我也无所谓了!要是被吓得出去了,得罪了那两兄弟,横竖也是个死!再说了,杀人的又不是我,我又怕什么!

    这样一想,胆子一下大了许多,深呼吸,一鼓作气走到了后屋。

    可这一进去,几乎又将我吓趴在地——后屋内左右各点了一盏油灯,影影绰绰间,耳边只听得滴答声响,再一细看,那交叠如鬼魅般晃动着的黑影,昏黄的块状物,黏稠的血丝,竟是一段段被悬挂起来的人类残肢!

    ——人肉包子!这酒肆,竟是家黑店!

    双手紧紧抓住了门框,才不至于一下子跌到在地。

    “喂!臭娘们,菜给老子快点做好!不然老子就拿你下酒!”外面,传来了络腮胡的大喝声。

    双手合十,躬身一拜,在心底念叨,“南无阿弥陀佛,我虽非佛门中人,无法为众施主念往生经,但同是天涯落难人,今日多有得罪,还望众施主莫怪,莫怪。我若能得逃脱,得了机会,定请僧道之人来此超度各位。”

    也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勇气,低头再一拜,迈步踏进了后屋。

    ++++++++++++++++++++++++++++++++本章未完待续+++++++++++++++++++++++++++

    昨日竟然没有上传成功,式子真的十分抱歉。今日更新的是本章,上一章第38章为昨日应更新的。真的非常抱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