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44章 逃亡(2)

章节字数:2947  更新时间:12-07-25 11: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也不知小七是不是因为听到了,所以才在这里拐了进来——再往前百步远,小溪一分为三,分别向三个方向流去——如此,就可以往其中一个方向踏水而去。

    就算追兵追到了这里,兵分三路,危险总算小了那么一点。

    走到分岔口时,小七停了下来,似乎是想让我选。稍俯身,对小七轻声道,“哪一条能最快去西信国,小七知道么?知道的话,哪条最快就走哪条。不知道的话,也随你选了。”

    小七昂首低嘶了一声,抖搜了一下脖颈,迈步往正中的那条去了。

    一般来说,人们面对这样的情况,仓惶之中,应该数会选位于中间的这条——不过,小七是我的幸运女神,我,相信它的选择。

    毕竟,若不是小七,好多次,我都必死无疑。而杜玖,究竟是否也是希望我死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又或者,他亦是设计者之一?穿越虽有遇见美男,但却毫无浪漫可言。看不穿的,阴谋,似乎一环套着一环,扑朔迷离,根本就远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

    在穿越所到的这个诡异的异时空中,对我最好的,只有小七而已。如果,小七能幻化成人的话,或许这场穿越,就是为了与她相遇?我的命,到底,究竟,算什么?

    手中牢牢抓着缰绳,又混乱成一片的意识,分不清到底是夸张还是真实的碎碎念,闪烁其间。

    如果半路被杜玖撞上,我该怎么办?如果,在得知我逃走的消息之后,杜玖是否也会参与对我的搜寻?不知为何,与什么金犬帮的人、又或是所谓的平宫卫相比,我最害怕的,竟会是杜玖。是因为他是我目前接触时间最长的人,所以印象最为深刻,而对平宫卫,虽然按那两兄弟的说法,我的失忆,很可能与平宫卫有关,但我根本就想不起?又或是,只因为,本能的恐惧?

    另外,在失忆之前,杜玖,他认识我么?

    那天,在楚家宅门前遇见他,他那略显惊讶的表情,究竟是因为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我,还是因为没想到我会在那样的地方出现?像他那样的人,不可能会对我这种无关的人产生什么莫名其妙的“一见之情”,那么,也就是说,他之前是认识我的咯?不过,也可能是他之前认识与我长得相像的人,又或是他虽不认识我,但我的特征,很符合他所欲寻找之人。

    所以,找到了之后,一路带着我,是为了探查我是否真的是那个人么?

    如果是这样,那,楚老爹在其中扮演的又是怎样的角色?

    小七的脚步渐缓,已变得越来越明亮的白雾之中,远处,隐约有星点昏黄灯光——应该,是到了某处村庄罢?

    “小七,停一下,我得在这里洗洗脸,再换一下衣服。”

    初冬时节,幸而此处河滩边的蒿草丛依旧茂盛,下了马之后,小七的高度,也正好能为草丛所挡。

    本以为河水冰冷,不想双手掬水时,竟觉水温相当,想是在林间奔走了一整晚,手早已被冻僵了,不过动作倒还算灵活,许是血都冻成了血渣子,温差不大,反而无感罢。

    掬水洗了脸,精神倒是清醒了不少,寒冷浸骨之感才猛然袭来。紧挨着小七,将外衣脱下,反着穿了。只希望杜玖并没有注意到这衣服的内面——幸而这件衣服还算适合正反两面穿的。再整理了头发,勉强以手代梳,梳成了曾大娘那样的朴素发型。

    七自在边上寻了草吃,我则在岸边来回快步走,一来运动取暖,二来才从冻僵状态中醒过来的脑袋,急需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

    但想来想去,未知的因素太多,就算从那个酒肆逃了出来,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很阿Q地想着,既然上天都让我成功逃生了那么多次,或许,这一次,我还是能逃脱的罢。

    既已做了这个不是决定的决定,当即向村子进发。

    在小河边准备了那么长时间,晨雾早已散去,冷得有些发青的空气间,只剩下初冬时节晨时特有的那种透骨清寒。

    村口,圈着几垄菜地的有些破旧的木栏边,站着一个支着木头拐杖的白发老者,一身朴素褐色棉袍,腰背微驼,但精神看上去很好,我和小七才从转角后出现,他就将视线转了过来,原本平静的表情,一下子愣住了。

    心下惊奇,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脚步依旧,一点点地靠近了这位突然愣住、甚至惊愕得连手中拐杖都松开了的奇怪老伯。因为他就正好站在村口,根本无法避开。

    走近老伯的时候,没想到他竟又一下子跪了下去。

    “……老伯?您怎么……”这回换成是我惊讶不已了——他,认得我?这一跪,又是为什么?

    “淡姑娘,鄙人已在此等候许久了。拙荆蒙淡姑娘再生之恩,一直未能得报,二十多年过去了,淡姑娘竟还是原先那般容貌,鄙人一时不敢相认,还望淡姑娘原谅。”老伯跪伏在地,语间颤抖,豆大的泪珠,潸然落下。

    惊吓之余,思维倒还算清晰——他说,过去了那么多年?

    就算楚家对我的年龄也撒了谎,但这副身体,应该也确实是十五岁左右。二十多年前,我应该还不在吧?

    但让一个老人家在大冬天跪在地上不起实在是过意不去,忙上前扶起他——看起来很瘦,但真的去扶,却分外的沉——莫非,这个老伯也是习武之人么?

    “老伯,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认错?”那老伯说着,抬袖抹了眼泪,向我打量了半天,神情渐渐平复,目光却仍是惊讶,“……像,太像了……不会如此巧合……姑娘,你的母亲,叫什么名字?”

    哈?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在楚家,曾大娘说自己是我母亲,但,我怎么也没有那样的真实感——沉吟半晌,摇头道,“不瞒老伯,我,记不起自己的母亲是谁。”

    暂时,还是不要将自己失忆的事说出来。这个老伯虽然看着挺和善的,但,我还是无法不抱持怀疑的态度。

    老伯询问我是从哪里来的,我扯了个谎,告诉他我是从东岩城过来的,因家中唯一的亲人外祖母亡故了,因在西茶还有远房亲戚,所以想过去投靠。

    虽然觉着老伯乍一看到小七的时候,神色瞬间变了一下——小七这样的好马,为何会在我这里,该会让人起疑罢——不过他也未多说什么,只让我去他家歇息几日,备足了盘缠,再行出发。

    略一推辞,也就跟着他走了。反正,若不是他收留,我也不知该去哪里。这样的村庄,不可能有客栈。而且我这么个外来人,怎么看都很可疑,未必会有其他人家肯收留。

    “这是冻伤膏,姑娘快些擦上。这会儿虽不觉什么,若真是冻伤了,之后可就难受了。”老伯说着,从柜中翻出一瓶药膏,神情恭谨地递了过来。

    老伯的家正在村首,一个单独的小院落,三间相连的小瓦房。院子内栽种了数丛修竹,一角还有个小池塘,几只白鸭子浮游其间。小七很乖地待在了院角的牛棚外,老伯拿来了料草,小七感激地低鸣了一声,我也暂时放心了。但到了布置简朴的主室内,却仍未见他的老伴,不禁有些起疑。

    老伯像是知道了我的疑问,摇头微笑道,“拙荆去年就因病走了,留我一个老头子在此,继续等候淡姑娘,以求报恩。适才还未问姑娘姓名,不知可否告知?”

    语间,并无强迫,只是温和地微笑着——或许,他根本就知道我适才所说的不过是谎言罢,但却好心地没有揭穿。

    “我,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只记得,自己单名一个‘玥’字。”

    老伯目光一闪,神情突然颇有些激动,“可是王月之‘玥’?”

    我亦吃了一惊,点点头,望着一时惊讶得又呆愣住的老伯,突然有些担心,问道,“……老伯?”

    老伯闻言一愣,收了神,因年老而有些浑浊的双眼,望着我,竟又是泪光满盈,“老伴儿,今日总算是等到了……真的是她……总算……总算等到这一天了……”

    真的,是她?

    “……老伯,您,认识我?”小心地打量着老伯的神色,问道。

    老伯深吸了一口气,情绪总算稳了一些,点头道,“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诶,那时,你还没出生呢。我和老伴儿,那时候认识的,是你娘。”

    ++++++++++++++++++++++++++++++++本章未完待续+++++++++++++++++++++++++++

    前几日断更章节,这几日将陆续补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