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46章 逃亡(4)

章节字数:2843  更新时间:12-07-28 11: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杜玖所坐的位置,距篝火还有四、五米的距离,火光跳跃间,摇摆不定的阴影轮廓,仍旧是冰块一般冷得几乎令人发颤的神情,冷冽目光,若有似无地注视着篝火,丹凤漆瞳内虽映着半寸火光,却仍旧是一片幽寒。

    这种光是一看就让人觉得冷得几近绝对零度的无情之人,我又怎会期望过,会来救我呢?

    不懂,他究竟也是,想杀我的人么?

    常老伯所说的可疑的行货商人,会不会就是指围着篝火所坐的这些人——除了杜玖之外,能看见的,还有四个人,其中两个就紧挨着篝火而坐,跳跃着的火光映照下的,却是陌生的脸;还有一个站在杜玖身后,隔了大约两米的距离,但借着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出,应该是唐义。而最后一个,站在杜玖左手方向的一棵大树边,若不是观察得仔细,这人穿着暗色的斗篷,与夜色相融,极难看出。

    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总觉得,那里弥漫着一种静肃压抑得可怖的气氛。

    若他们真就是常老伯所说的可疑的行货商人,为什么,甚至赶在了小七之前,就先到了这个地方——巧合么?亦或是,为了在这里截住我?

    一想到这里,浑身禁不住一哆嗦。

    为什么,郭锦和杜林不在?难道是在这树林间、我看不到的地方么?还是说,杜玖和他们分开行动了?

    这样的距离,杜玖,应该已经注意到我和小七了吧?

    他这样坐着不动,究竟,是什么意思?

    才刚转身,牵了小七想往回走的时候,突然一阵阴风自背后刮过,腰间,正被突然袭来的刀尖抵住,浑身一颤——身侧,小七威胁地低嘶了一声,狠狠地蹬向我的身后,却因为我被刀直指着,不敢轻动。

    这是,我未看见的,第六个人吧。

    “过去。”

    身后之人低声命令道,声音冰冷,几乎,察觉不出一丝生气。

    一下子想到了以前看过的那些关于僵尸和丧尸的电影电视剧,心下又是一惊,脚下被石头绊了一下,幸而是往前一跌,若是往后,那就真要变成“肉串”了。、

    腰间被刀抵着,很快,就走到了篝火前。

    一直走到杜玖身侧的时候,他才抬眸斜睨了我一眼,幽邃的漆瞳内,并无半点波动,薄唇微弯,透着嘲讽,冷冷道,“你,杀了那两人。”

    我不想争辩,转眼望向哔啵燃烧的篝火,“杜大人,不是金犬帮的吧?”

    说到“金犬帮”三字时,杜玖突然侧过身,眯起凤眸,“这都说了,那两个人,果然该死。”

    不回答么。

    不过,听那两兄弟所说,杜玖,应该并非那个金犬帮之人,至于他和平宫卫的关系……我不敢问。或许又是第六感罢,害怕,要是将这个一问出口,身后以刀抵着我的那个人,会直接将刀上移数寸,毫不犹豫地给我个结果。

    “……那,杜大人这次要杀我么?”

    “你,想死?”杜玖轻笑一声,问道,转向我的视线,冷若冰潭般。

    硬是憋着一口气,冷冷回望着他,尽可能地压下了语间颤抖,实话答道,“不想。”

    杜玖慢慢地,又弯了唇角,似笑非笑,仿佛在玩味一般,一字一字地,冷声说道,“官家改主意了。”

    “杜大人!”身后之人急急地喊了一句,似对杜玖所说之话十分不满。

    是因为,杜玖说出了“官家”,也就是这大尚国的皇帝的缘故么?——身后之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平宫卫?

    算了。先不论这个。杜玖说,官家改主意了?

    也就是说,之前官家是想取我性命的,如今又不想了?

    所以,杜玖才会在这里等我?

    是,这个意思么?

    正犹豫着不知下一句该问什么的时候,树林间,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迅速拉近,数道寒光晃过篝火被杜玖迅速拔剑拨土盖灭之后的昏暗视界,只听那穿着暗色斗篷的人骂了一句“太迟了”,紧接着,刀剑相撞的刺耳“铿铿”声几乎就在身侧响起。

    被这突然的袭击一下子吓得手足无措的我,在脑海之后不断盘旋的一个念头,就是快逃,可刚想转身去找小七,右手手腕处就被人紧紧攥住,然后用力一拉,脚下一个踉跄,几乎摔到了杜玖身前——杜玖低下头,微眯着丹凤漆瞳,威胁般的目光,冷冷望着我。

    “又想逃了?”

    听了他这话,竟忍不住轻笑出声。

    不逃的话,难道我就该坐以待毙,等着人来杀我么?

    适才以刀抵着我的那第六个人,也冲到了最前面,与突然袭来的几个黑影打在了一起。杜玖的身侧,只剩了唐义一人。

    “唐义,你看着她,先走。”杜玖冷声道,平静而冷冽的脸上,根本寻不见丝毫波动,动作迅速而利落将手中的长绳子一段系住了小七的一条前腿,另一段,则系住了唐义所骑之马的一条后腿——几次危险,我能成功逃脱,全靠了小七,而杜玖这样做,绊住了小七,也就不用担心我会再逃跑了。

    “是,大人。”唐义低沉着声答道,牵过马,一跃而上。

    腿被这样绑住,小七也只好紧紧跟在唐义之后,往西疾驰。

    还未跑出多远,视界豁然开阔,路急转向右,空出的地方,是断崖——突然,前方唐义所骑的那匹马猛地一下向前翻倒——一道极细的寒光泛过——树之间,竟拉过了一道钢丝,而前方的那匹马,是因为前腿突然被钢丝截断,所以才——小七昂首腾空一跃,而我则尽量快地拔出腰间匕首,一手紧紧拉住缰绳,侧俯身子,割断了绑在小七前腿上的那段长绳。

    可小七才刚在断崖前勒住脚步,我一下没抓稳,侧身摔下,幸而有小七及时衔住,才没有往断崖处继续翻滚。

    然而才刚站起身,耳边一阵寒风过,唐义的刀,已抵在了背上。

    “是杜玖,命令你杀我的么?”

    “不是。他现在,应该也已经死了。”

    ……哈?

    唐义说,杜玖现在应该也已经死了?

    怎么回事?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那,又为什么要杀我?”

    “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

    “那块布,到底藏在哪里?”

    不知这样说话到底分散了唐义多少注意,总之当小七慢慢靠近了之后,瞬间抬起一脚,成功地将唐义踹到一侧,再补一脚,将他踹下了断崖。

    站在断崖边,听着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强自镇定,告诉自己必须尽快逃离此地,四下打量,发现唐义带我走的这一条,竟是死路。而两侧山坡极陡,其上树木密集,除了往回之外,再没有其他办法了。

    小七低下头,舔了舔我的手心,低叹一声,拉过缰绳,一跃而上。

    奔回原处,地上,竟有十数具的死尸凌乱交叠。而最中央,一手撑着插在地上的青剑、单膝跪地、耸拉着脑袋的人,是杜玖吧。

    那些已不会再醒过来的人身上,大多都有一处致命的剑伤——未流出多少血,一击致命,全无半分多余——应该,是杜玖所为罢。

    难道说,这些人,都是想杀杜玖的?

    不是应该和杜玖一伙儿的么?

    倒戈了?

    许是又听到了动静,瞬间转过来的视线,凌厉得几乎可以杀人。

    浓稠的血腥味,昏暗的视界——为何我突然会有,这样似曾相识的感觉?自心脏流溢而出的悲伤,又是因何?

    身子仿佛不再是我自己的,竟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杜玖身前,低下头,轻声问道。

    “……这些人,为什么要杀你?”

    “呵,大概,心血来潮而已。”杜玖冷笑着,说完这一句,一向冷峻的丹凤漆瞳刹那失去了距离,整个人,颓然向一侧倒去。

    线条俊美的脸,全无一丝血色,苍白得可怖——刚才未注意,他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其中几处,看起来都相当致命。

    伸手在他鼻前一探,还有呼吸,虽然,已变得衰弱。

    欸。

    这么重的伤,他竟然还活着。

    虽然很想就这样丢下他,和小七一走了之,但——

    算了,不管他究竟是何居心,他好歹也算是救过我。这一次,就换了我救他,将这人情还了也罢。反正,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将他救活。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