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47章 逃亡(5)

章节字数:3007  更新时间:12-08-01 15: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杜玖身边坐下,略一思索,从腰间系着的锦袋中拿出了那个朱红色的小瓷瓶,即瓶绿豆眼所说的百护汤——幸好在掰开杜玖的嘴之前,先在耳边晃了下,听出了小瓷瓶内装的并非液体,往手心小心一倒,竟一连滚出了三颗乌黑的小丸,若是直接往杜玖嘴里一倒,怕是一口气要倒去小半瓶。

    是药三分毒,谁知道这百护汤要是过量了,是不是就会变成毒药?

    不懂一次该多少粒才好,为求稳妥,还是只拿了一粒塞入杜玖的嘴中——也幸好他虽然昏迷了,但是稍用力一撬,还是很乖地就张开了嘴,也就省去了什么“对嘴喂药”的苦情狗血戏份。

    喂药之后,就是检查伤口。全身最致命的伤有两处,一处在左肩下,正插着一支黑羽短箭,看起来很像是毒箭。另一处在左腹部,被剑划开的伤口足有十五厘米长,皮肉绽开——或许再深那么一些,就能看见内脏了,流出的鲜血已将大半青衣染成了深紫黑色。其余大小伤处也有十数处,不过相对来说要浅很多。

    “受伤这么重,要是没救回来,你可别怪我。”双手合十,对着杜玖说了一句。

    杜玖一动不动,眉头不知何时却已紧紧皱起,很痛苦的样子。伸手在他额前一探——烫得惊人。这样的高烧,是因为中毒了的缘故么?

    如今,也只能希望那个绿豆眼的百护汤真的还能有解毒的功用了。

    现在暂时还不敢挪动他的身体,担心已凝结了不少的伤口又会被扯开。犹豫了片刻之后,决定先处理左肩下的那支黑羽短箭——考虑到杜玖已陷入昏迷,可能会因为痛而胡乱动作,一手摁住了他的肩膀固定,深吸一口气,另一手一狠劲儿,将短箭一下拔了出来。

    这一拔,最糟的情况还是发生了——短箭头部,箭头并没有被一同拔出,可能是因为箭头上有倒刺之类,所以深陷在了肉中。

    因大量失血而变得惨白的脸,已变得潮红得厉害——根本不敢再拿手去碰。

    或许从绿豆眼那里拿来的瓶子中有麻药,可我分辨不出。只好将杜玖之前给我的匕首拿到残余的篝火上烤了烤,算是消毒,再在地上捡了个酒囊,幸运的是,第一个随手捡的里面竟还有些酒。回到杜玖身边,将酒倒了一些在刀刃上,又往伤口上洒了一些,最后又倒了些酒搓手,算是也为手消了毒——将杜玖的上衣褪开,凑到杜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没有麻药,得罪了”,左手用力摁住伤口周围,右手紧紧握住匕首,看准了方向,一刀慢慢地探了下去。

    顾不得这一刀下去,渗出的鲜血又染红了视界,左手挪近,小心地拨开皮肉,仔细寻找。

    不知究竟过了多久,或许前后并未超过十几秒,但却感觉时间慢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总算,找到了那枚深陷肉中的箭头——梭形金属箭头后的三脚倒刺,死死勾住,只好用刀将周围被倒刺勾住的肉也一并割开。

    将带了勾连的血肉的金属箭头一并取出之后,沾满了鲜血的双手,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刚拔出了金属箭头的伤口,鲜血,不断地往外涌出——稳住心神,知道这时候除了将伤口烫焦之外,别无他法,只好回身将匕首再放在篝火上烤灼。篝火边还散落着的一些枯枝,够得着的,全部都被我投入了篝火之中。

    这时候也顾不得身上带着的丝帕够不够干净这种问题,暂时那丝帕抵在伤口周围,擦去了伤口周围的鲜血,也算作压迫止血,再迅速将灼热的刀刃覆盖在伤口上——皮肉烤焦了的腥臭,混合着血液的腥味,扑面而来——喉间,忍不住一阵紧抽。

    不过这一下,血总算是止住了。而在常家庄的时候,那老伯替我准备的行李之中正好也有个针线包,一时也管不得那么多了,拿过针线,将针架在剪刀的两片刀刃上,放在篝火上烤灼,再拿酒将线冲了一遍,勉强缝合了伤口——原以为自己会缝得很笨,没想到真的一动手,自己的动作还挺熟练。

    或许,在现代的时候,我的工作,真的是需要动刀子的吧?

    将左肩下的伤口处理了之后,接下来要处理的右腹部的伤口就没那么麻烦了。由于手上酒囊中的酒已经用完,又在周围找了一遍,总算又找到了两袋。

    由于担心伤口会被扯裂,只好拿过杜玖的那柄青剑,将篝火勉强拨弄到了身侧——流出的血液,有些,已凝成血红色的冰晶——虽然上衣已被完全褪下的杜玖浑身发烫得厉害,这样的寒冻刚好能够降温,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冻僵了。

    以酒清洗了右腹部的伤口之后,再以针线将伤口缝合。如此,将全身十数处伤口处理完之后,在脸边凝结成冰的汗滴,抬手一抹,疼痛,微有些麻痒。

    可杜玖现在还发烧得厉害,忍住了身上疲惫,起身,拿过空酒囊,在附近走了一圈,收集了凝结在树木草叶之上的霜晶,倒在手帕上,包好了,轻放在杜玖的额头上。

    做完这些,再也忍不住,背倚着小七,就这样沉入了睡眠之中。

    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微微泛灰。身边,小七和杜玖也都还在。

    伸手往杜玖额前一探,总算是往正常恢复了不少,只是还微微有些低烧。

    距离半夜时的那场莫名其妙的厮杀应该已经过了几个小时。虽然心底多少期盼着杜林、郭锦他们会出现,但再这样待下去,那些要杀我和杜玖的人也很可能会再次出现,犹豫片刻,还是决定让小七驮了杜玖,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至于之后杜玖要怎么联系杜林他们,也是杜玖醒了之后的事了。

    接下来的一天,都沿着山路附近的小溪行进。白天时候,林间的气温也比外边要低不少,不过好歹还是在零度以上。因为担心杜玖可能会着凉,只好将常老伯替我准备的一件棉大衣盖在了杜玖身上。不过在出发之前,我好歹忍住了恶心,在乱尸堆中找了一遍,找到了杜玖的包裹,里面还有两套换洗衣服鞋袜,将杜玖身上被血染透了的衣服小心换下,而我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沾了不少血,也只好换下,揉成一团,扔到残余的篝火中烧了个干净。

    一路上,也在周围仔细寻了一些白茅根[1],以刀柄碾压成粉,洒在杜玖身上的伤处,作止血之用。而常老伯替我准备的一件缃白棉衣,也被我剪开了,当做绷带使用。

    不过我就没有杜玖那么能捕猎了,所以一路上除了常老伯帮我准备的一些肉干之外,再没有荤菜。但若是肉干的话,又担心会对杜玖的消化造成负担,一路上也只喂他勉强喝了些泡了烧开过的溪水的面饼糊。至于百护汤,由于不知道具体的使用方法、担心若用不对就会变成毒药,反正,杜玖也已恢复得能喝下一些东西、烧也几乎退了,若再出现那种生命垂危的情况,再用也不迟。

    这一晚又是在林间寻了个背风的地方歇息。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总算在山坡上找到了一处猎户留下的空屋子,虽然只是用木板和茅草搭建起来的简陋小屋,但好歹不用再“享受”露天睡眠了,而且小屋内还有锅灶台,一侧还堆着一小沓柴禾。

    将杜玖从小七身上小心挪到了小屋内的简陋小木床上,一直到这个时候,他都未睁过一次眼,每次喂他喝面糊的时候,他都会迷迷糊糊地嘟哝几个我听不懂的奇怪音节,意识根本还在昏迷状态。不过当我在屋子后借着越来越微弱的天光采了些野菜回来、生了火、掰了些肉干扔到锅里,炒好了菜的时候,屋子一边一阵窸窣声响,转过身去,杜玖已勉强支起了身子,冷冷地盯着我。

    漆瞳内寒光泛过,除了冰冷的威胁外,还有几分厌恶。

    是在不满我救了他么?

    不过一想到他很可能是因为闻到了菜香才醒过来的,忍不住咧嘴一笑,一下就将这严肃的气氛生生破坏掉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么?”好不容易收了笑,抬眸望向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的杜玖,轻声问道。

    杜玖冷着脸,直瞪着我,还是不说一个字。笼罩在他周身的恐怖黑雾,浓得已是伸手不见五指。

    正当我转过身,决定不理他的时候,他竟低声说了几个字——

    ——“这衣服,不是我的。”

    ==================================================================

    [1]白茅根:白茅根,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原名茅根。为禾本科植物白茅的根茎。全国各地均有产,但以华北地区较多。有止血的功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