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48章 伤者(1)

章节字数:2712  更新时间:12-08-05 23: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杜玖的声线一如往常那般冷冽,语调也是一如往常那般的缺乏起伏,此刻却更为这句太过出乎意料的话添了十二分的喜感。

    忍不住,就这样右手举着锅铲,左手捂住肚子,捧腹大笑。不过若是被人瞧见了我现在的这副奇怪的模样,大概对方也会忍不住大笑吧。除了偶尔歇息的时候,一路只顾着逃命,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形象究竟已有多狼狈。好不容易能暂时歇下,浑身筋骨,只觉隐隐酸痛。

    虽然这一路大多是沿着小溪走的,在中午气温还比较高的时候,还会牵着小七在水里走上一段,但就凭这一点小小伎俩,实在是担心不知何时就会有杀手突然出现。

    由于这简陋小木屋内没有桌子一类多余的家具,炒好菜之后,用刚才找到并洗干净了的唯一一个铁碗装了,回身端到了床边,放在床沿。其实说是炒也不大好——水放得太多,几乎已变成了炖了。

    杜玖已经躺了回去,听到动静,也只侧过脑袋,斜睨了一眼热气腾腾的肉干炖野菜,表情依旧冷冽,读不出究竟是厌恶或是其他什么。

    不过他醒来之后,纠结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好,我承认我之前可能真的是拿错包裹了。不过,刚才那一笑让郁积心中的苦闷一下子如烟消云散般,为了感激,我还是勉为其难地走到屋后,从小七身上驮着的一个布包中寻了一个用常老伯为我准备的其中一件棉衣包起来的包裹,返身扔到了杜玖身边。

    “衣服拿错了,我很抱歉。不过你之前那件衣服里的东西,我都收起来了,喏,你自己清点一下好了,看有没有少了什么?”

    话这么说了,杜玖却仍躺在原处,一动不动。借着放在灶台上的油灯那昏黄的光线,只见杜玖的那张万年冰脸上,表情凝重,眉头紧蹙,额头上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伤处,很疼吧……总不会,还有哪处骨折了?

    心下一软,摇头叹道,“算了,你现在是重伤的病人。这个肉干炖菜,呃……好吧,这已经被我煮成肉汤了,你,有没有食欲?”

    杜玖仍是不动,只是微将头转过来了些,斜睨了我一眼,还是不说话。

    是在为我拿错了他的包裹这件事生气么?

    哈,还真是难伺候的老爷。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

    无奈地耸了耸肩,半扶起他,随手抓过将衣服包袱垫在他身后,端过铁碗,舀了一勺汤,轻吹了吹,“好好,我好人做到底。来,我喂你喝一点好了。”

    杜玖有些疑惑地望向我,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现在也算是处于有求于我的境地,目光内的冷冽竟少了些。

    喂他将这些汤都喝了有一小半之后,杜玖一手从包袱中搜出了一个青色小瓷瓶,递给我说这是金创药。于是拉过油灯,用刚煮开过的清水兑了凉水,将每处伤口都小心清洗了一遍,敷了药,又剪了一件干净衣服做绷带,将沾了血的旧“绷带”扔回桶里,先放着等之后再拿出去洗。

    正忙着这些的时候,屋外,风过的扑簌声——轻若飞羽般,竟下雪了呢。

    身上还未觉得那般不可抗拒的疲累,或许是做完了这些,松了口气,反而觉得精神爽利了许多。速度解决了剩下的已有些凉了的肉干炖菜汤,转向杜玖,问道,“你,还有洗衣粉之类的东西么?”

    杜玖听了,一脸疑惑地望向我。

    “呃,也就是……皂粉之类的东西。”

    “……没有。”

    那就奇怪了,平时他们不洗衣服的么?还是说,平时只需要拿木棒之类的打一打脏衣物就好了?

    换下的旧“绷带”,若是不洗的话,不出几天,常老伯为我准备的衣服就要用完了。虽然一想到溪水的温度,浑身禁不住的冷颤,但还是咬牙走了出去。

    反正,可以看雪呢,洗“绷带”什么的,就当做顺便的好了。只希望在刚才这会儿,溪水没有结冰就好。

    推门而出,小七就站在一旁,乌黑晶莹的眸子一下子就转了过来,脉脉地望着我——和躺在里面的那个人相比,虽然也被杜玖救过几次,但能信任的,说到底,还是只有小七一个。

    “小七,你在外面冷么?要不你先进去吧,我去把这些洗了就回来。”

    小屋内的柴禾应该够一个晚上用的。刚才也已经拿铁盆子装了些烧红的木炭放在床边,取暖问题也算是解决了。

    小七闻言,竟昂首低嘶一声,跟在了我身后。

    有小七陪在身边,林间随风摇晃的树影也变得没那么恐怖了,甚至,连溪水也变得没那么冰冷。好不容易洗完了,已是出了一身汗。可当下的状况,根本无法洗澡。只好拿过布条沾水勉强洗了洗手、脸,结果,感觉血液几乎冻成了冰渣。

    果然还是回屋之后再烧些热水好了。凭什么杜玖就有我帮他用温水净身,我自己却还得受这份罪?

    可是一回头,一时竟走不动了。

    雪已没有刚才那么大了。站在溪边,抬眸远望去,山峦起伏,已变了泛着银光的浅墨色,树木层层叠叠,视界所及,尽染了皓白。躲在树下,伸出手,看雪花轻轻落在手心,如纤细白羽划过般的轻柔触感。

    意识刹那的恍然,耳边,又是那个清朗若风的嗓音。

    “羽儿,和这雪,很像。”

    那个人,那个有着轮廓妖异的杏目褐瞳之人,浅浅微笑着,很温柔地,望着我。

    下一瞬间,浮在眼前的,却又是另一个人。

    另一个,披着藏青斗篷的背影。

    斗篷上,映着雪光,盘曲缠绕着昂首举爪、气宇轩昂的五爪龙。

    走近了。那人,轻揽过我的肩,俯身在我额角轻吻了一下。

    抬眸,对上了,一双俊美异常的丹凤漆瞳。

    “这雪,很像羽儿。”

    那人轻声说道。

    声线,沉厚间,透着七分清冷。

    倒映过的自己,面色微赧,唇边,再也无法忍住的笑意,如逢春阳般,恣肆绽开。

    意识,又一个恍然,睁了眼,发觉自己竟背靠着树干就这样坐着睡着了。

    身上,穿过树隙的,纷纷落落,已积了些白雪。

    小七很安静地站在一旁,见我醒了,昂首踢了几下,圆润乌瞳浅映过的雪光,煞是好看。

    适才所梦见的,那两人,还有那些话,究竟,是我失忆之前的事……又或是,还更早以前的么?原本我对自己的名字还留着一分疑惑,但在遇到常老伯之后,我已几乎完全肯定自己就叫做淡玥了。可在梦中,那两个人,叫我作……羽儿?可在其他的一些梦中,也曾听过,一样的声音,唤我做玥儿。

    这些,却又是为何?

    回屋之后,不想杜玖竟还未睡,一个斜睨丢了过来,冷声问道,“都这么晚了,还不睡?”

    “嗯。”心下想着其他的问题,暂时还不想理他,随口应了一声,从腰间取了打火石出来,准备再生火烧些水。

    没想到,这次倒换了杜玖成了多话的那个人——“走了两天,还有兴致赏雪?”

    “欸?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做什么?”随口而出的问题,有些白痴——我出去了那么久,衣服早该洗完了。

    “下雪了,就这样一个人出去,不怕?”

    “拜托,在石商城,你把我丢下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说着,回过头,尽最大可能,狠狠地瞪向他,“另外,还有,在新水镇的时候呢?在平安城的时候呢?在杏花渡的时候呢?你,究竟是来杀我的,还是来玩我的?如果要杀我,拜托你,正经一点,给个一刀,爽快点解决啊。还是说,你不好自己下手?”

    情绪,出乎意料的爆发。

    一番话下来,杜玖的唇边,竟露出了颇有些玩味的淡淡笑意——心头,更是火起。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