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50章 伤者(3)

章节字数:2797  更新时间:12-08-18 17: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楚家时曾听翠儿说起过——这个小丫头虽未念过什么书,但对于官家的那些事,坊间所有的了解却出乎人的意料,茶余饭后听来尤其有趣。杜玖所说的尚高祖初年时候,距今,应该也有百年了。一个王朝建立之初时候的战场遗迹,到现在已过了百年,竟还如不到一年前才被烧毁一般的模样。

    若不是正午阳光正盛,脊背上蹿起的恶寒刹那刺穿过四肢百骸,仿佛仍游荡在原地、久散不去的焦腥恶臭紧紧掐住了喉咙。

    心脏,瞬间,绽碎开来般,无数,细小而剧烈的疼痛。

    深吸一口气,紧抓手臂的指尖,深深嵌入皮肤。

    右肩,被人紧紧抓住——被山风吹得有些冻僵了的脸颊,呼出暖烫的气息突然逼近。

    “你,怎么了?”

    窜过心脏的一阵疼痛,才终于回过神来。

    不知什么时候,杜玖已站到了身后。

    “……没。”

    故作镇静的声音,止不住的,些微颤抖。

    适才瞬间击垮意识的恐惧感——还有一些,其他说不清的感觉,就好像,曾经来过这个地方一样。

    有些担忧地侧过身,抬头,杜玖却并没有看我,而是轻抬下颌望着天空,神色颇凝重。

    天空,蓝得刺眼——如此的明媚,杜玖为何却是这样的神情?难道太过晴朗的天空预示着接下来会有暴风雪什么的?

    下一秒,我才意识到了另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你,能走了?!”

    “是。”

    杜玖答得理所当然,低头看了我一眼,又向前走去。

    “那……”

    先不说他惊人的恢复速度——这也就是说,我没有必要再照顾他了吧?

    杜玖没走几步,停了下来,侧过身,“只能走而已。”

    回答时微蹙起眉的杜玖,那被人说到痛处的小孩般闹别扭的神情,还蛮有趣的。

    “……哦。”禁不住,微微一笑——杜玖向这里斜睨了一眼,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想来也是,短短这么几天,若有人真能完全恢复,除非是有特异功能。也难怪,虽然杜玖能走了,可看他适才走的速度与平时相比慢了许多。如果走得太快的话,果然还是担心身上的伤吧?所以,现在还未恢复到他能自如行走的程度。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他已经能走了——他也是才发现自己已经恢复到能走的程度了么?

    ……为什么?

    总不可能,是因为担心……也不奇怪啊,现在的他还需要我的照顾,如果我突然晕倒了,或是出了其他的什么状况,他也会很麻烦吧。

    所以,不用再多想了。

    随在杜玖身后,一步一步踏进了这个百年前在战争中被烧毁的村子——明明绕过村外的还有另一条路,可杜玖却偏偏选了从村子正中穿过的那一条。荒草遍布的小道,宽度,勉强能通过一辆马车。

    杜玖适才所说的那个传言——这里的痕迹,百年不消,其中究竟还有什么特别的缘故么?毕竟战乱之中受灾的,应该不止这个地方才对。

    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么?什么,特别悲惨的事?

    越往里走,焦腥味愈来愈浓。苍白的光线照耀着,并无变化,温度,却半点也感觉不到——整个村子,仿佛被结界与外界隔开了一般,连一丝风也不剩。

    连被踩到的枯草也是,倒下后,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

    一切,都凝固了。

    只剩,令人心悸的,空寂。

    “抓紧了。”

    手上,突然传来了那样的温度——指间弯绕,紧握住了我的手。

    手心,塞进了一件粗糙的东西。

    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抬眸,却对上了一双微微眯起的丹凤漆瞳。

    “……诶?”

    突然袭来、覆过手面的温度,很快移开了。

    面前的杜玖,也移开了视线。

    “缰绳,抓紧了。”

    诶?

    我这才意识到,被杜玖握住右手,手心抓住的,是小七的缰绳。

    回过头去,小七圆润有神的乌瞳正炯炯地望着我。

    “小七,我没事。”

    这样轻声说着,小七轻踢了几下前蹄,侧过头,舔了舔我紧握着缰绳的手。

    “嗯,小七,我不会放开的。”

    紧握住缰绳,再向前走的时候,溺水般紧紧缠绕心脏的空寂感似已被驱走了一般,呼吸也变得轻松不少。

    抬头望,杜玖已走出了五、六米远,赶忙与小七一同追上了上去。

    缰绳,抓紧了……杜玖刚才,这样说了呢。

    或许……

    就在我思绪还有些混乱的时候,杜玖却突然一转身,向路边烧焦的残断木篱围起来的一栋烧塌了一多半的房屋走去。

    犹豫着,是否要跟上去,杜玖却又一弯腰,捡了一块已烧得焦黑的小石子在手上,往上一丢,瞬间,有个黑色的东西掉了下来,稳稳地落入了杜玖的手中。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黑漆小盒子。盒子的样式很朴素,其上并无一点装饰,可厚重的黑漆,却给人一种极为华丽尊贵的感觉,唯一的缺处,小盒子上的那把锁却已经被人破坏了。

    杜玖低头略一沉吟,抬手又将小盒子扔回了原处——那烧得残破的屋檐内侧。

    “呵,果然此处也已被找过了。”

    杜玖轻声说了一句,一如平常那般的冷冽,听不出起伏。

    已被找过了?

    “有人先来过了?”

    “嗯。”

    “那……怎么办?”

    已走回身边的杜玖侧头望了我一眼,唇角微弯,漆瞳内却全无笑意,似嘲笑一般。

    是我太多管闲事了呢。

    怎样从这大尚国中逃出去,才是现在我应该关心的唯一问题。

    “唐义要杀我的时候,问了一句话——那块布在哪里……刚才那个盒子,装的就是他们在找的这个东西么?”

    “曾是。”

    “曾是?”

    也就是说,那些人虽然先一步到了这里,却还是没有找到咯?

    可是……难道说,杜玖知道他们会过来这里找?

    若是不巧的话,在这里碰上了怎么办,难道杜玖就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么?

    “杜大人,那块布,究竟是什么?”

    要杀我,也和那块布有关么?

    “无可奉告。”

    “那,能告诉我,要杀我,也是因为这块布么?”

    沉默着,似乎连小七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喘息声,变得沉重。

    走在身前的杜玖,突然停下了脚步,猝不及防地,差点一头撞了上去。

    抬眸,抱怨的话涌到了嘴边,却再也说不出。

    刹那,漆瞳内闪烁过的幽光,恐怖得令人窒息。

    我问了什么,绝对不能问的问题么?

    “听实话?”

    杜玖的语气,夹带着几分轻笑。

    被他这样一笑,心中的惧意反而在瞬间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勇气压了下去。

    “是。”

    “知道这件事的人,一定得死。”

    杜玖平静地说道,仿佛面前站着的,并不是一个心脏仍在跳动的活人。

    只是这样,是吓不到我的哦。

    轻笑出声,答道,“那,也包括你?”

    果然不出所料,杜玖的表情,僵了一瞬。

    所以,那些人才要杀你的么?虽然,其中缘故还完全不清楚。

    “杜大人请说吧。反正知不知道,我都得死,不是么?”

    那些要杀我的人,可没有确认过我究竟知不知道内幕。所以,反正都要死,不如做个明白鬼不是?

    “好。”

    杜玖说完,立即移开了视线,一个干脆转身,又继续迈步向前。

    “杜大人?”

    “想知道的话,你先随我去一个地方。”

    弄不清他到底什么意思,没办法,只好紧紧跟在他身后。也还好他现在是受伤状态,还走不快,一路跟着,呼吸也只是稍稍快了些。

    大约走到村子正中的时候,杜玖向右一拐——那里,还有一条夹在两栋小屋间的小道,通往更高的地方。

    脚下,被烧得焦黑的路石,每一步踩下去,都能听见一种极沉闷的回音。若不是小七就在身后,这样恐怖的地方,就算是大白天的时候,我也绝不敢多走半步。

    走了有一会儿,两侧烧焦的房屋越来越少,相反,烧得只剩残躯的焦黑树木却越来越多,目之所及,一片狼藉。

    直到,路的尽头,焦黑的山麓,一座座小土包,赫然覆盖过了苍白的视界。

    这些……是坟。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