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52章 伤者(5)

章节字数:2787  更新时间:12-08-19 2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苍白得过分的视界,下一刹那,竟晃得如碎裂成了无数块般。

    意识恍然间,看不清,究竟有几个黑衣人从密林间冲了出来——

    ——迅疾移动着的身影,已分不清,究竟谁是谁。

    可我只是站在那里,任视界变得越来越模糊,却根本动不了。

    身侧,小七低嘶一声,已经跪了下来。见我不动,焦急地张嘴扯住了我的袖脚,想将我唤醒。

    望着这一切的我,像变成了另一个无关的人一般,静静地看着,这似曾发生过的画面。

    白光一闪,耳边,“嗖”的迅疾一声,尖锐得刺疼耳膜。

    条件反射地追随着声音的去向回过头去,一柄柳叶弯刀正插在焦黑的断柱之上,折射过的光线,眼底,一片惨白。

    而在断柱前方,一个黑衣人就四肢摊开地仰躺在那里。全身上下,只有一处伤口——穿心而过,整齐的伤口,胸前,涌出的鲜血已染出了大片溽湿。

    盯着躺倒在面前的尸体,耳畔回荡着诡异风声,渐渐安静了下来。

    失去了光泽的双眼,如今只是机械地睁着,生硬地倒映着蓝得过分的天空。

    袖脚,被什么不断扯着——回过头,躺倒在焦黑的废墟之上的,除了十数具黑衣人的尸体之外,荒草蔓延的沙石道正中,一个熟悉的深蓝色布衣身影,垂着头,瘫坐在那里。

    “杜大人!”

    跌跌撞撞地,冲到了杜玖的身边。

    第一反应,蹲下身,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还好——呼出的气息,还是温热的。

    “……呵。”

    杜玖轻笑了一声,却还是没有抬起头。

    仍是平常那种清冽中透着轻蔑的冷笑,微有些气喘。只是,还是能听出一丝虚弱。

    才受过那样的重伤,刚能行走,现在又经过了这一番苦战——

    “杜大人,我们快点走吧。”

    一时慌了手脚,伸手搀扶过杜玖的肩膀,想帮着他起身。

    若不快些走,万一之后还有人来怎么办?我可不像他、“花美男”大侠和林掌柜那么厉害。

    “两个时辰内,已不会再有人来了。”

    杜玖答道,两手仍撑着地面,根本不动——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搬得动他?

    正想开口抱怨,却发觉他的身子微微发颤着——脸色惨白得吓人,双腿,已被血染湿。

    “并无再受伤。”杜玖像是注意到我的视线,轻声答道。

    声音,已再藏不住虚弱,隐隐颤得令人心疼。

    适才并无受伤——这个人,都这个时候了,还在逞什么强呢。出血得这样厉害,也就是说,是之前的伤口裂开了。

    “适才,你为什么不先逃?”

    杜玖轻声问道。

    “杜大人才是,刚才……为什么要让我先走?”

    微微一笑,轻声答道。

    那些人,应该更想要我的命吧?

    适才一战,杜玖的速度快得我根本看不清——也难怪伤口会裂开。但我并没有理由去抱怨。毕竟,若不是他适才抵命一战,这会儿我应该已经该哪儿去哪儿去了。

    这次,又欠了他一次人情呢。

    轻叹一口气,低下头开始检查他的伤口——洗净的棉布虽一直都有准备着,但腿上的伤口都裂成了这样,相比上身的伤也多少裂开了罢。

    当务之急,须先将出血最厉害的两处腿伤止了血——溢出的鲜血,已糊成了一片。

    “这个,撒在伤口上。”

    杜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青瓷瓶。

    接过小瓷瓶之后,迅速从小七背着的包裹中找出了被当做绷带用的棉布条,小心按压住不住出血的伤口四周——杜玖只静静地看着,仅是这样支持着自己的身体,就已几乎耗尽了最后的力气了罢。

    如果他就在这里昏倒的话,我可就难办了。

    “那,我撒了哦。”

    因为之前替他的伤口撒这种药粉的时候,有偷观察过他的表情——强忍着的镇定,应该很疼吧?

    说着,小心将药粉撒在了伤口处。淡黄色的药粉一接触到血肉,一阵臭鸡蛋般的气味就扑面而来。

    如此忙活了一阵,连最后一壶水也全都用完了——幸好这里不是沙漠,山下,还有溪水。

    终于将出血的伤口都处理过了,累得几乎就要瘫倒在地。

    “你,还能帮我个忙么?”

    杜玖抬头问道。

    双手撑住膝盖,正深呼吸着平稳心跳,听了他的话,半晌才反应过来。

    “嗯,你说。”

    杜玖静静地望着我,目光平静——仿佛适才伤口裂开的人根本就不是他。那轮廓异常俊美的丹凤漆瞳内究竟藏了什么,依旧,深得捉摸不透。

    正当我思索着应该怎样移开目光的时候,杜玖突然转开了目光,定定地望向我左手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跨过数具躺倒在地的黑衣人尸体,矗立在枯草碎石凌乱的院落中央的,是一口石井。

    “井内有件东西,不知可否帮我取来?”

    “……好。但是……”

    要怎么取呢?

    总不会是在井底吧?我可没有链剑之类的东西,就是有,我也不会用啊。

    “正东方向,井壁内侧,自与地面齐平处向上第五块砖,取出那块砖就好。”

    “哦……知道了。”

    起身的时候,脑袋晃了一下,想来又是低血糖了,也不以为意,小心绕过了横亘在地的数具尸体,站到了井边。

    小七这家伙,竟然也不跟过来,就那样站在杜玖身边。

    不过,它或许是认为我并不会笨到好好站着也会跌入井里去吧。

    可是,正东方向——抬头向四周观察了树影的朝向,大致分清了东西南北,可具体的正东方向我就弄不懂了。

    不管了,反正东面的一排青石砖都试一遍就好了。

    深吸一口气,蹲下身,一手紧紧抓住井壁外侧,探头过去,另一手在长满青苔的湿漉漉的石壁上摸索——一面祈祷着别让我抓到什么虫子就好。

    水井很深,幽幽的,令人不敢多看一眼——强令自己将视线锁定在石壁上,否则我的小心脏肯定会先受不了,然后就一头栽进去也说不定。

    或许,怨气太深的地方真的会发生妖化这种事……

    “咔哒”一声轻响,那块石砖总算让我找到了——这下子一只手就不够了,只好小心地将另一只手也伸了进去,小心将石砖取了出来。

    取出石砖之后,发现石砖是空心的,内面留了一处方形的洞。看来杜玖要的就是这个了。虽然有些好奇里面装着什么——洞口不大,里面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出装的是什么,也不敢乱动,万一为了防止人偷看还装了强酸或者毒蝎子一类的机关怎么办?

    小心地绕过横亘在地的尸体,走回了杜玖身边,将砖头递给了他。

    杜玖左手接过青石砖之后,抬起右手,以食指在青石砖上敲了七下,再以指腹抵住洞口内侧,向外一拉,石砖就像生日蛋糕盒那样被整个打开了——其中,躺着一个纸面泛黄的信封。

    杜玖取出了信封中折叠成三角形的信之后,重又将信封放回了石砖内,按动藏在青石砖底的某处机关,整个又恢复成了之前的砖头模样。

    “麻烦淡姑娘再将它放回去。”杜玖说着,将青石砖递还给了我。

    怎么,还要再去一次么……低叹一声,一手半举着青石砖,重又回到了石井旁。

    摸索着,将青石砖放了回去。深呼吸,稳住心跳,走回了杜玖身旁。

    “被人往井里扔过?”杜玖轻笑一声,问道。

    哈?

    他说什么?往井里扔过?

    “……没有。”奇怪地瞪向他,不过……我也不确定。在井旁所感受到的恐惧,总不会毫无来由,“……不,想不起来了。”

    杜玖“嗯”了一声,收了笑,取过带在小七身上的长树枝——之前在林子中捡来做拐杖用的,小心支撑着身体,慢慢站了起来。由于担心他的伤口会再裂开,忙伸过手去扶。

    小七很乖地跪了下来,待杜玖坐好了之后,才再站起身,迈步平缓地向前走去。

    “杜大人,为什么说我被人往井里扔过?”

    “曾听一位友人说起过。”

    “友人?”惊讶地抬头望向他,“杜大人其实知道我是谁?”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