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55章 化装(3)

章节字数:2837  更新时间:12-08-22 0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哈?道德天尊?化装?”

    细一看,那确实不是佛像——哪儿有佛像是长头发的?……不过,化装?

    杜玖低叹一声,放下了手中匕首,凝眸望向燃烧跳跃着的篝火,漆色凤眸内映过赤红火光轻闪,轻声道,“你我现在的模样,若遇关卡,极难通过。”

    关卡?

    “从这里出去之后,要从大道走么?”

    “是。”

    不过这么一说,也确实,总不能一直都这么像个野人似的逃亡。再这样下去,我就快“进化”成咸菜干了——就算是冬天,这一路又赶着逃亡,这几天来没有洗澡,只在猎人小屋拿热水擦了遍身,实在是难以忍受。

    若是走大道,应该就能住客栈了吧?

    应该,就能洗澡了。

    这么一想,突然觉得浑身上下都在隐隐发臭——就算是杜玖,因为要清理伤口的缘故,基本上每天都有擦身一次。尽量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可偏不随人意,杜玖的方向竟传来了一声轻笑。

    拜托,这样的距离我可是听得很清楚的……

    抬眸向杜玖的方向瞪去,未想到,他竟也望着我,幽邃的漆瞳内,似有着什么,我不懂的东西,唇角,一抹浅笑一闪而过。

    ……为何,要这样看着我?

    “怎……怎么了?我……我脸上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没有。”

    薄唇轻动,丹凤漆瞳,眼角微扬,浅浅笑意,似带着半分玩味。

    “那……那你干嘛……”

    糟了,我怎么会对着一个认识了两个多月的从来都是冷着脸的几次害得我差点丢了性命怜香惜玉一词对他根本没有意义的莫名其妙的男子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而且,脸颊还莫名其妙自作主张地微微发烫了?

    “淡姑娘。”

    杜玖轻声道,凤眸眼角虽仍微扬,那带着的半分玩味却已消失不见,只剩了一抹清浅的微笑,凝在微微勾起的唇角。

    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不论在上一秒内心有多少神兽咆哮着翻滚而过,此刻的我,脑内竟变得一片空白,再说不出话。

    “淡姑娘,一直很香。”

    杜玖这么说着,漆瞳内,浅浅映过的火光,有那么一瞬,停止了跳动。

    他……说了什么?

    很……香?

    什么叫……一直……一直很香?

    明明,在娶了我之后,最近的一次肌肤接触,只不过是在林家庄他冲入浴室将昏倒的我搬出来的那一次。

    不,不是……我不是介意这个……只是,他……他为什么要说,我,一直很香?

    以及,还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问。

    可杜玖说完了这句话后,微眯了凤眸,唇角微弯,淡淡地,笑了一下,低下头继续手中的神像雕刻——表情,又恢复了之前的那般毫无起伏的冷淡。

    也还好,是他先移开了目光,不然,他刚才的那句话,我实在是不懂要怎么答才能接下去。

    不过这下看他的表情,一贯的冷淡,又让我怀疑自己刚才是听错了。

    或许,并不是什么“一直很香”……而是……而是一直什么呢……算了算了,这个问题就先不想了。

    “杜大人,再歇一会儿我们就走么?”

    “不急。你先睡会儿,等该走了,在下再唤你起来。”

    “……诶?这……不好吧?”

    你才是伤患,才应该多休息啊——早点好了,不然下次再有人偷袭,我一个人,再加上一个重伤之人,就算还有厉害的小七相助,真要应付起来,恐怕……存活率会极度逼近零。

    “淡姑娘在担心什么?在下,不会做那样的事。”杜玖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丹凤漆眸直盯着我——目光,很静,并无波澜,却又似觉得不妥,很快又转回了手中的木雕上。

    诶?

    这,这又是哪跟哪儿?

    杜玖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什么,那样的事?

    “我不是担心这个……”就算有这个心,杜玖现在重伤在身,也是不行的吧?更何况那么多夜的同床也都过来了,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对我,并无意思,我并不是担心这个,“杜大人重伤在身,应该多休息。”

    “淡姑娘若是因此累倒,对在下更是不利。”杜玖淡淡地说道,停了手上雕刻着神像的动作,挪动身子,将垫在身下的毛毯取了出来,转手递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么?

    “……哦,知道了。”说着,接过了他递来的毛毯。

    抬手轻抚额头,弹去了砸下来的无数条黑线——也罢,再这样下去,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我还欠他不少人情,不过要是先自过劳死了,那可是怎么都说不过去。

    反正,他也已经睡了半天了。这会儿就换他醒着,也没关系罢?再说了,再不行,还有小七嘛。

    这样想着,转身从包裹中取了一件棉衣出来,放在地上铺平了,就这样躺了下去,蜷起身子,躲进了毛毯。

    在闭眼之前,目光却被杜玖手上的那尊神像吸引住了。

    ……道德天尊,指的是老子么?神的模样,究竟如何,并无人知晓。但在杜玖手上,不过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雕出的神像却真的是栩栩如生——须发长眉,长袍宽袖,虽清瘦却自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气韵。

    杜玖,难道曾经做过雕刻师傅?为何,雕刻起来会是这般的娴熟?

    “好漂亮。”

    忍不住出声赞道。虽不知“漂亮”一词用在神像身上是不是有点儿不敬,不过这是真心话——真的,雕刻得很漂亮。

    杜玖微弯了唇角,淡淡一笑,“不如泥塑的,这个,太重。”

    木雕,要比泥雕重么?

    睡意汹涌席卷而来,意识逐渐变得迷迷糊糊,我已思考不动这样的问题了,只是喃喃着轻声道,“嗯,还是木雕好,虽然重,不过摔不坏啊,也不怕水淹,不像泥菩萨过河……”

    恍然间,又似踏入了一条冰冷彻骨的长河之中,天光昏暗,不知又是到了哪里。

    纤长细弱的雪白花瓣,洒落在泛过青灰色微光的水上一眼望去,数不清,望不见尽头。缓慢流动着的冰冷河水,透明得,好晃眼。

    空气间,细碎的一道裂痕。

    有人,缓步踏水而过。

    一件仅及膝的白裙,未有束腰,赤裸着的双脚,一步,一步地踩过冰冷透明的河水。没有风,束着长长黑发的茶色丝带却向后轻轻飘动着,划破,无垠的空寂。

    “不过是尘缘相误罢了,你又何必回来?”

    走过身边的女子,望着看不见的远方,这样轻声说道。

    下一瞬,她的身影,却就这样消失不见。

    “淡姑娘,该走了。”

    耳边,有人轻唤道。

    猛地一惊,睁开眼,却正好对上了,一双幽邃漆瞳。

    ……醒了么?什么时候,杜玖竟坐到了我身边,而我毫无察觉。

    “该走了。”

    杜玖淡淡地重复了一句,侧回身,漫不经心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周身浮动着的灰色光线,隐隐发亮,天空中乌云密布,更是灰暗一片,分不清究竟是什么时候了。

    挣扎着坐起身,发觉篝火已经被杜玖用土扑灭了,其余的东西,也都已收拾妥当。

    “杜大人,现在……是什么时候?”

    “辰时。”

    辰时?也就是……早上7点到9点间咯?

    我……竟睡过了一整个晚上。

    偷眼去看,杜玖的脸色比了昨日已好了一些,不过这一晚上的,他都没有休息好吧。

    “那,我们这就走。”说着,跳起身,将毛毯和棉衣叠好了,放进包裹内。

    小七也很乖地走到杜玖身边跪了下来,由我扶着杜玖上了马,很快就走出了那一小片石林。

    如此走了一段,眉头却越皱越厉害——天色,已越来越昏暗,“这雨,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下下来了。”

    而且,依照现在的温度,很可能会是雨夹雪。

    “可避雨之处,不远了。”杜玖轻声答了一句,重又合上了眼。

    虽然一时对他的这句话还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又走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前方,竟出现了一座院落的轮廓。

    半空中一道闪电划过,幽蓝的光线,瞬时照亮了四周被密林紧紧包围着的院落——斑驳残破的院墙,凌乱的屋瓦,荒草遍布——天啊,那里,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