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62章 西茶(1)

章节字数:2835  更新时间:12-08-29 0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在马上走了有多久,意识时醒时昏,全身的骨头颠得几乎要散架了一般。

    从清溪镇出来之后,一直走到头顶弦月被东面飘来的厚重乌云遮住,路上的光线实在是少得可怜了,才在路边寻了一间废弃小庙,拿干稻草勉强堵住了透风的窗户,在内暂作休息。在早晨第一缕阳光从山边探出头来之前,天色才刚灰蒙蒙的、微有些发亮的时候,杜玖就把我叫醒了。

    醒来之后,借着剩余的星点篝火和微弱天光,勉强替他换好了伤药——一路颠簸,虽然昨晚在睡前已经替他换过一次药了,但到了早上,伤口也还只是好了一点点。不过杜玖说了没关系,也就这样勉强上路了。

    一整个上午,日光都强烈得人几乎睁不开眼,虽然小七尽量挑着有阴影的地方走,但到了中午,还是热得不得不将大衣的前襟解开。

    到了下午的时候,天空却又突然阴了下来,迎面刮来的风打在裸露的肌肤上,更是冻得刺骨。杜玖勒住马,从包裹中取出了两件衣服,而我则依葫芦画瓢地学着他的步骤,将衣服裹住了脸和脖子,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在外。

    才没过多久,天上就开始扑簌簌地飘下细碎雪花——很快,雪粒变得越来越大,密度也越来越高。如此又勉强前进了大约半个时辰,前路已为厚厚的积雪所覆盖,又正好左手边出现了一条岔路,岔路下去正好能看见一个不大的村子,杜玖只拉了下缰绳,小七就很听话地转头朝那个村庄快步跑去了。

    虽是大雪,村子上却还有一个身裹深青色大棉衣的男子在外走着,见我与杜玖过去,倒是很热心地与我们搭话,一两句话基本了解了情况之后,邀请我们暂时去他家歇息。

    石头搭的房子,并不大,里边布置也很简单,但却很温暖。女主人很热情地上了热茶、饼,又回里屋继续忙碌去了。

    男子向紧闭着的窗户望了一眼,劝说道,“此去西茶,还有最多半天的路程了,这雪虽然小了,可路上的积雪还厚着,要不道长和这位小师父在此歇息一夜,明早再走不迟?”

    杜玖婉言拒绝了,待风雪声小了之后,留了些碎银做谢礼,但男主人坚决不收,也就作罢,稍作整顿,立即出发了。

    一夜奔走,其间飘过小雪,直到晨光初露,路上的车马越来越多,不多时,路的尽头,终于出了一座城墙宽而高大的城池——城门正中,正刻着浓墨晕染的“西茶”二字。

    将走近城门的时候,突然,杜玖勒住了缰绳,微眯了眼,冷冷地望向城门口盘踞着的一队车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车马上,有着鹰形的纹饰,和之前捡拾过的纹章,是几乎一样的纹路。

    ——平章王不是领军西南么,怎么会在此出现?

    难道说,他已经得到了消息,或只是料定了,杜玖会在这里出现?

    “先别进城。”

    杜玖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怎么了?”

    我抬起头,压低了声问他,杜玖却并未答话。

    随后两人下了马,由杜玖牵着小七在前,往城外边的一家客栈走去。

    虽然这家客栈的门口也有兵士在盘查过往行客,但也只是往每个经过的人脸上盯上几眼,确定不是嫌疑者之后,也就放行过去了。

    店小二也不知是不是多嘴成了习惯,上来就问怎么二位不往城里住,杜玖只淡淡地答了一句城里的客栈太贵,店小二讪讪地笑着,也就没在这个问题上再说什么。

    虽然之前在清溪镇,那个老乞丐说三日之后就会有人来,可在这客栈住了好几日,却不见有任何动静。我每日也就是早晚负责察看杜玖的伤势,替他换药,然后无聊地在客房内看书打发时间——我原本以为自己的宅属性应该还是蛮可以的,可这几日杜玖一直交代着不要一个人出去乱逛,宅得我都觉得自己快要发霉长蘑菇了。

    时近年底,客栈开始供应饺子——由于每日无聊,一盘饺子上来,总是会被我先开膛破肚,然后将肉丝儿和菜丝儿一条条地分开来,再一点点地夹进嘴里,慢慢咀嚼,最后才是将剩下的白面皮吃掉。周围放爆竹的人也越来越多,不过在这尚有宵禁的古代还好,至少大晚上的不会突然爆竹声乍响惊人好梦,但每天闲着发呆的时候,突然的爆竹声响,难免惊吓,已经造成了我打碎了一个瓷碗的可怕后果了。

    我和杜玖所住的房间,正好临着后巷。橙黄色土砖墙所围着的后巷,能看见每户人家都已挂上了红灯笼,巷口偶尔能见有三、五个小孩聚在一起玩爆竹,或只是单纯地在扮演打战游戏,奔跑叫嚷,笑声不断。临窗坐着的自己,有时也会看得出神,直到察觉杜玖正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我,才起身不再看了。

    自己的鞋子已是走破了的,虽然常老伯有帮着备了一双鞋,但这几日也是闲着无事,也就拿了针线将旧鞋补好了。

    也不知是不是体谅我每日裹胸太过辛苦,在到西茶的前一天,杜玖已让我解除了化装状态,他亦脱去了道袍,卸了妆,又变回了之前的模样。现如今的情况,杜玖又扮作了商人,在此等候与他约定了时间却还未出现的另一商人。

    虽并没有人问我究竟是什么身份,但在入住的当日,店小二称呼我为“夫人”,还是吓了我一跳。其实如果裹胸没有那么痛苦的话,还是之前那样扮作师徒比较好。

    日子这么一天天地过着,没有任何先前那种玩命一般的危险事情发生——太过平静,以致每将入睡时,都会让我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我现在真的只是在某个西北仿古小镇度假而已,而之前所发生的那一切,都不过是做的一场太长的噩梦而已,只要一觉醒来,就会慢慢遗忘。

    可每当我这么想时,戴在胸前的那一块温润璞玉,在少了烛火光线的昏暗房间内,总是泛过浅浅的微光,就像在那时,我失足跌下溶洞,它所发出的那驱走了那些未名的蛇虫的淡淡光芒。

    石头若与人有所感应——也不知,这样的想法,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对两人同睡一床这一点,我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男女有别,虽然我很明确地知道杜玖对我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后来见杜玖根本就不以为意,我也就放开了,不再因这个问题而感到窘迫。

    除夕当日,我一如往常地坐在客栈大堂的角落,低头安静地喝着玉米粥,一面思索着今晚是否还有守岁熬年的必要。身边的杜玖突然站起身,向独自坐在另一角落的一个青色布衣打扮的人走去——现在都已是寒冬腊月了,这人的穿着却非常单薄,桌上,也只放了一碗酒和一叠并未动过的饺子。

    杜玖在那人身侧站定,低下头,轻声说了一句什么,太远了听不清,但看口型,很像是——“游侍郎?”

    那人抬头看了杜玖一眼,没说什么,站了起来。

    这人差不多和杜玖一样高,甚至他给人的感觉,也和第一次见到杜玖时有些相像——适才杜玖所说的如果真是“游侍郎”这三字的话,那么,也就是杜玖在朝中认识的人咯?

    ——这样上去打招呼,没关系么?还是说,秘密追捕杜玖的消息,并未在朝中为人所知?

    又或者,这个人,就是杜玖说的、我必须见的那个人?

    抬眼望向窗外,夕阳之下染了昏红的边塞景色,很美。

    杜玖又轻声说了一句什么,那人只轻轻点了点头。接着,两人并肩向客栈门外走去。

    当那青色的单薄身影走到门边时,他蓦地回过头,对我笑了笑。

    一时尴尬,只好赶紧低下头继续喝粥。

    虽是男子,但面容却可用“端秀”二字来形容,鼻梁俊挺,眼窝微有些内凹,在端秀之中却又不乏凌厉,最特别的,还是那双眸子——那双轮廓纤长俊美的眸子,淡色的眼瞳,竟微微泛着一层琉璃蓝色的光。

    ==================================================================

    向完结进发ing~~(紫堇乱入:这人物都还没上全呢,你急什么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