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64章 归京(1)

章节字数:2624  更新时间:12-08-31 14: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是顺着风向而行的缘故,这会儿倒是不用一手扶着兜帽了,但还是担心着会有突发情况以致跌下马,侧身而坐的自己,两手紧紧环在杜玖的腰间。虽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隔着兜帽和散发,后脖颈上,隐约能感觉到杜玖的呼吸轻打在上面。

    “杜大人,这花杉公主是——”

    虽然已猜到了答案,但为求谨慎,还是问清楚了比较好。

    “——西信国乌王之女。”

    “西信国……乌王?”

    “是。”

    这倒是也曾在楚家时听翠儿说起过,西信国乌王为现西信国主的王叔,其封地,是在西信国东北一带。据说其拥兵虽不过万人,却颇为西信国主所忌惮,而在市井之间,也有着一些关于乌王早年曾混迹于江湖之中的传奇故事——曾听翠儿说起过一个劫富济贫的侠盗的故事,其中乌王也有出现,至于具体是做了什么,我现在却是完全想不起来了。

    “那,要见的那个人,就是这花杉公主了?”

    “是。”

    “那,花杉公主,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这一次,隔了许久,耳边只剩风声胡啸而过,半晌,才听杜玖低声答道,“堂姊妹。”

    “堂……姊妹?”

    惊讶得抬头望向杜玖,却只见他微眯着眼低头看了我一眼,说不清那像警惕着的猫一般的目光内,究竟带了几分的烦躁,又或是,一些我所明白不了的——厌恶?

    “是。”

    杜玖只答了这一字。

    “那……我……”

    我不管,杜玖对这些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情感,但既然他之前答应过了,会在见过那个人之后将他知道的都告诉我,所以,我现在,必须抓紧时机,将疑问问出——还是忍不住担心,半路又会发生什么意外。

    ——不。

    更严重的问题,不是这个。

    杜玖不是答应了作为照顾他的交换条件,会将我送过西信么?为什么,现在又是返回西茶城了?直接让我混进刚才那个公主的狩猎队伍,跟着到西信去,不就可以了么?

    那个花杉公主,应该不是来杀我的吧?

    “杜大人,接下来,你……要带我去哪?”

    “回京城。”

    ——回京城?!

    我没有听错吧?

    腰间猛地一下被紧紧箍住,疼痛刺醒了大脑,这时我才发觉,或许是被瞬间袭来的不安冲昏了,坐在正全速奔跑着的小七上,我竟然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开、下去。

    ——疼。

    被杜玖伸过手臂紧紧箍住的地方。但越是挣扎,传过的力道就越是不可抗拒,疼得清醒了的意识,身子,终于乖乖地不动了,杜玖才慢慢移开了手。

    “官家已改主意。”

    杜玖低下头冷冷地瞪了我一眼,开口道。

    “改主意……了?”

    “已和乌王取得联系,那边,同意将你暂时交由大尚国代为保护。”

    同意……将我暂时交由大尚国保护?

    ——这不就是,作为“人质”的委婉说法么?

    尚国和西信之间,究竟,做了什么交易——契约的代价,就是将我扣押在尚国的京城么?

    “……为什么?”

    惊讶得,只剩了西部冬季的荒芜景色在昏红的视界内不断地向后晃去。

    “你,并无其他选择。”

    杜玖缺乏起伏的声音,在耳边机械地回荡着——为什么,我会,并无其他选择?

    不是答应了,会将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么?

    “那,之后呢?到了京城,之后呢?”

    勉强发出的声音,低得连我自己也弄不清了,究竟,是不是真的说了出口,还是,我不过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而已。

    “在下,并不知道。”

    并不知道?

    怀疑地抬头望向杜玖,不过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从杜玖那张冷淡若石头地藏一般的脸上,根本找不出一丝破绽。

    “……那,乌王,也是之前想杀我的么?”

    “不是。”

    之前想杀我的西信之人,并非乌王手下?

    “那,现在,西信并不想取我的性命了?”

    这样的话,西信对我来说不就是最安全的了么?还是说,现在又不杀我,是另有前提?

    “并非如此。”

    ——哈?又并非如此了?

    杜玖这是在玩什么逻辑推理题么?

    “那……所以,关于是否要杀我,在西信内部,意见并未统一?”

    “是。”

    “那,在西信,要杀我的,是谁?”

    “国王。”

    按照杜玖适才所说,如果我和那个花杉公主是堂姊妹,那我的身份,应该也和西信王室有关咯?但,我不过一个女子,应该不太可能对王位构成什么重大威胁的吧?那——

    “……为什么?”

    “王太后。”

    “王太后?……为什么?”

    “你,听过‘蝶姬’么?”杜玖说着,轻拉缰绳,放慢了小七的速度,沿着大小石头堆叠的路边,慢步走着。

    “‘蝶’……什么?”

    “‘蝶姬’,也就是淡姑娘的母亲,淡夫人。”

    杜玖静静地答道。

    我的母亲?

    “……那是?”

    “十七年前,‘蝶姬’在西信王宫出现,颇受先国主宠信,却在第二年无故失踪。直到今年,才有消息流出,当年‘蝶姬’为乌王所救,其后病逝,遗下一女。”

    ……在第二年无故失踪……在那个时候,王太后应该就想除去蝶姬了吧?

    “那,西信王太后要杀我,只是因为,我是她昔日仇人的女儿么?”

    既然销声匿迹了,西信先国主也已去世,她的儿子也已即位为王,为何还要这样?就因为这样的理由,就要对我赶尽杀绝么?

    ——不。

    应该,还有其他的缘由。

    否则这尚国的平宫卫和平章王为何也加入了截杀的队列——虽然,杜玖所追查的假银票案,应该也有关系。

    抬起头,坚定地望向杜玖——既然,他之前答应了,“那为什么,尚国皇帝也要杀我?他不可能只是因为这种缘由就帮着西信国王,要将我除去。”

    我被一路截杀,可是在尚国境内,甚至,连平宫卫都出动了——只是为了帮助邻国这种理由,太过苍白无力,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其他,牵涉到了切身利益的原因,才对。

    “确实,还有另一事。不过,淡姑娘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都到了这个地步,对方不是也以为我已知道了么?

    联想起当时唐义说的那一句话,继续保持瞪着杜玖的姿势,虽然知道这样子对他一点儿作用也没有,“我最好不要知道的这件事,和‘那块布’有关么?”

    这个问题,杜玖没有回答,只是,幽邃漆瞳内,刹那有那么一丝的动摇。

    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惊觉自己已经动不了了——杜玖夹在手指间,那颗粉红色的小丸,是蒙汗药吧……

    眼前,糊成了一片昏红。

    下一秒,全然坠入了黑暗。

    ——无故地又清晰了的视界,一个小女孩躲在玩具柜和床之间的夹缝里,低低啜泣着。

    大概是傍晚的缘故罢,房间里的光线十分昏暗,尽管,窗帘是拉开的——蓝色的玻璃窗上贴着许多小鸭子图案的贴纸。白墙的一面有一小块满是奖状,而书桌边褐色的书架上,竖着一张合照——那上面,有四个人,一个和蔼地微笑着的女人,一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大眼睛乌黑有神,很是漂亮。站在最前面的,是一男一女两个看上去才五、六岁大的小孩。

    小女孩并没有抱着布娃娃哭,双手放在膝上,也没有埋着头。如蒙上了一层雾的黑玉般的眸子瞪着面前,眼神有些茫然。从她轻轻咧着嘴的样子看,似乎有一种说不清的恐惧藏于其中,但更多的,还是茫然。

    那种神情,让人很难相信她真的只有那么大。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