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65章 归京(2)

章节字数:2687  更新时间:12-09-01 0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小女孩的身边,静躺着两个芭比娃娃,是在夜市地摊上能买到的、很便宜的那种。其中一个芭比的头发好象被什么烤过似的,角度卷曲得有些奇怪,发尾甚至糊成了一片,另一个芭比头上戴着相对于她而言尺寸有些大的蝴蝶发卡——应该小女孩自己曾用过之物吧。两个芭比,都穿着浅紫色的棉布裙子——是小女孩自己做的——从针脚的粗糙可以看出。

    小女孩还在啜泣,可那低低的啜泣声渐渐地听不太清了——窗外,雨点敲打在铁皮屋檐上的声音已变得越来越清晰得刺耳了。

    床的另一角,一方染了半凝固了的暗红的丝帕,安静地躺在那里,冷冷地嘲笑着般,将整个清晰得过分的视界染透。

    哀伤,拥堵在胸口,意识,就这么又陷入了昏沉之中。

    一手遮眼,抬头望向隐藏在灰云之后,只露出了一个小角的苍白太阳。

    渗过的阳光,像被寒冷浸得透明得发白。身上,一件棉内衣、一件薄毛衣、外加一件校服的“初冬三件套”在微微湿寒凝重的风中显得有些单薄。

    水泥铺就的小路上,完全不见人影。只剩种植在路右边的桉树,在春季新植的枯黄草色中描绘着发白的墨绿,而在桉树之后,四层半高的竹子仿佛风已静止般,懒懒地缓慢地摇动着。

    路的左边,教室里传来了单调的英语磁带标准声——那是,高四的教室罢?

    大厅里,有两个着墨蓝色校服的女孩在挥动着手中的球拍。

    洁白的羽毛球夸张地掠过白色的日光灯管,倒映着这些的巨大的玻璃墙上,隐约可见远处小树林重重叠叠的影子。

    “啪…”“啪…”羽毛划过留下白色的痕迹,单调的声音和偶尔的笑声铭刻在了这一刻的苍白光线之中。

    向前走着的自己,嘴里还残留着牛肉粉加辣酱的味道。而兜里揣着一只紫色的荧光笔,手里握着一罐海蓝色的“康师傅饮用矿泉水”,一晃一晃地,刺疼着眼底。

    深粉红色的瓷砖地,白色的墙,不锈钢的扶手,清晰得反而模糊了。

    楼梯,向上。

    “玥!”一个女生在四层的楼梯口打招呼,手被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男孩子牵着,脸上的笑容也许只有“幸福”二字可以形容。

    “好啊!”我露出微笑。

    对方的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不笑的时候,挺严肃的。”

    脑海中浮现这么一句,嬉笑着的语气,很熟悉,却也想不起是谁说的了。

    不管了——午休时候,还有好多作业呢。

    阳光从窗外打进来,却只是轻轻的一拂。没有阳光的地方,滞留着的阴寒,根本未有解冻分毫。

    ——高一(7)班。

    红字的不锈钢牌子,钉在门上,清晰得晃眼。漆了半截绿的墙,恍然间,像是曾经很熟悉的样子。

    “呵呵呵……”

    是那个长得有点像外国美女、外号鸽子的女生,自然卷的头发微微有些泛金——可却想不起,她的名字。

    “玥!”

    鸽子偎依在一个男生的怀里——男生有着亮亮的眼睛,不大,但是很好看,仿佛总是含情脉脉。

    这两个人,是我的同学么?

    想不起了……

    “好啊!”我轻点头答道,继续保持着微笑。

    藏在书包里的玫瑰,早已肆无忌惮地绽放了呢。

    纯蓝色的高远天空,延伸向远方,却在山的边沿断了——

    ——是呢,我,是在这个山城长大的。

    微寒的指尖紧紧捏着笔,发白的薄子,摊开在铁锈红色的木桌面上。

    凝视着,一片泛着清辉的白上,多了一行鲜红扭曲的字迹——

    ——我说过了,我一定会搞死他。

    之前,所有的一切,童话般安静得诡异的假象,刹那间,彻底碎裂。

    视界,整个陷入了黑暗。

    轮廓俊美得不可思议的丹凤漆瞳,夸张地狂笑着,雪白的校服衬衫,几乎一般的扣子都打开着,夸张地,露出光泽鲜亮的肌肤。

    ——你这婊子,还真是谁都能上啊。

    ——你,很喜欢我。

    ——不论发生什么,你逃不掉的。

    ——承认吧,你,只可能喜欢我。

    无法言说的惊恐、哀伤,纠缠着,在胸腔内轰然炸开——

    ——猛然睁眼,却对上了一双漆黑的丹凤眸子,倒映过,自己失了血色的、苍白的脸。

    “噩梦?”

    面前之人,正低下身子,望着我,薄唇微动,轻声问道。

    就这样呆愣着,对视许久,我才渐渐想起,正看着我的这人,是杜玖。而我,在西茶城外,被他用药所迷倒。

    意识渐渐恢复,可之前所作之梦带来的惊恐窒息之感,仍紧紧掐住咽喉,僵了的全身,笨拙地挣扎着,勉强坐起了身。

    杜玖微眯了眼,回身,移开了视线。

    也正好,不用再回答他的那个问题了。

    适才所作之梦,确实很让人难受——但其中隐约想起了的线索,却也让我莫名地有些兴奋。但意识虽醒过来了,却仍旧乱成一团的自己,还需要一些时间,慢慢整理、琢磨。

    四下打量,只确认了并非之前在西茶城外所住的房间,却认不出究竟是在何处——正坐在床上的自己,以及坐在床边一把椅子上的杜玖,乌漆长木桌,立在墙角的小木柜,挂在墙上的秋菊画轴,还有,微有些闷热的空气中浮动着的淡淡药香——这里,仍是一家客栈吧?

    “杜大人,这里是?”

    终于能出声了,可声音却还是有些沙哑。

    “西茶城内,‘临唐’客栈。”

    ……临唐?和清溪那一家倒是一样的名字。

    不过,就算其中有些联系,也不可能这么明显地就被看出来罢?

    可如果仍在西茶城内,为何那时要将我弄晕?如果只是不想回答问题的话,这会儿我醒了,不是一样的么?

    “淡姑娘,傍晚时候,在下多有得罪了,抱歉。”

    杜玖一脸十分认真的神情,转过视线,望着我,轻声道。

    虽听了杜玖的道歉,心下的疑问却更重了,定定地回视着他,道,“为什么?”

    “有平章王手下,埋伏路旁,在下发现之后,一时来不及,只好将淡姑娘暂时迷晕,迅疾替姑娘化了装。”

    “化了装?”

    就算他说的前半段是真的,真的是突然发现了又埋伏在那里的平章王之人,又有何必要化装呢?

    “是。”

    “……怎么化的?”

    这时,杜玖眉头轻轻皱起,颇为难的样子,半晌,才道,“多有得罪了……在下,用的是辣椒粉。”

    “辣椒粉?”

    惊讶得瞪大了双眼,而杜玖的眉皱得更厉害了,而且,还是第一次的,垂下了目光。

    “在下将淡姑娘化装为正发红疹子之人。”

    还真亏他想得到。

    当时真是夕阳西下,光线昏红,又正好是顺着风向,一路颠簸之下,也正好微微发汗,若是洒了辣椒粉在脸上,看起来正是十分瘆人的红疹子模样——只是,对这个化装之人而言,忍着一脸的辣椒粉,应该是极难忍受的——所以,才突然将我用药迷倒了么?

    就算真是这样,这也,太勉强了吧?

    许是察觉到了我的不悦,杜玖起身端了一杯温水进来,递给了我。

    ——我,还是想多了。适才说着“抱歉”的杜玖,看起来确实有那么几分真诚,这会儿,又变回了之前那种缺乏起伏的冷淡神情。

    我都已经醒了,杜玖仍是静静地坐在这里——他这样,是在等着我发问么?

    略加思索,决定还是先将最近的疑问解决了再说,思及此,清了清嗓子,出声问道,“杜大人,傍晚,为什么要躲平章王之人?尚国皇帝,不是不杀我了么?”

    “是。”

    杜玖还真是……只回答了后一个问题。

    “那,也就是说,现在皇帝虽然不杀我了,但,平章王还是要杀我的,对么?”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