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67章 归京(4)

章节字数:2757  更新时间:12-09-04 0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身子微觉轻寒,缓睁了眼,被交错的树叶枝杈分开了的澄蓝天空引入眼帘,流水声从耳边缓缓滑过,几抹芳菲颜色,在视界边沿轻轻晃动着,珍珠白色的数缕阳光跳跃其间。

    侧过头,远望林子更深处,细碎的纯白花瓣,撒满一地。

    那是,盛开在春寒时候的野梨花呢,不过一阵微雨,就如此纷纷而落。

    “羽儿,你怎么又到这儿来了?”

    伴着这声线清冷的声音自右手边传来,只一会儿,抬眸便对上了一双幽邃的丹凤漆瞳,薄唇紧绷着,眉梢略上扬,似正生气着。

    轻抬手,将视界圈成了一个圈,而这个人的身影,正好的,就占据了整个圈子——忍不住,唇边轻笑,轻声道,“都说好了,从那天之后,你再不许无故生气的。不过……兮,你是在担心孩子吧?”

    身边之人在身侧蹲了下来,一手轻握住了我放在腹上的手,五指相扣,另一手轻揽过腰间,将我轻轻抱起。

    气息,轻打在脖颈上,微烫。

    “羽儿,我虽也担心此事,但更担心的是你的身体——那日所言,我从不敢忘,只是你的身体,再难受寒,这一大早的过来这里,十分容易着凉。下次,待天暖一些的时候再过来这里,羽儿,可否答应我?”

    头微有些沉,轻倚在他肩上,暖暖的。

    不知为何,竟会如此容易困倦——闪烁过苍白光点的视界,不过片刻,又浸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昏昏沉沉间,如此深陷着,不知过了多久,脖间只觉一阵痒痒,浑身忍不住一颤,只这一下,意识竟半醒了过来,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幽冷的丹凤漆瞳。

    ——我所看见的这个角度,杜玖他,是在替我掖被角吧?

    “醒了?”

    杜玖轻声问道,止了手上动作,直起身,站在床边低头望着我。

    “……是。”

    被他这样的冷面之人低头盯着看,很快,意识就从半醒状态又恢复了五六成。稍一动身子,才发觉原来后背已经完全湿透——是因为,想不起来的那些梦么?

    ——或许,该说是不愿想起来的梦更为妥当罢?

    每个人,平均每晚都会做七八个梦,每到快速眼动睡眠时期,就会做梦的我们,只要在每一次做梦的时间刚过之后被人叫起来,一般就能很清晰地想起才做过的梦,而我们每天起来时候所能回想起来的梦,一般来说,都是临近起床的那段时间里所做的。

    至于那些想不起来的梦,虽说也有遗传的因素在内,但潜意识与前意识之间的阀门功能也是十分重要的——那些会让我们清醒时候的意识产生动摇的梦境,还是主动去遗忘了,这样比较好。

    也记得曾经看过,如果在睡前对自己下命令,一定要记得待会儿所做的梦,这样的话,醒来的时候,记起梦境的可能性也会明显增大。虽然之前陷入昏睡,事发突然,但自从我在这个世界醒来之后,因为对于过去完全无法连贯地想起来,所以,还是将极大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所做的那些梦之上。

    ——是这样想着的自己,太过认真了么?

    其实,若不是在醒之后遇到了杜玖,更明确地说,如果我不是穿越到此成了一个如此“被重要人物所密切关注”之人,而是依楚家最初的安排,嫁入了吴府成为了小妾,虽然古代的宅斗也不是什么轻松好玩的东西,但至少,过得会比现在安逸很多——至少,不会这样被人追杀到精疲力竭,防不胜防。

    “若还是觉得困,现还是寅时,再睡罢。”

    ……寅时?是指,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么?大约是高中时候所背的文化常识,至今还在大脑的沟沟壑壑之中残余着印象——那些我所想不起来的过去,应该也是如此吧?古代的药物,真的能将那些痕迹完全抹除,以至于我这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了么?

    才醒过来未有多久的意识,这会儿仍在混乱地打着架,直接导致了我愣愣地回视着杜玖,一时竟完全忘了还要给他一个回答。

    一直到杜玖微眯了眼,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才再次猛然惊觉自己已是醒了的,陷入昏睡之前所发生的事也突然占据了脑海,忙出声问道,“杜大人,为什么说投药之人,是花杉公主?”

    这个问题,原以为杜玖不会回答,没想到他反而在床沿坐了下来——这个角度,仰着头,只能看到杜玖的侧脸。

    “毒沙蜮为西信北地所特产之物,除乌王之外,再无其他人有。”

    “那……为什么?”

    问题问出了之后,如石沉大海了一般,杜玖只静静地坐在那里,冰冷的目光也不知凝望向了房内的何处。除了呼吸声,这时候也就只有远远传来的客栈外早起经过的商贩、农户所发出的声响了。

    如果是因为乌王,大尚国皇帝才会改变主意、不再取我性命,那,为什么还要对我下这种毒?

    ——不对。

    当时是往屋内投药的,目标对象,或许并不止我一人。只是,那药对杜玖来说根本没用。甚至也可能,他之前就遇到过这种毒虫,所以已用了某种办法,避免了药粉的作用。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花杉公主的目的并不是对我不利了——既然杜玖都有解药的话,那么花杉公主那里肯定也有。她或许,是想将我和杜玖都迷倒了之后,再将我从杜玖手中救出?

    ——之前,杜玖亦陷入了被人追杀的境地,而在西茶,他所要防着的,只是平章王的人而已。至于之前想要取他性命的平宫卫,也就是等同于大尚国皇帝,这会儿倒是改变了主意。而大尚皇帝不杀我的消息,也是由杜玖告诉我的,也就是说,他已经和大尚皇帝,或者是平宫卫,取得了联系。

    他被追杀,可以确认的是和那块布有关,至于有没有其他的缘由——我倾向于认为并不止这一件事,至少他此次南下所追查的假银票案就十分凶险,而他在朝为官也不止这么短短几个月,依他的身手,以及给人的感觉,很可能还有牵涉进其他的麻烦事之中。

    让我觉得不解的是,想要取他性命的大尚国皇帝,为什么也会改变了主意呢?

    这几日他一直和我在一起,而且,此次将去京城,应也是由他“陪伴”的罢?难道此次他被放过一马,是因为也做了什么和我有关的交易么?比如说,由他负责将我“押送”回京?

    ——这,应该只是我想多了罢?

    我对他的了解,可以说是几乎为零,除了知道他公开的身份是工部侍郎、并且在此之外,还和一些不为人所知的事有着关系——我这时才想到又一个问题,假银票之事,与其和工部有关,更应该和户部有关吧?看不清的他的背景,或许是超出我想象的复杂,所以,或许是在其他的事上出现了转机,此次大尚国皇帝才改变了要杀他的主意,并不一定是和我有关的。

    不过脑内既已纠结到了这地步,再抬眸望向他时,刚醒来时因他正替自己掖被角的动作而稍微有那么一点感动的自己,这会儿已是不自觉地皱了眉,未发觉时,已然坐起了身。

    “……淡姑娘?”

    或许是我这下子起来实在是太过突然,竟能看见杜玖的眸内闪过一丝惊讶。

    “我想洗澡。”

    低头望着自己搭在棉被上的双手,将自己的愿望就这么任性地说了出来,说出之后才想起来,这会儿还没天亮,虽然屋内就有洗浴用的木桶,但,哪儿来的热水呢?

    不过,更没想到的是,竟听到杜玖一声轻笑,接着道,“在下去唤人准备热水过来,请淡姑娘稍等。”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又是想多了,因为杜玖走到门口那里时,正好叫住了从外边走过的店侍,吩咐了之后就回来了。我虽未听见有人从门外走过的动静,但杜玖的听力,应该远不是我所能比的罢?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