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 平桥岁尽秦筝断  清羽(1)(前世篇)

章节字数:2148  更新时间:13-11-02 23: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笙)

    大雪初晴。

    遮眼望天,蓝得如此彻底的天空,倒是和捡到清儿的那一天很像。

    “师、师父……等等我!”

    清儿的声音远远从后面传来。已是气喘不止,再走几里,该要休息了。

    逐渐放慢脚步,最后干脆停下来,背靠着一棵树,取下腰间系着的酒壶,仰头对天小酌两口。

    已到了这片林子的边缘。

    被清这小子一拖,慢了近半天的脚程。不过,在大雪之夜被迫躲在猎人废弃的小屋冷了一晚上,也算是可怜了他。

    “师父……”清儿终于追上来,停在了身边,双手撑着膝,呼哧呼哧地红着脸只喘气。

    “真是的,原定昨晚就到的何庄。是谁昨天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能跟上我的速度的?”

    我皱皱眉,抱怨道。

    不过这小子的轻功在这个年纪来看,确实已经非常了得。在最开始的时候,这小子卯足了劲,还算勉强能跟上我惯常一般的速度。

    “……要不师……师父先……先走吧……徒……徒儿……马……马上就到……”

    “……”

    将酒壶别回腰间,轻叹一声。真是不知要说什么好。

    清儿天资聪慧,身子亦十分难得的适合,无论学什么都极快极好。只是……要是让幽那家伙知道了,不知要被他怎样取笑呢……原本信誓旦旦地说本大侠绝不收徒了,三年前在杏花渡破例收了清儿后本就有些尴尬。

     但以清的资质,还勉强算是不辱师门……但是……这小子竟……竟然是个路痴!

    从两年前第一次让清儿下山买酒,这小子在小镇上转了一天一夜之后,才被忽然觉出有些顾怪异的我揪了回来……

    “诶……”我长叹一口气,算了算了。

    “多年不见,还是这么一脸哀愁。真不愧‘多情剑仙’这名号。”

    幽!

    二话不说,抽出身后宝剑,直向身后飞去。

    “铿”的一声。

    震得松上积雪纷纷落下。

    “喂!”

    是来人非常不满的声音。

    “你再说那四个字试试!”

    抽出腰间的另一宝剑,剑锋直抵来人的喉间。

    “得得。不说就是了。”

    来人一脸淡定,嘴角挂着几丝嘲弄的笑意。

    ——“罢。”

    收回宝剑。反手接住了幽抛过来的另一把剑。

    “并非使双剑之人。你啊,却总是随身佩带双剑。”

    “……”

    “罢了罢了,知你不愿提起,我便不再提就是了。”

    来人说着一个潇洒的摆手,轻拂去一块大石上的积雪,姿态优雅地坐了下来。

    “这次可是随帝出猎行围而来,却一个人跑了这么远出来,就不怕被责罚?”

    “怎么说我们也有三四年未见了吧?”幽却完全不以为意,取下腰间的皮酒壶,径自灌了一口,扔了过来。

    不客气地接过,仰头灌下一大口。

    幽亲自酿的花酒,可是人间不可多得的佳酿。

    昨日清晨见天空中礼王的名鹰扎格莫向北飞去,便知尚帝已启程返京了。

    将酒扔了回去。

    一身白衣斜倚树干的大尚国昱王穆幽,正饶有兴趣地望着静静站在我身边的清儿。

    “这就是你那宝贝徒儿?”

    “……是。”

    “后辈风清拜见穆前辈。”

    清儿双手抱拳,深深鞠了一躬。

    我控制住自己不去多想幽眼里即将崩裂的笑意。

    “清儿不必多礼。跟了这么个性情古怪的师父,还真是可怜了这个孩子。”

    狠狠瞪了幽一眼。

    明明自己才是彻头彻尾的性情古怪。

    “……哈哈!”

    幽忽然笑得只能一手轻捂着肚子……有这么好笑?

    “刚才我站在林外听了许久,这孩子的轻功将来可是一点都不会输你。收了个难得的徒儿啊。福气福气。”

    “不过,你什么时候也用起了香水?”幽忽皱眉——就知道这家伙从来都没学会对朋友收敛一点那毒言毒语的怪脾气——但,生在帝王家,平日里大约总是无法肆意说笑——算了算了。

    早就,认了。

    “笙,清儿的样貌,可半分也不输于你。小心等他长大之后,你这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剑仙’之名号,就要拱手让人了。”

    幽抬眼瞧着清,呵呵笑着说道。

    “你……算了,老夫人可还好?”

    一个月前突然从京城传来消息,说是霍贵妃因牵涉林淑妃巫蛊案被降为贵嫔。

    穆幽的母妃霍氏,本就不得宠,多半是因了战功赫赫的霍大将军罢,才入了宫,然后,封了妃。这次的巫蛊事件,未必不是皇帝要借着林淑妃一案来打击霍氏……

    而霍大将军,早在五年前便被大尚皇帝借口夺了兵权,赋闲在家……虽不过只是十年前在茶阳的那一次点头之交,却对这位领兵打战的奇才印象非常深刻。

    穆幽沉默不语。

    良久。

    “明年这个时候,我可在京城候着你,记得一定来。”

    说完,幽站了起来,干脆利落的动作,带起一阵风,惊落头顶松枝上的几处积雪。

    “一定!”

    穆幽眯着眼笑了起来。

    “一定记得带上这位小徒儿啊。”

    “是!”

    我狠狠瞪回去。

    诶。

    该怎么说他呢。

    要不是怕清儿会走丢,八年前幽阴错阳差留下的那一瓶雪兰香永远都只会待在箱底。

    “诶……难得一聚……”皱皱眉,还是不由的担心,“看你这样……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连知己也不愿说了?”

    穆幽这下倒是真的完全沉了脸。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感觉而已。”穆幽紧缩着眉,素来果毅的眼眸,竟却几分不安。

    “说说看?”

    能让战功赫赫不输于霍大将军和礼王穆遣的大尚国昱王穆幽感到困惑的事,怕是不那么简单。

    “说出来,怕会被你笑罢。”穆幽说完自己笑了起来,眉却依旧锁着。

    “你这堂堂昱王又什么时候怕人笑了?”

    我摇摇头,回道。

    “说来也怪……这次随帝出猎行围,有一个人让我很是在意。”

    穆幽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

    “……那个人,虽今年也不过才刚过十二。但……”穆幽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能让穆幽感到很是在意的人。

    “那个人是?”

    “礼王二子,穆兮。”穆幽轻声道,目光长望向北方,“许是我多心。近来,想是疑神疑鬼得有些过了。”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