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爱之情定  第18章 莫名思念

章节字数:2594  更新时间:12-07-15 1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什么娘子不只一个?我的妈呀,楚寒你太出乎我所料了,看你做事都是那么认真那么专注,我以为你应该是个很专的人,怎么也跟好些有钱的公子一个样,也是三妻四妾的。”蓝静然非常意外的说道。

    楚寒是了解蓝静然的,想她肯定是向往那种一生一世一双人,且还要彼此心仪才行。所以对于她的反应是他意料之中,于是他很不好意思的把头转了过去。

    “唉,果然有钱又帅的男人都不太可靠呀!”蓝静然却还在感叹道。

    “我让静儿失望了。”

    蓝静然听后顿时明了的想着:这里可是古代,男女结婚都那么早,大都也是父母包办的,重要的是女人根本不能随便抛头露面,所以婚前不太可能有恋爱的机会,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爱情或者是自由恋爱这么一说。

    蓝静然傻笑了下。

    “抱歉楚寒,是我太大惊小怪了。像你这种英俊潇洒、幽默风趣、家境良好的公子三妻四妾本就是很平常、很正常的事情。”

    “静儿应该很介意吧。”

    “嘿嘿,你知道我的很多想法都怪怪的,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也有些异想天开。”

    “所以静儿都二十了,还未成亲。”

    “成亲?这个问题我几乎没有想过。”蓝静然‘呵呵’笑道。

    “为什么?”

    蓝静然笑着拿起手术刀,俏皮的挥动了几下,道:

    “你说有那个男人愿意娶拿着手术刀的女人,况且我不是大美女,年龄又大,身上从头到脚整天还都是刺鼻的药味。”

    楚寒不赞同的应道:“静儿不必如此自贬。在我看来女子当中像静儿这样自信、自强、自立、自尊的人实属罕见,还有静儿的淡然、善良。

    如此独特的你,只怕是这世上没几个男人能让静儿你相中的吧。”

    蓝静然自嘲的笑了下,说道:

    “我讲的都是实情,并没有自贬。至于你说的那些,毕竟我是个孤儿,凡事自然都要靠自己。

    淡然呢,是因为我已不再年轻了,而善良那只不过是我有点小小的爱心。

    在我心中时刻牢记自己是名大夫,要想做个称职的‘白衣天使’,必须努力、刻苦研究、有爱心。所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是上天赋予我的使命。”

    “静儿不过芳龄二十,且从静儿的外表来看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文如玉的外表似乎同蓝静然也有些相似,小巧玲珑的身材,细嫩白皙的皮肤,让人看着很舒服,很不显年龄,所以虽然现在已芳龄二十了,但看起来的确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相对而言蓝静然自己的面孔要比文如玉更加的清秀些。

    “我才二十吗?”蓝静然又自嘲的哈哈笑着自问道。

    她想到了自己在现代的年龄,地府两年多加这里四年,算起来得快四十了。一想到现代,蓝静然就变得有些伤感,于是她便抬起头望着天空。

    每当蓝静然特别安静的望着天空时,楚寒就默默地站在她身后,他很心疼,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而这一次他开口言道:

    “静儿是在思念那个叫‘凡’的男人吗?”

    蓝静然诧异的转头望向楚寒。

    “是昨夜你喝醉酒时把我当成了他。”

    “非常抱歉。”蓝静然尴尬的道。

    “他是静儿的什么人?”楚寒佯装随意的问道。

    “一个老朋友吧。”蓝静然淡淡的应道。

    听到蓝静然如此回答楚寒有那一瞬间是些欣喜的,但看到蓝静然略有遗憾的眼神,他又变得失落了。

    “如果我不在静儿的身边,静儿会想念我吗?”

    “当然,你可是我的最佳拍挡,也是我目前惟一的一个朋友。”

    楚寒听后心中高兴极了。

    蓝静然言毕,心里又莫名的想起了纳翔飞。

    她心中叹道:不知道小飞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再被人伤害呢?四年有余了,他应该长大了吧。

    是因为他是自己来到古代的第一个患者第一个深接触的人还是因为他那年少的表情很像童年的自己?为什么自己会经常莫名的想起他牵挂他呢?

    “静儿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对了,楚寒,听你刚才的意思莫非你要离开了吗?”

    “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蓝静然突然想到楚寒刚才的话。

    “楚寒,你有多个娘子,难道都没生小孩吗?”

    “静儿一个姑娘家,怎么问这种问题?”

    蓝静然脸微红的撇下嘴,道:

    “拜托,我是个成年人,结婚自然就会有小孩,这么平常的问题怎么就不能问了。”

    “静儿刚还说自己年纪大呢,我看你有时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是个小姑娘,有些想法也的确过于单纯和理想化了。”

    蓝静然不认可的小声嘀咕道:什么嘛,我只不过有自己的做人准则罢了,什么想法单纯理想化,那只是因为我所接受的文化教育和熟知的社会环境与这区别太大。

    “静儿,我过去的一切都已结束了,现在的我只想做自己想做愿意做的事情。与同你一样,想过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生活。”楚寒郑重的宣告道:

    “嗯,我了解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态度和追求,但无论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一切平安顺利,自己感到知足快乐就好。”

    “静儿,此时的你又特别成熟、理智,确实不太像是从二十岁左右的姑娘口中说出的言语。静儿给人的感觉确实特别,也很神秘,还很多面。”楚寒呵呵笑道。

    “我哪有什么特别和神秘的,大家都是一张嘴巴,一个鼻子,两只眼睛的人好不好。”

    “不过说起多面吧,其实人都是双面性的,在生活中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也许我过于感性了,所以工作上的我和生活中的我区别比较大。

    曾有人说过我很乐观,但同时也很悲观;表面阳光,内心孤独。他说我对每一个人都微笑,每天很努力的工作,总是要让自己看起来精神饱满充满活力。”

    “他很了解静儿。”

    “他说的应该是对的,或许每个表面阳光的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孤独寂寞的孩子。”

    “他应该也很是心仪静儿,你们之间有故事吧。”

    “有故事又能怎样,能与他携手一生的人不会是我,上天注定我和他有缘无分。”蓝静然简单的应道。

    “静儿不像是个相信命运的人。”

    “以前我是不相信天意这回事,现在不得不信了。”蓝静然想到自己离奇的经历,感叹道。

    “静儿既知你和他不可能,为何不放下?”

    蓝静然一笑而过,她一直都有努力忘记过去,所以不愿再回忆起自己和林寄凡的事情,况且林寄凡现在在她心中也就是一个思念的亲人。

    “聊了半天,不如我们出去逛一逛吧。”蓝静然提议道。

    “好呀,你是应该放松下自己,一年到头尽是看诊采药,脑子里全是医道。”

    蓝静然听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啦,说到采药,诊所的‘云木香’已经没有了。我记得在平山上有不少,现在正是春初,不如我们去采集吧。”

    (云木香行气止痛,温中和胃。用于胸腹胀痛,呕吐,泄泻,痢疾里急后重。秋季至第二年春初采挖,除去茎叶泥土,切成短段,粗大者纵剖2~4块,晒干。多年生大草本,高达1米左右。主根粗壮,圆柱形,稍木质,外皮褐色,有稀疏侧根。茎有细纵棱,疏被短刺状毛。基生叶具长柄,叶片三角状卵形或长三角形。夏秋开花,头状花序2~3个簇生茎顶,花全为管状花,暗紫色。瘦果条形,有棱,上端生一轮黄色直立的羽状冠毛,果熟时脱落。)

    楚寒听后耸耸肩,无言以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