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不爱  第十章 爱伤了

章节字数:4478  更新时间:12-08-31 15: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郁洁

    放下电话,我无力的躺在了床上。现在的我只想努力工作,好好生活,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想。

    我开始准备晚饭,等舍友们回来。

    李蕾,在一家室内设计公司做文员,经常需要加班,如果住在市中心,应该会方便不少,高档小区物业管理,应该会安全些。

    素素,是一家幼儿园的老师,我想在市中心的话,方便她上下班。

    桃子,在一家商场里做促销员,不清楚换房子对她有没有影响。

    这幢房子的房龄比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年龄都要大,开放式的耸立在马路边上,楼道黑洞洞的,楼道里的灯换上没几天,就没有了。左邻右舍的,大部分都是租的房子,谁又会爱护多少呢。吵架声,摔打声,哭叫声,外面汽车的轰鸣声汇成了这个里独有的交响曲。这样的房子真的不适合女孩子租住。就是没有师兄,我可能也不会在这里住太久。

    在胡思乱想中,时间过的很快。她们陆续的回来了。

    吃过晚饭,收拾妥当。

    “蕾蕾,你觉得我们换个房子好不好?”

    “还好吧,怎么了姐?”蕾蕾不太在意的说道。

    “我有个朋友有个房子要出租,因为刚装修过了,不想随随便便的就给租了,问我要不要租,价格也挺合适的。”我尽力解释着。

    “姐,你想换房子了?”桃子问道。

    “不是我,是我们。我问过了,两室两厅的房子,在市中心,路段也还不错。他不是那种差钱的人,就是想找人给看着房子,他认为女孩子能比男孩子更爱惜房子。价钱不是问题。”

    “哦,那到底是多少钱呀?”素素也凑了过来。

    “跟我们这边的价格一样。房租就按这边的方式给就可以了。”

    “姐,这合适吗?你朋友不是亏大了,我们这房子都快拆了,怎么能跟刚装修过的比。”

    “嗨,他说就是想找人给看着房子,通通人气,并不指着这个发财,再说了,物业费不会因为他不住人就不收了呀。我们还替他出了物业费呢。”我只能尽力的去圆这个谎了。

    “蕾蕾,我们这边什么时候到期?”桃子有些心动了。

    “要两个月吧。”蕾蕾有些为难。“不知道我们现在走,房东会不会同意。”

    “要不就打个电话问问吧。”

    “姐,你朋友那边的房子,最晚要什么时间定下来?”

    “他没说,我跟他说周末我们才有时间。”

    “那我先跟房东联系后,再跟你说吧。”

    “蕾蕾,要不你现在给房东打一个,他应该不会那么难说话。”素素也开始帮腔了。

    “好吧,”蕾蕾开始给房东打电话。

    几经商讨之后,房东还是要多扣我们一个月的房租。

    “蕾蕾,这一个月的房租由我来付吧,必竟是我没有事先跟你们商量就答应了。”我惭愧的说到,怎么算来都是因为我的自私让他们损失了这一个月的房租。

    “算了,我们四人平分,每个人承担的都少一些。再说了,你找到了房子,我们省下了交通费,说不定还是我们要谢谢你呢。”蕾蕾总是那么善解人意。

    “姐,我们几时去看房子?”桃子已经有些迫不急待了。

    “呵,周六去怎么样?周日搬家。”

    “太好了,终于不用再听着交响曲睡了。”桃子兴奋极了。

    桃子开始缠着我描述新房子的环境,兴奋的像个孩子。

    清晨,想到沐松涛今天可以吃流食了,怎么也睡不着了,起床给他熬点粥带去,想到昨天的情形就觉得他也挺可怜的,病了,身边连个亲人也没有。也不知道恢复得怎么样了。小米粥很快就熬好了,找了个保温瓶装好。简单梳洗一下,我便出门,向医院走去。

    早上的住院楼,很是安静。我直接向沐松涛的病房走去。病床上没有人。床上的床单及被子很是整洁,不像是有人睡过的痕迹。怎么会呢,我不可能走错呀,退出来确认,没错呀。我去护士站询问。

    “你好,请问1402房的病人去哪儿了?”

    “1402?稍等我看一下。1402房,昨天下午四点左右已经转院了。”

    “转院了?”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哦,谢谢啦。”

    我提着保温瓶走出医院。也是,我就是人家手下的一个小员工,老大转院肯定也不会记得通知我了。

    我赶去公司,昨天的工作还都没做呢,小职员怎么能不干活呢。

    工作果然堆积了不少,年审在即,各家公司的报表已经出来了,全都堆积在我的桌上。简单整理后,我开始工作。

    陆陆续续的有同事到达公司,白翔始终没有露面。工作依旧继续。

    上午十一点左右,同事说有电话找我。

    “你好,我是郁洁,”

    “郁洁,我是沐松涛,昨天下午白翔已经帮我转院了,现在在山大医院。因为没有你的手机号,所以没有通知你。下午,到医院来一下吧,我些工作上的事,我要交待一下。”

    “沐总,您身体不要紧吧?”做为人家的员工,总要客气一下。

    “谢谢,已经好很多了。”

    “一会儿,你直接到1508病房。”

    “好的,沐总,我大约下午两点左右到达。我手头还有些工作没有做完。”

    “好的,下午见。”

    超人就是超人,昨天拿过去的工作,难道已经做完了?天呢,生病了,还这么能干。

    下午按照约定的时间赶到山大医院,这所医院据说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技术力量雄后,是本地有名的医院,平时床位都是千金难求。看医院附近的车子就知道了,这边的交通真是堵得一蹋糊涂,早早的从公交车上下来,步行赶到医院,还真有点累。

    很快打听到住院部1508病房,乘电梯直接上去,一出电梯门便被拦住了。

    “你好,小姐,您找哪位?”一位保安人员将我拦了下来。

    “你好,我到1508室,找沐总。”

    “有预约吗?您贵姓?”

    “免贵姓郁,上午约好了。”

    “郁小姐,请稍等。”保安拿起电话开始确认。

    高级病房,待遇果真是不一样。

    不一会儿,我被允许进入病房区。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忍不住打量这高级病房。走廊的墙壁被刷成淡淡的杏黄色,装潢的看上去不像是病房到像是商务酒店。

    我很快便找到了1508,轻轻敲门。

    一位护理人员将门打开,请我进去。这是一个套房式的病房,要穿过一个小客厅才能到里面病房。沐松涛半躺在床上,正在看着资料。一边的小桌上笔记本,小型打印机等办公用品一应俱全。

    “沐总,身体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请坐。”

    我便在病床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最近工作进行的怎么样?”果真是超人级的,一开口就是工作。

    “挺好的,跟我以前做的工作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现在正忙着做年审的报表。”

    “很好,我是这样安排的,你跟秦姐交接一下手上的工作,到医院来帮我吧。我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没有办法长时间工作,但现在有家公司的上市审计要做,还有几家大公司的审计要做,这些都不能再拖了。我已经让白翔招人了,但新手做这一行还是需要时间的。”

    “沐总,我之前没有做过审计,可能——”

    “这个你不要担心,审计没有那么难。我可以带你。”

    “好吧,我尽快与秦姐进行交接。”服从领导安排。

    “今天你先从我的笔记本里调出资料,我告诉你如何操作。”他开始费力的指挥我。

    原来超人都是这样练成了,生病人还要认命的工作。

    一下午的时间,我都在听从他的指挥,调各种各类的文档,审查他所交给我的各类账目。期间大夫查房,我得以休息片刻,其他时间我的大脑都在高速运转着。当第三次有人敲门时,我今天的工作结束了。正在收拾文档的我,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肩膀,疼,真疼。立马我就感觉眼泪在我眼眶中打转。

    “芋头,真的是你呀!小样,毕业到现在没见过我吧?怎么样,哥们眼神好吧,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豪放的笑声,震得我耳朵生疼。回头一看,程征的舍友,我的同班同学——鲁森。这时的我特别痛恨这个山东大汉,下手太狠了,我的肩膀火辣辣的疼。

    “花和尚,你就不能注意一点形象呀?我老板在这呢。”我故意瞪了他两眼。

    “唉?你不是去ZQ了吗?怎么又换老板了?”

    “呵,你来做什么的?”我只能说这老兄的记性是真不错。

    “我呀,这来取我们公司的审计报告。给,我的名片,哥哥,我现在在HX电子,有空找我玩呀。”这家伙直肠子,对人还是那么掏心掏肺。我接过名片,看了一下,不错,这家伙混到财务科长级别了。

    “好的,给你的审计报告。”我从桌上拿起刚刚的工作成果,递给他。

    “芋头,你真跳槽了?你家程征终于坐不住了吧?就看当年李涛对你那劲头,程征不吃醋才怪呢。”这小子从来说话不知道看地方。

    “花和尚,现在我下班了,你要去哪儿?要不一起走呀?”我急忙打断他。

    “哦,我没什么事,来跟沐总打个招呼我就回去了。”他挠挠头,敢情现在才想来还有个沐总。

    “沐总,不好意思,我跟芋头,不,郁洁是大学同学,好久没见了,一见到她太兴奋了,让您见笑了。沐总,您身体好点了?您呀,一定要多注意身体。俗话说得好……”

    “花和尚,你走不走呀?”我是深知这小子的那张嘴,你不打断他,他一定会滔滔不绝下去。

    “呵,沐总,不好意思,我先走了,有时间再来看你。”他边说,边朝我这边退了过来。

    “沐总,您休息,我明天再过来。”我打了个招呼,向外走去。

    “芋头,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你给程征打个电话,我们一起坐会儿。”他一出电梯就开始嚷嚷起来。

    “大哥,你能不能小点声,我的耳朵是好的,就快被你吵聋了。”

    “哦,好的,好的。你是不知道,在工厂呀,你要说话小了,他们就当听不到。一定要大声说,他们才会听你的。”他又开始给我讲经了。

    我快步走向医院门口,神哪,这和尚要念到什么时候呀。

    “唉,芋头,慢点走,我开车来的,我还得去开车呢,你等会我。”他小跑着向我赶了过来。我的头更疼了。

    “你去开车,我在这里等你。”

    “好的,你快点给程征打电话,我们去哪里坐坐。”

    “等我们订下们位子来,再打给他。”

    头疼,这会儿怎么碰见这么一主儿呀。我得想办法脱身。

    不一会儿,他开车过来,招呼我上车。

    “芋头,我们上哪儿吃?今天我请,别客气。”他豪迈的说着。

    “现在还早,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吧,一会儿再说。”

    “你先给程征打一电话,我跟他也好久没见了,怪想他的。那小子,还欠我一顿酒呢。”他依旧不肯放过我。

    “花和尚,我跟他分了,所以别在我面前提他了。”

    “吱——”他踩下刹车,毫无准备的我猛得向前冲去。

    “和尚,你会不会开车呀。”

    “你,你刚刚说什么?”他好像没有反应过来。

    “和尚,你先开车,我们一会儿再说。”

    后面的司机已经开始按喇叭了,总不能让他堵在这里。

    他快速的把车子开到一家咖啡馆门前,停好车把我拉进了咖啡馆。

    “说,怎么回事?”

    “和尚,现在的人,分手很正常,我们俩现在都觉得对方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所以分了。”我讨厌解释这个,可又不得不去解释。

    “可,你们是我们所有人当中,最被看好的一对,为什么会分手?是不是因为李涛?”

    “和尚,我们分手,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只是不爱了,所以分开了。”

    “芋头,是不是程征在外面有人了?你这个死心眼的家伙,是不是这样的?”他急得脸都红了,看样是真着急了。

    “没有,是我们俩要的不一样了,觉得对方都不是这辈子要找的那个人了,所以就分开了。没有别的原因,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不可能,一定是那小子的问题,我就说整天跟一群模特儿整在一起,不出事才怪呢。这小子,我非好好教训教训他不行。”鲁森开始撸起袖子。

    “和尚,我们现在分了,我呢,已经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你别在找事儿了行吗?”

    “芋头,你就说,你的心里还有他是吧?”

    “没有,我现在已经忘记他了,真的。现在的我,爱伤了,已经不会爱别人了。我只会爱我自己。”

    “芋头,我知道,你心里一定特别苦。呜——”鲁森竟然趴在桌上哭出声来。

    “和尚,和尚,你别这样呀!”我着急了,虽然现在咖啡厅里没怎么有人,但他这样子也太难看了。

    “那你先哭着,我先走了。”我拿起包做势要走。

    “别——芋头,我就是替你难受。”

    “得,我这都已经过去了,你就别难受了。不是要请我吃饭吗,快点找地方去吧。”我只得转移他的注意力。

    这一天过得真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