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第十九章·只为一人袖手天下

章节字数:1362  更新时间:12-08-11 14: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月末尾,阳光日渐干燥和明亮,漫天的柳絮纷飞在王府里,飘飘扬扬犹如一场经年的大雪,无处不在。

    离洲有一种十分奇异的花,一生只开三次,每次都是不同的颜色,之后,便香消玉殒,花落树亡。这种花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鸢凉。这一回,鸢凉花开成紫色,大片大片的紫色覆盖了王府,浓郁的花香拥挤在空气里,笼罩了整个王府的上空。

    翠柳垂下的丝绦间,若隐若现的看得见佚水泓颀长的背影,他站在湖边,出神的盯着水光粼粼的湖面,双眉之间萦绕着淡淡的薄雾般的愁思,那双仿佛能摄人魂魄的双眸里似乎隐藏着一汪如泓的清泉,深如墨色的蓝,幽幽然不见底,高挺的鼻梁下面的薄唇紧紧抿着,修长的双手垂在身侧。远远望去,这幅画面安静的让人忘了呼吸。有他在的地方,所有的事物都必然沦为了陪衬。

    “佚公子还真是,眼光高啊。”铭辰走到佚水泓身边,微风拂过他们的脸颊,扬起青丝缭乱,“我幽云国的大公主,是如何配不上你,让你这么坚决的拒绝联姻。”

    铭辰眼前又浮现出昨日的情景。

    “泓儿,七皇子这次前来,是为了幽云国和离洲的友好关系,父王,还想听听你的想法。”佚天寒虽然很想促成幽云和离洲的姻亲邦交,但是佚水泓从幽云国回来之后却对联姻之事只字未提,他心里早就有几分明白了。

    佚水泓的眼神有一丝游离,他听得懂佚天寒话里隐含的意思。可是关于联姻的事,他不想沦为两国政治交易的棋子。虽说铭辰此次前来是打着邦交使者的名头,但这名头下实际的意思无非就是为了促成两国联姻。

    “泓儿,你在想什么?”

    “父王,儿臣觉得,用联姻来维持两国的邦交,不是最好的方法。”

    整个大厅内的氛围渐渐冷淡下来。

    ******

    “并不是如此啊。”佚水泓心事重重的说,“难道你会愿意自己的一生都禁锢在两国政治的牢笼里么,没有自己的感受,没有自己的感情,甚至,没有一个真正爱着的人陪在身旁。”

    佚水泓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感伤。这么多年,他的父王和他的母亲就是这么微妙的关系,虽然他的母亲从来都没有提及过从前的事,但是他知道,那些尘封的回忆里一定有她不愿意回首的部分,或许,那些部分就是她年少时的噩梦,是她心底难以抹去的伤口。

    “可是,有些事情,我们却是身不由己的。”铭辰无奈的说。

    “是幽云国,出事了么?”佚水泓压低了声音。

    铭辰只是叹气,摇摇头没有说话。

    “可是,就算是我,也改变不了任何啊。”佚水泓苦笑,“我只不过是一个王爷府里的庶子。”

    “可是你不是别人,你是佚王爷的儿子,并且,佚王爷是很看重你的不是么?况且,嫡庶之分有时候只是虚谈而已。”

    “可是水泓这一生,只会娶所爱的女子,倾尽水泓一生之力,爱她,念她,宠她,给她最大的幸福。”

    “呵呵,这会可能么,我们都不是普通人,生在帝王之家注定没有这样幸福的权利。迟早,都会沦为棋子。你看那鸢凉,还不是没有选择的在最后一次开放之后,悄无声息地扑向死亡,就像幽云国的雪殇,白若清雪,遇风而殇,都是没有余地的。”

    “能告诉我,幽云国到底出什么事了么?或许水泓可以有其他的方法帮些忙。不一定要用大公主的幸福做筹码。”

    “虽说这姻亲关系是虚薄的,但是没有这一层薄如蝉翼的牵连,佚王爷是否愿意帮幽云国,可就是个未知数了,而且。”铭辰心下一软,语气象是浸了水一样,虚弱无力,“皇姐嫁过来,事实上,就是人质,这样离洲才能少些疑虑不是么。”

    “啊……”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铭辰和佚水泓忙转头看去,那声惊呼像是从下人房间里传来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