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第二十六章·飞鸟尽,华弓藏

章节字数:2188  更新时间:12-08-11 14: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儿,过来看。”流玄放下手中的毛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画。

    泼墨的画卷,气势恢宏,倾洒万里的磅礴江山图,墨迹未干的铺在书桌上。

    “这,将是我夜城的天下了。”流焰站在桌旁,嘴角邪挑,露出一个邪邪的笑。

    “如画江山尽归我,唯我夜城独揽天下。”流玄抚掌大笑,“对了,皇儿,宁西王那边怎么样了?”

    “千澜暂时还没有传消息回来。”

    “怎么还没有消息,不会是发生什么变故了吧,你派去的人可靠么?”

    “父皇,儿臣这次派去的可是千蝶盟的人,千蝶盟办事,向来只会成功,绝不会失败。”

    “但愿如此。”流玄的表情舒展开来,他也是听说过千蝶盟的,那些人做事的手段他早已略有耳闻,“不过,我们绝对不能小瞧了宁西王。”

    宁西王原本是幽云国的一名武将,此人骁勇善战又足智多谋,逐渐成了幽云国独当一面的将军。

    早年间幽云国内的前朝遗臣犯上作乱,发动复国的战争,当时还是将军的宁西王带领九千骁骑军一战告捷,诛杀全部叛逆余党,稳固了幽云统治。幽云皇为了表彰他的功绩,下旨封其为镇远大将军,同时派其平定幽云国西陲的动乱。

    他带领五万士兵开赴西陲,经过长达一个月的激战终于成功活捉了敌军首领。而幽云国的军队也由当初的五万锐减到两万。这是幽云国历史上空前惨烈的一场战役,战后的西陲已是血流成江,风吹过的夕阳上还沾染了血腥的气息,风尽处缠绕着呜咽的声音,犹如一曲哀歌。

    镇远大将军亲自上阵杀敌,一次次的出战,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下十几处,严重的伤到骨骼,轻的也还是在身上留下刀疤。最后一次战役上,他为了救一个年轻的士兵,用身体帮他挡了一枪,枪头伤到了肺叶,差点命丧西陲,不过,他依然挺着最后一口气看到了幽云军队的胜利,之后便陷入昏迷。

    他麾下的四大首领带着昏迷的他撤出西陲,在幽云西部的一个繁华重镇“明都”驻扎。幽云皇派皇宫内最好的御医加急赶到明都。在他昏迷的那段时间,所有的士兵自发轮番到他暂时停留的府邸外守卫,不眠不休。王妃水姿原本就一直跟随他上战场,他受伤后更是衣不解带寸步不离的守在床前,几乎每夜都是伏在床沿就那么睡着了。

    幽云皇为表示嘉奖,也为了安抚他所带的军队和幽云的民心,下旨封他为宁西王,俸禄和地位均同皇室的亲王一样。

    整整六十多天,他终于是苏醒过来了,第一眼,看见憔悴的水姿眼角挂着泪痕,梦中都皱着眉头,他心里一阵凄风楚雨,酸楚的感觉涌上来,战场无情,怎是她一介女子该来的地方。

    这场战争是他一生中最惨烈的战争,谁料想,却也是他命运的转折点。

    武将最怕的,莫不过那四个字,功高震主。

    经此一役,宁西王的威信不断增加。幽云皇开始怕他有朝一日会威胁到自己的统治,但是却也不能立刻采取行动,不然会被诟病成兔死狗烹寒了朝中大臣的心。于是,幽云皇趁他还在明都养伤,顺水推舟,将明都赐予他,并且在明都给他盖了一座豪华的宁西王府。

    接下圣旨的那一刻,他就知道,皇上已不再像以前那样信任自己。既如此,便安心的呆在明都吧,静静地看着自己用命换来的河山,歌舞升平,如此便也安心。他苦笑一声对水姿说了一句话:“既然如此,便安心地和你相守吧,不离不弃。”水姿望着他失落的眼睛,怜惜又心疼的笑着,伸手抚着他的脸颊:“白首到老,生死不离。”

    “幽云皇大概很难相信,自己怀疑的正是他最该信任的人吧。”流焰凝视著书桌上的画缓缓开口。

    “这是他,自己埋下的祸根。”流玄目光如炬,“没什么事了,皇儿你退下吧。”

    流焰依旧站在原地,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父皇,后天。”流焰抬起头来,脸上出现了少有的淡淡忧伤的色彩,“是母妃的祭日。”

    流玄怔住,良久他开口:“是啊,落儿离开朕已有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来,父皇,也还是想她的啊,只是当时……”

    “当时什么?”流焰追问。

    “罢了,都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流玄摆摆手,“后天父皇会记得去你母妃生前的寝宫上柱香的,你也一起去吧。”

    “是。那,儿臣先回宫了。”

    走出门,墨色微染的夜不复白日的喧嚣,只有几盏灯火不知疲倦的亮着。流焰想一个人静静便让随从先行回宫,他一个人沿着小径漫步目的的走着。

    他的脸上有哀伤的神色,那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样子。眼底泛上水雾,在月光下显得如此悲切。眼前浮现出那个小小的身影,因为怕黑所以蜷缩在角落里,用力的咬住嘴唇,不让泪水滑下来。

    ******

    月色迷蒙,参天的大树那繁盛茂密的叶子犹如撑开的一把大伞,淹没在无休无尽的夜色里,半遮掩的月光也无力穿透层叠厚重的枝叶。只剩灌入树林的夜风拨弄着枝桠,发出簌簌的声音。

    窸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蓝色的轻纱翩扬在微弱的光芒中,扬起又落下。

    “你来了。”蓝色的身影开口。

    身后的女子低声说:“这一次,还真差点死掉呢。”

    “身上的伤口还疼么。”

    “你问的倒轻巧。”她嘴角抽动,“没事你也去穿穿琵琶骨试试,我不死,已经是大命了。”

    “你立了大功,回去后总司一定会重重奖赏你的。”

    “你是说,我能见到总司了?”她满怀期待的问,虽说她进入千蝶盟已有几年光景,可是却还没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神秘的总司。如果这次能够见到总司也不枉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连命都差点丢了。

    “也许吧。”

    “现在要把消息传给雇主么?”

    蓝衣人有一刻的停滞,背对着那叫做澜儿的女子的脸上有一丝紧张掠过,转瞬即逝:“不,暂时先不要告诉他。”

    “为什么?”澜儿略有不甘的样子。

    “雇主的要求是什么,你达到了么。邀功,也不急在这一刻。”蓝衣人冷冷的语调压下来。

    澜儿不语。

    风吹过树枝,微微的声响象是千万条蛇一起穿过草丛,哗,哗,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