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三章·再见已是生死无话

章节字数:2368  更新时间:12-08-12 13: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犹如颤动着盛开的花瓣轻翕犹合。

    “看来我们这位幽云公主的体质真是不怎么样呢。”硬朗好听的男子声音慢慢灌入耳朵里。

    花瓣骤然全部开放,眼帘睁开,敛凝看清了眼前的人。

    “混蛋!”她脱口而出。

    是流焰。

    流焰不以为然的看着她:“这么久没见,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词呢,结果真是让人失望。”

    敛凝看看四周,华丽的装扮,这气势和幽云皇宫差不多,估计这是夜城的皇宫了。头有些微微的疼,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自己昏倒前的情景。

    那个时候,原本以为那个老婆婆识破了他们的身份,樊凯便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手中的剑。

    “我看啊,其实是你们小姐和那位公子私奔吧。”老妇人开口。

    初蝶松了一口气,樊凯也慢慢把手放下了。

    “还真是让您看出来了呢。”初蝶掩嘴笑,“实话告诉您吧,我们是从帝都跑出来的呢,我们小姐啊,可是把身家幸福全都压押上了。对了,婆婆,您老两口可有什么亲戚在帝都没,也好帮我们打听一下我们老爷的意思。”

    “我们那能有什么亲戚在帝都啊,要是有的话,我们也不用住在这啦。”

    “那婆婆,您老两口年轻的时候可曾去过帝都没?”樊凯又问。

    “我们没那个好福气哟,帝都那么远,而且,我们也没那么多盘缠啊。”

    说道这里,樊凯和初蝶的脸色顿时变了。樊凯回头,看见痕轩正拿着点心就要吃,忙喊一声:“别吃!”痕轩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到,点心滑落到地上,滚到床脚。

    “怎么了?”敛凝疑惑地问。

    初蝶把敛凝和痕轩拉到一起,护在身后,樊凯抽出腰间的软剑指向老妇人。

    “呦呦,你这是做什么,吓煞老婆子了。”老妇人捂着胸口惊道。

    “别装了,你是谁!”

    老妇人一脸不解,连敛凝和痕轩都是一脸的茫然。

    “哼,这雪殇树虽然是幽云国特有的物种,可是它一般正生活在帝都,若是别处有,只能是移植过去的,你说你儿子十岁早逝,而且在帝都也没什么亲戚,你们又不曾去过帝都,那这雪殇树是哪来的!”

    老妇人笑:“可是你发现的,太晚了。”

    话音刚落,敛凝他们便只觉天旋地转,脚下一软便失去了知觉。

    “这散蝶粉还真管用。”一个黑衣少年从正屋里走出来。

    “你以为凤蝶司是吃素的么。”“老妇人”答道,“这散蝶粉不像其他的迷药,它撒上之后会产生一种类似于东西发霉的气味,谁都会以为是这屋子潮湿发霉而已。”

    身后有声音响起,他们二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等到他们再转头的时候,却发现面前倒下的四个人就在刚才这一瞬间变成了三个。

    此时的敛凝四下里看了看,发现身边只有依然昏睡着的初蝶,没有痕轩和樊凯的影子。

    “他们呢?”她质问流焰。

    “他们?”流焰笑,“你说那个傻子和那个侍卫么?呵呵。我把他们杀了。”

    “你……”敛凝睁大眼睛,不过转念又一想,他既然抓了他们怎么会这么早就把痕轩和樊凯杀了,“呵呵,其实他们是早就逃了吧。”敛凝笃定樊凯一定是中途逃掉了,只是痕轩,她却不太敢肯定。

    “呵呵,看来公主还是有进步的嘛。”流焰站起身走到被绑成粽子一样的敛凝身边,“不过,我似乎是不应该再叫你公主了呢,因为啊,再过几天,你可就只是一个亡国公主了。”

    听到流焰这么说敛凝心里咯噔一下,虽说她知道幽云大难当头,可是没想到这话被流焰说出来,每个字都像刀一样割得她的心一寸寸的疼。

    不知道父皇和铭辰哥哥现在都怎么样了,她的幽云,还是她的幽云么……

    她抬起头盯着流焰的眼睛,没有一丝畏惧的迎上去,眼神里满是倔强和不屑。

    “他们再怎么打,也不过是我们幽云的内乱而已,就算。”敛凝眼神一漾但是还是说下去了,“退一万步说,就算父皇被逼下皇位,幽云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君主,幽云还是幽云。总好过被你这混蛋攻占,消了幽云国号,把幽云变成你们夜城的领地!”

    这一番话说得流焰心里一阵震惊,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这话恐怕任何一个君主都不会说出来,因为他们怎么可能看的这么开,胸怀这么宽广。

    可是,她却说出来了,而且,她的眼里,又是那种似曾相识的倔强眼神。

    流焰起身,躲开她的眼神:“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这时洛凡上前把敛凝身上的绳子都解开,他知道敛凝没有武功,并且刚被绑了这么久手脚发麻是逃不了的,更何况,这偌大的夜城皇宫她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敛凝瞪了一眼洛凡,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没办法,现在只有任凭流焰摆布了。

    流焰带着敛凝走到一座寝殿门口,他拨开茂密的竹枝,让她看。

    院子里坐着一个女子,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不远处的小丫头逗鸟,脸上不时露出动人的微笑。

    敛凝顿时惊住,当她明白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张口大喊:“渺……”

    流焰早就料到她会有这个反应,眼疾手快的捂上她的嘴。

    “你现在可比她有用多了,你想让我杀了她么?”流焰邪邪地笑,温柔的语调里全是威胁。

    敛凝摇头。

    “那你就别乱叫,知道么。她现在可是就相信我一个人,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对她做点什么事。”

    敛凝点头,表示她明白其中的厉害。

    流焰这才把手从敛凝嘴上拿下来。可是敛凝却趁这个机会张嘴咬上流焰的手指。

    流焰疼的微微低吟一声。她还真的是下了狠心,似乎是要咬掉他的手指才肯罢休。

    洛凡忙上来。在敛凝脑后拍了一掌,敛凝晕在了洛凡怀里。

    流焰甩着带着殷牙红印的手皱眉:“带她回去。”然后走进了院子里。

    “焰,你来了。”清舞看到流焰便迎上来,可是一眼就看见他手上的伤痕,“你的手怎么了,我看看。”

    分明的牙印,看来是一个女子咬的。清舞忽然有点不高兴,但她还是压在心里没有表现出来:“鸿儿,过来帮殿下包扎一下伤口。”她转身走回去,却叫一个丫头来帮流焰处理伤口。

    “怎么,不高兴了?”流焰问。

    “殿下这是在哪里受伤了,又来找清舞。”

    “呵呵,一个疯狗咬的而已。”

    “这皇宫里竟然还有疯狗,多谢殿下告诉清舞,清舞以后出去也得小心一点,别被这疯狗咬了。”清舞转过头去不看他。

    流焰看见闹脾气的清舞,居然微微一笑:“哎呀。”他低呼一声。只见鸿儿吓得连忙跪在地上,口里说着:“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弄疼殿下了。”

    清舞忙转过头来,无奈的说:“鸿儿你下去吧,我来。”说完还是拿起纱布亲自帮流焰包扎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