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五章·剪不断理还乱,不只是离愁

章节字数:3719  更新时间:12-08-12 13: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主子,您真要进去啊?”一个总管模样的太监压低了声音说道。

    旁边的人穿着一身雪青色的长衫,外面罩着一个白色的斗篷,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整张脸:“你都打点好了么?”

    “奴才都打点好了,不会有人知道主子进去过的。”总管太监小心的左顾右盼,确定附近没有人才又开口,“主子进去吧,奴才在这守着。”

    正值守卫换班,那个总管太监装作上前传话,他口中的主子便趁这个间隙进去了。躲过这几个守卫便好办了,里面的人,多多少少都已经被打点过了。于是他很快就到了要去的地方。

    推开门,看见要见的人就坐在大厅里,神情淡然。

    “白首领。”他开口叫道。

    白逸之注视着他,不知道这兜帽下面是怎样的一张脸:“想必阁下不是一般人吧,竟然能进到这里来。”

    来人缓缓摘下了兜帽。

    白逸之看清楚那张脸之后也并没有多么惊讶,这个地方,能进来的又有几个人呢。

    “请问殿下冒险来这里有什么事么?”

    “来请‘遗世独立妙笔生花白逸之’帮一个忙。”

    “现在的逸之还能帮上殿下的忙,还真是荣幸之至。”白逸之不卑不亢的语气。

    “是啊,连我自己都快帮不了自己了。”那人面露无奈的笑,从怀中掏出一纸信笺走到白逸之面前。

    白逸之接过信笺,看到上面起首语处是空着的,而落款处写的是苏映。

    “殿下想让逸之做什么?”

    “以白首领的才智想必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封冒名信了,我只不过想让白首领把它变成真的。”

    白逸之知道他是想让自己模仿苏映的笔迹重新誊抄这信,他的手法自然是可以以假乱真,连苏映自己有时候都难以分辨。这样一来这封信就会变成一把利器,可以随心所欲的陷害任何人。

    白逸之心里早已明白了几分,面前这人无非是想利用宁西王攻打帝都这个机会,凭这封信,借通敌之名铲除异己。这样有什么不好呢,白逸之想,反正也乐得见他们内乱。

    “只是殿下想在这起首处写谁的名字?”写在此处的名字自然就是他想陷害的人了。

    “铭延。”那人嘴唇微张,轻轻地吐出这个名字。

    白逸之惊讶之极,一脸不解:“难道这样,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么?”

    ******

    “殿下,出事了。三皇子出事了。”

    “什么事?”铭辰心里正烦乱,听见这消息却有一丝镇定。

    “昨晚军事阁的那帮人截获了一封密信,是宁西王首领苏映写的给三皇子的。”

    铭延通敌?铭辰心里惊讶,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三皇子铭延不是这么愚蠢的人啊,况且他是一些老臣心里太子的不二人选,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难道说是被人诬陷的?那谁最有可能诬陷他呢?

    糟了!铭辰想到这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在所有人看来,最可能诬陷铭延的人,是非他铭辰莫属了!这一石二鸟的计划,当真是威力无穷啊,既除掉了铭延又能除掉自己。

    “皇上传召七皇子,请七皇子速到议事厅。”

    果然,父皇这么快就怀疑他了。

    当地宫里燃起蜡烛的时候,白逸之知道,外面已是夜色降临了。这地宫虽然建在地下,但是有无数的通风口和天窗,空气能与外界流通,甚至有时候还能看见照进来的阳光。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能从这里逃出去,也许,最后他们根本就不想从这里逃出去了。

    白逸之思忖着这个时辰那封信应该已将幽云皇宫闹得天翻地覆了。

    这时有人进来了,是个总管模样的太监,一开口就带着一股生离死别的味道:“殿下让我来转告白首领,谢谢白首领的帮助,他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

    白逸之叹了一口气。其实,那天来找他帮忙的,就是三皇子铭延。这深宫权利纷争里,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他应该是这皇宫最奇怪的一个人了吧。那日的情景又浮现在白逸之脑海中。

    铭延说:“白统领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幽云皇宫里的地宫,像皇宫一样富丽堂皇的地下宫殿。”

    “即使再豪华,也只不过是用来囚禁人犯的牢笼。”白逸之环视着四周。

    “可是,地上那座宫殿难道就不是牢笼了么。他们都一样,都是牢笼。唯一不同的就是,地上那座用来囚禁战争里的胜者,而这里,用来囚禁那些失败者。你可知道,有多少幽云皇族的王孙贵胄死在这里么?他们没有死在战场上,甚至没有死在断头台上,他们被幽禁在这里,最终老死在了这华丽的宫殿里。”

    “我明白殿下的意思了。殿下要的,不是这江山。”

    “可是我却也不是什么好人,为了帮二哥就这样陷害七弟,白统领觉得铭延做的对么?”

    若非这这句话,白逸之当真以为这三皇子铭延只是一个一心渴望自由的人了。对或者不对又有什么意义了呢,反正他真的得到了他想要的自由,他不惜诬陷自己并不仅仅是为了帮助二皇子铲除铭辰,其实是他不想在这地宫老死一生吧。可是他得到的就是真的自由么?

    三皇子铭延有通敌嫌疑,可是一封信也不能称之为铁证,虽经众大臣担保,却也失去了幽云皇的信任,被逐出宫廷,贬为庶人,永世不得再入宫。他离开的时候,嘴角带着笑。

    七皇子铭辰有诬陷手足的嫌疑,幽云皇最不能容忍的便是兄弟手足因为争权夺利而互相残杀,所以铭延一句“铭辰你好狠”便轻而易举的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百口莫辩的深渊,最终与铭延一样被逐出宫廷,可是却保留了他的皇子身份。铭辰苦笑,这又能如何,只不过是一个落难的皇子……

    ******

    敛凝又一次从昏迷中醒过来,她从神智恢复的那一刻开始就在心里骂流焰,遇见他就没好事,除了被抓就是被弄晕。痕轩和樊凯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会不会回来救自己,算了,痕轩就免了吧,他万一回来就更糟了。想到这里,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慢慢睁开眼睛。

    可是近在咫尺的那张脸让敛凝刚一醒过来就吓了一跳,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低声喊:“渺墨,渺墨,你,你快跑,快跑!”

    眼前的人,是渺墨,敛凝从小最好的朋友,幽云国郡主渺墨。

    “跑?”渺墨看起来一脸迷茫的样子,“我为什么要跑啊?”

    “这里是夜城的皇宫啊,你被流焰抓了!”敛凝不仅着急而且也一头雾水,渺墨这是怎么了,竟然看起来完全不明就里的样子。

    “可是被抓的不是你么?”渺墨嘴角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来。

    不对,敛凝本能的嗅到这里面的异常情况。

    “千幻,你就不要逗她了。”大殿外传来流焰的声音,他一走进殿来整个大殿的气氛就明显冷却了下来。

    “公主。”初蝶看到流焰立马艰难的朝敛凝身边移动着。

    “殿下是不想让我吓到她么?”千幻转身问,语气里却是有别的意味。

    “你先到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出去找你,有事要问。”流焰对她说,然后又瞥了一眼敛凝,“不要高兴得太早,你昨天见到的那个人,可不是千幻。”

    “那昨天那个人是谁?”

    “你们幽云的郡主,渺墨啊。你这个公主是不是混的太好了连她都认不出来了。”看见敛凝一脸的疑惑,流焰倒是不介意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其实,我上一次去你们幽云国的时候,就把千幻和渺墨掉包了,从那之后你见到的渺墨,其实都是千幻。而真正的渺墨,早就在我夜城皇宫里了。”

    “怪不得,你能知道幽云国这么多的情报,你到底在幽云安插了多少奸细!”

    流焰装模作样的沉思了一会:“哎,这个真是不太好数啊。”

    “你!”敛凝气急。就在流焰以为她又要把“混蛋”搬出来的时候,岂料敛凝却说了一句让他更为惊讶的话。

    敛凝说:“我要吃饭!!”

    这句话一出口,流焰惊讶的扶住额头,在她的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在她自己都沦为阶下囚的时候,她居然心心念念着的,却是吃饭。连旁边的初蝶都是一脸不可思议,心里不住的想,是不是她们家公主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刺激,导致心智不正常了。

    流焰总算知道对付她是不能按常理出牌了。于是让人给敛凝和初蝶都松了绑,安排传膳。

    看到流焰离开的背影,初蝶立刻跑到敛凝跟前,跪在她的脚边,摇着她的袖子就问:“公主,公主,你没事吧……”

    可是初蝶看见,敛凝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以往那种奕奕的神采了,她木木的注视着初蝶,却是什么都不说。初蝶吓坏了,连忙不停的叫她。

    终于,敛凝嘴唇一张,眼泪簌簌的落下来,她盯着初蝶,断续的说:“是……是一对啊……一对,他……他们……怎么……”话到最后,语调里都能觉出酸涩了。

    “公主怎么了,什么一对,什么是一对啊,你别吓我……”初蝶虽然表面上镇静,可是心里也开始有点不安,敛凝的样子象是受了极大的震惊……

    敛凝的眼泪一直往下掉,可是她却什么话都不再说了。初蝶在一旁手足无措的急的也快哭了。

    可是初蝶没有主意到,敛凝的右手始终紧紧握着腰间的那个荷包。

    “千幻。”流焰出门就看见千幻冷冷的站在一边,“你是不是有必要根本殿下交代一下,痕轩和樊凯的事情。”

    “殿下这话说的可真是让千幻寒心。您难不成忘了,千幻在千蝶盟是属于弄蝶司的,而弄蝶司负责的是情报。所以千幻可不负责帮你看好人质,这件事,恐怕还得问您的贴身侍卫洛凡了。”

    “千幻。”流焰第一次这么狠的咬着这个名字,“最好记住你的身份。”

    “千幻一直都知道,就是因为一直都知道,所以才……”千幻终于没有勇气再说下去,话就这么断在空气里了。

    “算了,你先回幽云国吧,密切注意那边的消息。”流焰的声音还是软下去了。

    “洛凡,那痕轩的事你来跟我解释一下好了。”声音不是很大,可是却让人听了觉得可怕。

    “殿下。我们用散蝶粉迷晕他们之后,有一个神秘人出现,趁我和千幻不注意把痕轩救走了。”洛凡虽然单膝跪在地上,可是身影看起来依旧挺拔。

    “又是神秘人。”流焰不禁想起上一次从清舞那里出来的时候遇见的那个偷听他和洛凡谈话的神秘人,“是上次从你身边溜掉的那个人么?”

    洛凡略带愧色的低头:“属下没有看真切,不过,听那人行动的声音是很像的。”

    “那就是他没错了。难道能从你洛凡手下溜走的人,这世上已经有两个了么。”流焰的话里带着刺,毫不留情的朝洛凡刺去。

    这人究竟是谁,怎么一次次地出现在自己周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