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八章·雪殇一梦碧庭花

章节字数:2861  更新时间:12-07-17 12: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箜夜回到蜀阳城的时候,天色已暗,他在郡守府邸前勒马,从马上下来的那一瞬,他觉得地面是软的,似乎有一刻他要陷下去。

    白色的长衫因为奔跑过急的原因从肩膀上滑落,后摆无力的拖在地上,沾染了尘土。

    院子里站着几个士兵,全部垂丧着头。箜夜疾步走过去,所有人都慌乱的跪下。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跟随赫霆首领一路上向帝都方向行进,这一路上受到田龙的右指挥司大大小小十几次的伏击,前几次都有惊无险的抵挡了过去,可是后来他们人越来越多,这次,这次……”

    另一个士兵见他不再往下说,于是接口道:“这次是田龙亲自带人袭击我们,他们在岸上放箭,我们人本来就不多,加上途中的损折,所以这次就有些失利,赫霆首领,赫霆首领不幸中箭,最后在乱箭中跌到江中去了,如今生死不明……”

    “生死不明,一个生死不明就完了么!你们难道不去救你们的首领么!”箜夜控制不住的吼起来。

    那个说话口无遮拦的汉子居然就这么生死不明了!怎么可能!他不是很厉害的么,他不是一个人就能对付敌人一个先锋队的么!

    “最后是我在首领身边的,可是当时情况紧急,等到我赶过去的时候,江中早已没了首领的身影……”说话的士兵一脸悔恨的泪水。

    “箜夜。”房间里传来宁西王的声音。箜夜转身走进了进去。

    “大哥你知道了。我在围剿聂力的时候看到信号弹,传信的士兵说,赫霆阵亡了……”

    “箜夜,你相信赫霆么?”宁西王毫无缘由的说了这一句话。

    “我当然相信。”

    “你相信他,就应该相信,他会回来的。”

    “可是……”箜夜看见宁西王闭上了眼睛便没有再说下去。

    “箜夜,现在右路本就不多的军队遇见了田龙的主力,看来是撑不了多久了。一定要把赫霆出事的消息封锁住,免得军心大乱。让安城暂时代替赫霆继续沿水路前进,派安城手下的特训兵从蜀阳城出发,务必要铲除田龙散布在沿江的伏击队伍。”

    “好。”箜夜应着,可是语气里却是前所未有的一种低落。

    “我们,即刻去梨凡城。”宁西王站起来走到箜夜面前,对他说,“箜夜,你知道么,这么多年以来,你都是从前那个样子,那个性情之中的箜夜,从来没有改变过。”

    其实,我早就不是那个箜夜了,因为,我只会这么容易被你的情绪牵引……

    箜夜忽然想起在他回来之前王妃水姿一定要留在左路上吸引对方的兵力,他接到赫霆出事的消息后就立刻赶回来了,水姿应该已经带兵前进了吧。若是告诉宁西王,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去阻止水姿,那么所有的计划都会泡汤了,若不告诉他,万一水姿出事,第一个受到责难的必定会是自己。

    那么,倾,就让我自私一回吧。

    ******

    “焰,你来了。”清舞坐在梳妆台前,微微转过头。

    流焰眼角含笑的坐在桌边:“几日不见,你气色好多了。”

    “是啊,你有几日没有过来看清舞了呢。”

    “你生气了?”流焰坏笑着问。他总是能在她这里轻而易举的看到她的在乎,看到她的小性子。

    “焰,你可知道,清舞在这里,每天最希望的事情是什么?”

    流焰摇头,他不是猜不出来,他只是想让她自己说出来而已。

    “清舞最希望的,就是你来看清舞。若是清舞说,清舞生气了,难道你以后就会天天来看清舞了么?”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流焰的心真真切切的动了一下。有一个人,她心心念念着你,每天都盼望着你能来看她,她所有的心思都是为了你而存在……

    这世上,对流焰如此真心付出的女人,只有两个,而其中一个,却在他年幼的时候,离开了他。他眼前的这个女人,是第二个……

    是不是自己当初不应该骗她说她是自己未过门的妻子?

    “焰,你又在想什么?”

    “我在想,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呢?”

    “清舞现在已经开心了……”

    “你过来看。”流焰示意她跟他出去。

    走出殿门的时候,清舞被那漫天的白色震惊了。一夜之间,她的宫殿就变了个样。

    原本空落的庭院如今植满了树木,而那些树木蓊郁的枝桠上全是怒放的白色的花,犹如漫天白雪。

    风吹过,白色的花瓣零落,在风中蹁跹,恍如仙境。

    “喜欢么?”流焰略带骄傲的抿着嘴,“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清舞走入庭院中,看着那些舞蹈的白色精灵,笑得天真无邪。

    “喜欢,这些是什么花?”

    “这花,叫雪殇。”流焰看着清舞,她都不记得幽云国最漂亮的花了。

    风吹得略大了些,雪花一样的花飘飘扬扬从殿墙飘过,不知吹到哪里去了。

    远处宫殿里囚禁着的敛凝落寞的守在初蝶的床前。这是她在这里最后一个亲人了,可是,初蝶却已经几天没有醒过来了。初蝶昏倒的时候敛凝慌忙叫殿外的侍卫找御医,可是他们说要先请示流焰再决定,敛凝当时就气愤了,等都他们请示完流焰,初蝶早就不知道会怎样了。最后,御医还是请到了,可是那时候初蝶都已经昏迷一天了。两个御医轮流把脉之后却都是无奈的摇头,说什么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病症,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办法。

    “初蝶,你醒醒吧,跟我说句话。”敛凝伏在床前摇着初蝶的袖子,语气里竟然满是乞求,“我不要一个人啊。”

    “我现在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没了幽云,没了铭辰哥哥,也没了痕轩,没了樊凯,甚至连初蝶都不能再说一句话……

    敛凝神情疲惫的走到院子里想要打点水给初蝶擦擦脸。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恍然怔在了原地。

    那天空中飞舞的,是雪么……

    她无意识地走到了庭院中央,看见地上稀稀疏疏的落着几片白色的花瓣,远处不时还有些飘过来。她伸手,握住了一片,放到心口最贴近心脏的地方,用尽全身的力气以最宝贵的姿态捧着那片花瓣,脑海里那些铺天盖地的雪殇的样子汹涌的席卷而来。

    初蝶,你看,是雪殇,是雪殇,是幽云的雪殇啊……

    敛凝闭上眼睛,阳光剧烈的刺下来。那个微笑在眼前骤然扩大。她曾经想,不管有什么苦难,只要能看见那个微笑,只要能看见那颀长温润的身影,一切便都没有那么重要,她便可以安心的舒一口气。可是,那个微笑现在在哪里……

    眼泪终于流下来。

    ******

    “洛凡,我们去碧庭。”流焰从清舞那离开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带着洛凡朝碧庭走去。

    碧庭是夜城皇宫里一个最神秘的所在。从外面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宫殿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在那里却藏着夜城的一个秘密。

    洛凡刚一打开密室的门,顿时一股冷气就从里面溢出来。他把手上的棉袍披在流焰身上,然后自己也披了一件袍子,跟在流焰身后走了进去。

    转过一个弯,前面赫然出现了绵延数里的冰墙,透着森森的白色雾气。每隔几步冰墙里都会有一朵盛开的紫色的花,每一朵都有手掌那么大,开得雍容华贵又美丽无瑕。

    气温越来越低,流焰皱了皱眉,裹紧身上的袍子,继续向前面走去。

    洛凡把自己身上的青色袍子解下来然后快走几步披在了流焰身上。

    流焰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着。

    走到碧庭最中心的位置,他们停了下来。那里是一片湖,湖中心有一朵巨大的冰蕊,所有的冰墙都是由那冰蕊延伸而来,可是它下面的湖面却没有结冰,水面上静静的,没有一丝涟漪。

    冰蕊里躺着一个人,因为离得远,而且冰蕊的花瓣反射着点点的光,所以看不清他的样貌。

    流焰望着冰蕊中冰封的人,淡淡的自言自语:“原来他还没有醒。”

    “殿下为什么突然想起来碧庭?”洛凡一身单衣,嘴唇早已冻得泛紫,说话的时候牙关略微的打颤,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一些,握剑的手不停的用力,指甲都已经变成了深紫色。

    “我以为……”流焰没有说下去,“走吧。”他知道洛凡快要受不了了,如果再不走,他这最得力的侍卫可就要葬身在这碧庭里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