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九章·你不要哭了

章节字数:2904  更新时间:12-07-07 17: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又来做什么。”敛凝看见流焰的身影出现在殿前,冷冷的说。

    “本殿来,自然是从你这里拿回属于本殿的东西了。”

    “我这里没有你的东西。”敛凝知道他要找的是精诚,可是没想到他这么早就发现并且来兴师问罪了,只好强硬着说。

    “没想到,幽云国的公主还有这一手,本殿可是回去之后才发现这精诚不见了呢。”流焰以主人的姿态坐在殿里,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敛凝,“若是你看完了,还请还给本殿。虽说这里是本殿的地盘,可是,本殿也不想让洛凡带人来搜宫,除非,你是想和初蝶住到大牢里去。”

    敛凝不想屈服于流焰的威胁,若只是她自己,住到大牢里又如何,可是现在还有初蝶,昏迷不醒的初蝶。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还你就是了。”敛凝把流焰的右翼精诚放到桌子上,狠狠地瞪了一眼流焰。

    “呵呵,我不知道在你们幽云国是不是就可以随便偷盗了,但是,在夜城,偷盗是触犯律法的,更何况,你偷的可是本殿最珍贵的东西,你说,本殿该怎么惩罚你呢?”流焰耐着性子问。

    “是,我是拿了你的东西,可是你也不用如此羞辱我幽云吧。”

    “是么。”流焰装作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本殿突然想起来,你对本殿还是有些用处的,不然,本殿就让初蝶替你顶罪好了,反正主子犯事奴才顶罪也是天经地义的,你说对么?”

    “我是不够高尚,可是,你更卑鄙。”敛凝对流焰这种用她在乎的人来威胁她的做法实在是愤恨至极。

    “对付你这种人,当然要用卑鄙的手段了。”流焰终于变了脸色,语气也冷漠了起来,“你现在可是本殿手中的棋子,该怎么办,是本殿说了算,除非……”

    流焰看见敛凝的眼神有一丝游动,他知道她不会想拿初蝶的命来开玩笑,于是继续说:“除非你告诉本殿,你拿这精诚来做什么。”

    “你不是神通广大么,有本事自己猜啊。”

    “呵呵。”流焰笑,她居然学会拿话来堵自己了,“本殿只是怕猜着猜着,你这侍女的命就被本殿猜没了。”

    敛凝知道自己和初蝶的命现在都握在流焰手里,她除了逞逞口舌之快,也不敢真的触怒他,算了,就算告诉他又能怎么样,更何况,她自己也想知道这两块精诚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不出敛凝所料,流焰是知道这世上另一块精诚的存在的,只是,他的反应比她预料中要剧烈的多。当流焰看见敛凝从荷包里拿出那左翼精诚的时候,他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敛凝身边。敛凝知道他要拿那块精诚,于是立刻把精诚放在背后。

    “拿过来!”流焰吼起来,眉眼之间全是焦急的神色,俊美的双眸紧紧的锁住她的眼睛,命令的语气显露无疑。敛凝还是第一次看见流焰这么生气的样子。

    “这是我的!”敛凝毫不示弱。

    “我让你拿过来!”流焰又大声说了一遍,这次连殿外站着的侍卫都听得清清楚楚,知道是他们的皇子殿下生气了,全部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生怕招惹祸事到自己头上。

    敛凝被吼得有点不知所措,在那一瞬间的恍惚之中,流焰钳住了他的手,夺过了她手里的左翼精诚。

    “真的是……”流焰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他盯着那精诚看了一会儿,便抬头用一种质问的目光看敛凝,“这是哪里来的?”

    “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说也可以,就凭你的手段,还不就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

    “你少血口喷人!”敛凝原本就压着火气,这下被流焰污蔑,心里的不甘和愤怒全部都涌现出来,“天下不只你有精诚,你既然有右翼精诚,难道你不知道这左翼精诚会在哪里么!”她顺水推舟想从流焰嘴里套出一些信息来。

    “就是因为本殿知道,所以才明白这左翼精诚不可能出现在你手里!”流焰又逼近一步,鼻尖就要顶着敛凝的额头了,敛凝刹那间想起,第一次见到流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景。

    “为什么?”看得出来流焰果然是知道这左翼精诚的消息的,敛凝明白,她就快要接近答案了。

    “因为……”流焰忽然欲言又止,原本紧紧握住的手无意识的松开,眉毛眼角全都舒展开,眼底恍惚闪过一点忧伤的神色,这一刻,他不像流焰。可是刚才只是一瞬,一瞬过后,流焰冷哼一声拿着左右两个精诚转身走回到椅子上,他又变成了那个冷漠邪气的流焰:“你管得太多了吧。”

    敛凝敏感的觉察到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而且应该是压抑在流焰心底很久的故事,有伤痛和不美好的回忆,不然他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看完了,是不是该还给我了。”敛凝的话并不是问句,也不是疑问的语气。

    “还给你?好可笑,这本来就是属于本殿的东西。”

    “你无赖!这明明是你从我手里抢去的!”

    “可是它现在在本殿手里,有本事你自己拿回去。”

    敛凝彻底愤怒了,他先是诬陷她偷东西,然后抢了自己的精诚,那可是泓哥哥送给她的礼物,是她与佚水泓唯一的交集,唯一的念想,现在又耍赖不还给她,流焰还真是一个十足的混蛋,从里混到外。可是她确实没有办法从他手里抢回精诚,满腔的怒气没有发泄的出口,全都挤压在她身体里,汹涌澎湃,她觉得自己要疯了,真的要疯了。所有的情愫在冲击着她心底最后那一道屏障,一旦决堤,便是汹涌泛滥。

    “流焰,你混蛋!”敛凝突然声嘶力竭的喊起来,似乎要把这段时间里所受的一切委屈全都喊出来,“你混蛋!”

    这是自从流焰囚禁敛凝以来,第一次见她如此疯狂,如此愤怒。她一直都对他的挑衅熟视无睹,似乎无论他怎么做都不能挑动她心里的弦,可是,这一次,就因为这精诚,她竟然变得这么激动。

    “你混蛋!”敛凝喊着喊着声音已经哽咽了,泪水就困在眼角,仿佛随时都会绝堤而下。她伸手打翻了桌上的茶盏,瓷器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似乎还是难以平息心头的忿恨,她推倒了旁边的椅子,接着是桌子……

    桌椅倒地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侍卫,他们冲进来看到了满地的狼藉,刚想要出手拦住敛凝,可是看到了流焰制止的眼神,于是缓步退了出去。

    她似乎是想要拆了这宫殿才罢休。

    流焰坐在那里没有说话,他心里是有一点点震惊的,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孩如此的疯狂,如此的不顾一切,他才知道,原来她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的,原来她并不是强大的人……

    这时候洛凡出现在殿外,他看到这场景便没有走进去,只是在殿外站着。流焰知道洛凡这时候来一定是他吩咐的那件事情有结果了,于是他不再理会敛凝,快步走了出去。

    “殿下,您预料的没错,樊凯果然是去离洲找佚水泓了。”

    “然后呢。”

    “佚水泓没能得到佚天寒的支持,所以他是只身前来的,只带着贴身侍卫卫蒙。”

    “他也太不把我夜城当回事了吧。”流焰嘴角浮现出不屑的笑。

    “属下早已按照您的吩咐在各个路口都派人去拦截了,直到今天,才在一条隐秘的路线上发现了佚水泓和卫蒙还有樊凯。”

    “抓住了么?”

    “属下已将他们三人押回来了,就在大牢里,殿下可是要去看一下?”

    流焰点头,走出几步后又想起什么,转头对看守在殿外的侍卫吩咐道:“你们不用理会她,只要不出人命,任她闹就是了,本殿还不相信她能拆得了这宫殿。”

    继而又对洛凡说:“你告诉千幻,查一下这敛凝公主的身世,她的生辰,还有她的母后是谁,一定要详细。”

    宫殿里的声响仍旧不断地传来,侍卫得了流焰的吩咐便都装作没有听见一样。

    敛凝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发不可收拾,她哽咽着,无休止的砸着殿里的东西,不论是瓷器还是摆设,只要她能看到的,拿到的,无一幸免。直到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宣泄,直到她没有力气再去砸东西,她慢慢地蜷在狼藉之中,靠着墙壁,眼泪从脸庞上无声息的滑下来。

    “你不要哭啦……”角落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声线干净又明丽。

    “你是谁?”敛凝止住抽泣,抬起头来环视着周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