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十章·你到底是谁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12-07-12 1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是谁?”

    “我是这宫殿里的,小老鼠。”幽幽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许的无奈和叹息。

    “敛凝可不相信鬼神之说。”敛凝伸手拭去脸颊的泪痕,继而冷声道,“阁下若是觉得装神弄鬼有趣,那敛凝就让侍卫来陪你玩了。”敛凝起身就要向外走。

    “不要……”那声音压低了传来,透漏着一丝焦急,仿佛是怕敛凝叫侍卫,“我在这里,上面。”

    敛凝抬头,看见“清水流芳”的牌匾后面露出一张脸,清秀如阳光,满眼含笑。

    “你是谁?”敛凝质问,“你在那里做什么?”

    “你能先把我弄下去么?然后我再回答你的问题。”那少年苦着一张脸说。

    “你既然上的去,难道没本事下来么!”

    “这个,不一样,如果你上的来也不一定下的去啊。”他一脸无奈,撇了撇嘴角。

    敛凝看他小心翼翼的抓着牌匾,似乎是很害怕一不小心会跌下来,不像是身手很敏捷的样子,他怎么会跑到上面去的呢。

    “你什么时候上去的,多久了?”敛凝忽然想起来,如果这人在这里呆了很久了,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难道他是流焰派来监视她的?

    “大姐,你先想办法把我弄下去吧……”他欲哭无泪的低声说着,“我害怕高的地方啊……”

    “你,等着……”敛凝看这人一脸脓包的样子,不太可能是流焰安排的眼线,不管是不是,先把他弄下来再说。于是她翻遍了整个寝宫找到一根略微粗壮的绳子。

    “你把绳子系住,然后顺着它滑下来。”

    “哦。”他拿着好不容易抓住的绳子在狭小的地方艰难的转身。敛凝在下面看着他笨拙的动作,恨不得上去帮他,甚至是一脚把他踹下来。

    “绳子不够长啊。”少年悬在空气里,死死抓住绳子,低头看着敛凝。

    “你跳下来就好了啊。”敛凝无奈,根本就没有多高了,跳下来也不会受伤的,他居然还不肯下来。

    “会摔伤的啊。”

    敛凝走上前去,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角,用力把他拽了下来。他一下子松了手,仰面摔到了地上。

    “啊,摔死我了……”

    “这下你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敛凝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那少年,明明是七尺男儿,却像一个女子般娇气。

    “我啊。”他疼得皱着眉头站起来,“我叫雪枫。”

    “说,你躲在这里有什么意图!”敛凝走上去一把抓住雪枫的前襟。

    “你怎么这么凶啊,哎呀,放开我,我就告诉你。”雪枫惊得后退一步。

    敛凝松开了手,雪枫整理着褶皱的衣服,掸着身上的尘土,头也不抬的说:“我才刚来而已,能有什么意图!”

    “你怎么到上面去的?”

    “我也想知道啊,为什么一条路走着走着竟然能走到那里去。”雪枫也是一脸迷茫地盯着敛凝,“啊,我知道了。”他恍然大悟般走到“清水流芳”牌匾下面,小心的搬开桌子,然后附耳到墙壁上,敲了敲墙面。

    “怎么了,难道那墙是空的么?”敛凝走过去问。

    “你真聪明。”雪枫朝敛凝眨眨眼,扬起嘴角笑起来。

    这调皮的微笑让敛凝想起痕轩,那个心智就像是七岁孩童的男子,那个笑得天真无邪的男子,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么,有没有受人欺负,会不会挨饿。

    自己不在他身边,他该怎么办呢。

    “喂喂喂,你听我说话啊。”雪枫看出敛凝在出神,有点不高兴自己被忽略了。

    “你从密室进来的,入口在哪?”

    “入口啊,我猜是我进来的那个地方。”雪枫指着头顶的牌匾。

    “是么。”敛凝觉得这个莫名其妙的雪枫实在是古怪的很,他既然能在夜城皇宫里发现密道,而且能找到这里来,必然不是一般人,可是看他的举止也不像是有什么本领的人,现在又告诉她密道的事情,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一定是流焰的人!

    对,敛凝记得流焰说过,就算她能从这里逃走也是他故意安排的,所以,眼前这人一定是他安排来的,流焰他又要耍什么花招!

    “流焰是你什么人?”敛凝心想,他一定会心虚的说他不认识流焰。

    “流焰啊,我认识。你也认识他啊,不过他不是什么好人。”雪枫悄悄的说。

    “你不要装了,你就是他派来的人!”

    “他?”雪枫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哼,我才不会听他的呢。哎呀,你为什么一定要提他呢,很烦啊。我不要听了。”眉眼里竟然有撒娇的神色。

    虽说他说的不像是假的,但是敛凝已经从心底认定,他就是流焰派来的人了。

    “呀,你这里怎么这么乱,真是惨不忍睹。”雪枫大惊小怪的说着,“呀,你这里还有病人哦,太好了,太好了。”他看见躺在榻上的初蝶,笑嘻嘻的跑了过去。

    “有病人你还说好!”敛凝听到雪枫这话心里不快,可是看到雪枫有模有样的坐在床边把起脉来,似乎是略懂医术的样子,便也把心里的话压下去了。

    “咦……”雪枫怪叫着。

    敛凝见状立刻盯着雪枫,恨不得把他嘴里的话掏出来:“你快说。”

    “说啦,说啦,你别这么用力好吧。”雪枫忙不迭的抽回手臂,看着手臂上的红印心疼的直皱眉,“这下我也是病人啦。”

    “她到底怎么了?”虽然对雪枫的身份还有怀疑,可是为了初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她没事啊。”原本打算就这么算了的,可是看到敛凝的眼神知道不可能就这么过去,于是雪枫只好仔仔细细的解释,“她没有病,只是,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反正她一会儿就会醒的,你不要用这种杀人的眼神看着我啦。”

    敛凝这才放开雪枫去看初蝶,这几天她已经憔悴了很多。只是她没有看到,雪枫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

    “父皇。”流焰欲言又止。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犹豫不决了,这不像你。”流玄威严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流焰抿嘴,其实他是什么都不怕的,可是独独有一件事情是他一直埋在心底从来不敢触碰的,也是他从来不敢在他的父皇面前提起的,那就是他的母妃。他母妃的存在,就像是他心底最隐秘角落里背向阳光生长的苔藓,蓊郁着,却没有天日。

    “朕已经猜到了,是你母妃的事情吧。”流玄叹气,眼前出现了那个少女的模样,他已经老了,可是她却还是十六七岁美好的年华,“从小到大,你只要一提到你的母妃,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你从小就没有了母妃,朕知道你心里的苦楚。虽说静妃一手抚养你长大,可是你自从知道了他不是你的生母之后,便与她生分了,这些静妃都和朕说过……”

    “父皇,母妃真的死了么?”流焰突然打断流玄的话。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父皇还会骗你么。”

    “可是这精诚,父皇把这右翼精诚送给儿臣的时候说过,这是父皇和母妃的信物,彼此各执一个,母妃过世后,父皇就把左翼精诚给母妃做陪葬了,可是如今这左翼精诚怎么会再度出现?”

    流玄看到流焰手里的左翼精诚也是大吃一惊,他接过来端详着,真的是精诚没错,这左翼精诚居然又出现了。他慢慢把两个精诚靠拢,最后完美的契合到一起。

    羽翼中瞬间散发出绚丽的紫色光芒,柔和又高贵,清冽的流淌在精诚的纹理间,无比曼妙。

    流焰是第一次见到这合在一起的精诚,原来“合欢为紫,比翼双飞”的说法真的不是谣传。

    “你是从哪里得到这左翼精诚的?”

    “从幽云国的人手中得到的。”

    “是那个你囚禁的公主么?”

    流焰点头。

    “难怪你要把她囚禁在皇宫里。”流玄若有所思的说,“你应该派人去查了她的身世了吧。”

    “儿臣已经交代千幻去查了,可是,千幻传回来的消息说,除了一个凌妃的名号,在幽云皇宫里查不到任何线索,就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就凭千幻的能力不可能一点都查不到,除非,在他们幽云皇宫里,这原本就是一个秘密。”

    “既然他们有心隐瞒,你就不要查了,查也是徒劳的。这精诚,原本就是世间少有之物,或许是处理陪葬事宜的太监鬼迷心窍暗中偷了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是……”

    流玄摆了摆手,打住了流焰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流焰总觉得他的父皇今日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在他看到左翼精诚之后,但是哪里不对劲他却说不上来,似乎,似乎是在隐瞒些什么。

    流焰走在夜色里,浓烈的墨色四下渲染着,带着不为人知的味道。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

    “落儿,你当真还活着么……”流玄怔怔地坐在书桌前,一脸落寞。那个娇俏美丽的身影又一次闯入眼帘。

    “是朕负了你,是朕,负了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