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十一章·苏醒的绮涯先生

章节字数:3227  更新时间:12-07-18 16: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佚九公子真是好兴致啊。”流焰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带着戏谑的清凉,“竟然来我们夜城大牢做客,啧啧。”

    佚水泓是佚天寒的第九子,虽然年少,但是府中上下皆按照排行称呼他为九爷,听起来大有少年老成的意味。但是因为他容颜清丽,面貌比女子还要精致,于是声名远播,不免成为众人口中津津乐道的谈资,不仅是离洲,就连幽云和夜城也对他略有耳闻,大家谈起他的时候,都觉得九爷这种称呼是在是与他的容貌不相符,于是都称呼他为佚九公子。

    “你们夜城的待客之道。”佚水泓转身,直视着流焰,眉梢唇角都是云淡风轻的意味,“向来不都是这样的么。”

    “呵呵,佚九公子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们夜城了。”

    “当然,十九皇子如此费尽心机请水泓过来,就凭这一点,水泓怎敢小瞧了夜城。”佚水泓说到“请”字的时候,略微加重了语气。

    “是啊,哪有前来拜访却不提前通知主人的道理呢。”

    “那难道就有扣押别人客人的道理么?”佚水泓似乎是毫不介意陪流焰继续这种假意的客气。

    “可是,我是流焰啊,我想做的,有什么做不成的呢。”语气里竟然带着一些遗憾。

    “是啊,你是流焰啊,你又何苦为难她一个女子。”

    “她可不是一般女子,她是我最后的棋子,不过,没想到佚九公子这么紧张她,竟然亲自来夜城,这可真是意外的发现,呵呵。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她,她的泓哥哥此刻正在本殿的牢中受大刑呢。”流焰说着心里居然生出一丝恼怒的情绪。

    “你让我见她一面。”

    “见她?这还得看本殿的心情。”

    “流焰,你是聪明人,我想你知道,你们夜城虽然兵力强大但是终究抵不过和幽云还有离洲两国开战吧。虽然离洲没有援助幽云,但是这并不代表离洲会一直顾忌你们夜城。我来夜城虽然隐秘,但是父王是知道的,这其中的厉害相关,想必你不会没有斟酌过。”

    “你在威胁我。”流焰走上前去,语气轻佻,“原来,离洲的第一美男子,也并不是只有一张脸而已啊。”

    “那流焰皇子,是连脸都没有了?”佚水泓一本正经的讽刺流焰。

    流焰动怒:“我是不会杀你,可是,我也不会让你见到她的,不知道这夜闯夜城皇宫,在佚王爷看来是个什么罪过!”

    佚水泓明白了流焰的意思,他这是要把这件事情闹大,颠倒是非,以此来要挟离洲!

    “殿下。”洛凡在这个剑拔弩张的时候突然出现,扰乱了这里压抑的氛围。而之后他在流焰耳边低声说出的话,却真的是让流焰大吃一惊。

    洛凡说。绮涯先生醒了。

    “绮涯先生真的醒过来了?”在去碧庭的路上流焰一遍又一遍的问着洛凡,很是不相信的样子。

    碧庭里冰封在冰蕊里面的那个人,就是流焰口中的绮涯先生。他的存在,在夜城是个秘密,只有极个别人知道,但是就算是他们也不知道绮涯先生从哪里来,为什么会被冰封在夜城碧庭。流焰也不知道,因为他懂事的时候,那人就已经被冰封在那里了。直到他长大到能够让流玄看到夜城的希望之后,流玄才告诉流焰绮涯先生的存在。

    又一次进入碧庭,还是一样的寒冷,绵延的冰墙依旧剔透晶莹地散发着白色的雾气,流焰裹紧了袍子。

    巨大的冰蕊上斜卧着一个人,金色的发钗将棕色的长发束在头顶,干净利落,左手撑着头,目光缓缓注视着一路走来的流焰和骆凡。

    “您是,绮涯先生?”流焰问了一句类似于废话的话。

    “你是流焰。”绮涯先生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他又望向流焰身后的洛凡,“你……”似乎是没有看出来,便没有说下去。

    流焰以为绮涯先生想知道洛凡的身份,便开口道:“他是我的侍卫,叫洛凡。”

    “你可真是,消息灵通啊,我才刚醒过来而已。”绮涯先生玩弄着腰间的一个穗子。

    “流焰听闻碧庭一池莲花全都开放知道是绮涯先生醒过来了,于是立刻赶过来。”流焰很少这么恭敬地对一个人说话,可是这绮涯先生的来历他是一点都不知道,就凭他能在碧庭冰封这么久又完好无损的醒过来,便知他不是一般人了。

    “你想知道的事情很多。”绮涯先生缓缓站起来,“可是,有很多事情你是没有资格知道的,就连你的父皇,都不一定有这个资格。”

    流焰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这话让谁听了都不受用更何况是他流焰,可是碍于不知道绮涯先生的底细也不好发作。

    这时候绮涯先生突然迈步走下冰蕊,稳稳地站在湖面上,轻盈的向流焰他们走过去。

    他能凌波!这四个字浮现在脑海中的那一瞬,流焰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她也能凌波行走,而且可以在湖面上舞蹈,水波潋滟。

    那人就是敛凝。流焰曾经在幽云国的宴会上看到敛凝凌波而舞的画面,那时他还惊讶了好久。难道说,这绮涯先生和敛凝之间有什么关系么?

    “你只要知道,我虽然在夜城的碧庭里,但是,我并不是你们夜城的囚犯。我是,自由的。”绮涯先生走过流焰身边的时候,流焰感觉到了一股真切的寒意,“自由的。”他又一次重复了这三个字。

    “那么,请问绮涯先生要到那里去,又要做什么?”流焰转身追问。

    “找人。”

    “绮涯先生要找什么人,或许流焰可以帮忙。”

    “你还是不要多管这闲事了。你不明白,你不明白。”绮涯先生摇着头走出去,只留给流焰一个漠然的背影。

    流焰和洛凡都在原地没有动,这绮涯先生是在是太神秘了,关于他,流焰真的是没有一点头绪,他现在是心烦意乱的很。

    “走吧。”

    洛凡知道流焰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对待,现在一定正在气头上,于是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默默跟在流焰身后。出了碧庭,流焰便朝着幽禁敛凝的宫殿方向去,他想从敛凝这里入手,或许能有什么线索。

    “喂,你怎么又来了?”敛凝正看着牌匾后面露出的那张绽放着笑容的脸,“你小心我告诉外面的侍卫。”

    “喂,你怎么这样,我帮了你一个大忙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恩将仇报。”雪枫轻车熟路的顺着绳子滑下来。

    “是,初蝶是醒了,可是你什么也没做啊。”敛凝爱理不理的说。

    “我不是觉得你一个人在这里太闷了,来陪你的么。”雪枫凑到敛凝身边去。

    “那条密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通向哪里?”敛凝问过好多次关于雪枫的身份,可是雪枫全都敷衍过去了,于是敛凝越发肯定他就是流焰的人。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不过好奇怪,那次我无意之中发现了这密道,一时好奇就顺着那密道走,走到最后就发现没了光亮,原来这头是一把梯子,我顺着梯子爬上来,就是那块匾了。”他一脸无辜的表情说,“谁能把密道建得这么奇怪。”

    “你这衣服不错啊,花了多少银子?”敛凝漫不经心地问。

    “你,你又不听我说话,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雪枫不满地瞪着眼睛。

    “你不要白费心思了,你告诉流焰,我是不会逃走的,让他不要妄想再利用我。”她终于忍不住摊牌。

    “我都告诉过你很多次了,我不是流焰的人,我不是!”雪枫白皙的脸颊开始涨红,“你不要一直把我和那个自大又无情的人扯在一起!”

    “那你是谁,你不说我为什么不能说你是流焰的人!”

    “糟糕。”雪枫低声惊呼,然后飞快的跑进内殿。只剩敛凝在原地茫然着。

    是流焰的声音。雪枫原来是听见殿外侍卫向流焰请安的声音于是躲起来了,他紧张的神色不像是假装出来的,怎么,他害怕见到流焰?

    “本殿还是第一次见一个都快要亡国的公主仍然能这么惬意的生活着,敛凝,你可是让本殿大开眼界。”流焰出口就是讽刺的话。

    “拜你所赐。”

    “你不想知道幽云国最近的战况么?”流焰走近,见敛凝不说话于是他便自顾自说起来,“宁西王,不愧是和你父皇一起打拼天下的将军,真是宝刀不老,他现在在你那英明伟大的父皇的眼皮底下过了蜀阳城,梨凡城,眼下,应该进入泗明城了吧。三路扰乱视听的兵马,可是把你们幽云国的将军弄得手忙脚乱。”

    敛凝不懂声色的表情下是已经波涛汹涌的心,幽云已是岌岌可危了,她却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她突然间涌现出一个想法,可是她的眼神出卖了她。

    “你该不会是想杀了我吧。”流焰嘴角挑起一抹邪邪的微笑,“你如果不想幽云这么早就被夜城消了国号,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说不定本殿一时心好,就会帮你复国,找到你那沦落民间的哥哥之类的。”

    敛凝冰冷的目光射过去:“你不要妄想利用我做任何事情,我宁愿死,也不会被你利用。”

    “哦,对,本殿倒是把这一点给忘了,所以说,本殿手里要有些筹码才对,这样才能让你不敢去寻死。”他说这话的语气十分冰冷,没有一丝感情。

    他又要做什么!

    流焰却是不理会敛凝的诧异,径自说:“本殿很是好奇,你怎么能在水面上行走,莫不是,公主自小被什么高人调教过,所以有此奇异本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