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十二章·我站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章节字数:2456  更新时间:12-07-12 17: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子殿下,你不能这么做。”初蝶拖着虚弱的身子踉跄的跟在流焰身后,想要用身体挡住他的去路,可是却一次次被推开,“你真的不能这么做……”看着被流焰紧紧拉扯着的敛凝无论怎样都无法挣脱他有力的手,初蝶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又一次跑到流焰面前跪了下去:“皇子殿下,初蝶求您了,求您放过公主吧,您不能,真的不能……”

    “初蝶你不用求他,他不是想看么,我就让他好好看看。”

    “公主……”初蝶早就猜透了敛凝的心思,泪眼婆娑的乞求着。

    流焰在殿里问敛凝为什么她能凌波而舞,敛凝倔强着不回答,于是流焰气愤之下拉起敛凝就往湖边走去,他想再看一次那个画面。

    “你的主子都没意见,你多什么嘴!”流焰绕开初蝶不由分说的拉着敛凝走到湖边。

    “本殿要你知道,本殿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他手上用力,将敛凝拉到面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推你下去!”

    “主子,你看那边不是殿下么?”远处乘凉的一群人中有个眼尖的小丫头从蓊郁的树木间望见了流焰,于是对清舞说道,“怎么还有一个女的呢,那是谁啊?”

    清舞投过视线,果然看见了流焰还有他身边距离如此近的一个女子。

    “殿下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主子你看,后面侍卫还拦了一个丫鬟。”

    分明就是一幅起了争执的画面,清舞心想,流焰心性冷漠,不知道会怎么对待那个女子。不如过去劝一下的好,也不会让那女子再遭受些折磨,也不会让流焰再伤害到谁。

    “鸿儿,我们过去看看吧。”

    清舞说话间就穿过亭子走了过去:“焰,怎么了?”

    “清舞,你不要多管,我只不过教育一个不听话的丫头!”

    “丫头犯了事自有主事姑姑们惩罚,你怎么亲自动手了?”清舞自然不相信流焰的说辞。

    “渺墨。”这是敛凝第二次在夜城皇宫里面见到渺墨,她一时间忘记挣脱流焰的手,低声叫着,身后初蝶也是一脸惊讶的喊着“郡主”。

    清舞感觉到敛凝像是在看着自己,可是她嘴里却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心里闪过一丝不解,只是又极快的转身看向流焰,希望他能饶过这个女子。

    “小心……”初蝶慌张地提醒着,可是为时已晚,敛凝挣扎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一脚踩空,跌进了湖里,而清舞伸手想要抓住她,却因为力度不够被敛凝带进了湖里。

    湖面上激荡起两朵硕大的水花,雪白的浪头四溅开来,只是这两朵水花还没有平息,刹那间却又多出一朵来,流焰跳进了水里,所有的人都惊慌的围了上来。

    初蝶猜的没错,敛凝果然没有像从前一样利用她对水的天赋,而是完完全全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跌进了水里,她其实,是想寻死。

    “快救人!”鸿儿在一旁大喊着,这时又有侍卫陆续跳了下去。

    流焰从水面上露出身影,他怀中抱着一个人,待到上了岸初蝶才看清楚,流焰救的人是清舞而不是敛凝。

    “我们家公主呢!”初蝶对着浑身湿漉漉滴着水的流焰喊。

    “她还用别人救么。”流焰头也没抬。

    他跳下水原来只为了救清舞,竟然一丝丝为敛凝着想的心都没有。看到了被侍卫救上岸的敛凝,初蝶捂着嘴巴差点哭出来。

    “公主,你怎么这么傻,你出事了初蝶怎么办?”

    湿透的发丝粘在脸上不停的滴水,初蝶伸手给敛凝擦掉脸上不知是水还是泪的液体,满脸疼惜。

    “清舞,你先回去,我一会就过去看你。”流焰握了握清舞的手,把她扶起来,又对鸿儿嘱咐了几句才让鸿儿把清舞带走。

    “你看你做的好事,若是清舞有事,本殿绝对不会放过你。”流焰恶狠狠地盯着敛凝。

    原本就是他的错,可是他却把一切都归咎到她身上,他甚至不去理会她的死活,只知道一味的责难她,威胁她,在他眼里,她果然就是一个玩偶,一个棋子么?

    敛凝抬起目光,静静的落到流焰身上,她注视着他的眼睛,想要看穿这古怪脾性下的,到底是怎样漠然的心。

    她像一只小兽,扬起锋利的爪子来捍卫自己,流焰这么觉得。他居然不能迎上她的目光,第一次被人如此注视,流焰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于是干脆甩手离开了。

    “我都说过了嘛,流焰不是一个好人。”雪枫看到回到寝宫的敛凝才出去这一会儿居然全身湿透了回来,她双手抱肩,落魄的样子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你真的不是流焰的人么?”敛凝投去冷冷的一瞥,然后便走进内殿去换衣服。

    “我知道让你相信我很难,可是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说最后一遍,我不是流焰的人。至于我是谁,其实我可以告诉你,只是我担心,就算知道了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好处,况且,你大概已经猜到了,不是么。”雪枫极力压低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敛凝莫名其妙的叹了一口气。

    “对了,那个什么叫清舞的,你认识么?”坐在桌子上的雪枫看见敛凝从内殿出来,忙从桌子上跳下来,安分的坐到敛凝旁边的椅子上。

    “不认识。”敛凝想起渺墨来心里就不是滋味,自己虽然被幽禁在这里,可是好歹还记得自己是谁,还记得幽云,可是她呢,居然忘记了所有的事情,还把流焰当做亲人。

    “也对,流焰未过门的妻子,我想你也不会认识。”

    “流焰未过门的妻子?”敛凝一直以为流焰也是像这样幽禁着渺墨,所以当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难免惊讶,“雪枫,你能不能见到渺……就是那个清舞?”

    “这个,这个。”雪枫挠头,“她住的地方也没有这样一条密道,我怎么见?况且,流焰不太让人和她接触的,我就更……”

    “难道没有办法给清舞传递个消息么?”

    雪枫摇摇头:“侍候她的人全都是原本流焰宫里的人,我要是去传消息,估计这消息第一个就会传到流焰耳中,那不是找死么。”

    “那你还能做什么!”敛凝忍不住喊了起来。

    “你别喊啊,你是想我被发现么。”雪枫白了她一眼,“我能做的事情多了,我知道外面的消息啊。”

    幽云国的消息么……

    幽云三十九年,七月,宁西王大首领箜夜忽现燕关,主力军队轻而易举的通过蜀阳城、梨凡城、越过泗明城,帝都,指日可破。幽云国那些人似乎一夜从梦中惊醒,原来这些城镇早已失守,从情报网里传来的消息原来早已被宁西王控制。

    幽云右指挥使田龙发现右路并不是宁西王的主力之后,调了一半的兵马回帝都,另一半仍然被原本赫霆的人牵扯在水路上,所以说,即使是赶回去,也是精疲力竭的军队,战斗力大大削减。

    而左指挥司,自从左指挥使聂力,副指挥使聂军阵亡之后,林世尧新任命的左指挥使却是无法震慑住这聂家军,他们大多数人一心想要给两位将领报仇,宁愿违抗军令呆在琅山关,等待那支伏击了聂力的军队。听从调遣赶回帝都的,也只是少数而已。

    这场战争的结果,显而易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