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十五章·负伤离夜城

章节字数:3128  更新时间:12-07-18 17: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流焰来看看佚九公子,在这里还习惯么。”流焰满是调侃戏弄的语气,他坐到牢房外面的椅子上,微微扬起眉来,隔着牢门看着佚水泓。

    “劳烦十九皇子惦记了,水泓一切都好。”佚水泓却是看都不看流焰一眼。

    “佚九公子不是想见敛凝么。”说话间流焰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轻轻的敲击着木椅的扶手,一派淡然的样子,“本殿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哼。”流焰的话虽然说得自然得体,可是到最后却凌厉起来,貌似有些不快。

    佚水泓这才转过头来看着流焰,流焰看出来只有谈到敛凝的时候这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佚九公子才会好好看自己,心下正不愉快,于是他也起身走到牢门边。可是佚水泓的眼神却忽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了,双眸一锁,紧紧落在流焰腰间。

    那不是他送给敛凝的精诚么?佚水泓因为惊讶也没认真分辨那到底是左翼精诚还是右翼精诚。

    “为何这精诚会在你手里?”

    他这话的意思是,这精诚本不该在自己手里么,他说的莫不是自己从敛凝那里拿到的那块左翼精诚?

    “不然佚九公子以为它会在哪里?”

    “这是我送给……”

    是他送给敛凝的。虽然佚水泓没有说完,但是流焰却也明白了,原来这左翼精诚最初是在他的手里,可是怎么会在他手里?隐隐知道有什么事情要浮出水面了,流焰挥手屏退了所有的侍卫。

    “这精诚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流焰质问佚水泓。

    佚水泓察觉到流焰明显的情绪波动,正疑惑他怎么会对这精诚的是如此用心,猛然间却又发现,流焰手里那块精诚不是他送给敛凝的左翼精诚,而是右翼精诚。

    右翼精诚!

    当年母亲送给他这块左翼精诚的时候告诉他,这精诚本是一对,可是因为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这右翼精诚被毁在了一场战争中,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块左翼精诚。但是如今这右翼精诚居然出现在流焰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这右翼精诚,流焰皇子又是怎么得到的?”

    两个人都充满了疑惑,但是谁都不肯先低头说出答案来,于是便这么站在那里对视着,各自思索。

    “这左翼精诚。”最终还是佚水泓先开了口,因为他觉得这么耗下去没有什么意义,“是我的母亲给我的,她给我时说,这世上已经没有右翼精诚了。”

    看到佚水泓开口,流焰也顺水推舟:“可是,父皇在给我这右翼精诚的时候也告诉我,这左翼精诚已经给了母后陪葬了。”

    这时候两个人脸上都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们都隐约觉出了这里面的秘密。

    该不会……

    想到这里流焰叫洛凡进来,吩咐说:“洛凡,你回本殿的寝宫,把贵妃的那副画像拿来。”

    那是流焰手里唯一属于他母妃的东西,是他小时候瞒着父皇从母妃寝宫里偷出来的。母妃虽然不在了,可是父皇依旧留着她曾经居住过的寝宫,只是除了每日的清扫之外,从不让任何人进去,甚至连流焰都不能进。那时他年幼,心里难过的很,只能远远的望着母妃的寝宫,小小的身影站在那里,倔强的不说话。最后趁人不注意,偷偷溜进去,在柜子里拿了这幅画像出来。

    在流焰霍的展开那画像的时候,佚水泓再一次惊呆了,那画像上的女子,她的眉眼,她的神态,她的微笑,不正是他的母亲秦舒依么!

    “母亲……”无意识的呼声。

    流焰也是震惊不已,佚水泓竟然对着自己母妃的画像喊母亲,原来,他的母妃竟也是他的母亲么?

    不,不会。两人都不相信。

    “你的生辰是何时?”流焰问。

    “十一月初九。”

    这就更不可能了!流焰心知佚水泓与他年纪相同,均是二十岁,而自己是九月初七的生辰,父皇说母妃诞下自己不久后就仙去,怎么可能又是他佚水泓的母亲!

    难道,他的母妃并没有离开人世?不,不可能,父皇怎会如此欺骗他,或许,只是长得相仿而已,这种情况也是可能的啊。

    “喂,你站住……”

    流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卷起画像就走,任凭佚水泓在身后叫他都不予理会。

    佚水泓也是满腹疑虑,原来这右翼精诚一直在夜城皇手里,难道说自己的身世真的像那些流言所说的那样么,难道……不,他相信他的母亲不会骗他,一定只是巧合而已。

    “谁?”隐约察觉到有人影闪过,这牢房重地会是什么人?

    黑影轻快的落到佚水泓面前,来人身形健壮,应该是个男子,可是却穿着一身夜行衣,黑巾将面遮了大半,根本分辨不出是谁。

    “你是何人?”佚水泓问,这人并不像是来救他的,因为他的双眼一直紧盯着佚水泓,握着手中的剑做出一副警备的样子,若是救人完全不会是这个样子。

    “佚九公子,对不住了,十九皇子要你死,小人也没办法!”那黑衣人说完就挥剑向佚水泓刺去。

    流焰要他死?

    佚水泓自小身体就弱,秦舒依自然宠爱他,不曾让他练过什么功夫,这些年来一直有卫蒙在身边照料和保护,并不曾有什么差池,可是如今,看来这一剑是躲不过了。

    泛着寒凉光线的剑直直的向佚水泓胸膛刺过来,那速度实在不是佚水泓能躲得了的,剑就这么刺进了他的左胸,佚水泓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冲击得退了一步,便感觉一阵犀利的疼痛和逼人的寒凉涌进了胸膛。鲜血顿时涌出来,肆意的流淌在青衣上,可是却没有那么刺眼。

    “住手!”传来卫蒙一声怒吼,这时与佚水泓分开关押的卫蒙和樊凯都不知怎么逃脱了,赶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一幕。

    那杀手见被发现了,于是收了剑便逃,卫蒙一心系在佚水泓身上并没有去追,樊凯也担心引来侍卫于是也没有与他多做纠缠。可是刚才的声音还是将当值的侍卫都引到这里来了,见到卫蒙和樊凯都逃脱,都慌乱的开始围捕。厮杀中卫蒙抢过那侍卫腰间的钥匙将牢门打开,一把搀起虚弱的佚水泓。

    “卫兄,你带着九爷冲杀出去,樊凯掩护。”樊凯大义凌然的喊着,若不是为了他家公主,佚水泓也不至于以身犯险,如今还受了伤,这让他怎么过意的去,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帮他脱险。

    “樊兄,卫蒙代爷谢过大恩!”换做平常卫蒙断并不会留下樊凯一人,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佚水泓受了重伤,若不施救,他要怎么和王爷跟侧妃交代!

    “樊凯还要寻得自家公主,卫兄,我们就此相别!”樊凯与卫蒙用力喊着,却并不曾停下手中的厮杀。

    有了樊凯相护,卫蒙虽然带着受伤的佚水泓却也冲将了出来,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却正看到樊凯中了一剑,他心一横,咬着牙带着佚水泓逃走了。

    “洛凡,你去禀告父皇,就说本殿觉得关押佚水泓之事不妥,特去离洲向佚天寒请罪。”寝宫里,流焰重新挂好母妃的画像,端端的凝视着那画上女子的微笑。

    “是。”洛凡还未离开又听得流焰叫他。

    “还有,你去牢里把佚水泓跟卫蒙都带出来吧,本殿要显得有诚意一些,自然是要把他们一同带回离洲的了。”

    洛凡不知流焰到底是要做什么,佚水泓一事也并不完全是夜城的责任,就算是佚天寒追究起来,夜城大可以佚水泓私闯夜城之名来搪塞,为什么一定要亲自去离洲,还要向佚天寒请罪?正当他顾虑要不要说出来的时候,听得外面侍卫慌张来报,说是高河有急事见殿下。

    “殿下。”高河一进殿来便一脸惶恐的表情跪下,“卫蒙带着佚水泓逃跑了。”

    “什么!”流焰转身,衣角微微撩起,掠过一丝风,“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办事的!”

    “属下该死,但是还有一事,据当值侍卫说,他们看到佚水泓逃离之前已身受重伤,左胸中一剑,想必凶多吉少!”

    “受伤?在牢房中竟然能受伤,什么人能在我夜城大牢中行凶!那些侍卫都是死人么!”流焰怒气中生,俊美的脸一瞬间冰冷起来,话语中满是火气。

    “属下不知,但属下肯定,不是我们的侍卫所为。还有樊凯,他已被众侍卫当场击毙。”

    流焰眯起双眸,抿紧嘴唇,不再说话。只是这样的皇子殿下让洛凡和高河看来却是透漏着极度危险的神色,高河也不敢再多言,只是静静地等待吩咐。

    “高河你给我去查,那些当值的侍卫办事不利,给本殿杀几个,看他们以后还疏忽大意。”风轻云淡的语气里,又是几个人的生死,“若是查不出来,你也不用回来见本殿,和他们一起自行解决了就是。”

    “属下,遵命。”高河深知惹恼了流焰是没有好下场的。

    “殿下,那我们还去离洲么?”

    “去。”流焰忽然又换了一个人般,仿佛刚才生气的不是他,嘴角又挂上那邪气的笑,“为何不去,哼,本殿倒要看看,是谁要害本殿。”

    洛凡抬头看着流焰,知道他心里大致明白了,可是到底是谁要嫁祸流焰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