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十七章·漠上之荷

章节字数:3232  更新时间:12-07-20 1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初蝶,初蝶……”敛凝一早睁开眼睛,发现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身旁没了初蝶的影子,心里有些慌乱,“初蝶,你在哪啊?”

    “公主。”初蝶听见声音走了进来,“初蝶去寻了些吃的,等公主用过,我们就继续赶路,估计,再走几个时辰就进入幽云境内了,初蝶身上还带着出入幽云的文书,公主不用担心。”

    敛凝匆忙的吃过几口便又和初蝶开始赶路,一路上,越是接近幽云国,她的心里却越是难过,心中复杂的感情纠结在一起,一丝一丝在心房盘踞,渗入骨髓。

    那是她的国家,是生养她的地方,那里有她的亲人,有她最爱的雪殇。

    在那个华丽的宫殿里,池塘里有铭辰哥哥养下的几尾金鱼,花园里有父皇为她亲手种下的雪殇,小径上还有她和团团玩耍时丢下的石子……那个原本充满快乐的地方,如今变成了让她最悲伤的源头,所有美好温暖的画面都像是一场嘲讽,呼啸在她的耳畔,紧紧撕裂她脑海里残存的回忆。

    敛凝遥远的望着前面浮现的幽云的土地,泪水蒙上眼眶。

    离开这里的时候,他们都还在,可是历经了艰辛回到这里来,他们却都不在了,父皇没了,铭辰哥哥不见了,这幽云的江山却已不再是他们幽云的江山了。

    山河破碎风飘絮,山河破碎风飘絮,风飘絮,如今的自己,就像是一团漂浮在空中的柳絮吧,被这残酷的风撕扯着,不知道下一刻又会沦落到哪里去。

    “公主,我们进关吧。”

    是啊,面前是幽云的土地了,就算死在这里,也可以安心了。幽云,我的幽云,我终于,回来了。

    一进关初蝶就到处留心城墙上的告示,发现没有任何通缉前朝皇室的告示才放心,这就证明敛凝在幽云暂时不会遇到危险,这样她也放心了许多。

    “初蝶我们快去打听一下消息吧,看看父皇被安葬在哪里。”

    距离宁西王夺权并没有多长时间,这里又是远离皇城的地方,于是人们还在谈论着这场更迭,说那宁西王如何用兵如神,说那宁西王的四大首领如何厉害,说那将燕关拱手相让的王子言如何自尽在燕关前,说那林世尧如何战死在皇宫前……说的都像是故事一般,因为,无论是哪个人当皇帝,于他们来说,都是遥远的事情。可是对于敛凝来说,却是一场场难以忍受的梦魇。

    “他与父皇,不是多年的朋友么,父皇待他那般好,他竟如此对待父皇,他……”

    幽云皇虽是按照皇帝的规格下葬的,但是宁西王并没有下令将他安葬在幽云的皇陵里,而是安葬在这偏远的边陲,宁西王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亡国皇帝,他是一个败寇,让他死了都不能面对幽云的列祖列宗。

    就连死,都不让他死得安稳么?

    初蝶站在敛凝身后,没有人看见她嘴角浮现出一丝慰藉的笑,转瞬即逝,又换上那冰冷的面孔,她低声喃喃,就送你到这里吧,以后的日子,自己要保重。

    “初蝶。”敛凝唤着,可是却没有回应,她转身,却发现身后没有初蝶的影子,“初蝶,初蝶,你在哪里?”

    敛凝心里蓦然涌上一阵凄凉,她隐隐觉得,初蝶不会再出现了,或许以后就再也不会相见了,就像她说过的,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她就会离开的,可是,她真的撇下自己就这么离开了么?

    “初蝶,你走吧,以后的日子,我自己会保重,你也是。”敛凝一笑,又哭了出来。

    从此以后,她就真正的,只剩一个人了。

    ******

    “还有多久能到离洲?”流焰皱着眉问洛凡。

    “殿下,您也知道,我们夜城与离洲之间是绵亘的乞鄂山,所以我们此次走的是一条稍远些的路,需要经过荷漠部落,然后从荷漠进入离洲。”

    流焰托着下巴陷入了深思,洛凡见到状也没再说什么。

    这就是他们夜城为什么迟迟不对离洲动手的原因,不同于夜城与幽云的交界处,这乞鄂山一直绵延在离洲与夜城的交界线上,夜城在西,离洲在东,乞鄂山多处山势险要,易守难攻,是他离洲最好的屏障。若要对离洲动手,最好的突破口便是这荷漠部落。荷漠虽然处于离洲与幽云之间,但是他在西面也有一小块领地与夜城接壤,所以说,拿下荷漠,是对付离洲的关键步骤。

    “洛凡,你可知道这荷漠如今是个什么状况?”

    “荷漠部落处地处草原,一直以游牧为生,可是近些年来,他们与离洲和幽云接触甚多,也渐渐接受了一些他们的风俗习气,逐渐开始定居,并发展出了一些城镇。这个荷漠王也推崇这种文化,在荷漠开始实行一些改革,如今除了一些顽固的旧势力以外,出现了许多新风气,已经与我们的城镇并无大异了。”

    “这么说来,若是时间够久,他们就会壮大成新的国家了。”流焰脸上露出严肃的神色。

    “或许是的,不过现在荷漠内部保守势力还是很强大的,尤其是以荷漠的执事为首的反对势力。殿下不用太担心,荷漠王的改革不会很快成功的。”

    “看来,以前是我们忽视了这个蠢蠢欲动的地方。”流焰换了一个姿势靠在垫子上,“洛凡,发个消息,即刻让千幻回来,幽云易主,渊王也死了,她以郡主的身份再呆在幽云也不会有什么好处了,让她,来荷漠。”

    “是。”

    “对了,千澜最近有什么消息?”

    “千澜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是么,我看她是力不从心了吧,让本殿想想,要不要再派个别人帮帮她。”流焰一脸冷笑。

    “殿下这次,还用千蝶盟的人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

    “洛凡只是想说,这千蝶盟的规矩古怪的很,若是请千蝶盟的人,不知道他们又会提什么要求。”洛凡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对本殿来说,容易的很。”流焰幽幽一笑,“我们先不去离洲了,暂时在荷漠停留一段时间,等千幻来,安排好之后再出发去离洲。”

    ******

    “爷,前面就是荷漠了,过了荷漠,就到离洲了,爷,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卫蒙一面赶车一面跟身后昏迷不醒的佚水泓说话。

    那日那奇怪的女子说有法子救佚水泓,他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就答应一试,可是那女子用的法子让卫蒙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头皮发麻,他当时也怀疑过,这么恶毒的法子怎么像救人的法子。他也想过,就算是九爷醒过来,若是知道他用了这么狠毒的办法救他回来,一定不会原谅他,可是实在是走投无路,不管有什么后果都让他卫蒙来承担吧,都不是九爷的错。

    爷,卫蒙能陪您的时间也不多了,希望您早日醒过来,卫蒙也好再多陪陪您。当时,救佚水泓的办法除了那恶毒的法子之外,还有就是要用卫蒙的五十年,来续延佚水泓的生命。别说用他五十年的寿命,就算是让他即刻死去,他也心甘情愿。

    哎,还不知道九爷醒过来是个什么状况,万一真的痴傻可怎么办?想到这里卫蒙一拳擂在车上,连马儿都惊了一下,有些颠簸,他连忙勒住缰绳,将马儿稳了下来。

    前方就是荷漠了,进入荷漠之后找个好点的客栈将九爷安顿下来,他如今昏迷,是经不起颠簸的。其实卫蒙心里也是有几分担忧的,这荷漠也不是安稳的地方,若是碰上强盗,他一个人都尚难对付,还怎么保护好九爷。不过看起来,这荷漠也不像从前那个游牧民族的样子了,倒有几分像离洲城镇的样子。马车缓缓行驶在小镇的街道上,两侧都是忙着做生意的店家,哪里还能看得出来像是粗犷的牧羊牧牛的人。刚这么想着,眼前的画面就把卫蒙的想法打破了。

    一个姑娘拦在了马车前。

    她梳着荷漠一族的发型,头发遮挡在额前,齐齐的遮住了眉毛,两只眼睛显得特别大,身着黄衫,腰间围了一圈柔软的鹿皮,手腕上也是缚着一圈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皮毛,牛皮小靴上缀着亮晶晶的饰物,嘴里叼着皮鞭拦在了马车前面。

    “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卫蒙警戒起来,莫不是这么快就遇上了地痞,居然还是个小姑娘?

    “小爷看你是外面来的,不知道规矩,小爷不怪你。”黄衫姑娘拿下嘴里的鞭子说,“凡是从这里经过的客商,都一定要从小爷手里买些东西才能过去,否则,你就别想经过这里。”她虽是一个女子,可是这话里的命令语气却是凌厉的很。

    “姑娘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

    “这是小爷的规矩!”

    卫蒙也没心思和她纠缠,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就是买个东西么,还是赶路要紧,于是便问:“你都卖些什么,随便拿一样来,我买了。”

    “当真?”

    “当真。”卫蒙伸手去拿银子。

    “我卖的,是这个……”黄衫姑娘伸手一指。

    卫蒙看过去,不免有些吃惊,她指着的,是一群蹲在墙角,头上插着稻草的奴隶。

    难道要买一个奴隶回离洲?卫蒙有一刻的迟疑,不过他转念又一想,先买下来,等到过了这里就放了他,也算是好事一桩。

    “好,你选一个过来。”

    “你不要以为买了他们,还可以随便丢掉他们。”似乎是看出了卫蒙的想法,黄衫姑娘又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