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十八章·一个漂亮弟弟

章节字数:2840  更新时间:12-07-22 2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爷我是什么意思?”黄衫姑娘重复着卫蒙的话,“好,小爷就告诉你小爷是什么意思。”

    她回头对着一个奴隶勾了一下食指,那个奴隶便听话的爬过来了。卫蒙顿时感慨万分,在离洲,早就没有驯养奴隶的习俗了。不用说皇室里的下人,就连一般的富户家里的下人,待遇虽说不一定很好,可是最起码都会被当人对待。可是如今看来,这荷漠要开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些根深蒂固的陋习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彻底铲除得了的。

    “在荷漠,奴隶就是最忠诚的猎犬。他们从小就被当做畜生来驯养,一旦他有了主人,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的主人,为他生亦为他死。若是他的主人不要他了,那么他就只有死路一条。”黄衫姑娘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是一脸天经地义的表情。

    “死路一条?”卫蒙实在是不解,难道这些奴隶的奴性就这么深入骨髓么,非得有人奴役着他才可以么?

    “看来你是没有听过荷漠的葬谷啰。”黄衫姑娘一边把玩着自己手里的皮鞭一边漫不经心的跟卫蒙说,“葬谷是荷漠的一个山谷,处在悬崖之下。一但有奴隶被主人抛弃了,他们就会自行到葬谷,从悬崖上跳下去,绝无生还。”

    原来这就是她所说的“不要以为买了他们还可以随便丢掉他们”。这么说来,倘若买下一个奴隶,岂不是等于买下一个包袱?这可怎么是好。正当卫蒙思忖的时候,那黄衫姑娘说话了:“喂,你不用考虑了,你今天是不买也得买,还不如痛痛快快拿银子来的爽快。”

    “你……”卫蒙刚要说话,却听见马车里传来佚水泓的呓语,像是醒了,又像是没醒。他慌忙转身去看。

    “你马车里载了什么好东西。”黄衫姑娘十分好奇,不经卫蒙允许便跑上前去,一把撩开车帘。

    卫蒙立刻回身阻挡,可是却有些晚了,那姑娘早已跳到马车上来。卫蒙只得拔出剑来,抵在那姑娘脖间,逼她下车。

    佚水泓没有醒,只是无意识的呓语。一张精致无瑕的脸仍旧安安静静的流露出恬静的美,因为受伤失血过多,此时的他形容略有些憔悴,可是他清丽的脸庞却越发美得惊心动魄了起来。那姑娘一时间看的呆了,想必是平日没有看到这么漂亮的容颜,一时间愣住,任凭卫蒙以剑相逼也不做任何反应。

    看来是卫蒙的剑抵得有些急了,黄衫姑娘的脖颈间开始有些血痕,痛楚想必也显示了出来,此刻她才回过神来。

    “喂,小爷只是看看而已,你有必要赶尽杀绝么!”被逼退着,一不留神跌下马车的她心里愤愤,“长得这么漂亮不就是让人看的嘛!”

    “姑娘,你还是安分些好,先前卫蒙不与你动手并不是怕你,只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你不要太过肆意妄为。”卫蒙开始疑心面前这姑娘与那刺客是一伙的,什么卖奴隶也只是她接近佚水泓的幌子。

    “你,你知道我是谁么,竟然敢如此对我!”她也受了些惊吓,都没有想刚才那样自称小爷了,“我是荷漠王的妹妹,是这荷漠部落的公主!”

    卫蒙只当她是刺客,可是听她说是公主,于是也便收了剑,虽说荷漠与离洲并没有多大的交情,可是他也不能对人家的公主无礼。

    “公主……”卫蒙对她一抱拳,表示歉意,没有多说些什么。

    黄衫公主哼了一声,自己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小爷告诉你,只要小爷一声令下,你们永远出不了荷漠!”

    对于这一点,卫蒙还是深信不疑的,关于这荷漠公主,他也是听说过一些的。上一任荷漠王只育有一子一女,王子名翎恬,公主名翎音。这翎音公主性情乖张,胆大妄为,也是荷漠众人皆知的。

    “卫蒙奉劝公主,还是不要给荷漠王惹麻烦了。”

    翎音没搭理卫蒙的话,转头瞟了一眼马车,又说:“不过,小爷不会这么做的,反正你也打算从小爷手里买些东西了,不如,小爷跟你走了,怎么样?”

    什么?原本的买奴隶变成买公主了?这公主还真是肆意妄为得有些过头了吧。买个奴隶他都觉得不妥,更何况是这么把荷漠公主带走呢!

    “不行,公主你身份贵重,卫蒙怎敢带你走,况且这荷漠王……”

    “你话怎么这么多,像个老姑婆!是小爷说跟你走,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别啰嗦了,走吧。”翎音不耐烦的说完这些,然后转身坐在马车边缘上,握起缰绳和马鞭就要赶车。因为她也知道,若是再钻进马车的话,一定还会被卫蒙赶到地上的,还不如识趣的赶赶车。

    卫蒙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这公主实在奇怪的很,他急忙跳上马车:“公主,还是卫蒙来赶车好了,您就在旁边坐着吧。”知道甩不掉她了,不如就让她跟着吧,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公主,把她放身边也可时时监控她,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掌控范围之内,总比让她呆在看不见的地方要安全的多。

    “敢问公主,您就这么走了,不和荷漠王说一声么?”

    “大哥忙着他的改革,才懒得管我呢,任凭我消失多久,他才不会担心呢。”语气里竟然有委屈的意味。

    看来是一个被忽略之后赌气离家出走的公主。卫蒙开始有些同情她的意思。

    “请问公主,为何要跟九爷和卫蒙走?”

    “九爷?马车里那个漂亮弟弟,就是九爷啰?怎么称呼得这么老气。”翎音不觉又回头看了一眼佚水泓。

    漂亮弟弟?卫蒙瞬时石化,这公主是觉得自己很老成么?虽说九爷年龄不大,可是面前这小丫头的年纪似乎也大不到哪里去吧。

    “我觉得你这九爷长得漂亮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呢。”翎音倒是丝毫没觉出来卫蒙在想什么,语气里满是欣喜。

    她倒是也直爽,直接就说出来了,原来是因为美色……

    “那,公主就这么一走了之了,那些奴隶……”卫蒙想起这翎音倒是走得潇洒,可是她这一走,那些奴隶是不是就相当于被主人抛弃了?

    “我发现你的话还真多,从一开始就这么多,现在还这么多。”翎音有些不耐烦,“他们自然是去葬谷了。”

    什么,卫蒙不免觉得有些心寒,虽说那些只是奴隶,可是这个小姑娘谈起他们的生死来,竟可以这样冷漠,她该是有多狠心啊。

    “逗你啦!”翎音见卫蒙一本正经的样子,不觉笑出来,“他们本就是王兄用来兴修水利的奴隶,这回自然是回去修建堤坝了。对了,我还没问你呢,我们这是要去哪?”翎音这时才想起问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连去哪里都不知道就跟人家走,美色的力量真是强大。

    “离洲。”

    “离洲啊。我问你,漂亮弟弟是不是就是那个离洲第一美男子,佚水泓?”翎音注视着卫蒙的眼里简直就有红心要冒出来了。

    “是。”

    “那漂亮弟弟是怎么受伤的啊,严不严重,什么时候能醒啊?”

    翎音一连的追问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直接问到卫蒙的伤心之处,他也不知道佚水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算醒过来,又能不能像以前一样,这些都还是一个未知数。翎音也看到了卫蒙脸上露出的悲伤之情,大概明白事态严重,于是便不再追问,只是又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内仍旧昏迷的佚水泓,这么漂亮的一个人竟然不能醒过来,她不觉连连叹气。

    “咦,前面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热闹……”翎音爱凑热闹的本性展露无疑。

    “公主何不前去看看。”

    翎音原本也想跃下马车前去看看,可是转念又一想,卫蒙肯定会趁这个机会甩下她一走了之,于是她按捺住好奇心坐在马车上白了卫蒙一眼:“想丢下我,没门!”

    人群在前面围得严严实实,里一层外一层围成一个圆,喧嚣不已。不知道这圆心之中是什么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翎音好奇得很,于是直接站在马车上向人群中间望去,因为人多,她不时还踮起脚尖。卫蒙在下面驾车也不敢走得太快,怕一个不留神就把这公主摔了下去。

    “奇怪。”翎音低声说着重新坐了下来。

    “公主看到什么了,如此奇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