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二十三章·纸鸢心上凉

章节字数:2832  更新时间:12-07-27 2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漂亮弟弟。”翎音托着腮坐在佚水泓窗前,全神贯注地看着他,连眼都不眨,“你什么时候能醒呢,你快点醒来吧。”她伸手,轻轻触碰着佚水泓的眉,他的纤长的睫毛还有薄薄的嘴唇。

    “翎音小姐,您休息一会儿吧。”侍女柳儿走过来,“九爷就交给我们照顾好了。”

    “不用了,我不累,我喜欢看着漂亮弟弟睡觉的样子。”翎音头也没回,“去把你们王府里开得最漂亮的鸢凉折一些过来,还有,下午送饭过来的时候,记得再把粥熬稀一些。”

    “翎音姑娘。”柳儿面露难色,似乎还有话要说。

    “怎么了?”

    “翎音姑娘知道我们离洲最奇特的花就是鸢凉了,可是翎音姑娘是否忘了,如今已经入秋了,再好看的鸢凉花也凋零了。”

    “鸢凉这种神奇的花也是在秋天凋落的么?”翎音这才回头,眼神里露出些惊奇。她知道离洲的鸢凉神奇的很,一生只开三次,每次都是不同的颜色,她在离洲的镇子上玩的时候曾经见过紫色的鸢凉,顿时就被那花给迷住了,若不是她们荷漠不适合鸢凉生存她定是要弄几棵鸢凉树回荷漠种种了。

    “而且,翎音姑娘听了不要觉得遗憾。”柳儿见翎音如此喜欢鸢凉花,不知不觉又开口:“王府里这些鸢凉都是三年前种下的,今年花谢之后,便全都死了。”

    “死了……”翎音心里一阵惋惜,这么好看的花,这么神奇的花,为什么寿命却这么短暂呢,难道真的是上天妒忌它的美丽么,“这鸢凉花谢后,树便死了,那来年又怎么种新树呢?”

    “鸢凉开花之后,会有种子,只要收集种子等来年春天种下便可了。这王府的鸢凉都是我们九爷种下的,九爷那么悉心地呵护照顾他们。花开之后,九爷便去收集鸢凉的种子,然后在春天的时候和卫蒙还有我们一起动手种下种子,卫蒙刨好坑,九爷便撒些种子,然后我们来浇水,那些日子别提有多欢乐了。”说着说着,柳儿的眼角上不知不觉飞上一些神采,“九爷最喜欢紫色的鸢凉了,每到鸢凉花开成紫色的时候,九爷都会特别高兴……可是……”她双眸一垂,似乎是说道情动之处,心里酸楚没能再说下去。

    “那,府中可还有鸢凉花种?”

    “九爷今年还未来得及收集种子便出门了,回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柳儿抬头看了一眼安静地躺在床上的佚水泓,眼里全是泪水,“哪还有鸢凉的种子,明年这王府里,怕是都不会再有鸢凉花了。”

    翎音听完也是一副惋惜的样子,可是她静默了一会儿,眼底忽然浮上一些笑意来。招手叫住了转身欲走的柳儿:“你来照顾漂亮弟弟吧,我想先出去一下。对了,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啊!”翎音叮嘱着,然后飞快跑了出去。

    柳儿留在原地,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她朝门外又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了,才缓缓舒了一口气,心下道,若不是我提前做了这么些功课,从那个侍女嘴里把这些都套了出来,怕是还骗不过这个小丫头呢。此时若是有人从门前进过,看见柳儿的表情,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和往日那个柳儿完全不一样。

    的确,她不是柳儿,她是初蝶。

    翎音刚跑出佚水泓的院子就看见秦舒依站在院门前,看样子已经站了很久了。

    “漂亮娘,你怎么不进去啊。”翎音跳出来跟秦舒依打招呼。

    “我,我,就进去呢。”秦舒依收回思绪说,“翎音姑娘这是要去哪啊?”

    “我去办一件大事,我走啦,漂亮娘,你快进去看漂亮弟弟吧。”话还没说完,翎音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秦舒依望着院内,又陷入了沉思,也没有踏进去。

    “母亲,母亲……”小小的佚水泓举着一把小铲子摇摇晃晃的朝她招手,“我和卫蒙去种花去啦。”

    身后卫蒙提着小桶跟着,他的步子倒是比佚水泓稳当许多,一边跑着一边用稚嫩的声音喊着:“爷,你慢点,慢点,别摔了。”

    “卫蒙你跑快点。”佚水泓停下脚步回头,却看见卫蒙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可他却还是昂着小脑袋看着自己,“你看你,又摔了。”

    “母亲。”恍惚间,佚水泓已经长成一个翩翩美少年了,这惊动离洲的容貌,比鸢凉花还要漂亮,“母亲,今年的鸢凉开成紫色了,我特意从院子里挑了一枝,折来给母亲看看。”

    “你不是从来不让人折紫色鸢凉的么,怎么今天又肯了?”

    “我不是想,母亲你又不常出这别苑,这紫色鸢凉开得再美丽脱俗母亲也是不曾看到的,于是就折了这一枝来给母亲看看。”

    秦舒依笑笑,右手伏在院门上,低头拭了泪,遥远地望了一眼院子里,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如果要走,就不要再去看他,秦舒依怕自己再多看佚水泓一眼,那好不容易坚定下来的要走的决心就会在一瞬间瓦解,溃不成军。少看他一眼,就少一分愧疚。当年她离开尚在襁褓中的流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心境。二十年过去了,她没想到,自己又一次尝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

    只是秦舒依不知道,这一离开,竟是永别。从此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相见过。

    “翎音姑娘,你去哪里?”卫蒙在马厩里碰见着急的翎音,好奇的问。

    “我去找些鸢凉花的种子来。我听柳儿说,往年这花种都是漂亮弟弟收集的,可是今年还没有来得及。我想去找些花种来,等明年春天种上,漂亮弟弟醒过来看见鸢凉花,岂不是会很开心?”翎音说得眉飞色舞。

    卫蒙只当翎音是因为佚水泓的外表而赖在王府里不走,没想到她竟能想到这些,看来是自己一直误会她了。

    “怎么了,你是觉得看错我了呀?”翎音看出了卫蒙的心思,笑着说,“本来就是嘛!我虽然喜欢漂亮弟弟的美色,可是我也是真心喜欢他的呀。作为补偿,你快点挑一匹最好的马儿来给我。”

    卫蒙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真去牵了一匹好马。他心里想,半路捡来一个尽心尽责的保姆,还是挺划算的么。

    ******

    自从从佚王府出来,流焰就一直一言不发。洛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一直静默地跟在他身边。

    直到经过空旷处,流焰忽然毫无征兆地策马狂奔起来,洛凡心里一惊,也纵马追上去。看来流焰的心情是真的不好,洛凡用尽全力策马才勉勉强前追的上他。狂奔了一会儿,才见流焰缓缓停下来。

    “洛凡。”流焰忽然开口,是洛凡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语气,平静,温软,低缓。

    “殿下,我在。”洛凡让马儿前进了几步,与流焰并肩。

    流焰与洛凡,甚少这样子说话。

    洛凡不爱言语,平日里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是”,流焰的吩咐他从来都是照办,不管多艰难,多凶险,他永远都只是一个“是”字。而流焰,虽然在别人看来他那样邪气冷傲,可是从小的生活环境和经历却让他略微有些自闭,没有母亲在身边细心教导和照顾,所以他心里的话从来没有人倾诉,他也不肯和别人说。

    “你的家在哪?”流焰望着远处的落日,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有些悲伤的样子。

    “洛凡的家,不在夜城。”洛凡低头,没有直接回答。

    流焰也没有追问下去,又问道:“你的母亲,可是很爱你?”

    “洛凡的母亲,对洛凡很严格,可是洛凡知道,她是为了洛凡好。”洛凡这么说着,心里也有些轻微的难过。自己似乎是很久没有想起这些事了呢,没有想起关于家族的一切……

    流焰微微一笑:“真好,真好。”然后他就这么沉默着,不再说话。

    一望无际的平原,就要浸入山谷的落日,铺洒一地的红色夕阳,还有两个少年的背影,孤孤单单地,看起来那么落寞。

    良久,流焰才又轻轻的吐出两个字:“走吧。”

    “我们是回夜城么?”

    “不,去幽云。”流焰调转马头,径自走着。

    去幽云?洛凡不解,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去幽云呢?

    “去幽云找个人。”流焰补充了一句。

    千幻已经离开幽云了,还要去幽云找什么人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