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二十五章·殇

章节字数:3067  更新时间:12-07-29 2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水姿,也就是千澜,她的殡葬事宜是箜夜处理的。他的大哥幽云皇只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去安排吧,一切随你。箜夜便做主按照皇后下葬的规格来处理,因为到现在他也并不知道这个水姿是假冒的。

    箜夜虽然对水姿的死有很大的疑心,可是既然大哥没说什么他也就不好细究,只是看到水姿躺在那里那么安详的脸上还带着笑容的时候,他心里微微泛起一丝难过。

    这个女子是从明都宁西王府跟着大哥一路来到这豪华的皇宫里的。她为了大哥付出了那么多,从前大哥还是宁西王的时候,她一直跟随他上战场,等他凯旋,为他清洗伤口,纵使多艰难都不离不弃。如今她为了他甚至不惜以身犯险上战场厮杀,可是,等到这江山终于落到他手里了,她却就这么死了,她怎么就舍得这么离开他呢……

    秋天的夜总是黑得那么迅速,宫里逐渐点起了灯,箜夜从水姿的寝宫里出来,忙碌了一天,他已经身心疲惫了,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里面没有了往日的妖娆,也没有了盈盈流转的波光,只剩下一种暗色的情愫,看不清楚也分不明白。他就这么一个人走着,沿着这个死去的女子生前经常走过的路。

    箜夜喜欢穿曳地的白色长衣,从上到下全是白色,却永远纤尘不染,他的头发已经长到腰那里了,他从来只是用白色的发带松松的一绑,任它们垂在身后,微风浮动的时候,青丝就飞扬在风里。箜夜很妖娆,他若一笑,纵使是坊间最美的花魁也要逊色三分,因为她们永远学不来箜夜眼里魅惑的神色,可是他身上却又有一种淡然的意味,若远若近。

    恍惚间,箜夜就走到了御书房前,他遥远的望着房里那个人影,却不上前,因为他越来越不知道这个人心里在想什么了。原本以为,水姿死了他会难过,可是房内的他却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离倾……”箜夜低声唤他的名字,这是这么久以来箜夜第一次唤他的全名,以前他总是叫他大哥,或者在喝醉了酒的时候唤他一声倾,可是现在,他叫他离倾。

    那个如今成为幽云皇的男人,他叫离倾。

    箜夜开始不明白,到底什么才能够在离倾的心里占据重要的地位,才能够让他皱一下眉,让他落一滴泪,让他再像以前那样喝得酩酊大醉,然后拉着自己的手,嘤嘤呜咽,如同时光最开始时的那个白衣少年。

    最后白逸之找到箜夜的时候,箜夜正坐在房顶的琉璃瓦上喝酒。倒在屋顶的酒坛里的酒顺着屋檐流了下来,滴落到白逸之身上,他这才知道屋顶上有人,于是纵身飞了上去,结果就看见箜夜躺在那里,一口口的灌着酒,眉眼之间的醉意让他看起来更加妖娆万分。

    白逸之二话没说,径自拿起一坛酒也喝起来,只不过他喝的要文雅多了。

    “你有心事。”白逸之说。

    “难道你没有么。”箜夜反问。

    “我们,都一样。”白逸之呵呵一笑又喝起来。

    “这是我浇愁的酒,你喝了,可是要还我的。”

    “都是浇愁,又何必在乎是浇了谁的愁呢。”

    “是啊,酒都不在乎,你我又何必在乎。”

    酒都不在乎,你我又何必在乎。白逸之自然听得出来这话里的意思,他也是凄凉一笑,没有接话。

    “你说,我们四个什么时候能再像以前一样,一起大醉一场呢。”良久白逸之才又用这种失落的语气开口。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箜夜又想起那个一头红发,脾气暴躁,说话毫无遮掩的赫霆,可是如今,却再也见不到他了。

    “你后悔过么。”白逸之坐起来,低头看着躺着的箜夜的那双夹杂了太多情绪的眼睛,“若是当初没有让大哥进这帝都,没有让他当上皇帝,他便还是那个宁西王,王妃还是王妃,我们四个陪大哥一起上战场厮杀,还可以在一起饮酒,一起醉,听赫霆大笑,逗苏映生气……”

    其实,白逸之来之前,他就接到了离倾的一道圣旨,他听到公公念完这圣旨的时候,脸上是一种从牢笼中解脱的神色,却不是欣喜,而是悲凉,其实,他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他坐上了这江山,自己自然就没有用了啊。可是亲耳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他还是难过了,彻彻底底难过了。

    白逸之知道,这道圣旨,他有,箜夜和苏映怎么会没有呢。

    “我。”箜夜淡淡的开口,“从来没有后悔过啊。”

    倾,你可曾知道,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啊,没有后悔随你一起走,没有后悔待在你身边,没有后悔帮你打这江山,纵使现在,你要我走,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啊……

    “那你呢。”箜夜微微转头,对上白逸之的目光,“你今夜来找我,是来和我辞行的么。”

    白逸之没有说话,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他避开了箜夜的目光。

    “也好啊,你走吧。”没有人知道箜夜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能够淡淡的说出这几个字,此时他的心里,早已经疼痛得泛滥一片了,“带着苏映离开,你们,要好好生活,好好生活。”箜夜的心又疼了一下,那么尖锐,白逸之和苏映还可以离开,可是赫霆呢,赫霆再也没有回来过,再也不能回来了,不能再叫他大首领,不能和他喝酒,不能……

    “我们走了,那你呢,你不离开么?”

    “你们都走了,我就更要留在他身边了啊。”

    我要怎么离开,我还能离开么,自从我遇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永远也离不开了啊……因为我说过,倾,我生世都跟着你……

    从此以后,离倾身边那坚不可摧的四大首领,就各自天涯,就分崩离析了,就永远是一个回忆,永远是曾经了,再也回不来。

    ******

    “不要离开我,父皇,不要……铭辰哥哥,铭辰哥哥……不要,不要松手好么……”敛凝被这噩梦惊醒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她缩在墙角,用力抱了抱自己,这样才有一丝温暖传来,可是手臂上的伤又丝丝痛起来。

    她已经在这个破乱的柴房里被关了三天三夜了,也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了,风一阵阵从缝隙里灌进来,她冷,于是只有紧紧抱紧自己。

    原本王惜月得了敛凝很是高兴,见她相貌可人,琴音不是一般的出众,可以没曾想到她弹出来的却都是伤感之曲,这让王惜月很是头疼。虽然敛凝的琴音犹如天籁,可是来缭乱轩的客人不是每个都精通音律的,大多只是为了寻个欢乐而来,当然不能明白这琴音里的倾城之处。

    客人嫌敛凝弹的曲子太过悲凉,这样凄惨的曲子没有哪个客人听了会开心,于是就让她弹一首喜庆一点的,可是她却怎样都弹不出来,每次抚上琴弦,总是如此凄切的声音。最后那客人生气了,说她是故意找他晦气,就闹起来,甚至还动手打了敛凝。

    这已经是敛凝来缭乱轩之后第四次挨打了。王惜月不让人动敛凝的手,于是敛凝身上除了手之外的地方总是新伤连着旧伤,从来没有好过。有时候是沾了盐水的竹条,有时候又是皮鞭。

    “你可是想通了?”

    门被打开,王惜月的身影出现在敛凝眼前。

    “琴音是在心里的,心里有何,琴音便是如何,这改不了的。”敛凝迎上王惜月的目光,冷冷的一撇。

    “老娘就不相信你天生就弹不出欢快的曲子来。”王惜月朝身后一招手,一个拿着皮鞭的人就走了进来。

    “孙虎,你去替我教训教训她。”

    那个被叫做孙虎的人走了进来,二话不说扬起鞭子就打起来。

    火辣辣的疼痛,似乎是要把她的皮肤撕裂。敛凝却是咬着牙,死活都不喊一声疼。眼里没有一丝泪水。满满的全是倔强又冰冷的目光。

    “我让你看,我让你看!”孙虎见敛凝不求饶却直直地盯着自己,于是越发重的动起手来。

    敛凝仍旧是一声不吭。

    王惜月看得无聊了,于是命令孙虎继续打一阵,自己转身离开了。她刚一走,孙虎就停了手里的鞭子。

    “小丫头,你看,哥哥我不忍心打你了,刚才只是做做样子给那个婆娘看,其实哥哥我是很疼你的。你一个人被关在这里,寂寞的很吧,要不,哥哥我陪陪你……”

    孙虎一脸淫荡的笑着,扔了手里的鞭子就朝敛凝抱过去。敛凝身上有伤,可是这时候她也顾不得锥心的疼痛了,艰难的躲着孙虎那双肮脏的手。她饿了这么长时间,又受了一顿鞭子,早已经虚弱的不行了,才只挣扎了两三下,就被孙虎牢牢的抓在了怀里,动弹不得。

    孙虎满脸淫笑,猥琐的脸贴过来,敛凝怎样挣扎都挣脱不了,就这么被孙虎亲在了脸颊上,然后是脖子……最后孙虎用一只手抓着敛凝的手,另一只手就开始撕扯敛凝的衣服。

    布料撕碎的声音传到敛凝的耳朵里,她的眼里已经满是绝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