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三十章·封王东泽

章节字数:2805  更新时间:12-08-04 20: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静的只能听见雪花簌簌的声音,这是今年来第一场雪,下的毫无征兆,就这么来了,在月色下恍恍惚翩飞,美得不可方物。

    “你若对她有一分的伤害,我便让你加倍偿还。”树影下,这人的身形面容在树的枝桠间露出斑驳的样子,只是这说出的话里透漏着些凶狠。

    “你少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你有什么本事让我偿还?”对面的白衣男子反讥一句,满是不屑。

    “你!我要带她走!”

    “呵呵,反悔了?你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早就没有退路了,既已做了这个决定将她带到这里来,你又何曾顾过她的死活,再装下去有什么用。”

    被人一语道破心底不安的想法,原本好不容易扼杀下去的愧疚又有了一丝的反攻,那人眼里的神色隐匿了下去。

    “罢了。”白衣男子又淡淡的开口,“我便不会忘记答应过你的事就成。”他说的如此从容,就像是答应那人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记着就好。只是,你切莫告诉她是……”

    “我只告诉她,你死了,如何?”白衣男子玩味的语气。

    “随你。”

    “既如此,如果你不想她醒来看见你的话,你便可以走了。”

    那人又朝房间里望了一眼,这足够深重的一眼硬生生压制下了眼神里复杂的不舍情愫,他便缓步离去了,只留下身后一串伶仃的脚印。

    ******

    “殿下?殿下?”侍女花萼在房外唤了几声,可是却没有人应声,于是便回头对一旁面无表情站着的洛凡说,“殿下似乎是睡沉了,洛侍卫你这件事当真是万分火急么,若是能缓的话……”

    “此时叫醒殿下大不了挨一顿训,若是不叫醒殿下,那可就不仅是你我的死期了,甚至连殿下都有麻烦。”

    花萼吓得脸比落在肩上的雪还要苍白,立刻回身战战兢兢的叩门。

    只听得房内一声响,然后施施然传出来三个字:“滚进来。”

    花萼这才打开门随着洛凡走了进去,知道惹到了喜怒不定的殿下,甚有自知之明的跪在了流焰床前等待着责罚。

    流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皮笑肉不笑的说:“胆子大了啊。”

    花萼跟了流焰这么久对于流焰的脾气也有些摸透了,她知道等殿下说一些狠毒的话之后再求情会容易的多,于是便垂着头不敢分辩。

    “罢了,下去吧。”流焰连手都懒得挥,只挑了挑眉毛。

    花萼听见这话不可思议的样子写了满脸,殿下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了,该不会秋后算账吧,算了,能躲一阵是一阵。溜得跟洛凡使了轻功一样。

    “殿下。”洛凡耐着性子等流焰顺过气来才开口,“那件事,出差错了。”

    “哪件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殿下利用花千树对付十三皇子的事。”

    “怎么个错法?”流焰缓缓坐直了身子,语气终于有些凝重起来。

    “昨日审案的时候,洛凡才知道殿下交给花千树的那些证据里,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不翼而飞了。”

    “不翼而飞?呵呵。”流焰冷笑,不翼而飞的可真是时候。

    “所以,杨大人的案子虽能翻案,但是只是揪出了几个朝中的重臣,根本无法查到十三皇子身上。而那些官员众口一词一口咬定跟十三皇子私下没有任何瓜葛,所以就连网罗大臣,私交朝臣的帽子也没能扣到十三皇子身上。”

    “那扣到哪里去了。”流焰随口一问。

    洛凡没有说话。

    流焰一怔,转头看着洛凡用眼神询问着。

    潜台词就是:难不成这顶帽子扣到本殿头上了?

    而洛凡不负所望的给了流焰一个肯定的眼神。

    “殿下,如今看来,那个花千树想必早就和十三皇子串通好了,那些重要的证据只怕早就被十三皇子销毁了,不仅如此,他们还与那些犯官串通,所以那些官员才会咬定私下与殿下有来往……所以洛凡一得到这个消息就过来了,洛凡想殿下应该早就想好应对之法了。”

    流焰对着洛凡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应对之法……”流焰深思,完全不像早就在掌控之中的样子。

    “殿下该不会……”洛凡一脸失望,在心里将话补充完整,没有办法自救吧?

    “等着吧,约莫明日就有结果了。”

    洛凡这才告退,心里想着原来殿下早就都计算好了的,早知道就不用连夜赶来报告,还害花萼被吓得不轻。

    只是次日洛凡还没有等到流焰的吩咐,但是他却得到了一个新的消息,一个足够让他震惊的消息。

    这就是殿下说的结果么?

    洛凡面带忧虑的看着流焰。

    “你不用用这个表情告诉本殿本殿死得有多惨。”流焰淡淡一语,抬起清幽如水的眸子看着洛凡。

    “殿下还不至于被处……”“死”这个字洛凡硬是卡在喉咙里没有吐出来,“那些官员虽然是位高权重,但是殿下毕竟是皇上疼爱的皇子,所以,皇上只是……”洛凡还是不忍心说出来,他觉得对于流焰来说,这是很残忍的一个消息。

    “父皇怎么处置?”流焰笑,看来父皇真是气得不轻,不然不会连找他去对质这一步骤都省略了就直接把他给判了,“本殿要听原话,你不必担心冲撞本殿。”

    “将十九皇子封为洛王爷,打发去东泽,这事就这么了了罢。”洛凡脸上惋惜,一旦离开了皇城,那些大臣见流焰失势必然会另投他人,那么流焰这么久以来在皇城的精心布置可就有一半要付诸东流了。

    洛王?父皇怕还是记挂着母妃吧,就取了母妃名字中的一个字来封我。

    “东泽。”流焰念着,“物产丰富的富饶之地,父皇还算手下留情。本殿没记错的话,水遥是在东泽吧?”

    水遥是流焰曾经告诉清舞那就是她的家乡的地方。

    “是。”

    “得了,你去通知清舞,让她提早收拾一下,等过些天,带上团团随本殿去水遥。”

    洛凡没有动,他看着流焰似乎没有多么伤心,这一走,这里大概就会落入雪枫的掌控之中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把这一切夺回来,难道流焰就不担心,不难过么?

    “你走了,本殿才有时间一个人好好反思,好好心痛啊。”流焰瞥了一眼洛凡,早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略带调侃和无奈的抽了一下嘴角。

    看着洛凡走出去的背影,流焰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

    十三哥,这里就暂且留给你逍遥一阵,等哪天弟弟我心情好了,想再拿回去的时候,可便不会轻易手下留情了,你切莫哭着来求我。

    次日一早,流玄就遣人来宣了旨,而雪枫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看流焰遭殃的机会,遂跟着来了,假意惺惺的安慰着流焰,一脸昭告天下的幸灾乐祸。

    “焰,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皇城?”折腾了一早终于来到了皇宫门口,清舞一手拉着玩意大发的团团,站在流焰身边。

    “你不是很早就想回家了么,我带你回家,不好么。”流焰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回头看身后磅礴绮丽的皇宫一眼。

    清舞自然不信,她也知道这一离开对流焰大约意味着什么,可是流焰却仿佛全然不在乎的样子,风轻云淡得像铺满一地的白雪。

    “怎么没有看见洛凡呢?他去哪了?”

    “我交代一件事让他去办了,等他办完就会去水遥,说不定,还会比我们更早到水遥。”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准备好了就上车走吧。”流焰第一个转身,撩起白袍坐进了马车里。

    “走啰……”团团兴致冲冲的拉着清舞的手也进了流焰的马车。

    简简单单的一行人,三辆马车,流焰,清舞,团团,还有侍女鸿儿和花萼,侍卫长冯云带领的一队随从,朝着洛王的封地东泽而去。

    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皇宫外面的墙角处站着一个女子,默默凝视着流焰的车队离开视线,然后低声叹气。

    是秦舒依,流焰的母妃,她从离洲好不容易来到夜城,虽然她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充满伤心回忆的华丽牢笼里,可是她放心不下流焰,于是便每日徘徊在皇宫附近只想悄悄看流焰一眼。

    水遥,水遥。呵呵,你便在那里等着我吧。流焰敛眉一笑,眼底无限的邪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