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风飘絮  第三十一章·雪柳翻飞成殇

章节字数:2999  更新时间:12-08-05 20: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佚水泓死了。

    这个消息是柳儿最先知道的。

    然后,便是眼前这幅画面。

    翎音伏在佚水泓床前,伸出手勾着他还有一丝温度的手指,出神的看着他,眼神平静的有些不可思议。

    “柳儿,别开玩笑了,你不怕王爷责怪于你……漂亮弟弟,漂亮弟弟,你还没有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呢……”

    虽然佚水泓一直没有醒过来,但是所有人心底都抱着希望,只等待有一天,躺在这里的这个世间最美好的少年能缓缓睁开双眸,看看这里的一切,看看眼前的人。一眼,哪怕只有一眼,翎音也甘心等下去。可是为什么却突然告诉她说,他不会醒了,因为他死了,他居然死了……

    这怎么可能,明明说过是有救的啊,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这么美好精致的容颜,就这么消失了么,这么美丽的脸,难道就永远也看不到了么。漂亮弟弟,你是上天的宠儿啊,怎么会就这么离开了呢……

    翎音噙着泪,胸膛里袭来一阵强大的空洞,她握着佚水泓的手,再不说话。

    这一日,离洲下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从早晨开始,似乎没有要停歇的样子。

    鹅毛般的雪片纷纷扬扬落下来,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抬头望去的时候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像精灵一样纯洁的雪似乎唱着一首哀怨的挽歌,徐徐飞舞在王府的院子里,遮掩了一切,只剩强大的哀伤渲染着王府。不消片刻,整个大地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雪一直下到晚上,与这满院子的雪柳白幡,相应成殇。

    佚天寒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白皑皑的一片,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脆弱来,眼神里是像雪一样茫然的一片。老来丧子,这是人生中最悲惨的事,他这个最小的儿子,这个容貌让所有人艳羡的小儿子,在沉睡了这么久之后,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用手支撑这失去重心的身体,许久才用有些哽咽的声音吩咐身后的人说:“你去把卫蒙找来。”

    卫蒙不是说过,老九还有救的么,他不是用生祭换了老九一条命的么,怎么他连醒来看这里一眼都没有就这么去了呢。佚天寒缓缓闭上眼睛,心被狠狠的拧在一起。

    落儿,老九没了,你知道么,你回来看他一眼吧。

    落儿,落儿,你可知道,泓儿没了,他没了啊……

    “回禀王爷,卫蒙他,不见了。”

    佚天寒的手紧紧握住窗格。

    “早上,柳儿说……说九爷没……气了之后,卫蒙就……就不见了,刚才奴才去找,甚至连柳儿……也……也不见了。”进来禀报的人也已经泣不成声。

    “王爷。”管家走进来,眼里流下几滴浑浊的泪,他抬手擦了擦,“王爷,做法事的师父们都去安排去后院用饭了,您,是不是,去灵堂看一眼,让九爷走得也……”

    灵堂里是刺目的白色,就像外面一地的白雪一样,凄寒而肃杀。直到看见大堂里摆着的棺木,佚天寒才真正的相信,佚水泓死了。他缓步走到棺前,抬手放上去,一贯凛冽的脸上所有的威严全部崩溃。

    “我儿……我儿……”

    谁也不愿意相信,棺木里躺着的是那个一身温润就像月光一样的少年,那个离洲第一的美少年。

    “漂亮弟弟……”灵堂前忽然出现翎音的身影,从早上到佚水泓被抬走入棺,她一直坐在佚水泓房间里,不言不语。而如今,她出现在灵堂里,还是那一身黄色的衣衫,嘴角带着平静的笑。

    翎音走到棺前,拿起纸钱放到火盆里。

    “漂亮弟弟,你都没有看我一眼呢。还有啊,我给你找回来的鸢凉花种,你还没来得及没有亲手种下去,也没有看见新的紫色鸢凉花开。”

    “漂亮弟弟,我要走了。我要回荷漠去了,可是你都还不知道我是谁呢……”

    “等到我在荷漠种出鸢凉花来,我就带着它来看你好不好……就这么说定了,那我走了……”

    翎音抽了抽鼻子,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泪,站起身来,径直朝外面走去。

    迈出王府大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还是笑了笑,只是这笑容遮掩不住一脸的落寞伤感。

    再见了佚水泓,再见了,我回荷漠去了。

    这一段露水情缘,源于她看他的第一眼,她便喜欢上了他,任性的丢下一切随着昏迷的他来到离洲。这一段露水情缘,终结于她看他最后一眼,直到他没了呼吸,都没有醒来看她一眼。

    有一种爱,需要的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甚至,不需要你知道,我曾经爱过你。

    ******

    “殿下小心!”冯云喊了一声立刻拿着长枪冲了上去。

    流焰看了看清舞,丢下一句“照看好团团,一会儿趁机逃走”就出去了,留下清舞在马车里将不明就里的团团紧紧抱在怀里,眼神里浮上慌乱。

    “清姐姐,你的心跳得好快。”团团趴在清舞胸口抬着头。

    清舞朝着团团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从帘子一角留意着外面的情况。

    十多个黑衣人正在和冯云带领的侍卫打斗。其中一个看见流焰白色的身影出现,立刻调转目标朝着流焰刺过来。

    “这么想要本殿的命啊。”流焰握着剑一脸的从容。

    黑衣人眼神不忙不乱,他知道流焰的剑术并不是很强,要取他性命虽不是易如反掌也是胜券在握。

    仅仅几招,流焰就有些落了下风。可是脸上却依然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带着不屑一顾的笑。

    这时黑衣人看见清舞和团团的身影,居然没那么急于取流焰的性命转而将冲着她们去了。连流焰也有些微微不解,既然来杀他,为何又突然多此一举。

    剑指向团团,清舞什么也没来得及想转身护在团团身上,就在剑尖要刺进清舞背的时候,流焰抢了过来将清舞和团团一起抱在了怀里。

    衣服被刺破的声响,随之有血顺着剑身流下来。

    流焰忍着疼痛低声说:“别留在这给我添乱,带着团团快走,去找洛凡。”

    清舞咬了咬嘴唇,握着那满是流焰鲜血的手帕,抱着被吓到的团团从混乱中逃跑。

    剑又深了一寸。流焰听得见剑刺进血肉的声音。

    “想要本殿的命,还没有这么容易。”

    原本再用些力,流焰就必死无疑了,可是在最后一刹那还是被流焰躲开了。

    有人朝着清舞和团团逃跑的方向追去,冯云解决了几个刺客好不容易冲到流焰身边,可是却被流焰命令着赶去保护清舞和团团,作为流焰的人,第一条就是要无条件的服从,即使是在现在,于是冯云也不得不离开。

    最后,这里只剩下流焰和那个领头的黑衣人。

    流焰拿起剑,背上的伤口被牵动,血流的更多了,染红了他的白色袍子。

    “十三哥派你来的?”

    黑衣人不语。

    “他还真是锲而不舍的惦记着本殿这条命啊,真不容易。”

    黑衣人居然没有立刻动手,只是看着流焰,似乎是知道流焰是逃不掉了,这么看了一会儿才举剑冲上去。

    抵挡了两三下,每次都会牵动伤口,眼前这人却一副不愿意速战速决的样子,流焰知道在这么下去他总有一下是挡不住的。

    最后这游戏似乎是玩腻了,黑衣人终于下定决心要一剑解决掉流焰。

    只是这一剑,却是没有刺到流焰身上。

    流焰睁大眼睛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人,从到怨恨不解,然后是悲伤和绝望,就这么一瞬,这些感情却一起涌上了流焰心间。

    是他的母妃,一直悄悄跟在流焰身后的秦舒依。

    流焰脑子里有短暂的空白,在这一段空白里,耳畔传来打斗声,是洛凡来了,在这最后一刻,洛凡终于出现了,流焰紧握在手中的剑一下子掉落在地上,他抱着怀里的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焰儿,娘……终于……见……见到……你了……”

    流焰眉头深深皱起来,感觉嘴角有血留下来,刚想伸手擦去,可是秦舒依却先一步抬起手帮他擦着,流焰就这样没有动。

    “我的焰儿,你要好好的,娘亲……欠你这么多……”“娘亲”两个字,她念得那么苦涩,可是他听得也那样生涩。

    黑衣人原本就想这一下杀死流焰所以不会手下留情,所以这一剑当真是刺得又狠又准,秦舒依的气息渐渐弱了下来,她只是看着流焰,仿佛要将这二十年来没看的那些时光全都补回来,将流焰的样子印进骨子里。

    “送……送……我回……回……离洲……好么……”

    她最后的一句话,不是乞求流焰的原谅,也不是让流焰叫她一声娘亲,而是让流焰,送她回离洲。

    “好……我送你……回……离洲……”流焰将下巴抵在秦舒依额上,低声呢喃着:“母妃,儿臣送您回家……”

    流焰终于开口叫她母妃了,可是秦舒依却听不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