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 灵魂人物

章节字数:5143  更新时间:14-04-19 21: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网王之隔空的爱

    当所有伤痛都已成过往烟云,回忆只剩风轻云淡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快乐也可以假装,幸福尽是如履薄冰。

    ——穆月清

    穆月清,21岁在当今红人,不管是在体育界,文艺界还是商界都是被众星捧月的灵魂人物。不论是事业还是面貌都堪称完美的她,却因为性格冷傲、孤僻、处事雷厉风行让人看不到她的一丝情绪被世人赋予‘全能冰山女王’的称号。

    只是,在耀眼的光芒背后,穆月清却有着从不被人知也不愿向人道的阴霾。每当夜晚来临,孤独和落寞慢慢吞噬着她的一切。也常带着忧伤,独自神游太空,借助黑夜想着她这二十年来一直追寻的问题:

    “是什么,让离异的父母丢弃年仅5岁的她了无音讯,不知所踪带来的伤害。又是什么,让生平第一次结交也是唯一的朋友,告诉她接近她只是为了打垮她,朋友只是你自以为带来的背叛。”只是每次都一无所获。

    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对手间的强取豪夺甚至同僚间的恶意中伤,等等一系列的虚伪都让年仅21岁的穆月清,对这利益熏心的世界早已看透了人情冷暖。

    翻动着泛黄的旧照片,由一开始的泪流满面到现如今的欲哭无泪,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才能做到现在的‘心如止水’。低下头,把手里的相片放进隔离的抽屉,眼却不经意的锁住另一个新型相册,空出的一只手顺势将它取了出来。

    翻着自己收集来的照片,眼神却有着让人看不出复杂。她羡慕他——手冢国光,即使拥有同样的冷漠,他也有共同奋斗的伙伴,而她却只有独自一人孤军奋战。即使遇到同样的事件,他也有来至队友的关怀,而她却只有独自忍受痛楚。她对他的世界充满了向往,不为别的只为她觉得他们是同一种人。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以‘夜惠浟汐’的身份,让她对他的向往不只是向往。她高兴着同时也悲戚着,因为她不知道她应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此而改变,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孑然一身。

    美国华盛顿奥林匹克体育场,一场不到3分钟短暂而精彩的比赛,在一阵阵尖叫和惊呼声中,穆月清结束了她在这个月的网球第47场比赛。然而,正当观众席上的观众,还在意犹未尽的时候,穆月清却不管观众的呐喊独自一人向出口走去。

    与此同时,在出场口有位身穿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名叫敬启,男,26岁,是穆月清的秘书、经纪人、兼保镖偶尔也是管家,是穆月清最得力的5人助手之一。

    敬启左手拿着一瓶矿泉水,右手呈45度放在胸前,挂着一条整洁的毛巾等着穆月清的到来。当穆月清走近时,他恭敬的弯下45度腰,一边递上手里为穆月清准备的水和毛巾,一边用带有属于男人特有成熟的声线对穆月清道:

    “恭喜清总,第47场战绩不败。”

    没有多余的恭维,没有丝毫的奉承只有真心的祝贺。虽然接近公式化,但足以表达他对她的尊崇。是的,是尊崇,这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有全世界的四分之三的人,都把穆月清当神一样的崇拜着。

    只见穆月清眼也没抬的接过敬启递来的水,抬头喝了几口,用毛巾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水滴,再把水和毛巾递回敬启的手里。那么简单的动作被她一气呵成的做出来,竟是让人惊叹的美。

    然而,她那张由上帝诏旨巧夺天工不可挑剔冷艳,灵动,却充满jinyu的脸。和她的那一身妖娆,娇轻如雪的肌肤和姿态都散发着不怒自威让然窒息般的王者气势,都在宣告着只要有她的地方就是不可触及的神域。

    月清一边朝出口走去,一边用淡漠却能让人上瘾的声音对敬启说道:

    “嗯,接下来的行程是什么?英国那边的开发案怎么样了,还有香港的供销商怎么说?”

     寒冷的语气就像在黑暗的深渊里听到了撒旦的叫唤让人闻风丧胆,却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就算代价是为此在深渊里永无天日也甘愿。敬启紧随其后不敢怠慢的回答道:

     “回清总,接下来是前往日本的钢琴演奏会,飞机已在天台等候随时可以出发。至于英国的开发案,穆罕默德,在您比赛结束时打来电话说一切按您的意思,希望合作愉快。香港的供销商,已经由景宁出面阻止了清总放心。”

    (注:穆罕默德,是英国的皇室伯爵,穆月清的合作伙伴。景宁,是穆月清的得力5将之一。)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体育馆的天台,硕大的天台除了停在中央的私人飞机,在机身旋翼旋转发出震耳的声音,和强劲的刮风之外就空空如也。

    站在楼梯口,只见敬启拿出手机在屏幕上划了几划,就看见从飞机上出来几个与敬启年纪相仿的三男两女。走到他们的面前恭敬的向他们行了45度的礼,然后分别站在穆月清的两侧,待穆月清登机时紧随其后的跟上。

     飞机上所有你能想到的设备通通俱全,而且都是限量级的。撇开驾驶室不说,机舱內的装饰和摆设,都給人感觉是在一栋豪宅里而不是飞机上。里面有四间卧房,两间是单人房也是主卧,分别是穆月清和厨师阮静思的,剩下的两间是其余四人的双人房。

    穆月清为了不让自己再想起以前,也不愿自己在回到家的时候还是孤身一人。所以,不断的增加自己的工作量,也不断的开拓海外市场游走在世界各地,以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对于她以及其余5人来说,这架私人飞机就是他们移动的家,所有的衣食住行有一大半都在这飞机上进行。总之飞机上除了卧房还有书房,客厅、餐厅、服装间等等。

    当飞机起飞时,穆月清走进书房批阅堆积如山的文件,然而化妆师紫云也在隔间挑选着去日本的演出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阮静思敲门叫穆月清用餐的时候,才发现她或许因为连续几天没有合眼的缘故,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只见他有着足以倾倒众生的美貌,一双深邃有神的桃花眼柔情四溢,只要与之对视一秒就会被那片柔情的海所淹没,优雅却又英气十足是异性眼中真正的白马王子。

    静思眼里充满了怜惜与宠溺,只见他放轻了脚步向月清走去,轻轻的把趴在桌子上的月清扶正,让她顺着躺椅躺下能够睡得舒服一点。再到衣杆上拿了件毛毯盖在月清的身上,一系列的动作是那么轻,眼神是那么的温柔,但是同时也心疼着。

    把人安置好了,在回到书桌前把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轻轻的拿到旁边的写字台上动手审批起来。

    阮静思,男,23岁,是世界排名前十‘阮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大穆月清3岁,在高中和大学都是同一所学校。也是唯一一个与穆月清走近的异性,是朋友,是合作伙伴也是她的私人厨师更是她的爱慕者。从认识至今,连续7年的马拉松爱情长跑,可谓是个痴情汉了。

    也不是穆月清绝情,只是经历了亲情与友情的两次抛弃与背叛,她没有勇气再相信什么,再也伤不起了。只有维持现状不接受也不拒绝。

    而对于了解穆月清的阮静思来说,这样就已足够,只要这样陪在她身边,他相信总有一天会守得云开见月明。而她也会从心里彻底的接受他,因为他的温柔只属于她一个人。

    像这样在穆月清睡着的时候,帮她审批文件也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了。当然,穆月清也是将他所做的每件事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彼此之间,应该可以用心照不宣来形容了。只是他那可以挤得出水的满腔柔情,却怎么也溶解不了那块在寒冬里还要设置制冷的冰。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临近傍晚,静思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18:30分。长吁了一口气,双手活动了一下酸痛的双肩。侧过头看见躺椅上的人睡得香甜,眼里的宠溺和柔情丝毫未减半分。心想,要是可以的话,就让她一直睡下去,直到自然醒。

    只是,他知道她不允许。于是,就将手上的资料整理了一下放回她的书桌上。便来到穆月清的躺椅前蹲下,右手搭在她肩上,身子微微前倾。一边轻轻的摇晃着穆月清的身体,一边用及其温柔的声音像哄小孩一样的唤道:

    “月清,月清,醒醒,月清到用餐时间了,再不起来就要到日本喽!”

    能这样亲密的叫穆月清的名字的,我想在世界上就只有他阮静思了。

    或许是因为太困了的原因,在静思叫了第4声的时候,穆月清才懵懂慵懒的应了一声。那一声梦呓却有着勾魂的魔力,只见静思就像被电流击过一样全身竟是一阵酥麻的感觉,要不是他的自制力强或许在那一刻就已经俯身含住了那个小小的薄唇品尝她的美好了。

    静思压住自己呼之欲出的欲望,便俯身将一手环过她的肩膀,让她有个支撑点方便起身。待月清坐直,静思顺手接过月清身上的毛毯。一边用空着的一只手在月清的肩上轻轻的揉着,希望能缓解一下月清的疲劳,一边用充满宠溺的声音对月清问道:

    “怎么样,睡得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现在应该饿了吧!你先去洗下脸,我去把菜再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月清见静思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那么温柔体贴,不禁在心里划过一丝暖意。便顺势在静思的肩头靠了靠,没有言语只是这么轻轻的靠着,却让静思的身体受惊了一样一阵僵硬。

    不过很快的恢复了正常,随即脸上露出了好看的弧度,因为这足以证明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虽然想就这样让她靠下去,可是又担心她因为一天没有进食,怕她的胃病再度复发。于是,强忍着不舍用双手,把月清从他的肩上移开,用宠溺而暧昧的声音对她说:

    “好了,月清先去洗脸然后出来吃饭,我们现在已经在日本的领域了,所以时间已经不多咯!来,我在外面等你嗯。”

    说完不等月清有反应,便把她从躺椅上扶了起来,把她推进书房的卫生间,然后徒步走出书房去准备晚餐了。

    也只有在静思的面前,浟汐才有那么一点低姿态,或许是因为习惯,让她在他面前不用那么累,也或许是因为他的温柔在她的心里开始慢慢的兹长,也想让他不用那么累。

    十分钟后,月清出了书房来到餐桌旁坐下,桌上已经放好了各种流食。(注,流食就是粥,因为穆月清有胃病,而且因为严重动了胃切除手术。所以对于她来说,大多的餐点都是喝粥,但是,静思都会花样百出的为她做各种各样的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便听到身后传来静思的声音:

    “怎么样,好吃吗?味道不好的话下次我在改进。”

    月清回过头看了一眼静思,看着他身穿居家的休闲服却不失他原本的优雅英俊,一脸的满足竟是藏不住的幸福。

    她想他这一刻也许是幸福的吧!?静思从厨房走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东西。浟汐,向他微微点了点头,眼睛跟着他来到桌前,直到他坐下才略带调侃的说道:

    “味道怎么样,要吃了才知道。再说了,又有谁敢说阮大厨师的手艺不好吃啊!那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话说完连她自己都吓一跳,怎么一下子说了那么多,而且还是调侃对方的语气。当然这点静思也察觉到了,手举起的筷子在半空僵住了片刻,随后不着痕迹夹了一块已经挑了刺的鲫鱼放在了月清的碗里。脸上尽是掩不住的笑,让他不禁在心里想

    ‘月清,我能把这个当成,是你的心正在为我打开吗?’。

    于是在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半个小时前,月清靠在他肩膀的一幕,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而眼睛去始终没有从月清的身上离开。

    黄昏的夕阳打在他的身上,像是披了一件金色的霞衣,就像一个幻象若隐若。給人一种说不出的和谐与宁静,竟让浟汐霎时移不开视线。

    静思没有打断浟汐的痴迷,他想让她注视自己更多!更多!多到他要她想的,看的都只有他自己。‘月清你终于注意到我了吗!?’他想,他这一刻真的是满足的也是幸福的,不?应该说他从可以成为月清的校友,朋友,合作伙伴和以爱慕者的身份呆在她身边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然而,这顿晚餐就注定了在这样有点暧昧,有点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

    在晚上19:50的时候,飞机在东京巨蛋上空缓缓降落。飞机停稳之后,敬启还有其余四人先下飞机,在两侧等待着穆月清出现。而静思则跟在她身后一起下了飞机,随着人潮的欢呼走进了演奏厅,就这样长达3小时的钢琴演奏会就开始了。

    三小时后,深夜十一点巨蛋上空飞机再度的呼呼声响起,离开了东京前往下一站——德国。飞机上,穆月清端着一杯牛奶坐在窗前,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入神的时候。手机在桌上“嗯···嗯···嗯···”的响起,阮静思闻声走过来,才发现她在发呆。于是,走向前提醒她有电话打进来。

    当她回过神来,拿起手机看了看屏幕显示的是‘家’。顿时,心里的一切阴霾和疲劳都已经不见了,只见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原本深邃得像寒冰一样的瞳孔瞬间就像被融化了一样在下一秒就可以溢出水似的温柔。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梦幻的笑容。

    静思看到了这样的笑容,也就知道了是谁打来的电话。他看到她的笑,他很高兴同时也失落,因为每到这时,他都在想什么时候她这样的笑容是因为他而绽放。

    正在想得出神的时候,金属触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回过神只见穆月清拉开了机舱驾驶室的门。对驾驶员说:

    “英德,更改航线回中国上海。”

    说完就转身离开,脸上的笑意还没退去,静思看她出来便迎了上去问道:

    “月清,这是要改线回国吗?看来光的影响力不小啊!”

    说完连他自己都恨自己,怎么就跟一条狗较劲,连它的醋也要吃。可能是因为它能办到自己办不到的事吧!没错,穆月清手机屏幕上显示‘家’的名字,就是她养的一条牧羊犬——光。

    静思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头下意识的低下不再看她的脸,也不敢猜测她会有怎样的反应。

    穆月清当然也听出了他这话带味,也看到了他眼里没有藏住的忧伤,瞬间脸上的笑容淡了,心里的某根弦断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他靠近,一只手抬起托住静思的脸轻声询问道:

     “光在等着我们,我们一起回家好吗?静思。”

     静思很显然不知道月清会有这样的回答,只是机械式的点头算是回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