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 家的味道

章节字数:3836  更新时间:14-04-27 12: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手冢拉着浟汐一路无语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竟希望这条路不要那么快到达。而身后的浟汐也是想着同样的问题,如果能这样一直走下去该多好啊!?

     只是前者知道自己的心思来源,而后者却不知道这样的情愫是来源于什么感情。

     没多久就在一座宅子前停下了,手冢仍然拉着浟汐的手没有放开。

     他推开前院的小栏门,只见他对园中正在給花草浇水的中年妇女弯腰行礼说道:

     “我回来了!母亲大人!”

     妇女闻言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的温和的对他说道:

     “你会来了!手冢,你今天不是·····”

     后面的话在看手冢身旁的浟汐时,就被自动删除了,只听见‘砰’的一声手里的水壶就这样华丽的掉在了地上。

     待妇女回过神发现自己的失态时,连忙弯腰捡起水壶,随即对浟汐行礼道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看我这是怎么了!?没有吓着你吧!?来来来快屋里坐!?·····”

     说着就向屋内走去,还一边跑着整理自己的仪容一边兴奋的叫道:

     “爸!爸!囯晴!不得了了!?快出来啊!不得了了!?大条了!?囯晴!····”

     手冢着实被自己母亲一会惊慌失措,一会又是兴奋的表情給弄懵了。嘴角不易察觉的抽动了几下,这还是那个温文儒雅的母亲吗!?

     收起了错愕的表情随后转身对浟汐说道:

     “抱歉!?我母亲平时不是这样子的!?你不用在意!?”

     浟汐看着手冢也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心里不禁有点好笑,只见她说道:

     “不!?没有的事!?”

     浟汐其实在他母亲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她不待见自己还是怎么着,之后看到了她脸上欣喜的表情也就放心了不少,只是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的滑稽·····

     手冢拉着浟汐往屋里走去,正在上台阶的时候,被从屋里出来的三人給挡住了去路。

     他狐疑的看着他们,然后又行礼说道:

     “爷爷!父亲大人!我回来了!···”

     随后看向浟汐对他们又道:

     “这位是我的同学,也是我们网球部的助教夜惠浟汐小姐!”

     只是他们的手仍然还没有分开

     只见他的父亲手冢国晴一脸错愕,震惊,一会看看手冢,一会有看看浟汐,最后不可置信的抛出了一句很是雷人的话

     “夜惠浟汐小姐!你是女孩子!?”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脸上都爬满了黑线,随着一阵阴风刮来就看见屋顶有一群乌鸦飞过,让众人顿时无语。

     这是什么问题!?又算什么问题!?还是说您老人家已经老到男女性别都分不清楚了!?

     在那三人中看起来比较年迈的一位,蓄着一头其耳的短发,脸颊两边鬓角的白发可以看出岁月的痕迹。只见他轻咳两声很严谨的说道:

     “都进来吧!?”

     铿锵有力的声线带着不怒自威的成分,说完转过身手背在腰后就往玄关走去。

     手冢的母亲手冢彩菜,一直带着兴奋又温和的笑看着浟汐,随着眼睛下移便看到了还在紧牵的两只手。

     心里像是偷腥的猫,雀跃到不行。

     噢噢!!看来我们家又臭又硬的臭石头这是开窍喽!!!

     这样想着,她就故意的走到他们的中间打掉了手冢的手,然后带有一点挑衅的味道看着手冢。

     从现在开始,浟汐是我的!你休想再碰她!?

     这样‘宣告’完了之后,就拉着浟汐也进了玄关,留下手冢一个人在那里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一家人今天的变化。

     手冢彩菜没有像其他的家长那样一开口就问

     你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啊!?是在那个公司上班啊!?你家有几个人吃饭啊!?你家一个月或是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啊!?之类····

     而是拉着浟汐的手像是跟一个久未碰面的闺女温和而又亲切

     “浟汐!请让我这么称呼你吧!?你有没有吃饭啊!?喜欢吃什么!?我现在就去給你弄!不!不!浟汐是要先喝水呢!?还是先喝一杯茶!?啊啊!!还是喝饮料!?要喝饮料的话,又要喝什么样的饮料呢!?花生的!?青萍的!?香橙的!?还有还有!?牛奶!牛奶对皮肤最好啦!?······”

     这样矛盾,这样急切,这样举棋不定,这样手忙脚乱!?都是为了想要拿自己觉得最好的給浟汐。

     手冢一家看着这个和平时截然不同的手冢彩菜很是汗颜,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兴奋,但还是不由得扶额提醒道:

     “彩菜(母亲)平常心!平常心!?”

     听到了三人带有戏谑的话,彩菜就转过头幽怨的看着他们道:

     “你们知道什么!?懂什么!?我一天就那么对着你们三个大男人,还一个一个板着脸木讷得像个老古董。想要找个人聊聊天都没有地方,你们说说你们懂这样的心情不!?”

     三人被说得语噻,只好各自做各自的事情,装作没有听到。而彩菜现在也难得理他们,只见她回头又是欣喜若狂的抓住浟汐的手说道:

     “浟汐,我们别理他们继续我们的话题!?走!我们现在去花园里給那些花草施施肥!啊啊!!但是刚刚我才做过了的说!?现在去超市又还那么早!?哈啊!?到底要做什么呢!?····”

     说完有点失落的看着浟汐,浟汐看着一进门就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的妇女,心里涌出了一股暖/流。

     想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做一些平凡的家事,逛着超市讨论着加餐的小事,想要和女儿讲讲饭后家常。这应该就是母亲的味道吧!?

     浟汐这样想着,她就看了看在一旁的手冢。

     真羡慕你有一个这样漂亮温柔的妈妈

     回过头不忍看到妇女脸上失落的表情,浟汐也卸下了冷漠的外衣温和的说道:

     “伯母!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去花园种种花,給花草施施肥,然后再去超市逛逛·····”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手冢彩菜抱了个满怀。两眼水汪汪又惊又喜的看着浟汐说道:

     “呜呜呜!!真的吗!?浟汐你也是这么想的!?···嗯嗯···浟汐···浟汐!!”

     说着还不停的抱着浟汐的身子一直摇啊摇的,像是想的了什么,手冢彩菜一下子停下了动作,两眼放光的看着浟汐说道:

     “浟汐,要不你做我的女儿吧!?好不好!?”

     一句话竟让全部的人都不敢相信愣愣看着她,只有手冢像是受了好大的委屈一样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母亲。

     意思是,要是她做了你的女儿,我怎么办!?找谁去!?

     手冢彩菜像是读懂了自己儿子的眼神,心里是雀跃的,只见她对手冢嗤之以鼻不爽的说道:

     “嗨!嗨!嗨!知道了!我知道了还不行吗!?不是女儿!?是儿···是干女儿还不行吗!?真是!?”

     ‘儿媳妇’几个字在看到手冢略带警告的眼神时,就自动删除改成了‘干女儿’。说着就拉着浟汐往花园走去,留下三个男人一脸黑线的想

     女儿和干女儿有什么不同吗!?

     手冢彩菜对浟汐真的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喜欢得不得了,而浟汐也很乐此不疲的充当这这个角色不可自拔。两人竟在院子里玩得个不亦乐乎,竟忘了已到吃中餐的时间。

     而屋里的三个男人早就被她们的笑声給牵引,也忘了自己手里的事情都在享受前面如画的景致。

     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笑声了,这样的感觉才有点像家。

     这样的静谧在手冢国一的肚子没有预兆的唱起悲鸣曲的时候被打断了,只见他伸手揉揉肚子严谨的对手冢说道:

     “手冢,去问一下你母亲什么时候可以开饭!?”

     手冢闻言收回思绪,对他点头道:

     “啊!嗯!”

     手冢来到浟汐的身旁对他的母亲问道:

     “母亲大人,今天的中餐吃什么!?”

     手冢彩菜一听先是一怔,随后又笑道:

     “哎呀!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看我玩得都忘记时间了。走!浟汐我们去做中餐!”

     说着又不由分说的拉着浟汐往厨房走去,像是想到什么,又回头对手冢说:

     “手冢,家里没有面粉了,去买一点回来。饭马上就好!”

     浟汐在听到自己也要去厨房的时候,身体不由得僵了一下,本想拒绝但是在看到她温柔和幸福的表情时,就强忍着恐惧祛祛的跟在她身后。

     在厨房摘菜的功夫,手冢就已经拿着面粉回来了。手冢彩菜接过面粉推开手冢,就开始和浟汐和面做点心。

     做着做着不知是谁先了开头,两人竟打起了面仗,而也托面仗的福浟汐竟忘记了恐惧,一顿饭做得可真是乐不可支。

     带香喷喷的饭菜盛上桌,浟汐就收到手冢彩菜的吩咐到阳台请手冢和他爷爷吃饭。

     浟汐来到阳台看着一老一少正悠闲的下着象棋,这样的画面真是温馨宜人,她走上去收起了自己的失落温和的说道:

     “爷爷!手冢君!可以吃饭喽!”、

     手冢闻声脸上不易察觉的一笑,却没有逃过老头子的眼睛。

     而以老头子过人的阅历,他在浟汐进门的时候就从她的眼神和气质知道她不简单。

     或许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眼光,只见他对浟汐招招手高深莫测的说道:

     “浟汐啊!先过来帮爷爷看看!爷爷这步棋这样下对不对!?”

     浟汐闻言走了过去,只见棋盘上红色棋子还有‘帅,车,马,炮,卒’各一枚,而绿色的有‘帅,象,车,马,泡,卒’各一枚。

     看着老头子走的那步棋浟汐就已经明白是他在试验自己,看破心思的浟汐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一笑,随后说道:

     “如果我是爷爷,我就会把马下移踩泡,这样一来就可以将军偷车。就算他可以用象蹩脚填空,但是这样就給我的车开道,他也就无路可走了。可是如果是爷爷这样走的话,那情势就是相反的结果,我说得对吗爷爷!?”

     浟汐精确无误的道出自己的看法,老头子虽然想到她会很精明,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其实早已被她看穿。

     所以先是一愣,随后几一脸的欣喜意味深长的在他们身上看了看几眼,而后又是一个高深莫测的笑转身离开。

    而手冢则是更确定自己遇到的是一块稀世珍宝。

     饭桌上,手冢彩菜不停的往浟汐的碗里夹菜说:

     “来浟汐多吃点鳗鱼,这个手冢最最喜欢的东西,还有多吃点牛肉卷,你看你这么瘦风都吹得倒了,也多吃点烤生蚝,还有这个···这个····”

     毫不掩饰心疼的语气,就差不所有的东西都放进浟汐的碗里了。

     浟汐一边听着她的絮絮叨叨,一边低着头不停的扒着碗里的白饭。

     心里更是翻云覆雨的翻滚到不行,不知道是因为这些自己不能吃的东西,还是为手冢彩菜給了她身为母亲的亲切温柔。

     总之她这一刻眼里的眼泪在无声的划过脸颊,也强忍着强烈的不适把他们的关怀与温情通通吃下。

     有个年迈慈祥的爷爷!?一个顶着一片天的父亲!?一个温文儒雅的母亲!?或者有个很古板的哥哥!?这样是不是就是一个家!?

     这是不是妈妈的味道!?妈妈的感觉!?是的话!?我能不能祈求这顿饭的时间可不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