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三章】笑嫣然

章节字数:3048  更新时间:12-06-19 1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章】笑嫣然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人,带着你还真有些不习惯呢!”

    “不如就叫嫣儿吧……姹紫嫣红绿柳时,当是你恢复男儿身之时吧……”

    耳畔是微不可闻的叹息声,那种淡淡的檀香味带着一丝丝安然的气息,恍惚之间心愈发安静了下来。

    等等!好像有什么被遗忘了!?

    猛地,子房睁开眼,正对上一丝漫不经心的微笑。

    “醒了?”白衣的女子安静地坐在那里,就想从未改变过一样,那种淡漠的气息兀自沉浸着,“如果没什么不舒服的话,可以坐起来活动活动腿脚,看看新身体好不好用?”

    “新身体?”子房的意识依旧带着些许迟钝,下意识地低头,顿时傻眼。

    “怎么会?”子房指着自己的新身体,顿时欲哭无泪。那个女子,果然把自己的魂魄放到那个人偶上了。人偶确实做工精致,容貌更算得上是花容之色,可自己明明是男儿身,被硬硬地装入美女的躯壳,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活着才有希望,”女子淡淡地望了他一眼,不带一丝情绪,“再说,这也不是永久的改变。带到凤翎山上的竹子,变得姹紫嫣红之时,你就可以变回男儿之身了……”

    “竹子又怎么可能变得姹紫嫣红?!”子房怀疑地望着眼前的女子,此人分明是在消遣自己么?

    “信不信由你,总之到了那个时候,你自然会相信的。”

    “你到底是谁?”竟然能将移魂之术,如此轻易地操控,更对命理之数如此清晓?子房顿时觉得眼前的女子,让他有种莫名的恐惧。

    “我?我是谁?”女子忽然笑了,“我不过是紫竹柳岸边上的一只野鹤罢了……偶然习得了一些非常之法,知道得越多,反倒是显得自己愈发无能为力,只希望能勉力帮到一些人罢了……”

    子房迷茫地望着女子,她说的话几乎每一句都带着深意,但是那种深意完全是他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至于我的名字么?”女子微微顿了顿,似乎想了想,“从母姓,虞,单名,弋。但我更喜欢我的字,清墨——清任皎皎,皓月独行,莫问天道何求。若是以后跟着我,可以唤我主子。”

    似乎对这样的信息,一时间难以消化,子房依旧呆呆地望着清墨。片刻之间,自己变作了女儿身,还多了一个神秘的主人。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在做梦么?

    “好吧……”看着子房的反应,清墨终于认输道,“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一次问清楚吧……”这次自己真的是多管闲事,怎么捡了这么个笨蛋回家?

    “这是哪里?”子房思量良久,终于小心地问道。眼前这个女子,明显已有些不耐烦,就像一只地雷,随时会被自己踩爆。

    “客栈。”清墨想了想,补充道,“这里离落日楼,只隔着一条街。”

    “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里?!”

    “哪里?你说落日楼么?”清墨苦笑了一下,“我不过是去看热闹罢了。近些年来天象异动,前几日星象昭示着,有两颗帝星会在帝都诞生,所以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满足下好奇心罢了。顺便带几盒洛阳的酥油烧饼,这味道一直是我喜欢的,只是出了洛阳城便再也买不到了……”

    “只是这样么,我还以为……”

    “以为我和他们是一伙的?要害死你么?”清墨皱了皱眉,这生于官宦世家的孩子,倒是一点事故都不曾学到啊,“你以为是有人走漏的风声,才导致功亏一篑么?”

    “难道不是么?”

    “天呢!”清墨扶额,“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算了,算了,看在你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要跟在我身边的份上,我还是指点你一二吧。你就没有想过,也许一开始帮你谋划的人,就是在利用你呢?比如你口中的李相国……”

    “不!不可能的!

    “好……那我们先不说这个……”清墨放弃了争辩,对这种热血少年来说,和他去争论他崇拜的长辈是否人面兽心,明显是不可能有赢面的,“那么我们来换个话题,你觉得这样的刺杀有用么?”

    “他死了么?!”

    “谁?!你说始帝么?”清墨又笑了,“你真的以为,皇帝是这么容易刺杀的么?他比你想象的都要好,现在应该在某个亭台楼阁上,喝着美酒、尝着佳肴、抱着美人、赏着歌舞……悠闲得不得了,哪想我们蹲在这个小小的客栈里,吹冷风。”

    “怎么可能?!不是说,虚无之箭一经射出,便不可能有所转寰么?”

    “是,那个车撵都烧成了灰烬,里面的人确实不可能逃出生天,但是若是那个人本就不在里面呢?”

    “不在里面?!”子房猛然间意识到,自己也许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怎么?你没有想到过么?照着始帝多疑的性格,弄个替身也没什么不可能的。”清墨继续说道,“不知你注意过没有,在车撵被袭的瞬间,车队后半部分从未乱过,也是在车队后部,在爆炸之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及时控制住了场面。”

    清墨冷笑一声,信手拿过一支玉箫,把玩着说道,“如果猜得没错的话,你的目标应是在车队后部。”

    “可是……”

    “可是什么?”

    “对于帝王来说,怎么可能容忍天子之座被他人染指呢?”

    “是,对普通人来说,他确实无法容忍,但是对一个死人来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更何况,”女子微微眯起了眼,“你没发现龙撵上的图腾有什么不对么?”

    “龙撵上的图腾?”子房习惯性地揉了揉手腕,握住的是一双女性人偶的腕子,顿觉索然无味。

    “也是了,你们又怎么会在意这些细节呢?”清墨淡淡地笑了笑,若非自己看到了那个人,也不会想到这一出,依旧是那个自负的男人自编自导的一出好戏罢了。

    “你们这些人啊……总以为自己的小聪明,可以瞒得过别人,天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许,他早就知道谋刺的计划,不过是借着你们的由头,进行着更大的谋划罢了。”

    子房愣了愣,女子此刻的神情,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好似在哪里见过。

    “你死心塌地追随的那位李相国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李斯此人太过刻薄,虽然有才有心,但终难成大气。”清墨一脸不悦地说着,似乎对李斯的作为深不以为然,“为帝王者,万不可小家子气,狡兔都还没死呢,就要准备开锅吃狗肉了,真不知道他那一身才华是怎么想的?!”

    “那你怎么就知道李相要杀我呢?”

    清墨白了一眼,很自然的说道,“自然是拿你去做替罪羔羊啦。”

    “就这么简单?”子房显然难以置信,“我是他的门客,若我定罪,照陛下的疑心……”

    “谁说一定要让你露出真容?毁去你的容貌便可无忧,”清墨微微顿了顿,说得有些犹豫,“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身上有半部帝星的命格,若是机缘巧合,说不定……”

    猛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女子话语戛然而止,断然推翻之前的话,“不,不用多想了,基本上是没这个可能的……”

    师父的推卦扶乩之术虽已入化境,但是她相信,人性缺不会屈从于命数的安排。照着雉儿的性格,绝对不会喜欢这种长得有些娘气的青年男子的。至于自己么?开玩笑,天大地大什么都可以玩,但是绝对不能和夺位争权扯上关系。

    “行了!说这些无聊至今的话题做什么。”清墨嘴角微翘,恢复了爽朗的笑意,“天下间,但凡和皇权扯上关系的,基本没什么好事情。你以后跟着我就行了,这些事情不需要管。人生苦短,还是游山玩水得好!”

    清墨笑着,就要拉着子房出去,“嫣儿,走,本少带你逛街去!”

    “就这样出去?!”子房心里猛地一惊。现在全场都在围捕那名刺客,自己就这么走出去,岂不是要自投罗网么?

    “怕什么?”清墨挑眉,“别忘了,你已经彻底焕然一新了,即使你现在出现在李相面前,他也绝对认不出你是他的子房弟弟……”

    子房瞬间一张脸就苦了下来,自己怎么就忘记了呢?自己那身少年郎的皮相早就不复存在了,应当算是女儿身了,要是那个人偶算是女子的话。

    “更何况,那些被养的脑满肠肥的官吏,又有几个是在真正执行任务的?”清墨自顾说着。

    少顷顿了顿,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温和地拍了拍子房的肩膀,“其实做女子也没什么不好。你命主火,大有霸业之象,但运行水,水为柔弱阴柔之姿,再者你主星为火,位落水宫之中,更显女子之格。两者并不相容,更有对冲之势。所以,这一次,对你来说虽是一个劫数,却也是一个机缘。你道缘不浅,也许经此一劫,将来必有所成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