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四章】梨花白

章节字数:3729  更新时间:12-06-21 0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章】梨花白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清墨拍了拍子房的肩膀,轻松地笑了笑,“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嫣然了!走,本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

    子房,不,应该是嫣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自家主人拽了出门。

    一股香味远远地飘来,精神瞬间为之一震。那种香味淡雅而又甘醇,似近非近,若即若离,似乎就是……

    “梨花白!?”嫣然脱口而出。

    “是了!”女子微微笑了笑,指了指墙上的题诗,“这里可是有着,连扶苏公子都痴迷的醉鱼啊!”

    山岳有醉鱼,梨花兀自白。

    淡墨着清妆,最是温柔乡。

    ——扶苏——

    岳阳楼,虽不及落日楼的伟岸,更没有落日楼的名气,但这里吃食却是最出名的。

    无论是来往的侠士,或是附庸风雅的墨客,均免不了点一盘山岳醉鱼,外带一壶当年的梨花白酒。

    酒,这种东西往往越是陈年,就愈发甘醇。可这个梨花白酒,确实要当年的才是极品。唯有在梨花落尽的三月之内,酿出的酒才有梨花的清香。若是放久了,那种清香便会被酒味所掩盖。

    女子拽着尚有些紧张的嫣然,就着墙边的空桌坐下。

    在吩咐小二拿上一壶梨花白,一盘醉鱼之后,自顾说道:“虽然梨花白和醉鱼同为特色,其实醉鱼比梨花白更有味道些,可惜梨花白却比醉鱼稀有,梨花本就是时季而开,酿酒的梨花更是要求通体晶莹透泽,梨花白又是三月之际饮用最佳,储存极为不已。所以更多人只在意梨花白的稀有,却忘记这一盘小小的醉鱼。一开始,这梨花白可是为了配醉鱼才有的啊!”

    “客官,您的菜来了……”小二送上酒菜。

    酒瓶是最简单的青竹瓶,盘是最简单的瓦盘,却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流光剔透,酒色在双指间流转,清墨微微眯起了眼睛,露出醉了一般的神色,“梨花白,色泽剔透,醇如清冽……”

    酒香醉人,清墨不禁陷入了沉思:有多久没有和那个人一起喝酒了,这桌上的醉鱼味道不曾改变,这酒是换了一年又一年,只可惜年年梨花为谁落尽,兀自又白给谁看?

    “哥哥!这果然是好酒啊!”粗犷的嗓音打破女子的沉思。

    清墨微微侧头,不远处坐着一行服色各异的男子,或是粗布青衣劲装似江湖草莽,或是束冠着对襟儒装一副书生打扮。为首的男子却是一直低着头,看服饰似乎是乡里一带的村官。

    “多谢亭长大人……”

    在一行人的恭维中,为首的男人抬起了头。

    在触及男的眼眸的瞬间,清墨猛地一怔。

    眼底的迷离瞬间一扫而空。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竟然是这样一副德行?!这样的人,竟然有问鼎九五之尊的命格?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料子是上好蚕绢,只是锦衣华服穿在他身上,却显得格外寒酸。

    “可惜……可惜……”为首的男子,连叹两声,捋着自己的小胡子,摇着头感慨道:“酒虽是好酒,只可惜这并不是最好的!”

    “敢问哥哥,这最好的?”

    “可是去暮春后的纯色雪梨花酿制而成,却不足三月的三月梨花白?”一侧的大汉猛地插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为首的男子眼底朦胧着一股看清的气息,但仅仅只是片刻,旋即恢复了他矜持的假笑:“是了……三月梨花六月白,倾世美人醉金秋……”

    一句风流倜傥的话,在他口中说来竟有种说不出的猥琐感。清墨微微皱了皱眉,低低地叹道:“可惜了这纤尘不然的梨花白,仅仅只是数年一别,天下间竟连这种人都能喝上这酒了……”

    “你不喜欢他么?”嫣然低低地问道。吐出女子若兰般的语调,实在有些不习惯。

    “喜欢?”清墨微微挑眉,嘴角划过一丝嘲弄。这样的人怎么能谈喜欢或者不喜欢呢,明显是根本无法入眼呢!真不知道,这样的人如何能成为入侵中庭的客星?

    “他是泗水的亭长,据说收复人心很有一套……”嫣然压低着嗓子,悄声说道

    “是么?”清墨微微眯起了眼睛,“难不成还真是深藏不露么?只可惜……”她素来是讨厌这种伪君子的!就像李斯那种,做事畏首畏尾,有贼心没贼胆的,一向不受他待见。

    不等清墨冷哼,座下的少年有些沉不住气。

    “那店家为何不把最好的酒拿上来?!”劲装的少年抱怨道,“哥哥且等等,待我去与店家理论一二。”

    “呵呵……”为首的男子只是低笑,只是摆了摆了手,示意少年坐下。

    年少气盛,少年几乎就要跳起来:“哥哥莫要怕事,这虽是东都洛阳,也不必……”

    “非也,非也……”席间最为年长的老者,晃着他的羽毛扇,直直拍在少年的肩膀上,把他按了回去,“庶子勿闹!你懂什么?!真正的三月梨花白,也只有在宫中才有的!”

    “啊……”少年低低地叫了一声,羽毛扇又是一拍。少年瞬间捂住嘴巴,安静地坐下了。

    “彦儿莫伤心,什么时候哥几个带你去皇城偷酒喝!”一侧的青年人安慰道。

    “那就要看你们家哥哥,是不是有心了?”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似是而非地看着为首的男子。

    为首的男子漠视着那道诡异的视线,继续笑而不语。

    “先生何故这么说?”大汉是直爽之人,在冷场的情况下,似乎是准备打圆场。

    可挑起话题的老者,并非善类,于是拿着羽毛扇的老者也开始淡笑……

    良久,为首的男人终于动了,亲手为老者斟满酒杯:“夫子,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何必说这些话题?”

    老者亦只是笑笑,却不再多话。

    凝视着手中的残酒,男人笑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我兄弟也能一尝这天下间的绝世美酒?”

    男人说得漫不经心,却一字一句格外地清晰,丝毫没有问句的感觉,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明明身着文人特有的对襟儒装,一柄纸扇摇得丝毫不差,一副墨客儒生样,却有种说不出的猥琐像。对这种附庸风雅的猥琐青年,清墨一向是不待见的,更何况眼前那个还摇头晃脑装斯文,简直是斯文败类在世。

    清墨愈发看得不爽,冷哼一声,“独独羡慕有什么用?”

    男人的手微微一怔,残酒尽数洒落在桌上。人说三月梨花白是最醉人的,难不成自己真的有些醉了么?似乎今天的话真的有些多了,往日这些心思是不露于人前的。

    “今日高兴了些,请恕刘某喝多了,姑娘也是喝多了么?”男人缓了一下情绪,淡淡地回应道。

    清墨毫不客气地回了一个白眼,“敢说却不敢认么?”

    男人脸色僵了僵,似乎从未有人如此直接过。

    “三月梨花白么?”女子凝视着杯中酒,清冽如初却似乎少了些什么,“既然没胆子,何必要说这样的话?绝世之酒又岂是常人能饮得的?”

    见自家主子被羞辱,席间的众人似乎有些沉不住气,男人却止住了他们的动作。

    眼前的女子清丽脱俗,虽字字不留情面,却句句属实。难不能,真的这些年韬光养晦过了头,竟然连一丝血性都没有了么?

    “更何况……”见男子不狡辩,清墨嘴角划过一丝刻薄的冷笑,“照阁下这种小人像,若是不想惹事,还是少饮些酒为好。再好的酒,入了阁下的肠,也会变味。万一不当心醉了酒,耍了酒疯,等到祸从口出之际,就追悔莫及了!”

    男人嘴角抽搐着,袖中已扣紧了一柄短剑。

    寒光一闪,早先沉不住气的年轻已经拔剑相向。

    女子微微侧身,起落之间,寒光不曾交错,一柄袖剑已然易手。

    无意识地拿着抢来的剑画着圆圈,清墨含笑嘴角的冷嘲似地上翘着,带着一丝刻薄地补充道,“一句实话罢了,就如此害怕么?既如此,谈何天下事?想要的,便要自己去争取!”

    “彦修,退下!”男人止住了几乎暴走的少年。

    若说,眼前这名女子,是派来试探他的,明显不像。若是不是……她有为什么要如此挑衅自己呢?

    “敢问姑娘,可是在下哪里得罪姑娘了?”那位最长的长者起身,一拱手问道。

    清墨头也不回,直直对视着男人询问式的目光:“不过是讨厌你罢了!讨厌你们这种小人罢了!”

    “小人?!姑娘不妨直说。”

    “是了……贪生怕死,贪图安逸,有野心却又怕事的小人!”清墨饮下最后一杯梨花酒,招呼着嫣然准备走。原本之事来怀念些许梨花白的味道,谁想到遇到如此讨厌之人,真实可惜了这一坛好酒……

    “刘某从不怕事!”男人皱了皱眉,似乎终于摸清了些许重点。

    清墨微微皱眉,继续问得很直接:“那我问你一句,你可会老实回答我?”

    “姑娘请说……”

    “你真的有心一问九鼎么?”

    “这……”男人下意识地环顾四周。这个女子到底什么来路,竟然句句切中他的要害。

    清墨微微皱了皱眉,“喜欢便是喜欢,厌恶便是厌恶,何必惺惺作态?”

    “呵呵……姑娘果真是性情中人。”男人自酌一杯,“只是像我们这等混迹江湖,只为讨厌一口生活的人来说,喜厌并不能随性而定,至少面上不能有丝毫表现……”

    清墨脚下一个踉跄,似乎清醒了一些,凝视着那双看不透的眼眸,低低地下了断言:“那么注定,你会活的很累,也不会开心!”

    “嫣然,我们走……”

    清墨定了定神,拉着嫣然就要走。

    “姑娘留步?!”男人拦下了女子,“在下刘季,名邦……敢问姑娘?”

    清墨愣了愣,只是低低地叹道:“箫清曲墨,有缘自会相会……若是无缘,要了也无意义……”这个人既然是姐姐选择的,以后还真是不若不见,即使勉强做了朋友,也逃不过兵戎相见的结局。

    女子飘然而去,似乎连一丝暗香都不曾留下。

    “公子,你就这样让他走了么?”老者晃着羽毛扇,不解地望着自家主子。

    “不然怎么样?”刘季恢复了顾往的神色,又是那种市侩的表情。

    “这女子……”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刘季打断了老者的话,“允师傅,我知道你是为我好,那个女子的身负寻龙之命,若是能收入帐中,问鼎之事也许真的会简单很多。可命数这种事情,又怎么说得定呢?即使她真的这么厉害,不能为我所有又能怎样呢?”

    “更何况,她这样的性子倒是我喜欢的……”

    男人痴痴地笑着:果然是个有趣的女子。只是可惜,也许只能仅此一面之缘罢了……

    很多年后,他才知道这不仅仅是他的一面之缘,而是他的一世情劫。

    ps:其实我很不喜欢刘邦,在我心目中项王才是英雄……

    但是好像这次刘邦才是男主啊……唉,难道真的是这样么?所有的男二都是用来心疼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