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十章】盘问

章节字数:2672  更新时间:12-06-27 12: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章】盘问

    “搜查!抽查!”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一行士兵穿着叛军的服饰冲了进来,大肆喧哗着,随手把玩着房内的饰物,然后乱扔一地。

    清墨面上未露一丝情绪,微笑着上前致礼:“小生在此有礼了……”

    “去!去!别跟大爷来这套,文人的那套酸臭味,简直要笑掉老子的大牙!”

    清墨低着的头,微微一蹙眉,旋即恢复了神色,继续微笑以对:“不知各位官爷驾临小舍,墨未曾准备,倒是墨失礼了……”

    一个官兵似乎格外急躁,直接上前把占据着门口路线的清墨推开。

    清墨侧身不着痕迹地避过,学着酸学者的样子,继续唠叨不休:“官爷,你们事忙,竟然有空光临,真是……”

    “够了!够了!”士兵不耐烦地打断了清墨,“别和老子扯那一套!我问你,你老实作答就行!”

    “是……”清墨微一躬身,作有礼状。

    “你们这是从哪里来?”为首地士兵,在清墨对面坐下开始发问。

    清墨安抚着嫣然颤抖的双手,礼貌地回答:“我和娘子祖籍乃是渤海人士,只是新婚不久,老丈人突发恶疾,为了一接完结,才四处求医,滞留此地的。若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周,官爷尽管吩咐,墨一定竭尽全力去做到。”

    为首的士兵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断了清墨的话。这个人实在啰嗦,翻来覆去,无非是同样的几句话,不是求宽恕不周,就是大表良民的心计。不过照他看来,眼前那个公子哥,一副小白脸像,一双眼眸过于深沉,怎么看都不像是良民!

    “你这一屋子的药味,是什么情况?”

    清墨面不改色,继续扯谎:“老丈人病重,自打那天起就离不开药罐了……”

    “是么?”为首的士兵,对着清墨的假哭,似乎没有感动,转而打量着房间的四周。

    清墨小心地跟着他的行走,不着痕迹地挡住一些可疑的东西。

    “你这老丈人到底是什么病啊,竟然遮得如此严实?”为首的士兵不经意间,已经转到床头,似乎准备掀开被褥一窥究竟。

    “官爷,不要啊!我家老丈人患的是风疾,见不得风,若是吹了风,立时会恶化的!城南的黄大仙特意吩咐的!”

    饶是清墨反应极快,依旧还是差点被掀开一角。清墨一边解释着,一边重新替羽盖好褥子。

    清墨暗自吸了一口冷气,担心地看了一眼嫣然,她已经开始绷不住情绪,瘫软在椅子上。

    “哦?!是么?”为首的士兵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想不到这风疾,竟如此凶猛,连这点小风都受不得?”

    清墨点着头,继续装无辜:“还望官爷见谅……”

    不等他再多说什么,原先堵在门口的士兵实在无聊之下,目光落在了嫣然身上:“老大,你看!这个小娘子倒是长得不错啊……”

    不及士兵触及,嫣然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猛地惊叫一声跳开。

    清墨手心微汗,用眼神示意嫣然冷静:“官爷,请不要这样。我家媳妇从未出过远门,这是第一次,还请官爷……”

    不等清墨说完,为首的士兵忽然问道:“看你们打扮不像是寻常百姓,为何连个侍从都没有?”

    清墨走进嫣然,将他拉到怀里:“家道中落,官爷看不出来么?再好的家底,也经不起一病再病……世上的庸医太多,江湖骗子一个比一个下手狠,叫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如何呢?”

    在清墨的硬掐之下,嫣然硬生生地挤出几滴眼泪来,好似有感而发一般。红着一双小白兔似的眼,小心翼翼地望着那些士兵。

    “算了……我们走……”为首的士兵似乎不愿再纠缠,直接下令收兵。

    嫣然暗自松了一口气,几乎瘫软在清墨怀里。

    直觉告诉清墨,总有那里好像不太对劲,那些士兵前后说话的神色,好像有些不同。为什么在问了那个问题之后,直接下令收工呢?虽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演技和嫣然的眼泪是很感人,但是总不会因为这些缘由就退走吧?

    还有——他们为什么这么高兴呢!?清墨自问。那个士兵首领的眼底的喜悦,虽然被竭力掩饰着,可怎么都藏不住。

    下意识地回头,望向羽,试图寻找一丝认同感,这到底是什么缘由?

    一望之下,清墨心底猛一跳,不知道何时被角下露出半截短剑。

    那一小截露出的短剑就像一只地雷,随时会被踩爆。

    “各位官爷不如喝杯茶再走?”清墨闪身,拦住正要出门的一行人。

    “是啊!走了这么多条街,也真是累了。”

    “对啊!”

    “不如喝杯茶也好啊!”

    带头的士兵微微思量了一下,点头:“也好……”

    听到士兵的回答,嫣然原本放下的心再度悬了起来。开玩笑,好不容易他们要走了,竟然还要挽留?!真不知道清墨,又在发什么疯?!

    她下意识地去扯清墨的袖子,想示意她:现在可不是玩的时候。

    清墨不着痕迹地避开,嘴角划过一丝冷笑,引着几个士兵就坐。

    亲手端着茶具,清墨一一为众人斟了茶水:“请……”

    望着那些士兵毫无防备地饮下茶水,清墨终于松了一口气,嘴角那一丝淡笑默数着:五、四、三、二、一……倒!

    在嫣然诧异之下,那些嚣张的士兵已经乖乖睡着。嫣然小心地戳了一下某个士兵,那个士兵依旧毫无知觉地酣睡着。

    “他们这是……”

    “放心,他们只是被催眠了……”

    清墨松开袖中暗扣的玉箫,替羽揭开被褥,然后在他周身大穴各自拍了几下:“不管你现在恢复得如何,我们必须离开了!”

    “为什么?”

    “这里已经被怀疑,再呆下去难保不出状况。”清墨指了指伏案而睡的士兵,“刚刚他们也看到了你的短剑,三个时辰之内他们会醒来,忘记一切,但这里已经不能留了!所以,马上走!”

    “既然被怀疑了,照我现在的状况,恐怕连客栈都出不了……”羽不禁苦笑,“只是连累了你……”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清墨比划了一下几个士兵,“我们要出门,还要靠他们了……”

    “怎么说?”

    “找个身材合适的,换上他们的衣服,我们乔装出城。”

    “嗯……”

    嫣然得令之后,帮着羽一起剥着士兵的制服。

    退去兵服,清墨手微微一抖,笑意再也撑不住。

    “想不到他们护甲之内,竟然全是破布残衣。”一侧楞神的羽,代她说出了心中的疑问,“其实那天我刺杀陈胜的时候,也发现了……”

    “发现什么?”清墨微红着眼睛,追问道。

    “他的寝宫未必如传言那般奢华,仅仅睡着草铺……”

    清墨一怔:“那你为何要刺杀?”

    “是……亚父吩咐的……”羽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为什么?”嫣然忍不住插嘴道,“虽说叛军不如往年那般无私,但是陈将军算是一个好人啊!比起那个叫吴广的人来说,他还是真心为百姓的!”

    “亚父说,若是想要打起旧部的旗号,必须先建立一番事迹,否则以我现在的资历,是无法统领全军,更无法说服那些新旧贵族的。”

    “什么保驾、护驾的,都不过是骗人的!”清墨半是赌气似地发泄道:“都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野心,想去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万里江山谁不想要?可是又岂是人人都能得到的?”

    “早知道就不该救你!”清墨气恼地瞪着羽。

    “我知道……我都知道……”羽愧疚地说道:“刺那一剑的时候,我就会后悔了……可惜,那个时候已经迟了……”

    “从此,世上便又少了一个英雄了么?”清墨叹息着,“也罢,也罢……这个都是命数……”

    “既然我救了你,便不会中途放弃,换上衣服,我送你出城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