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十二章】雉儿

章节字数:2877  更新时间:12-06-29 23: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二章】雉儿

    鼓声阵阵,金戈肃杀,整座城池瞬间被萧瑟的气息笼罩。

    “还好……还好……总算是逃过一劫……”嫣然犹自心惊,拍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唉……”羽叹息着,依旧带着愧疚:“想不到,陈将军一倒,竟然立刻起了变数……”

    “我们还是快走吧!”嫣然拽着清墨就要走,“你看城楼上已经燃起了狼烟,不论是援军、或是叛军,应该马上就会感到。这里比邻西岐,万一岐山王带人来……”

    “清,你觉得?”羽的神色一直停在清墨的脸上。

    清墨微微颤抖了一下,心不在焉的答道:“随意。看你们高兴吧,是想去凑凑热闹,还是就此别过,都可以。”

    “也好,我们走吧……”羽点了点头,城内烽烟已隐约可见,狼烟滚滚自远方燃起,看来对方已经给出了回应,即可变会不拔营来救。

    “我们就这么走了?不管城里了?!”嫣然立刻反驳。

    “不然怎么样?”羽反问:“就算我们回去能怎样?”

    “够了!”清墨猛地出声,示意两人闭嘴,“你们留下,我回去!”

    “清!?”

    “公子!?”

    两人同时失声惊呼,一支羽箭陡然朝着清墨身后射来。

    清墨却仅仅只是侧身,素来用惯的骨扇已经握在手里,轻轻敲在羽箭半身。原本疾驰的羽箭竟然生生停在半空中,清墨微微一笑,将箭收入怀里,朝着角落的草丛喊了一声:“姐姐……”

    “弋儿?!”草丛里的女子显然没有清墨的欣喜,反倒是带着一丝困扰,甚至有些恼怒。

    她缓缓从站了起了,在城内见到的孝服已尽数褪去,换了一身黑色的束身劲装。长发挽起,一柄短刀佩在腰间,一副江湖女子的打扮,显得格外干练。

    在看清女子面容的瞬间,羽的神色微变,虽然未曾动人,手却不自觉地摸上腰间短剑。

    “别紧张。”清墨朝着一脸戒备的羽笑了笑,轻松地介绍道:“这是我姐姐,吕维宁。

    “你来这里做什么?”吕维宁略微沉吟了一下,安抚了一下身后的全副武装的黑衣人,朝着清墨走去。

    “只是随处走走,恰好路过罢了……”清墨依旧笑得清闲,一柄骨扇摇得格外惬意。

    吕维宁的神色显然没有她这么自若,反倒是带着一种凝重的犹豫:“弋儿,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快离开这!”

    “为什么?”清墨诧异地看着维宁。

    “总之,走!”吕维宁明显不想在解释什么。

    清墨本不想多问什么,但是吕维宁现在的态度,让她实在放心不下:“雉儿,你到底想做什么?”

    “弋儿,你游戏江湖惯了,干嘛要管这些闲事?!”吕维宁猛地有些怒了,弋儿自幼天资聪颖,莫不是发现了什么?若是自己的计划被她猜到,照着她好管闲事,外带转讨不平之事的性子,岂不是要坏她的大事么?

    清墨也恼了起来,她原本只是好意打个招呼,怎料到维宁竟然如此恶意相向。不由地回敬道:“惯了是惯了,可是我看不惯你变得如此陌生!”

    吕维宁长了张嘴,终究没有再争下去,深吸一口气,耐性地却道:“弋儿,这里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别来凑热闹了。我知道你素来,不喜欢这些麻烦的事情,不如早早退去,省得被卷进这些俗事。”

    清墨微微愣了愣,自家师姐何曾如此客气过,凡事若是遇上争辩,她鲜少会让她的。“雉儿,你到底想做什么?”

    “弋儿……”似乎感觉到清墨是真的关心她,维宁的口气也温和了一些:“这些事情真的不好对你说。你还是快快回谷去吧,这个世道早晚是要乱的。若是你不愿意回去,就继续寄情山水好了,这些纷争不是适合你,更配不上你。”

    “那么青呢?你让青一个人留在内城,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青?!”维宁嘴角歪了歪,似乎觉得清墨问得实在可笑,“青的本事,我们都清楚,又有什么人可以为难他的?”

    “你……”清墨难得地语塞,玉手指着维宁,几乎被他气得噎住:“江湖上是难得有人能为难他。可是,仅凭一己之力,又岂能同岐山的神机营抗衡?!”

    “你说什么?!”在听到那个熟悉名字的瞬间,吕维宁的神色再也绷不住。

    怎么可能?!这一次行动的计划是突袭,不可能会及时造作准备。更何况,自己的情报不是说,岐山的神机营目前驻扎在西疆,短时间内很难撤回来的?!

    “雉儿,你太自信了!”清墨恨恨地总结道,“你太迷信一些东西了!难道你没有看到么,守城的士兵背后,有一行身着异装的士兵?”

    吕维宁被清墨说得哑口无言,嫣然听得一头雾水,至于羽——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好似想到了什么,却又捉不到那一丝异样的违和感。

    “你这一次真是要害死青了!”清墨狠狠地跺了跺脚,恨不得一脚朝着维宁踹去。

    “相信我!青不会有事的!”吕维宁半是自我安慰地说道。

    “青就是太信任你了!”清墨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知道,现在朝着雉儿发火是没用的。现在这个困局,也只能由雉儿自己去解开。

    “雉儿,你做什么,我一向是不管的。连师父都管不住你,更何况是我?”凝视着维宁的眼眸,清墨一字一顿地说道:“但是,我不想看到青有事!你心里应该清楚,他又多相信你,对你多好!”

    “好!”吕维宁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台阶下,“我答应你,绝不让青有事!”

    “也好!我们就此别过,希望下次再见之时,我们能好好地聊聊。”清墨点了点头,朝着嫣然和羽招呼着:“我们走……”

    走了几步,清墨顿住了脚步,望了望天色,终究不忍,朝着维宁嘱咐道:“雉儿,我不管你谋的是什么,但是此刻时机未到。客星尚未入主九宫,贸然行事很可能是徒劳。”

    吕维宁却是毫不在意,“弋儿,你的心思我明白。可,我的心思,你也应该知道。我等不了那么久,不论成败我都会一试。毕竟命轮是天定的,但是有些东西是人争来的!”

    “好吧……”清墨终于忍住,不再多说。

    “弋儿,此去向南三百里,是庸城。一旦过了庸城,便不再是叛军的地盘了……”

    清墨转身,不解地望着维宁。

    吕维宁笑了笑,补充道:“我看这位小兄弟有些面善,想必是叛军有些瓜葛,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清墨点了点头,扶着羽上了马,旋即自己跃上马背,朝着庸城市一路飞奔,似乎想甩掉一些情绪。只是苦了嫣然,一路苦苦控着马缰,努力追着清墨。

    终于,在嫣然几乎晕厥的同时,清墨勒住了缰绳,顺带替嫣然控住了马。

    “你怎么了?”羽有些担忧地望着清墨。那个一向喜欢整蛊,对着什么都云淡风轻的人,猛地维持着凝重的神色,怎能不让人担心?

    清墨沉默不语,淡淡地掏出骨扇扇了扇,旋即顿住,怔怔地看着手中的骨扇,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那个女人是谁?”

    “她是我的师姐,叫吕维宁,不过我更喜欢叫她的小名,雉儿……”清墨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师父要给他取名维宁么?因为她天生有着一颗不屑于平凡的心,命格主杀伐、纷争,若她不是女子之身,恐怕早就搅得天下翻天覆地。维宁一词,是希望她能在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后,维持天下的安宁罢了。”

    “她那样的人,恐怕是不可能如此的。”一旦谈起命理,嫣然俨然一副神棍样,“她不仅主杀伐,更是祸乱之源头。更麻烦的是,她天赋极高,一旦为恶……实在可怕……”

    清墨点了点头,嫣然研习命理学说已久,也算是小有所成,所说几乎不差。

    “羽,你老实给我说,让你刺杀陈将军的,到底是你的亚父,还是这个女人?!”

    羽略微有些尴尬地楞了楞,终究还是说了出来:“那天晚上,有个女人来找过亚父。然后,亚父就……”

    “等等!那是这个女人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匆匆撇到一眼,而且那个女人的妆很浓,几乎看不清面容。现在想想,说话的调子真的有些像。”

    “若果真是雉儿……”清墨眉头已不自觉蹙起:“那么一切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