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十三章】秦军

章节字数:2752  更新时间:12-07-01 14: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三章】秦军

    “你是要回去么?”羽不安地看着清墨。那个匆匆一别的男子,也许对清墨来说,有着不通寻常的意义。至于那个有些面善的女子,更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即使那日来访的女子画着浓妆,直觉依旧可以断定她们是同一个人。

    见清墨不说话,嫣然小心地建议道:“公子!你看那里已经烽火四起,还是不要回去了吧……”

    “呵呵……”清墨苦笑,“我知道回去也做不了什么,可有些事情不看到,便不会放心。”

    “可你回去又能如何呢?也许此刻,内城已封,你进都进不去,又何苦呢?”

    “我自有办法可以进去……”

    “你刚刚也说了,神机营已经入驻内城,即使你有九头六臂,又如何能进得内城?”羽不甘心的劝道。也许是因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忍心眼看着他去送死。神机营的威力,他的见识过的,当胸那一箭几乎要了他的命。

    羽不自觉地抓住清墨的手,生怕他直接跃上马背离去。

    “这些你们都不用管!”清墨有些恼了,口气也开始重了起来,硬生生地摔掉羽的手。

    羽怔怔地望着自己被摔掉的手,半是认命地放弃:“若是你不怕回去拖累他,你便去吧……”

    清墨为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你什么意思?”

    “那个女子我确实见过,可那约莫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如果真的是他们的谋划,想必已思量得极其周全,你这样硬生生地闯入,怕事只会坏事。”

    羽说得并不快,但清墨没有反驳,显然默认了他的说法。确实,玄青和雉儿看到他的神情,是惊讶大于欣喜的。甚至,雉儿还特意试探了一番自己。

    “如果你真的担心他们,不如在附近城镇暂且住下,也方便打探情况?”羽适合地建议道。

    清墨侧了侧头,似乎还在犹豫。

    嫣然正要在劝,却捂着嘴,愣愣地指着远方。

    只见,不远处的官道上,烟尘滚滚……

    一行服饰严苛,武装精良的军队,正朝着西北方向疾驰。他们或是骑马,或者乘坐战车,随身携带钨钢兵刃,为首的大旗却是素色黑纹,正中间一个狂傲的赵字,格外瞩目。

    “这是?”嫣然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自清墨救了羽之后,他们已经东行了千里,几乎深入叛军的势力范围,怎的又见到秦军的标志?而且,这个独有的黑纹旗,唯有大将赵式可用!

    “秦军?!”羽有些不确定地回答,看上去确实有些秦军的严明俊肃的样子,但眼前的服饰多为黛紫,与往日秦军的一袭黑衣不同。但传闻秦将赵式,是太后赵姬远亲,原是赵国贵族,一队墨云骑神出鬼没。“可这衣着……”

    “是秦军。”清墨在身后,低低地说道:“那特有的黑纹旗,是绝对错不了的。”

    “可……”

    不等羽说完,嫣然出声解释道:“这是始帝特许的。当年赵式曾对始帝有恩,所以准他的亲兵不改服制。”她虽家道中落,但这一段秘辛却是熟悉的,嘴角划过一丝暧昧的笑意:“传闻赵式与当年太后之间……”

    “嫣然!”清墨猛地出声制止,“这些东西本该成为秘密的,你何必要再翻出来说?”

    被清墨的态度怔住,嫣然不知所措地望着羽。

    “她也只是好心罢了……”羽温和地解围道。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清墨微微顿了顿,换了一种温和的口吻:“这天下虽然乱了,可毕竟还是秦国的天下,有些话不该说,也不能说。否则,便是祸从口出。”

    嫣然懵懂地点了点头,反驳的话在心里嘀咕着,却怎么都不敢再说出口。

    “他这是去哪里?”

    “怕是去我们来的地方……”清墨看了一眼羽,猜测着。

    羽的心里早有了答应,这一问不过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难道,他是想去坐收渔翁之利?天下之大,谁人不想分一杯羹?”

    “也许天下之大,也只有他手握重权,却不想分一杯羹了吧……”清墨似笑非笑着,望着秦军独有的黑纹旗消失在管道上。

    “为什么?”

    “他无亲、无子。”清墨挑眉,不经意间扫了嫣然一眼。

    刚准备出声的嫣然,在她一看之下,立时噤声。

    “怎么会?”羽不经疑惑:素来豪门贵族对子嗣极为看重,这位看似尊荣无上的赵将军又怎么会?

    “在秦称霸前的最后一役,他最爱的女子死在他的面前。自此,心已死,还有何求呢?”清墨哀叹着,拍了拍嫣然:“这段往事,你们张家应该是有所知晓的吧?”

    嫣然默默地点头,旋即飞快的摇头,在对上清墨眼神的瞬间,彻底安静。

    “那你还准备回去么?”羽放心不下继续追问道。

    “回去?回去做什么?”清墨瞬间心情大好,“雉儿他们此行,恐怕是为他人作了嫁衣。既然已起不了风浪,自然不用担心他们出事,我们安心走我们的路,便是了。”

    “我们这是去庸城么?听说那里的桂花糕特别好吃!”

    “我想,我们不必去庸城了……墨云骑横扫而过,叛军早就没闲工夫来搜羽了。”清墨摇着骨扇敲了敲嫣然的脑袋,轻笑道:“嫣然,你跟着我这么久,竟然还不开窍。所以,不如去永宁,那里风景好,吃的多,还有么……”半是笑意地看了一眼羽,补充道:“自然不能少了介绍美女,那里盛产美女。美女,多无骨轻盈,善歌舞琴艺……”

    “公子说笑了,又寻我开心了……”羽微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哈哈!”清墨爽朗地一笑,“咦!你竟然脸红了!算了,算了,玩笑罢了……这永宁的杏花酥确实好吃,只是不知这个时节还有的吃么?”

    “墨兄,似乎对吃食特别感兴趣?”羽顺着清墨的话说了下去,虽知他不是恶意,可被一个少年郎调戏,感觉着实有些奇怪。

    “这是自然……民以食为天,享受生活,自然要从吃食开始。”清墨笑了笑,不再调戏羽,“这个永宁的杏花酥,名头是极好的。入口即化,永泰安宁……”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日叔父说:生辰必要吃永宁的杏花酥……”嫣然若有所思地说道,“只可惜……”

    “嫣然……”清墨拍着她的肩膀,“一切都过去了,你现在只是嫣然,我只留你五年,以后的日子由你自己做主。”

    远远的,仿佛是印证清墨的猜测一般,秦军特有的战鼓声,伴随着进攻的号角开始响起。

    “开战了么?”

    “墨云骑一到,想必胜负立时便会见分晓了……”清墨手持骨扇,嘴角一丝嘲弄,怎么都藏不住:“也许雉儿,现在很懊悔。他们苦心经营的戏码,就这样被人抢走了的胜利的果实。又或者,一开始,这便是计中计。”

    “那我们现在?”

    “自然是去十里之外的永宁,吃着杏花酥,喝一杯清酒,慢慢等消息。”清墨一敲嫣然的脑袋,准备扶着羽上马。

    “别敲啊!”嫣然揉着自己的额头,“师父说了,头不能敲,会敲笨的。”

    “哦?!”清墨露出一丝诧异之色,然后又笑:“我敲你是为你好。”

    嫣然摇头,羽已经不禁笑出声。

    清墨白了羽一眼,故作认真的说道:“你不知道这个定律是反的么?聪明的,确实会敲笨。可,这笨的么……自然是越敲越聪明了!所以,为了让你变聪明,少被人骗,我还是多敲几下吧!”

    一柄骨扇,再度落在头上,嫣然欲哭无泪。“你这不是欺负人么?”

    “快上马吧!”清墨反身上马,策马就走,“再不走,就丢你一个人在这里,吹冷风,喝风冷,披着冷风,看冷风!”

    PS:感谢大家的捧场~~开头也许会有些闷,微凉切入的时候,历史写得有些重了~慢慢会好起来的~各种欢脱,各种有爱,各种奸情~~各种撒花~~

    PS又PS:项王的尺度,感觉好难掌握。我最爱的项王啊!

    难道真的是印证了那句话,越爱越写不好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