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十五章】落英

章节字数:2662  更新时间:12-07-05 18: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五章】落英

    “是么?”刘季怪笑了一下,“难不成,是我们有缘,所以未曾谋面,便觉得面善?”

    清墨一个愣神,几乎被自己的口水噎到:“俗话说的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公子,你可懂什么意思?”虽是问句,清墨却不指望他嫩回答,因为眼前这个人,明显已经无耻到了一种境界。

    “非也……”刘季摇着一柄有些掉毛的羽扇,故作风雅地扇了扇:“在杏花中,谈清水戏鱼,岂不是大煞风景?”

    清墨不解,侧头望向同样含笑的羽。

    羽憋了半天,硬生生挤出一句话回答:“美不美在心,俗不俗在意,俗雅都不过在一念之间罢了。”

    “哈哈!”清墨忽然大笑起来,几乎笑得站不住,指着羽调笑道:“想不到,你还会说出这么文绉绉的话?”

    羽顿时被囧到,他完全不知道清墨在笑什么,甚至他觉得没什么好笑的。

    “这杏花若是落了水,岂不成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花自叹息水自流了么?”刘季面不改色,继续摇着他的羽毛扇,极为认真地看着清墨回答。

    在他诡异的眼神之下,清墨再也笑不下去,直起了身子,斜眼扫了一眼刘季:“想不到你口才,还真是不错啊?”

    “那是自然!”周方似乎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话题,乘着刘季尚未回答之际插话:“刘兄,当年可是做过私塾先生的!”

    “私塾先生?”清墨挑眉,嘴角一丝坏笑划过:“原来是私塾先生?果然有着一副老学究的酸腐气息!?”说着挥了挥手,似乎要扇去些什么可疑的味道,一只素手一指嫣然:“嫣然,你不觉得这漫天的花香,夹杂着怪味的感觉,还真有些不好受?”

    嫣然懵懂地点头,杏花的味道,不禁让他沉醉于儿时的回忆。如同错觉一般的熟悉感,却又抓不到一丝头绪。

    “回神了!”清墨一柄骨扇敲人正爽,“好好的美景在前,发什么呆呢?”

    “她应该是在回忆吧?”刘季好心地替嫣然解释道。

    “要你管?”清墨挑眉,一双眼眸露出戒备的神色。从第一眼开始,她就讨厌这个男人,甚至可以说对这个男人,存在这一种莫名的戒备。总感觉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和那个人一样,总是藏着可怕的陷阱,随时落入被完美伪装的漩涡。

    终于,那张笑意盈盈的脸也绷不住了,刘季只能尴尬地朝着四下张望。这个女子虽然换了一副男装,却更显出清雅之色,可那张刻薄的嘴,怎么还是没有改掉。似乎还特别针对自己,难不成就因为那半杯梨花白,就这么得罪他了?也许,家里的老娘还真没说错,天下唯一难捉摸的东西,就是神一样的女人,海一样的海底针啊!

    “墨,你不喜欢他?”见气氛有些尴尬,羽凑到清墨身侧,俯耳问道。毕竟他和周方是相识已久的好兄弟,这位刘兄弟虽然看着也有些迂腐,可毕竟是别人的朋友,总不能太不给面子吧。

    “自然!”清墨毫不避讳地承认,虽然依旧不屑,还是压低了嗓音回答:“一身酸腐味,明明有着野心,却口口声声装着良民。这种人,最是讨厌了!”

    看着清墨一脸认真地数落着,羽顿时觉得很放心,心情良好地调笑道:“那么我呢?”

    “你?”清墨愣了愣,只是笑,“和你有什么关系?他,便是他,你,便是你啊!”

    “原来是这样?”羽也是只淡淡笑着,聪明如斯的他,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暗示呢?只是既然,他不愿意说,便不需要多问罢了。

    另一侧,刘季毕竟是健谈的人,很快又找到了新的话题:“周兄,前日里曾听你谈及自然界的作物为媒,用以求神问卦?”

    “是这样的?”周方很自然地顺着说了下去:“刘兄,今日提及此事,可是又好的参谋?”

    “自然……”刘季抱拳,一柄羽扇顺着缤纷的落花,“看这落英缤纷,倒是十足的好媒介啊!”

    清墨拉了一把嫣然,低低地问道:“落英当真有问卦之效?”

    不及嫣然回答,刘季不经意的眼眸,依旧扫了过来,淡淡地吐出一句:“落英足以为卦。”

    清墨笑了笑,站直了身体,对视着刘季的眼神:“想不到刘兄,竟然还好问卦这口?”

    像是听不到话中的暗讽之意,而是极为认真地回答:“百花为天地之精华,用之与三界沟通自是最好的。”

    “哦?!”清墨怪笑了一声,正准备反驳。

    刘季却比他更快的说道:“若是这位小公子,对落英之占卜感兴趣,刘某倒是可以帮你问上一卦?”

    “不必了!”清墨断然否决,直接拽出嫣然做挡箭牌:“若是刘兄,对扶乩之术真的敢兴趣,不如让嫣然为你占上一卦。”

    刘季神色一僵,那个叫嫣然的侍女,虽然看上去是类似花瓶一类摆设的人物,可对上那双眼睛,竟然有种深不可测的混沌。

    清墨直接把嫣然往前扯,冲着刘季推荐道:“虽对大势之所趋,嫣然不甚全解,但是对命格理学却是独有一番心得的。”

    “这位小公子,何以觉得单凭片面一次,就能猜踱一个人的命运?”周方一头雾水,终于忍不住发问。

    “性格决定命运,听说过没有?”清墨笑了笑,摇着骨扇理所当然地回答:“不过么?那些都是无虚无的东西。因为命理是会变的,你今天测得的是这个,也许明天便不再是那么一回事了。”

    “那照你的意思?”

    清墨微微一笑,侧身,扇尖比划着漫天的杏花:“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大好美景当前,何必谈这些深奥的话题?”

    “也是……倒是我们俗了……”周方同样笑笑作揖,不再多问什么。

    刘季也只是笑,望着慢慢杏花雨落在那个少年的肩头,莫名地开始心悸。他见过她女装的样子,此刻一袭长袍更添了潇洒的味道。若不是那张不饶人的嘴,也许当真可以做自己的红粉知己。

    不再搭理刘季他们,清墨信步走入杏花林,任由满天飞花落在身上。

    “羽,来!”清墨招呼着羽,一同陷入花海中,“别绷着一张脸啊!你要多笑笑,要知道天塌了,还有树枝顶着,树枝倒了还有高个子顶着。”

    顺手偷偷指了指刘季:“看到没有?高个子在哪里……我们什么都不在需要担心!”

    羽哭笑不得地被带入杏花丛中,也许嗅着这漫天的花香,真的会让心情爽朗起来。

    “若是和上一曲瑶琴,伴上轻舞,那才美哉……”不知是谁感叹一句。

    “这又有何难?”清墨轻笑着,抽出系在腰间的玉箫,似乎心情大好,冲着羽比了比:“没有瑶琴,玉箫可凑合?”

    羽扬手接住,同样笑意盈盈,“甚好……”

    羽挽手接过玉箫,略微试了试,旋即一曲肆意潇洒的《流云赋》倾泻而来。

    清墨莞尔一笑,一柄骨扇已被他收起,手持一柄短剑舞了起来。月墨色的长袍,伴着流云似的长剑,和上箫声……

    仿佛画中的美景,从天际走下的仙子轻舞在花海中,所有的人都看呆了。

    阴影里的男子,缓缓摘下帽兜,他也看呆了。

    “弋儿……”男人喃喃自语着,一张尚未老去的脸,竟然带着肃穆之色:“也许这辈子,你都不会再原谅我……”

    身后一个声音催促道:“准备好了么?”一袭黑色的长袍,将周身紧紧包裹着。

    “嗯。”男人低低地应道。

    “你……”似乎有些迟疑,那个声音再度问道:“你不需要……?”

    “还需要什么呢?”男人转过头来,露出一丝苦笑,“事到如今,还有退路么?”

    “雉儿,我们只是孤注一掷罢了……”

    PS:大家要不要猜下那个男子是谁呢?李斯?扶苏?还是别人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