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十七章】别离

章节字数:2645  更新时间:12-07-10 0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七章】别离

    范老头带着自家少主人告辞,那个莽撞的大汉背着自己的大刀,百思不得其解,那个少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仅仅凭着一柄骨扇就生生压制住自己的致命一击?

    “庆,你在想什么?”一侧的随行的侍从,终于忍不住问道。

    “文,你不觉得奇怪么?”

    “奇怪?有什么奇怪的?”叫文的侍从,温和地笑着,拍着大汉的肩膀,半挖苦道:“不是人家对手,觉得没面子了?”

    “才不是!”大汉红着一张脸,他素来是不善言辞的。

    “怎么不是?”文冷笑一声,又要再说。

    “嗯哼!”范老清了清嗓子,即使阻止了两人的斗嘴:“吵什么吵?”

    两人顿时噤声,同时那些默默走着的侍从更沉默了,一个个都低着头走着。

    “先生,那个少年到底是神什么来路?”文定了定神,不再玩笑,向着范老打听道。照刚刚那个少年的话来推算,应该是和范老先生熟识的。

    “他啊!”范老捋着胡子,忽然笑了起来。那个仅仅在弱冠之年,就破了自己数十年布下的棋局,这样的少年又怎么会寻常之辈呢?“故人的徒弟罢了……”

    “可需要……”文微微蹙眉,能让范老不自觉微笑的少年,一定有他的独到之处。

    “好是好。若能得到他的相助,羽儿大事可成啊!”范老感叹道,但旋即话锋一转,“只可惜……”

    “可惜什么?”莽汉问道:“要是有什么金银财帛需求,满足他便是了!”

    “他那样的人,又怎么是这一种东西能诱惑的?”范老叹了口气,对那样的少年,他也是无可奈何,控制不住的:“可惜时机未到……他那样的人,是控制不住的。”

    “这样的人才,若是浪费太可惜了!”文不死心地去骚扰羽,“少主,你说呢?”

    奈何,羽依旧沉默不语地走着。

    注意到羽的异常沉默,范老凑到近前细细瞧了瞧:“羽,你在想什么?”

    “啊!”羽瞬间回神,受惊似地后退了一步。

    “羽儿,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羽匆忙否认。

    “羽儿?”范老加重了口吻。

    “真的没什么……”羽慌张地试图解释,但张了张嘴,半天不知道从何说起。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知从何而来,好似心里硬生生地空掉了一块。

    范老皱眉,探手握住羽的手腕,号了号脉:“确实没什么。许是因为身体尚未痊愈,有些……”研究着羽的神色,范老微微顿了顿,“羽儿,你可是遇见了什么?”

    “没!”羽矢口否认,直接策马向前跑去。

    范老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招呼着人马一同赶去。

    看来,自己的羽儿是长大了……

    ===&&&===

    另一边,清墨带着嫣然,买了两盒杏花酥,一路西行。

    在丢掉羽这个“累赘”后,清墨策马的路线愈发肆意,导致嫣然直嚷嚷着苦。

    “公子!我们用得着,走这么快么?”

    清墨手不曾松开,直接用一个白眼回答:“难不成你又想露宿郊外?这一次,可没有风景看了!此去西凉,足有三千多里地!”

    嫣然不再多话,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没用。自家主子好像有些心情不好,所以为了防止让她心情更不好,还是安静些比较好。

    清墨一路狂奔,终于在一个岔路口,松了马缰,顺带扯住了嫣然的马缰。几乎每一次,她停下来,都要替嫣然拉住坐骑。

    “下去休息一会儿吧。”翻身下马,丢了个水囊给嫣然。

    嫣然接过,喝了口水,定了定神,终于缓过来一些。随机,她有些犯贱地发问:“公子,你心情不好么?”

    清墨挑眉,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神色略微有些尴尬:“你哪里看出我心情不好了?”

    “哦……那就是没有……”嫣然低头,继续默默地喝水。心中默念:自己做什么不好,没事说这个干嘛啊?

    “哼!”清墨冷哼一声。好像自己真的有些心情不爽,只是……为什么呢?难不成,因为那个叫羽的人?也不对啊……不过是路上少了个玩伴,少了点调戏的乐子罢了。自己又怎么会,觉得心情不好?

    开玩笑?!自从离开那个地方之后,自己从来没有心情不好过!

    眼瞧着清墨的神色,嫣然终于决定,还是不要当好奇宝宝为妙,免得好奇心害死猫猫,直接把清墨的火,烧到自己身上来!

    于是她选择了,四处打量风景。策马走了几个时辰,四周的景色好像起了些变化。绿油油的灌木丛,被渐渐高大的乔木所取代,放眼望去漫山的绿色,渐渐突兀,暗黄色的沙土渐渐吞噬者绿色。

    眼见着越走越荒凉,嫣然有些犹豫地问道:“我们这是向着西凉而去么?”

    “自然!”清墨点头:“塞外的风光,听说还算是不错的!估计,你们这些常年在帝都的公子哥,是没见过的。”

    “可……”嫣然说得有些犹豫,她总觉得清墨会用那柄骨扇敲她:“可,怎么感觉越来越荒凉?原先还有些密集的城镇,现在感觉四下望去,都是群山峻岭啊!”

    “所以,让你走快些啊!”清墨下意识去掏骨扇,瞥见嫣然缩脖子的表情后,忽然笑了:怕什么?我又不是老虎?再说了,我就算是老虎,也不会吃你这种排骨身材啊?”

    清墨笑得自若,嫣然笑得僵硬,摸了摸自己侥幸避免的额头,继续问道:“我们此去,真的是要去看义军么?”

    “这是自然!”清墨点头:“听说西凉有一支义军,近年来突然崛起。我倒是很好奇,这样一支队伍,又怎么会从戈壁中成长而来?”

    “可……我们为什么非要去查探义军呢?”嫣然不怕死地一口气说了出来:“游山玩水不好么?去窥探义军,既不好玩,又不安全!”

    “刺探情报,从来就不是享受的差事。”清墨好心地解释道:“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将来的某一场大战做准备。俗话说的来,知己知彼百战不怠。”

    嫣然心里猛地一跳:这个人到底是谁?一边多管闲事地帮着自己和羽,另一边又对叛军表示同情,然后现在又说什么为了大战做准备?可以在附庸风雅的同时,顷刻间让杀手全军覆没,她到底是谁?

    直接忽略嫣然僵持的神色,清墨好似不在意般,继续说道:“西凉叛军,已小有成就,早晚会危及中原局势。”

    “你打算帮助秦军平乱?”嫣然颤抖着,终于问了出来。

    “自然!”清墨瞥了一眼嫣然,似乎对她略显颤抖的神情有些不满:“你之前追随的是李相,对你来说帮助秦军,应算是大功一件才是啊!”

    嫣然愣了愣,似乎无从反驳。

    “那不就结了?听话便是,李相能给你的东西,我一样可以给你。”清墨满意地笑了笑,拍着嫣然的肩膀,直接让嫣然只会点头傻笑。

    嫣然强撑着肩膀上的力量,迎着清墨微笑点头。

    清墨好似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一般,保持了长时间的微笑:“所以,既然要和他们作对,自然要去深入浅出地了解一番……”

    “可是……”嫣然总觉得有些不对,好像忘了些什么。

    “可是什么?”清墨挑眉,根本就没有给嫣然挣扎的机会,直接把她拽上坐骑,冲着马屁股就是一鞭子。

    受惊的马儿瞬间飞奔出去,带着马背上的嫣然就是一抖,嫣然瞬间被一口气噎住,憋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其实,,她刚刚想说:公子,说好的璇玑老人呢?明明不是答应,带自己去找璇玑老人学习命理的么?

    PS:项羽大人告一段落,但是……这不代表他的戏份不重!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的?小别胜新婚?

    想看两生厌,暂别是一种情趣来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