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二十二章】义军

章节字数:2664  更新时间:12-07-17 1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二章】义军

    “既是无心,何必拘礼?”略带磁性的嗓音响起,一种冷洌感瞬间漫步在空气中。

    原本要跪下的身形,猛地僵住,清墨隐约之间,有种崩不住的感觉。这个男人,太直接,也太眼毒。

    清墨微微定了定神,挤出一丝笑意,温婉地朝着萧道行礼:“长穆王,何苦这么说?”

    似乎是不愿再多纠缠,直接朝着诺博吩咐道:“三弟,他们既是你朋友,好好照顾便是。”

    “是!大哥!”少根筋的诺博丝毫没有听出言下之意,兴奋地招呼着侍从准备马匹:“如果真的担心二哥,不如一起跟着去看看?”

    清墨不曾回答,难得失礼地盯着一个人呆看着。

    似是毫不在意,萧道已然指挥着队伍前行,淡淡地丢下一句话:“想去,去便是。”

    嫣然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清墨,小心地问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清墨不答,只是望着萧道高深莫测的背影。他到底知道多少?又看透多少?

    “墨!来!”诺博拉过一匹黑色的骏马。

    “好……”清墨回神,假意地笑了笑,甩身上马。

    嫣然在侍从的帮助下,也策马前行。在擦过清墨身侧,竟听到如同错觉一般的声音:“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公子,你说什么?”不及嫣然问出口,清墨已经策马前行,只能嘟囔一声:“唉……每次都这样……”

    “好啦,跟着我便是了。”诺博一拍嫣然的肩膀,安慰道。

    那丝调笑的意味太过明显,嫣然显然有些熬不住,一哆嗦,一马鞭,战马嘶鸣一声,险些惊得她几乎摔下马去。

    ===&&&===

    一路急行,月色独好。

    借着夜幕,萧道带着大队人马,过长瑳、长阳,在日出之际西出韶关。

    遥遥望去,漫无边际的沙,是广漠的无垠。

    日出依稀露头,在山峦之间,悠悠地向上爬着。

    漠北的日出,不同于宿世的荒凉,总是带着一种悠然的惬意。

    许是被日出之景所感染,一直沉默带队行军的萧道,也勒住了战马。

    萧道的暂歇,让紧张的行军气氛似乎终于松了一些,一行侍从由着清墨策马上前,缓缓踱近萧道。萧道不经意之间转头,正对上清墨踌躇的目光。

    清墨笑了笑,试图缓和一些气氛,但无奈笑得愈发尴尬,好似对上一只通透的闷葫芦。他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清墨不禁苦笑:自己何曾如此尴尬过?眼前这个人,不同于李相,更不同于羽那样的人。萧道那样的人,从来不是谁可以左右的。所以,素来由她扮演的淡定的一方,变作了萧道。那个男人,明明没有在笑,却好似在笑着看她的笑话。

    “出了韶关,便再无绿洲,沙漠戈壁之战,素来是最苦的。”不等清墨找出合适的话题,萧道自己开口打破了沉默。

    “是么?”清墨淡淡地应道,愈发看不明了那个人的想法。

    “你在紧张?”萧道侧身,朝着清墨看了一眼。那张略消瘦的侧脸,迎着日出呈现出异样的光彩。

    清墨只是迎着日出,遥望着:“谈不上这些。只是觉得,这日出再美,却阻不了战祸的蔓延,让整个青天被尘埃遮蔽。”

    “哦?”萧道怪笑了一下,这个名字澄澈的少年,却带着浓重的迷雾。

    “也许……”清墨歉意地笑了笑,一张完美的笑意迎着狐疑的目光而去,“我真的有些紧张,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

    萧道笑笑不再说话,很明显,既然已经承认紧张,那便表示面具已经准备好了。清墨,便永远只是清墨,如墨云般浓厚得看不透,化不开。

    “大哥!”诺博最见不得冷场,策马上前大咧咧地问道:“大哥,我们停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是为了看日出?!”

    萧道笑而不语,身侧的副官却已忍俊不禁:“三公子真会开玩笑?!”

    “是啊!有三公子在,战场就永远不会沉闷!”

    “你们……你们又取消我!”诺博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想躲却不知能躲到何处。他向来心直口快,话说出了口,便开始后悔。

    清墨不忍看他尴尬,暗自拉了一把,指了指身侧的空地。诺博会意,感激地看了她一眼,退到一侧。

    被战马颠得险些散架的嫣然,终于跟了上来,凑到清墨身前,一脸好奇地问道:“公子,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急什么,看着便是。”清墨挑眉,强作镇定地应对着萧道的目光。

    “算了……不如我还是算上一卦吧……”嫣然说着,便要拿出铜板。

    “收回去!”清墨长袖一挥,直接遮住嫣然的动作,压低着嗓子教育道:“别闹!”

    “可……”

    “我知道你好奇,但现在不宜占卜。”不等嫣然再说什么,清墨遥望着天际的红云,淡淡地解释道:“西出北地,必经韶关。同样,若是欲意逐鹿中原,也必经韶关。而过韶关,必经天堑,一线峡。”

    清墨说得淡而寡味,嫣然回答得极为干脆,一脸迷茫,外带两个字:“不懂……”

    萧道露出一丝诧异,半是无意地侧身,好心地补充道:“现在我们站的,便是一线峡。”

    “以逸待劳,我们在此等候二公子便可。”见萧道已然发话,副官也随即附和补充。

    “原来是这样……”诺博点头,表示虽然理解,却总对这些花花肠子的谋划表示无奈。

    萧道再次沉默,只是悄悄地望着清墨。一袭素色长袍,衬得清墨愈发柔弱。

    若之前说他只是吃喝玩乐的公子哥,还有可能。此刻,只是一撇之下,便道出利害谋划,又怎么可能是个草包?

    似是为了定神,清墨迎着风,闭上了眼。

    萧道凝神,云淡风轻般望着远方……

    “来了!”

    几乎在清墨低吟的同时,萧道举起了手。

    清墨猛地睁开眼眸,凝视着西北方向,滚滚烟尘已然四起,一场恶战即将展开。

    萧道隐隐一笑,朝着众将比了一个手势,各将得令纷纷散开,照着之前的安排行动起来。

    “有什么不妥么?”萧道侧身,瞥见清墨微皱的眉头。

    “没什么。”清墨凝视着各自散开的队列,犹豫着说出自己的疑问:“五行大阵虽是好阵,只是这漫天黄土,五行不齐。既无法施展齐全,若是强行用之,必受其所困。还不如,不列此阵!”

    “何以见得?”萧道不动声色,心下却是不由一赞。虽敌我未分,但这少年的才识,当真不同凡响。

    “在下才识浅薄,也许五行之道,别有深意……”清墨难得不耻下问:“还望长穆王,不要见怪。”

    “见怪,谈不上……只是此阵还未及展开,到时候,你便知晓了……”

    清墨略一愣神,远远那一行人马已经足以看清。

    尘埃中,那一袭银亮色披风,将一人的身影衬得格外帅气。

    “是二哥!?”诺博兴奋地招呼着。但也只有他一人是兴奋的,因为所有的人都看清了,那银亮色披风上的血迹,和他们身后滚滚的追兵。

    萧道的神色也是一边,立时收起了那种笑意:“岑晴,准备!”

    “是!”战将一脸肃穆,朝着身后的军队吼道:“中天军列队!”

    “五行本就是无常之数,又岂是肉眼所见便能判断的呢?”萧道朝着清墨似是而非地说道。

    清墨皱眉,研究着那队士兵奇怪的武器,似有不解。

    “岑晴!出发!”朝着迷茫的清墨丢下一句话,萧道亲自带队而去:“若是想来,便跟着来吧!”

    清墨一时难以理解,露出困惑之色,幽幽地望着那一骑援兵远去。

    下一刻,她也飞身上马:“嫣然,留在这里,我去看看!”

    “公子!”

    “听话!”清墨何止了同样准备上马的嫣然:“留在这里,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你果然跟来了?”萧道勒住缰绳,笃定地望着清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