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二十四章】破

章节字数:2683  更新时间:12-07-20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四章】破

    漫天的昏黄,追随着妖冶的明黄,遍布六合八荒。天与地,风与火,是暗沉的风雷交叠,雨与泪交合一直一起,是嗜血的狂魔。金戈月轮方锏,五色玄黄各自交错着,一场杀戮的盛宴绽放在广漠的无垠之上。

    “乖乖等着!待我前去……”伴随着一声低语,清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高台之上。

    只见,空旷的场地之上,一柄长剑划破那种明晦不清的黄,一瞬间情节陡转。

    银亮的色泽,带着特有的清逸飘洒,破开那种厚重的黄。昏惑的黄,想爬满旧书桌的蛀虫一般,厚厚实实地缠绕着整个队伍。一次次被驱散,然后又一次次重新交叠上来。

    只听一声长啸,甚至连最近的人都不曾看清,一柄长剑出手,光影之间,不曾有血,之间黄色如潮,正渐渐退散。

    “殿下……”山脊之上,侍从凑到一侧建议道:“机不可失,不如……”

    萧道举手制止了侍从的建议:“不急,看看那个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是……”侍从不甘心地退下。他们素来行事果决的王,竟然会呆望着战场,仅仅为了证明一下那个人的实力?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被困在阵中的清墨,微微皱眉:这一次不同往日,虽是盗版而来的阵法,却因着那一丝明黄的妖气而威力大增。幸而,自己不曾托大,入阵之前,借了一柄长剑。萧道随身的配角,想来是喂了不少鲜血,故而对付这种妖媚之物必然事半功倍。

    眼眸中闪过一丝清明,好似猎豹看到猎物一般,清墨嘴角划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同她的父兄一般,他们一族从来都不曾畏惧过鲜血和杀戮。

    “是了!就是他!”

    清墨长剑一转,剑势硬生生地上挑,那些涌过来的士兵终于禁不住那股剑势,被生生逼退。

    好似感受到威胁,那一抹明黄的身影,猛地顿住,回身。

    清墨猛地心底一颤,拿是一个带着面具的身影。而面具背后的面容,虽然不曾辩清,但在原本是双眸的地方,竟然被硬硬地抠出一双空洞。深邃的黑,不带一丝色泽,漫布着浓郁的恶毒,随时吞噬着光和热。

    “弋儿……弋儿……”恍惚之间,清墨好似听道一个熟悉的嗓音。

    天色竟然渐渐暗沉了下去,漫布的乌云遮蔽着艳阳,不经意间吞噬着苍凉的荒漠。

    清墨的神色渐渐迷离,那个声音如此熟悉,就像记忆中儿时的回忆一般。只是……她越是想看清,却越是模糊。

    越是往前走,迷雾愈发重了起来。那些团成绒毛的飘絮,飞扬在风中。一道道箭矢,交错在空中,在树干上留下一道道痕迹。脚下是一片片枯黄的落叶,被踩得瑟瑟作响。

    只听到那个声音继续在喊,温柔地唤着她的小名。

    “弋儿,还犹豫什么呢?”

    “快些过来吧……”

    “弋儿,乖,快到这里来。”

    “弋儿!快来!后山的桃子熟了,我们去偷偷摘了吃吧!”

    “弋儿,来,快来父皇这里……”

    声音时不时地变换着,时而温柔,时而幼童般天真,时而又杀机四起!

    “贱人!现在知道晚了!我要让你永世沉沦苦海,生生世世不得超生!”

    “滚!”清墨神色一凌,杀机顿起。一柄长剑舞得熠熠生辉。

    “殿下!不要啊!”“不要冲动啊!”好似有人在拉扯她一般,清墨摇晃着脑袋,既想要甩开身边的人,又想要看清那个下令的人。

    但无奈,就像瞌睡一般,眼皮竟越来越重。

    山脊之上,占据着最高点的萧道依旧一脸冷漠:既然有人自告奋勇,自己乐得清闲,坐个观壁者。

    一侧的副官终于忍不住,问道:“殿下,那位公子好像有些麻烦,需要我们……”

    “不必……”萧道继续凝视着战局,悠悠地说道:“此人,若是为我所用,逐鹿中原势在必得。若是为敌,必为劲敌……只可惜,他终究不可能是朋友!”从第一眼,看到那个少年开始,他就知道清墨必有所图。这一次,若是他能成功解西凉之危,那便是最好。若是不能,战死阵中也不是什么坏事。

    眼见着清墨神色愈发迷茫,阵眼中身着明黄的将领好似笑了一下,只是他笑得格外扭曲,好似在哭一般。终于成功了?虽然说这个人,还是有些麻烦,不过总算圆满解决。

    只是……为什么,总感觉心里有些不安呢?

    他转身,回望清墨,暗叫一声:“不好!”

    不等他喊出声,清墨好似恢复一般,一双眼眸格外清明。

    “想走么?!”

    清墨冷笑一声,继续栖身上前。

    谁都不曾想到那个少年竟会恢复,故而那些土黄色的军队甚至不及反应,目送着清墨跃到近前。

    “既挑起了战斗,不如打完吧……”清墨笑得淡漠,却隐隐透出一丝杀气。刚刚也真实好险,若不是真的看到可恶的萧后,自己恐怕还困在迷障中出不去。在看到那个女人的一瞬间,她不禁嘶吼一声,一柄长剑硬生生破开幻影的身体。一瞬间,她低吼了一声,同时迷障竟然就这样消失了!

    原只是无心一吼,没竟然勘破迷障?!

    明黄的身影,呆滞地望着清墨走进,若是相隔着远些,或许他还有办法可想。只是此刻,那个素衣少年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柄嗜血的长剑滴着兄弟门的鲜血。一瞬间,他觉得很无奈,也很痛苦。

    他犹豫着拔剑,抽出腰间不常用的剑。不论成败与否,总要一战。

    清墨却只是笑,嘴角划过一丝笑意:“同我比剑?你不是找死么?”

    “即使明知是败,但必须一战!”

    “哦?”清墨嘲讽似地笑了笑:“既然找死,不如我成全你!”

    不及对方反应,长剑已出手,仅在一瞬间再度回鞘。

    一柄长剑破空,发出凄凉的嘶吼。手起,剑落……那一抹明黄,如同流星坠落般,瞬间失去了神采,陨落在黄土之上。

    谁都不成见到长剑出手,只是顷刻之间,那个面具男已坠落马下,再无生还。那只怪异的面具已然断成两半,原以为是个丑八怪羞于见人,才带的面具。想不到,面具背后倒是一张英俊的面容。

    “不丑啊,为什么要带面具呢?”清墨喃喃自语着,望着那张面容,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你……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那人致死不信:他,阵眼之主,竟然被那个看似普通的少年摄去魂魄,恍惚之间遁入幻境的人,变作了他自己。就在生死一线之间,他竟然看到一条翔龙,从少年的背后窜出,在苍茫的上天盘旋着。伴随着一声长啸,他招来的雨云,竟尽数被驱!

    “我?”清墨也是一脸迷茫,凝视着那一双不甘心的眼眸。此刻那双眼眸终于恢复了正常,那一剑好像真的将恶毒的气息尽数驱散干净。

    “其实,我我也不知道……”清墨无奈地摇了摇头,半是为了地上这个人所可惜。

    一身天资,竟然被这样生生浪费,借助非凡之力,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只可惜,邪终难胜正……修罗之力再强,却无法在白日之下占优。

    阵眼已失,天方之阵再无威力。

    五色旗幡来回流转,重新将那抹土黄色困在中心,一点点蚕食殆尽。

    清墨抬眼,遥望山脊之上的萧道,一身玄色绣金长袍,银色长枪握在手中,格外地豪气万丈。他那样的人,又是正,还是邪呢?若说他正,却野心勃勃,试图问鼎中土宝座;若说邪,他确确实实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也许,对世人来说,谁当王并不重要……

    因为,哪有猫儿不偷腥,哪有老虎不食人?

    清墨悠悠叹息一声,见战场之危已除,策马准备离开。

    ps:不知不觉一场战斗写了两张……

    幻境只是放大记忆中的某个点,并不是杜撰的哦

    清墨的记忆中,有父皇这个词哦……

    算是半剧透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