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二十五章】逼反

章节字数:2719  更新时间:12-07-22 22: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五章】逼反

    清墨沉默着,静静地跟着萧道在军营里巡视着。

    “这次,真是多亏了你!”诺博向来口快,见各自沉默着,试图打破这种尴尬的行走。

    “客气了。”清墨欠身回礼,眼眸却一直遥望着不远处的萧信之。

    这一役,虽是因为清墨力破敌军阵法,才得以让萧军大胜。但若是少了信之背后的努力,韶关之战未必会胜得如此轻巧。全凭着信之一己之力,拖延了足够的时间,让萧道能及时赶到一线峡。若是让敌军成功穿越一线峡,在平原决战,己方疲于奔命的士兵对敌军的骑兵是极为吃亏的。

    诺博见清墨回答得敷衍,一双眼眸遥望着信之,不知道在想什么,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干嘛总是朝着我二哥看?”

    “说什么呢?”清墨一怔,脸颊上飞上了两丝红晕,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说的可是事实啊!”诺博毫无知觉地继续说道:“不信你问大哥啊!”说着就去拽萧道:“大哥,你说是么?”也许全军上下,也只有天然呆诺博敢这么拍着老大的肩膀,顺带吹着口哨,调戏路过的美女。

    清墨神色僵硬,极度不适应这种脱线的人。侧了侧身,避嫌似地转而遥望黛青色的山峦。

    “三弟,别闹……”萧道温和地笑着,试图替清墨解围:“听周捷说,云姨带着绣儿已经赶来,据报一个时辰之内便会赶到,你不去安排一下么?”

    “绣儿来了?!”诺博在片刻惊喜之后,瞬间跑走:“大哥,这里就交给你啦!我先去替云姨安排下!”

    萧道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去吧……”

    许是少年性情使然,诺博是他们兄弟几个中,难得还带着一丝人味的。

    望着诺博的背影,清墨不自觉地笑了,即使只是背影都被那种幸福的力量所感染。

    “他好像很开心?”

    “是很开心……”萧道纠正道:“是我们这样的人羡慕不来的。”

    “我们?”

    “是……我们……你和我一样,都是心里藏着太多事情的人,所以注定这种简单的幸福感,离我们太遥远。”萧倒淡淡地望着清墨,那个少年让他想到了一个人——很久以前,在他年少时代遇到的那个人。也是这样,带着淡淡的忧伤,却又竭力作出肆意潇洒的摸样。只可惜,那个她终究没有逃过命运的束缚,被困在一座金子打造的牢笼里。折断羽翼,她便不再是她……

    “是么?”清墨嘴角划过一丝苦笑:“我自认是一个很知足的人,不会去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我以前也认识一个人,你们很像,只是她从来不嘴硬。是便是了,不是便不是,她从来不说谎……”

    “呵呵!”清墨冷笑着转身,似乎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我便是我,不可能是任何别人。”

    “你便是你么?”萧道喃喃自语着,眼神陷入了迷茫:“这样的话,她倒是从来不会说的。”

    “有些事情是记得为好,只是更多的事情,其实忘记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清墨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回身对着萧道劝道:“既然明知不可得,不如忘记吧……”

    “若是忘记如此简单,怕事早就忘记了吧……”

    清墨不再说话,只是凝视着萧道那一双忧伤的眼眸,好似被那种情绪所感染。

    原以为他这样的人,必不会有如此在乎的人,只是没想到……即使那个人会变成自己的弱点,他还是恪守着约定,坚持地思念着那个人。

    “要是能忘记,倒是好啊……”

    清墨笑了笑不再多话,只是编着手里的枯草,一直仙鹤已初步成型。猛地他抬起头,朝着萧道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王爷……”

    “怎么?”萧道显然很享受片刻之前的宁静,对这种打破沉默的方式有些不适应。

    “没,没什么。”清墨自行摇了摇头,暗笑自己多事,不愿再多问。

    “有什么想知道的,不如直接问就是……”

    清墨对上萧道坦然的眼眸,瞬间有种自卑感,

    良久,终于喃喃问道:“你就不怕?”

    “怕什么?”为首的男子冷笑,一柄长枪在风中熠熠闪光。

    “不怕我看出你的牵挂,萧军的弱点么?”

    “弱点?!”萧道猛地笑了:“一个死人,又怎么可能成为我的弱点?也许,我该谢谢我的敌人们,是他们教会我坚强和冷血。”

    清墨一怔,早已听闻萧道此人冷血无情,毫无弱点。但从未有过他的家世记载,即便是传闻都不曾有过这些描述。他就像是一颗耀眼的星辰,猛地出现在中原偏北的大地上,然后成为一名连天朝帝君都觊觎的猛将。

    “可……”清墨越说,愈发觉得窘迫:“可,你总不能不顾及萧家军吧?”

    “萧家军?”萧道又笑:“知道又如何?即便知道,越也无法可破。”

    “为什么?”清墨不解。

    “不为什么!”萧道仰天长啸:“我萧道,自己兵,自己知道。”

    半是笑意地看了一眼清墨,萧道继续说道:“若是天朝皇帝亲临,我倒是真要带他去看看!看看这百姓如何的苦,看看这百姓如何流离失所,看看这百姓如何被逼着谋反!?”

    清墨微微一怔,如果说一年前的自己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是定然不信的。可,这些年的游历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在繁华的背后,是血泪的剥削,那些贵族的生活是用穷苦百姓的生命堆砌而成的!

    “什么叛军勇猛异常,都是骗人的!他们不过是为了护住自己的家,为了那最后一丝土地,孤注一掷罢了!”萧道指着眼前连绵的兵营,自豪地说着:“兵法有云,哀兵之士气,足以震慑千里!”

    清墨似是被那种自信所感染,原本那些残兵在眼眸中的形象,瞬间变得高大和无奈了起来。

    “若是你真有图谋,不如自己去四周各处看看。看看我们萧家军,到底有没有他们描得黑!?”

    清墨怔怔的转身,呆呆地望着那些半躺在地上休息的伤兵。

    几乎没一个人的健全的,或是受伤,又或是得病。但,那些人依旧在笑,淳朴地笑着。他们咬着半是泥土的干馍饼,喝着浑浊的水。握着兵刃的手,指甲里是尚未洗去的泥土。服饰各异,只因着他们连一整套的铠甲都没有。不过是用着破布残絮,夹杂着些竹片瓦当,勉强凑齐的兵服。

    “仔细看看,这便是萧家军了……”萧道不明意味地看着清墨,他知道这一次他赌赢了。“他们没有你想象中的强悍,更没有传闻中的神兵利器。他们所仰仗的,不过只是一颗赤子之心罢了!”

    “公子!殿下!”嫣然不合时宜地出现。

    “怎么?”不及清墨回答,萧倒倒是不避嫌地回答:“怎么了?”

    “我跑出来找我家公子,正巧遇到二公子,二公子让我带句话给王爷,说是有要是相商。”

    “好……”萧倒点头,“墨,你便随处自己看看。我先走一步。”

    “也好。”清墨目送着萧道远去,暗自松了口气。

    即便如此,清墨的神色还是带着一丝僵硬,即使连嫣然都看出来了:“公子,你怎么了?”

    “没什么……”清墨微微怔了怔,恢复了漠然的神色。

    只是望着满目的荒凉,她愈发自责。

    也许,从一开始便是错了么?

    谁有知道,近年来秦朝最严苛的一跳政令,就是出自她之手。

    她素来都是高高在上,肆意潇洒的活着。从未想过,那些生活在底层人民的苦恼。可以痴心三年,只为一壶梨花白,却不愿为那些苦命的人着想。仅仅凭着一时的义气,选择最简单的方法来处事。

    谁又知道呢?拿道苛政之令的草稿,竟是出自她之手。而源头,不过是为了和萧后的意气之争罢了。

    她只是想证明一件事,那个二公子,是真心二!

    方法有一千种,可她偏偏选了最简单,却最是缺德的。

    而那些无辜的百姓,残破的萧家军,他们原来都是被逼反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