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二十六章】民心为何?

章节字数:2735  更新时间:12-07-23 2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六章】民心为何?

    苍穹之下,是漫无边际的荒漠。

    然,那些牧民凭着自己的顽强的意志,在这片沙土上生存着;那些边疆的百姓,用着微薄的绿洲之水灌溉着自己的家园。

    “都看到了么?”萧道幽幽地说道,那个少年的背景让他不期然地想道另一个人,很多年前,也有一个女子带着这样的神色,遥望着无垠的荒漠。她说:她想改变世界,让沙漠不再孤单,让这里不在孕育苦涩。可终究,那个人还是离去,独留他在这里枯守一生。

    清墨沉浸在自己的沉思中,对萧道眼底那种失态的情绪视如无睹:“也许我真的错了……”

    “错了么?”萧道依旧低沉着嗓音。“也许你没有错呢?错的不过是这个世界,错的不过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吾皇万岁!”

    清墨略带心虚地低头,解释道:“或许他也未必知道……”

    “未必知道?”萧道怪笑一声,略带嘲讽之色,继续说道:“若是连他都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谁知道?政令、诏书笔笔解释出自他之手,他有什么资格说不知道?!”

    面对萧道的责问,清墨张了张嘴,她也想为那个人解释几句,却发现根本无从说起,更无从辩驳。

    “对不起……”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萧道顿了顿,缓和了一下情绪:“是我太激动了……只是,你看看这世间,又能用那些词汇来形容呢?”

    清墨怔怔地望着,混合着哀愁的黄土,底下埋着的都是百姓的血泪,战与不战,反与不反,其实都不是他们的本意。曾几何时,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王者,曾在玄天祭坛上写下誓言:愿天下从此归一,愿子民从此不再饥寒……

    而今呢?他醉心于长生不老之术,痴迷于海客瀛洲的传说……至于天下么?也许,在他的眼里,天下不过是他的玩物……

    “民不聊生……”清墨淡淡突出那四个字,一瞬间她觉得文字犹如千斤之重。

    “对!民不聊生!”萧道重复着,幽幽地望着苍穹:“不是我萧道愿意反,只是我看不得我的城民被税负压弯了脊梁。天下间但凡是有骨气的男儿,就不应惧怕死亡!若是牺牲能够换来,后世妻儿老小的幸福,吾等愿意血战!”

    好坦荡的王者,好霸气的君主……清墨不禁感叹:只可惜,天下之尊,不可能是他!

    “虽有王者之相,却非霸主……”嫣然不知何时凑到清墨耳际,低低地说出批语。

    不及清墨反应,萧道顿时脸色一僵。他的耳力素来是极好的,清墨不由笑得尴尬,一手肘直接撞击嫣然的腹部,嫣然吃痛连闷哼都喊不出,直捂着肚子苦着一张脸。

    “然不懂事,望王爷不要怪罪……”清墨拘礼道歉。

    “无妨……”萧道的神色只是片刻不爽,旋即释然地笑了:“其实这样的批语,并非萧某第一次听到。”

    “哦?”清墨诧异一顿,“愿闻其详。”

    “也算是机缘巧合,萧某儿时无心政事,在十七岁那年偷出家门,闯荡中原。某日,在空寂之山上,遇到一位高人。”

    “空寂之山?!”

    “是的……”萧道从清墨眼神中捕捉到一丝熟悉感:“公子也去过那里么?”

    “没……没什么……”清墨飞快的否认,却愈发让人揣测。

    萧道知道多问无益,自顾继续说了下去:“那日一位须发老者在山顶,两手各执一色棋子,自行对弈。萧某本不愿打扰,只是自幼痴迷于棋局,想着既然老先生并未厌弃,所以便无赖留下,想偷师几招。”

    清墨猛地心思就是一跳,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

    那个时候她还小,跟着师父不久。因为过于调皮捣蛋,外带毒舌无人能治,师父无奈头痛地带他上了空寂之山,说是要给她养养性子,别总是一戳就炸毛,白白被人利用了。想来那段时间,是自己最无聊的时候。

    空寂之山向来人烟稀少。师父还对几位师兄弟都下了禁令,说是:除非天塌下来,否则别去打扰他清修。可恶!这个天可能塌下来么?摆明了,就是要让她无聊致死啊!

    更可恶的是师父把送饭的童子都换成了哑巴,所以不要说回嘴,连哼哼都不会啊!

    于是,清墨很寂寞,甚至有些炸毛。

    在某一天,好不容易见到一个陌生人的时候,她毫不客气地毒舌招呼了他。

    而这个无辜的路人,竟然是这位成名已久的萧家家主萧道么?!

    “公子!公子!”见清墨不再说话,自顾陷入回忆,嫣然忍不住唤道。好不容易轮到自己表现的机会,怎么就变成大家看着清墨发呆了呢?

    “公子!——”在嫣然咆哮吼之下,清墨终于回神。

    笃定地抬起头,悠然地望着萧道,面不改色:“王爷何事?”

    “公子可是想到了什么?”

    “自然是没什么?”清墨回答得轻笑,嘴角的笑意却出卖了她:“王爷继续。”

    萧道不禁也笑了,现在想来,眼前这个狡黠的少年,好似和当年那个小童有些神似。自顾说了下去:“说来惭愧,萧某虽爱棋道,竟然看着看着睡着了。而后,萧某被一个小童子踢醒了……”

    “啊!”嫣然一拍脑袋,特别不靠谱地猜测道:“我知道了!殿下定是入了仙境,遇上散财童子了!”

    清墨本意是进入看戏模式,现在顿觉好囧:自己哪里像散财童子了?!嫣然,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虽是胡诌,奈何萧道竟不生气:“兴许是吧……”

    清墨保持着微笑,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嫣然,少说几句不会死的……”

    后知后觉地接收到清墨的恼意,嫣然捂着嘴巴后退了几步,准备去蹲墙角。

    “那番话是那个童子说的么?”清墨明知故问地看着萧道。好似一脸坦然,只是她心里很清楚,那番话恰恰出自她之口。也因为那番话,她的禁足期又被足足延长了半年。

    可,她真的可以发誓,那番话虽然说得难听,可都是实话!

    萧道略带忧伤地总结道:“也许,那位仙童和嫣然小姐说的对吧……这些年来,我也愈发清楚自己的能力,偏安一方足以,争霸天下并未我辈可求的。”

    “为什么?”清墨有些心虚,小心地看了萧道一眼,发现此人依旧一脸坦然,终究心下不忍。难道自己儿时一句无心之言,竟让一位王者失了争霸之心么?“也许,那个童子是胡诌的呢?”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他到底是不是胡诌的吧?”萧道忽然笑了,认真地望着清墨。

    清墨猛地浑身一颤,又是这种感觉,被看穿的感觉着实很不舒服。一瞬间,她有种躲到嫣然身后去的冲动,终究还是忍住了,对上萧道的眼眸,一字一句地说道:“信与不信,在你。箴言、预兆么?信之,那便是真;若是不信,便可当玩笑一场罢了……”

    “是么?”萧道笑意更浓,看来这个不简单的少年,当真有些本事。

    只可惜,不是一路人。否则,这天下,也许真的会姓萧吧!

    萧道幽幽叹了口气,似乎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怕再说下去,他会不愿放这个少年走。那是一种宁可毁掉,不愿让别人获得的占有欲。只是,若是强行留下,也许会付出自己不愿放弃的代价吧。

    一切都由不得他,他只好转变了话题:“晚间,信之诺博他们会组织晚宴,不如一起去看看。想来,你还不曾见过漠北的篝火吧!”

    “篝火晚会?!”嫣然再度冒头。

    一柄骨扇再度敲了上去,清墨笑了笑,正准备推脱。

    “嫣然小姐,若是愿意来,不如一起来看看?”萧道适时再度抛出橄榄枝。

    “好啊!好啊!”嫣然兴奋地应道,不顾清墨手中飞旋的骨扇:“公子!既然我们游历四方,这漠北的篝火晚会,又怎么能错过呢?!”

    清墨有种被逼上梁山的错觉,无奈点头应道:“若是王爷不嫌弃,墨叨扰了……”

    “怎么会……”萧道嘴角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